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失陷地洞

    那男人站起来说道:“骆城主不要着急,您是贵人,怎么来了茶都不喝一杯就离开,这可是太怠慢城主大人了。来啊,上茶。”

    茶上来,我装模作样里喝了口,却只是沾了沾唇,在此时此刻,我怎敢乱喝这些东西。

    我放下茶杯,脑子急剧转着,想知道那种让我心悸的不安来源于何处,在脑子里电光火石地过了几次,也没找到不安的原因。

    我知道我的灵觉对于不寻常和不利于我的事会让我心悸,现在的不安就是落圆对于不利事宜的反应,我运起落圆,向前后左右延伸,却也没见有什么异常,但不安却一直持续着。

    那男人见我放下茶杯,缓缓说道:“扬城商团与银行的事,骆城主您就不要操心啦,您稍安心在我们落燕宫内做客,我们自会把一切安排妥当。”

    这话一说完,我感觉心里猛然的一跳,那种不安感更甚,我刚想站起来,只听一声轻微“卡”的一声,脚下地上不知怎么就伸出两个铁圈,把我脚踝一勒,我还一点反应都没有即死死的被固定在了地上。

    我一挣没有挣脱,强自镇定地看着沈落燕道:“沈盟主这是何意?要留我在您这儿做客,至于如此做?”

    沈落燕笑呤呤地站起来,慢慢踱向我看着我道:“在幻月城我可是听说了骆城主神功盖世,无人可近身,为小心些,自然要限制一下骆城主的自由了。”

    我全身运行起落圆,嘴里却说着话道:“沈盟主这样强留下我不知为了什么?”

    “还能为了什么?自然是骆大城主的万两黄金了,为了杀几个人,骆城主眼睛都不眨的就送出几千两黄金,如果是为了骆城主自己,我不知道扬城能拿出多少黄金来呢?”沈落燕笑吟吟地道,漂亮的脸看着竟然散发出一些迷人的色彩:“我承认骆城主跟我说的那些很有道理,我曾经也想过好好经营我北方十城,让我们北方十城也像金沙流域般的繁华,可是啊,我这北方苦寒无所出,十城一年的收入,还不如骆城主随随便便就拿出的四千两黄金,我就想着,与其这么辛苦搞什么商业,还不如干我们老本行吧!一次只要弄到像骆城主这样的一个人,这么一笔钱,那我们一年不就不用愁了?”

    我才知道我问题出在哪儿,泥麻人家说财不露白,我却是走到强盗门口,把自己的钱袋剖开了给人家看到我的钞票然后说:来啊来啊,来抢我啊!你看我有这么多钱值这么多钱。

    沈落燕又道:“骆城主昨天跟我说的那番话我是由衷的赞叹啊,我也非常反对你抢我我抢你这样的事,我也承认这商业发展经济是一个城市强大的必须,我相信经过商业交流发展,我们北方十城最终也会跟你们金沙诸城一样变得强大富裕,但,我们北方十城太穷了,穷到我们连原始的资本都没有,如何去发展商业?靠你们扬城的商团?你们吃着大鱼大肉,分给我们吃点汤汤水水?放在你骆大城主,你愿意吗?”

    她顿了顿道:“所以啊,这最开始的那一桶金,自然要从骆大城主身上得到了。”

    我嗟了下牙:“沈大盟主这是要绑票啊?”

    “有了之前的四千两黄金的钞票,骆大城主您怎么也值两万两黄金吗?你们扬城这些商团银行资产收拢来,怎么也要有一万两黄金吧,有了这三万多两黄金的资金,不和你们扬城做生意,我可以和江南诸城做啊,就算他们不跟我们做,我放下仇恨和金沙城落日城做也可以啊,有钱便是娘,我相信没人会见到钱还推给别人的。”沈落燕越说越得意。这番话说得畅快淋漓,想必早就想好了。

    我现在只想打自己几耳光,我居然还相信强盗会放下屠刀变成善人,强盗只会与强盗结盟,我却相信与强盗结盟的人会改邪归正。我自己都早说过,抢来抢去抢习惯了的人最喜欢的就是不劳而获,这是最快速度的致富,结果我还把自己送到人家的砧板上让人鱼肉,我现在只想骂自己一句不知道怎么就在我脑里出现的话:图样图森破!

