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投鼠忌器

    我运足落圆一掌拍碎椅子,连在上面的铁圈随着椅子离开了我的脚,我又恢复了自由,我顺手一拉沈落燕,让全身僵硬的沈落燕不致溺水,做完这一切,我踩着水把灵觉向四方探去。

    这是个大山洞,应该就是建在落燕宫下,水很深,我探下去足有五六丈深浅,我现在所处最中心处,一边是十多丈的悬崖,悬崖下就是水,一方是露出的陆地,边上是扇开了个小窗口的大铁门。最深处似有细细泉水进入,但人却是不可能从泉眼出去。

    探明了情形,我拉起沈落燕向陆地游去,几下游到岸边爬上去,我才把完全僵硬的沈落燕扔在了石头上。

    沈落燕这时估计已惊呆了,话也说不出来,她或许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就变得不受控制地僵硬,我又怎么能拉着她掉下这水洞内,本来她正高高在上骄傲地展示自己的美丽时,却不知怎么就被我一把拉到了粪坑里,这中间的落差,要想完全消化估计要有一段时间。

    我没理她,脱下衣服拧干又穿身上,运起落圆慢慢烘干,顺手又点了两下沈落燕的空点,让她想再动一下也不可能,我也不会可怜她现在全身湿透,这个女人太可怕了,不值得可怜。

    洞中挺冷,刚才掉进水里就感觉到泉水的冰冷,沈落燕虽有功夫傍身,全身湿透下一会功夫也冷得发抖,被我点了空点丝毫不能动弹,她只能保持着一个别扭僵硬的姿势,我都能听到她上下牙打架的声音。

    黑暗寒冷中我听到她颤抖着说道:“你……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突然……就动不了……了了?”

    我没理她,我落圆灵觉的妙用怎么可能跟她说,让她去猜测更好,这样会让她更恐惧,这个女人永远不会成为我的朋友,那就让她恐惧吧。

    寒冷让她颤抖,对于我却没一点用处,我还很喜欢在寒冷中运行落圆,这样会让我能坚持更长时间。我探出我的灵觉,从那大铁门延伸出去寻找着出路,对于别人来说,在这儿估计永远都不能逃出去,对于我来说不是问题,只要这儿有人,只要这门有锁有钥匙能打开,那我就能出去,不过是浪费一点落圆而已。

    我不怕没有人来,因为沈落燕在我手里,在这样的环境下,沈落燕的安危会成为我能利用的最好工具。

    果然,我们才落水不一会功夫,我灵觉就感觉到有人从铁门那头的甬道过来,我感觉着他们来到铁门前,把铁门上的小窗打开,一点火光从窗子里射入洞内,我拉起沈落燕,也没解开她的空点,就那样僵硬地把她挡我面前。

    古措的声音从那小窗里传出来:“骆城主果然好功夫啊,那种情况下还能制住我们盟主一起掉下来,实在让人佩服!”

    我轻笑两声:“过奖过奖。”

    古措又道:“骆城主,你现在有跟我们谈判的资本了,不如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我们如何放了你出来,你如何放了我们盟主。”

    我算了算时间,早已过了午时,纪志伟他们应该也开始暗暗地撤离各城,只是在已被发觉的情况下,不知道扬城能撤出多少人。不管如何,我现在手里有资本,他们投鼠忌器,我只要能拖到明天,那肯定扬城的人能跑出大部份,现在就看纪志伟他们逃脱的本事了。

    我答道:“现在没法谈,古城主,我是又冷又饿,你看是不是先弄点东西来吃吃,对了,还有两套干爽的衣服,你们沈大盟主可是冷得受不了了,一会我也冷得受不了把你们沈盟主脱光了抱着取暖,那可别怪我。”

    我都可以听到沈落燕咬牙切齿的声音,古措听到也是沉默了半晌,没再多说就吩咐其他人把吃的和衣服送来。

    一会功夫衣物和食物就送了来,顺便还送来了几支照明的蜡烛和火种,其实有光无光对我没什么区别,但我还是点上了蜡烛,我只是不希望他们知道我能暗中视物罢了。

    等东西都从窗口扔进来后,我笑道:“我这就要换衣服了,古城主想要欣赏欣赏不成?”

    我听到古措冷哼了声,咣的一声把小窗关上了。

    我也不怕他们在换衣服时有什么小动作,我要衣物这些只是为拖时间,反正能拖一刻是一刻。

    我自己是可换可不换,但我还是把干净衣服换上,能穿舒服些自然更好。看到沈落燕也冷得受不了,我犹豫了下,还是拿出另外那套衣服,三两下扯下沈落燕的湿衣,把她脱得光溜溜地,顺便拿湿衣在她身上擦了下,手还在她胸前揩了两下油,也没理她杀人的目光,把衣服给她套上了。

    衣服穿上,沈落燕渐渐不再发抖,我拿起食物塞她嘴里,也没管她想不想吃就硬塞了下去,差点没噎死她,一会见她没有什么异样,我才拿起东西吃了起来。

    我故意吃得很慢,反正我需要的就是时间,沈落燕在边上也有了生气,各种套我的话,我理也不理她,她说了会也自觉没趣就闭了嘴。

    过了一个多时辰,小窗又传出声音,古措的又在小窗出现:“骆城主,现在是不是可以谈谈了?”

