第一百零一章 海上追逐

    <!--go-->

    战船见我们突然改道,也不再隐藏,几个风帆一起都升了起来,开足马力向我们追来,刚才为了隐藏行踪,遮遮掩掩的不敢全速,现在可没这顾虑了。

    只是他们的动作还是稍晚了些,我不求能比他们快多少,只要能靠边上岸即可,也幸好我们船不大,从青城出来都在离岸不远的地方航行,距岸边也就一两百丈,他们的船距我们也差不多百丈,这一追一逐,距离虽然在缩短,但他们在我靠岸前追上我,没有什么意外是不可能的了。

    这时我只见那大船从船舱里伸出了八只大桨,一大桨伸入水中这一齐齐划水,那速度快了不只一倍,我吓了一跳,没想到桨加上风帆速度能快成这样,这百来丈我还没到岸估计就会被追上,他们也不要追到,离我二十来丈时即可用强弩对我们乱射,那我们就真没法跑了。

    战船越追越近,到离我们三十四丈时,我们离岸也还有五十来丈,这再不用多会,我们就无处可逃了,我抽空向后望去,现在不用灵觉我都能看到站在船头的古措那阴阴的笑容。

    这再来两刻钟,战船距我们也就二十多丈,现在已接近强弩的射击范围,万幸的是,他们或许人手不够,追近我们时,大桨也收了回去,只靠风力,他们的速度也慢了下来,然后就见七八个人拿着弩箭站到了甲板上。

    我叫过紫雨来掌着舵,一手拉过早点了空点的沈落燕来挡在我们前面——这从沈城就带出来的挡箭牌果然还是有用,不是一直在浪费我的粮食。

    我就这样站着也没说话,两艘船渐渐接近着,古措的笑容我都看得真真切切,看来他挺得意,能这么快追上我们,不知道他用上了什么样的技巧。

    “骆城主,别来无恙,这不告而别,兄弟几日不见,很是想念啊。”

    “古城主这待客之道果然心诚,只是我心系扬城,归家心切,所以就没与古城主商量,这是兄弟的失误,不过,你们联盟不少城主那是希望我回扬城的,这也是我和沈盟主一起不告而别的原因。”我说话真真假假。

    “既然骆城主要回去,那能否把我们沈盟主放下?”

    “我也不想带着你们盟主到处跑啊,还浪费我粮食,可惜啊,你们沈盟主说你们北方联盟现在不太平,各个城主心怀鬼胎,还是跟我去扬城玩玩的好。”我继续乱侃。

    “那骆城主能否让我们盟主与我说句话?我好知道她是不是真想跟您去扬城。”

    “你们盟主对你们伤心欲绝,见都不想见你们,更不想跟你们说一句话了,这是她跟着我从那黑水牢里出来后说的。”反正这些谎话说出来不要钱。我本一诚实善良青年,这被追杀得也知道玩心机了。

    “这个我还是要问问我们盟主才是,骆城主就让我们盟主吭一声也好,要不……”古措指了指四周的强弩,“骆城主可是金玉之身,别跟我们这些破砖烂瓦磕个稀烂,那就太不好意思了。”

    我呵呵大笑:“那古城主就来试试吧,看到底你们盟主是金玉呢,还是我是破瓦?”我顿了顿又道:“莫非古城主现在要弑主不成?对哦,现在如果沈落燕沈大盟主没了,你古城主可是当然的盟主人选了,明白明白,一会你就喊放箭,我就把沈落燕往箭前一挡,然后大家各回各家你好我好数钞票。”

    古措脸都要气白了,估计跟来的人中,应该各城的人都会有,这诛心之语,如果沈落燕真的有了意外,而我又是那样离奇地逃出水牢,这很难让人相信我和他之间没有猫腻。

    现在最好玩的也是这样,他们之间因为我的出逃而生出猜忌,该相信谁,他们自己人都不清楚,一点点事,就会无限放大这种猜忌,想必古措和沈落燕他们心里跟明镜似的,却毫无办法,这世界最难明白的就是人心。

    我借古措一万个胆也不敢拿沈落燕的命来打赌。

    我们继续胡扯着,船离岸也越来越近,虽然他们的船距我的船也越来越近,古措却是暂时没办法来阻止我,或者真能杀了我们,或者能救下沈落燕,但后果却不可测,最有可能的是北方联盟分崩离析。

    或者他们在追来前只想着救人,没想到的是因各种事情综合影响之下,事情却搞得像现在这样一地鸡毛。

    “要不这样,古城主,你们先回去,我上了岸后,我自己跑路,过两个时辰,我把你们盟主扔路边,你们来找她就是,能不能找到她,追得追不到我,那就看各自本事了。”

    古措气急而笑:“骆城主真是说笑话的好手啊,这黑灯瞎火的,两个时辰后让我们不知到哪儿去找人,还说看我们本事,骆城主你也真看得起我们。”

    我笑道:“我从沈城到了连城,再转青城直到现在,你们不是都追上了,你们肯定是有擅长追踪的人,半天时间你们都能追上,这才两时辰,找个人不跟玩儿似的?”我其实很奇怪我们为什么这么快就能被他们追上,不搞清楚,在未来我逃命时很可能就折损在这上面。

    “这个我们自有自己的办法,骆城主就不要瞎猜了。我佩服的是骆城主在那样的情况下能逃出生天,我头发都想白了都没明白其中的道理,骆城主能否为我解惑解惑?”

