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各有猜疑

    甬道很长,我扛着沈落燕慢慢走着也没觉得太累,我算了算,应该早就出了落燕宫了,只是在地下没有方位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走到哪了。

    走了感觉有百来丈后,出现了一间小屋,屋内也没人,外面果然大致在凌晨时分。我灵觉延伸,较远的地方有人在巡逻,巡逻的地方应该是重要的地方。我走出小屋,灵觉延伸着,轻松避过那些巡逻的人,再拐出几个院子,居然就到了落燕大街上了。巡逻的地方非是落燕宫,看着房屋建设的样子,应该是牢房这样的。我想了想,运足了落圆,把灵觉直达牢房内,想看看里面会不会有扬城的人被抓,幸好牢里没见疑似商人和银行的人。

    我松了口气,要不就是扬城人跑得快,要么就是沈城还没下手。现在没见总是个好消息。

    我扛着沈落燕,避过路上的闲人,快速来到了沈城银行,看看四下无人,我翻身进了院里。银行内住宅院空无一人,一切都如往常般没有多少杂乱,银行金库我轻轻一拉即开了,自然里面已是空空如也。我嘘了口浊气,如此干净彻底只可能是自己撤离的了。看来我昨天说的未见我即撤离起到了作用。只是不知道其他城的撤离进行得如何?

    我又往扬城驻沈城的商团驻地看了看,也是一样的人去楼空,撤得很干净,我嘿嘿笑着,当明天北方十城的人起床后发现市场空无一人时,会是一番怎样的感受?

    可惜我已看不到那样的盛况。

    我顺手从商团的杂物处找了副脚铐手铐出来,把沈落燕铐起来,虽然点了空点,就怕她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再有我还暂时不想弄死她,我也不明白这长时间的点了空点会不会让人变成残废。

    准备好一切,我用一床单把沈落燕包上背在我背上,这样遇上意外跑或者跳也要方便得多,幸好沈落燕虽然长得高大,人却不重,背着她现在对于我来说感觉不到太大的重量,反正我背着抱着人跑已不是第一次了。

    偷偷摸摸地顺着城墙边溜着,不时地躲避巡夜的人,我悄悄上了城楼,这大半夜的城门早已关闭,早上未到还没打开,我只有偷跳墙逃逸了。

    上了墙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运起了落圆至脚下,轻轻一跃即跳了下城,沈城护城河很窄,一跃连着护城河也跨过了,虽然是背着沈落燕,却也没觉得不便。

    朝城外跑了一刻钟,见到一个马店,我大喜,这靠双腿跑哪儿有骑舒服啊?把还在昏迷的沈落燕扔到路边僻静处,我跳进马店,悄悄的拖出一匹马,凌晨时分也没惊动到任何人,等明天不见了马,只会认为是跑丢或是让人偷了,一时半会是想不到我身上的,就算想到我身上又如何,他们知道我往哪儿逃?

    上了马,把沈落燕仍然背在背上,认准了连城方向急奔而去。

    一路不惜马力,急跑了一个多时辰,才歇下来,我自己放了下水,找个偏僻地方,把沈落燕的空点解开,也让她放了点水,在她莫明的惊惶中,又弄晕她继续赶路。

    这一路急驰就近两时辰,马已累得受不了,我也有些浑身酸痛,找个小村子,又把沈落燕扔僻静地方,自己进村找了点吃的喝的,又多弄了点给沈落燕,这一路到连城,一路狂奔也要近五个时辰,现在还有一半的路,补充下体力是必须的。

    给马找了个地方自己吃草喝水,歇歇又继续赶路,这次走得慢了些,到下午时,终于到达了连城。

    连城是海滨城市,一边靠海,一边靠河,虽然两方就用城墙围起来,只是看着这城也太小了些,如果是港口停着的船较多,我会以为这就是个渔村。

    这就不能再背着沈落燕入城了,谁知道这城里有没人认识她,我可不想弄出意外出来,现在找到紫雨和跑路是最主要的。

    我四处寻找,找到一个破败的小庙,看那样子估计十多年都不会有人进入过的,找了个烂房子,把沈落燕用破烂枝叶杂草盖上,就算有人进来不是非常有心寻找也不可能看出是个人,我这才骑着马进入连城。

    缴了进城费,我如约来到一家叫如家的客栈内,先开了个房,然后装作没在意的看了看留言,果然在上面看到了与紫雨的暗语留言,我先进入自己开的房,然后出来看了看四处无人,走到紫雨订的房,在门上一轻一重一轻又两下重的敲门,一会紫雨即打开门,门一开我即闪进去,顺手把门关上拴住,紫雨立时不管不顾地就抱住了我。

    “听到消息说你可能被抓了,想着你已做好了安排,也怕你到时找不到,不然我都要跑沈城去打探了!”紫雨在我怀里哽咽道。

    我有些小尴尬,她可不是紫晴,而是我的小姨子,虽然之前也见过她的裸身,也搂过抱过,但那是被动的情况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主动的跑怀里抱着。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安慰了几句,她才离开我的怀里不再哽咽,看她的脸,有一丝丝的红晕,想来她也想到她这样有些不合情理。

    我装作不注意这些:“龙方呢?”