    “好吧,你说怎么谈。”反正我是打定了主意把时间拖得越晚越好,他们爱怎么谈就怎么谈,这样的情况,要想出一个两全之策那是千难万难,何况我还可以随便否定他们的提议。

    “骆城主你说怎么才能放了我们城主?有什么条件您尽管提。”

    我无谓地道:“这个是你们去想的问题,这方面你们更拿手,别问我,我刚才被冰水一激头痛得很,实在不想动脑。你古大城主可以好好想想,让我们双方都满意,可行的话我自然不会再拖着沈大盟主跟我呆这小黑屋,如果想不出办法,那这小黑屋有沈大美人陪着,有吃有喝有美女欣赏,我也觉得是种乐趣。”

    “你……”古措满口牙似都被咬碎了,在占尽上风的时候,居然被我把最重要的人拖下水,说来不气才怪。

    我似感觉到杀人的目光盯着我半晌,一会小窗关上,我感知着他们人渐渐远去,只留下一人在十丈外的一小石屋内坐着,我灵觉在他身上感觉了下,没发现有钥匙什么的,我又四处感知了下,幸好在小屋的一面墙上有一串钥匙,我比对了下钥匙孔,应该是铁门的钥匙,我一下心就完全放下了,只要到天黑防守最松散时,就没人能挡住我出去了。

    搞清楚了能出去的关键,我心情大好,沈落燕在我耳边试探我,我脑子里计算着时辰,就随口跟她说着话,只是答非所问,让沈落燕气得不行,知道我就是在敷衍了事,也没有说话的兴趣。

    我闭目运转落圆,让身体和灵觉调整到一个最佳状态,这是我逃跑保命之根本,不能中间出点点问题。

    沈落燕经过这么半天,也是疲劳困倦,也没在意边上还有个大敌在旁,就自个儿睡着了,我见她睡着,也随意地打着盹,时时用灵觉感知着甬道内的情况,在这寒冷的洞内,却也不觉得灵觉运用过当的头脑发晕。

    中间古措又来过一趟,谈了一些条件,不外我放了人,人放了我,然后大家赌咒发誓什么的,我怎么可能相信他们,他们自觉我也不可能这时突然脑残,说说也就算了,只是一时半会哪能想到什么办法,于是又放了些食物淡水,下去再商量办法去了,之后就再没来过。

    终于我算着时间,应该已是凌晨,十丈外的守卫已躺倒在床上发出了鼾声,他不可能想到在这时候这地方,还有人能用匪夷所思的方法观察着他,他睡得自是香甜。沈落燕也发出点轻微鼾声,我顺手又点了她的空点让她直接昏迷过去,我可不想让她知道我是如何逃出这山洞的。

    我灵觉没运用到过这么远的距离,但我感觉应该不是问题。我脑子空灵无物,落圆顺着灵觉而行,到了守卫身上,找到他的空点,落圆一下涌入他身体空点,他一下就昏迷了过去,鼾声都停了下来。

    我一喜,果然落圆这么远距离的运用也没问题。我灵觉到了墙边,用落圆操控着那串钥匙从墙上掉下来,然后一点点向铁门这方向移来,如果现在有人看到这情形,估计会吓得屁滚尿流以为是灵异事件了。

    一会功夫钥匙就**控着到了铁门,我操控着钥匙插入孔内,果然严丝合缝,我再猛力用落圆一扭,“特”的一声,锁就打开了。

    接下来就简单了,拿下锁,扳开锁扣,我手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我轻笑一声,在别人看来千难万难的逃脱对于我却是如此容易。走到门边,我想了想,又转回头抱起沈落燕,这个女人是挡箭牌,逃跑时带着她虽然有些不方便,关键时刻却能保命。

    抱着她出来后我又想了想,把门重新锁好,把钥匙重新挂到墙上,守卫就没管他任他继续睡觉。我想到我逃出后,我们完好无损没有一点痕迹的失踪会在北方十城各人心里埋下一道猜忌和裂痕,这十城再不是心往一处使了,就算过后我放了沈落燕,一无所知的她也永远不可能猜到我是这样的方式离开,她和各城主们会各自猜想是谁放了我,要知道猜忌是最伤团结的,他们越想这裂痕的种子就越长大,我分化各人的目的其实也就达到了。沈落燕摆了我这么一道,我如果不让她难受难受心里怎能甘心?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