    我故意看了沈落燕一眼,然后嘿嘿两声,又似是无意地稍稍瞅了眼离古措稍远的一个人,然后道:“这个我也自有自己办法,嘿嘿,古城主还是想想如何救你们盟主吧,这眼看就要上岸了,古城主是不是打了主意等我们跳上岸的时候把我们乱箭射死呢?”

    我这两眼不仅让古措大疑,就连站他边上的其他人也大疑,这看来看去是有意呢还是无意?

    古措哼了声道:“你别以为我们真不敢放箭!”

    我笑语:“那可以试试啊,我敢打赌,先死的不会是我。”

    古措又无语了,现在的情况跟我在水牢里差不多,我这小老鼠蹲在花瓶的边儿上,他们很想一鞋子底拍死我,结果最有可能的是先把花瓶拍个粉碎。

    天已渐黑,他们也就离我十丈不到,七八支强弩对着我们,却没敢发出一支箭,再一会,离岸边也就三丈左右的距离,我运足落圆,一跃而过没一点问题,带着沈落燕估计也能跳上岸,够呛些,难说什么离岸四五尺时落水。

    这时感觉轻轻一震,却是船底撞到一块礁石上,这时要看已看不清楚礁石是如何,我嘴里闲扯着,灵觉也发了出去探试着海岸地形,结果却发现,船已触礁挂在石头上,从这儿一直到岸边,都是礁石嶙嶙,这船想开已开不了了,这不明白水底情况的一跳下去,估计就会一头撞死在礁石上。

    我无语问苍天,随便一选个地点想靠上,却是这样一个情景,但过了这一段礁石,却是一片细沙,然后就是红树林,再过去,那就是密林,进去那就是如鱼得水般惬意。

    但首先是我怎么上岸?

    我扔下沈落燕能跳上岸,只是很可能在空中就被射成刺猬;紫雨估计是没法跳上岸的,一入水很可能就是血染海滩,慢慢试着在海里寻找那可能到得了岸边,只是,战船上的人允许我这样?我磋了下牙花子,现在我跟古措一样也是左右为难了。

    古措可不知道这些,他没有我的灵觉,感受不到海里情况,见我不再说话,也不开船了,就这样拄在水里不说话,以为我有所恃随时能上岸,哪知道我却是不上不下地尴尬了。

    我脑子里急速转动想着办法,想来想去,没办法,只能下水一途。幸好这附近我用灵觉探了探水都不深,最多也就齐胸,紫雨能走过去,不然,大家都挺在这儿等天亮吧。

    我灵觉探出,找到一能下水礁石少的地方,叫过紫雨来,先以落圆封住了沈落燕的五识让她听不见:“一会你从这儿下水,你先走,到了岸上,报我一声即可,我一会再来。这里面礁石很多很锋利,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紫雨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明刀明枪地干我们不怕,但这强弩一发,我近距离都不敢保证不受伤。

    她点点头按我所说的地方下了水,轻轻一下滑入水里站在了石头上,再走几步却已是离岸不远,这让古措等人一点也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想找人,黑灯瞎火的,哪还有人。

    一会功夫,我听到岸上传来一声轻咳,知道她已上岸,嘘了口气放了一半心,最担心的就是真要射箭我不一定能护住紫雨,现在好了。

    “古城主,你看现在这情形大家都尴尬,你不敢射箭,我不敢上岸,总不能大家在这儿耗几天吧?我能耗,你们沈城主这可不能耗,这长时间不动弹,未来有什么口歪耳斜四肢不勤的,可不要怪我。”

    古措哼了声道:“你能有什么好提议?”

    我笑道:“还是刚才的提议,这样吧,我与沈盟主上岸,半个时辰后你们再找来,我把她放在正南方,你们这么多人想必应该能找得到吧?至于之后你们还要找我们叙旧什么的,那再凭各人本事。”

    古措又哼道:“我凭什么能相信你骆城主不是耍我的?到时上了岸却带着我们盟主一走了之,这山林莽莽,我上哪儿找你们去?”

    我也哼了一声:“我大小也是一城之主,说出的话泼出的水,这你也不信,那就这样吧,看大家谁耗得住谁。这天黑露重的,我无所谓,一会你还是扔两毛毯来给你们沈盟主裹裹得了。”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