    紫雨道:“我们昨天到了连城,就马上买了条船开到港口,备好了水食,不久就听到从沈城传来的消息,说你很可能已被沈落燕抓去,龙方急了,就嘱我在这儿等你,他回沈城打探消息,如果我被抓,那要组织营救什么的。”

    “那连城的银行、商团的人都撤出了?”

    “消息刚传到这儿,马上就撤出了,之前早有这个准备,到今天中午的时候,所有人都坐船离开了连城。连城也没有人来阻拦,可能是他们还没得到消息。”

    我点了点头,我去落燕宫之前的交待非常重要,在水洞内我耗费时间也很重要,就这么一天不到半天的时间,够我们做很多事情而北方十城来不及反应了。

    我把在落燕宫的遭遇向紫雨一说,她也惊得目瞪口呆,没想到这么一天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事。

    我又道:“你收拾一下,我们这就坐船走。对了,如果我来了如何把消息传给龙方他们知道?”

    紫雨道:“我们约定了你如果来到连城就在这个客栈留言上写上一段话,他们看到就知道是你回来了。”

    我点点头,等紫雨收拾好,她先离开,并在留言本上留下约定暗语,我回到自己房间,找到小二说自己要休息一天,今天有事没事都不要叫我。关上门,我避开人从后窗跳了出去,与紫雨汇合。

    汇合不久天已黑,港口人渐少,紫雨在船上等着我,我找到破庙,背上沈落燕,轻松地避开闲人上了船,趁着天上点点星光,沿着海岸线向南驶去。

    紫雨买的这条船不算太大,升起帆速度也不快,幸好紫雨走南闯北的,开船也不成问题,不然我要弄明白如何开船要半天。

    我看着紫雨驾驶着船只,我边上也跟着学,倒是简单,很快也就学会,换学会后换了紫雨去休息,我来操作。

    沈落燕这时已醒过来,出了海我也就没再点晕她,只是把手铐脚铐戴上,目前我还没想好把她扔到哪,要把她杀了,那我也下不去那手。

    在海上,沈落燕也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估计现在她还在琢磨着我和她怎么着就到了海上,而且我是完好无损的,未知让人恐惧,现在她见到我就是带着莫明的惧色。

    我们轮流着操船向南,两天即从连城到了青城,这沿海一直都有些小城市,比之渔村也就稍好,我们最多进城去补充点食水,基本都不会在城内停留。

    又行一日,下午时已要到留城,这是北方十城势力范围中最后一个城市,过了留城,这逃命之旅就成功了八成。

    沈落燕已认了命般,每天除了吃喝拉撒外,连话也不想跟我们多说一句,紫雨对她本就没什么好印象,也懒得跟她叽歪,我自然也不想与这女人多说,只是想着把这女人最后扔到哪儿比较合适,要杀她,我一时半会还下不了手。

    近留城时,我远远即见青城方向向我们驶来几艘帆船,离得虽远速度比我们这船却快了许多,近傍黑时离我们已至百丈左右,船比我这艘大得多,船上在风帆也多得多,远处看不大真切,我灵觉远远探去,感觉似是那种战船,船舱里能伸出巨桨,又有箭孔那种。

    我心里一凛,这时候从青城方向来的战船,很有可能就是北方联盟冲着我们来的,不然一般都是货船渔船,这又不打仗,开个战船出来干嘛?

    我装作没发现,斜眼瞅了瞅沈落燕,她也装作没注意那战船般一如继往的沉默,只是眼里时不经意闪出兴奋的光芒出卖了她。我心里更是一紧,看来是北方联盟的船只不会错了。

    有备无患,不能等人要打上门来再准备,这时天还未黑尽,如果这段时间我们的船不被追上,等天黑了找个岸靠上跑路,那他们要追上我们就难了。

    正好右舷看去有片很大的红树林,再远处似乎还有更广阔的树林,这一段水势平缓,我想了想,一摆舵,把船往岸边驶去,只要找到个合适的靠岸点,上了岸朝着树林里一躲,靠海吃饭的水兵想再把我们找出来,我还真不信凭着我这经常逃命练出来的陆行神功,他们能找到我才怪。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