    我边骂着自己边把落圆运作起来,慢慢侵入沈落燕身上,寻找到她两个空点,期望在关键时候一举能擒下作为人质,现在她离我还有段距离,我不能移动,只能等她离我近些我才能出手,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她说着说着能忘了距离。

    沈落燕又接着道:“真是很感谢骆城主的大义,在我们最急需的时候雪中送炭啊,本来我们已是焦头烂额,然后你就像天使般出现我面前,在我还没反应过来前就送上钱来,我那时都在感叹,这老天就是我们北方联盟的人啊。”

    我叹了声道:“我真的是个笨蛋,不然也不会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相信你们杀古措他们就是给我演个戏,让我看了戏后把看戏的钱乖乖送上。”

    沈落燕笑道:“这你倒是说错了,我们没有演戏,我们确实也把古措等五城主全杀了。跟你说实话吧,当年成立联盟时,原以为我做了盟主后这联盟会心朝一处想,力往一处使,结果是他们有利就上,当有事时,一个个跑得比谁都快,联盟是叫联盟,却是各自为战,如非这样,岂会让金沙城一夜即灭二万精锐?”

    沈落燕恨道:“当时听说占领幻月城,不需要出多少力死多少人就能搞定,结果个个奋勇向前,在谈及后续利益时全都不想放弃一点,如果不是一直争执不下相互制肘相互拖了后腿,也不会在全无防备下让金沙城给团灭了!这就是一群笨蛋废物,那么好的机会那么好的条件居然全军覆没了。可怜我十城两万精锐啊,就因为五个笨蛋的扯皮回到北方不足千人!”

    我奇道:“不是说当初去占领幻月城是古措的主意跟联盟无关?”

    “哼,这样一个联盟里,各怀心机,总要有一个人唱红脸,有一个人唱白脸吧?不这样,怎么能知道谁是包藏祸心,谁才是真正朋友?”沈落燕讥笑道。

    我苦笑了声道:“我还真信了传言所说,真以为你们北方联盟就只是盘散沙,散沙是散沙,中间却夹杂着你这样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把我弄得头破血流。”

    沈落燕笑道:“谢谢骆城主的夸奖,更要感谢骆城主的雪中送炭之举啊,在我们最想把那几个笨蛋铲除的时候就把请杀手的钱给我们准备好了,就连后续我们拉拢分化其他人的钱也巴巴的送来给我,不仅如此,还把我们未来要做的事需要的钱也准备了,我以为骆城主你是不是上辈子就欠了我债呢?我要什么你就把什么送来给我。”

    我愣了下:“你们真杀了古措五城主?真不是在演戏?”

    沈落燕点点头道:“昨天晚上全杀了,那几人不杀,我们北方联盟将因之乱成一团,现在好了,联盟内目前只会有一个声音。”

    我摇摇头道:“沈盟主真是做大事的人,古措当年可是支持你当盟主的,这你也把人家杀了,联盟其他支持你的人会怎么看?”

    沈落燕古怪地说道:“你真以为我把古措杀了?”

    我奇道:“难道沈盟主现在还在骗我不成?刚才还说全杀了,不是演戏呢。”

    边上那男人呵呵笑着说道:“我们确实也把古措杀了,但也没杀。”他笑吟吟地走过来说道:“允许自我介绍下,本人古措!添为北方联盟连城城主。”

    我大奇:“你是古措?那杀的那个也是古措?”

    “杀的那个古措是做为傀儡的古措,不是连城真正掌权人的古措。”古措笑道。

    我算是明白了,这还是沈落燕和古措搞出来的白脸红脸、忠臣奸臣的把戏,让所有人都认为古措会跟沈落燕唱对台戏时,真正的古措却联合着沈落燕整合了联盟,把沈落燕捧成了盟主,当古措需要为决策失当承担责任时,傀儡古措就该牺牲了,死一个傀儡古措,现在却成全了一个真正的联盟。

    可让人觉得啼笑皆非的是,我却是这个真正联盟的推动者。

    我苦笑道:“我一直还以为沈大盟主心思比较简单,我说的你就相信了,我还以为事情全在我掌握,结果却是我自己被人玩弄于股掌。”

    沈落燕得意地笑着走向我:“当那天骆城主找到我时,我其实是很惊讶的,我想不到,一个城主居然会天真成这样。”说完沈落燕与古措,还有其他在座的城主都笑了起来,或者他们想到了那天像耍猴般把我玩弄个够。

    就是这时候,沈落燕离我很近,而且他们根本没有防备,我马上把落圆侵入沈落燕的空点,沈落燕正笑着,忽然似有所感大叫一声:“开!”

    她这一声才出来,她人就僵硬地向我这方倒来,落圆刚好侵入了她的空点让她不能动弹,地板就在这时突然向两边一分就裂开了个口,我急速向下掉去,在地板还没裂开的那会,我伸手刚好够到沈落燕,顺手一带,她僵硬地被拉得靠向我,我带着椅子和沈落燕一起从裂开的洞口掉了下去。

    掉下去的时候,我还有空看到上面古措各人的惊呼,然后洞口就完全合上,一点光亮都没有透露下来,我眼睛还没适应,“哗”地一声水响,我和沈落燕一起掉进了下面的水里。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