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讨价还价

    我斜眼看着沈落燕:“沈盟主您还真的是狮子大开口啊,一万两黄金,你们十城几年的收有一万两黄金吗?这几年你们能收入五六千两怕就到顶了吧?”

    沈落燕难得脸一红:“你也知道,这钱可不是我拿,要拉拢,要收买,还要请杀手,还有后续战乱予以的补偿等等,这些钱算下来,一万两并不多。”

    我不介意给一万两黄金,对于我现在来说这只是个数字,但也不能就让他们觉得这事我们非常想完成。我拱拱手站起来道:“如此那没法商量了,差距太大,我一万两黄金请个一万人军队保护我绰绰有余,并且还有盈余让我舒舒服服过日子,我用不着跑这么远来帮助你们搞统一,你们乱成啥跟我没一点关系,幻月城这仇我也不报了。一万两黄金,一万两银子还差不多!”

    沈落燕也知道自己这口开得也太大了些,坐地起价,就地还钱,生意就是这样谈的:“骆城主觉得多少你们扬城能承受?“

    我故作沉思:“两千两黄金,这是我的底线。”

    “八千两!”

    “两千五百两!”

    “五千两!”

    “三千两!”

    “四千五百两!”

    “四千!”

    “好,四千就四千,骆城主,钱一到手,杀手马上即来。这两天就可动手。”

    我们像两个商人般砍价,想着实在丢份。

    我想了想道:“我先付一半的钞票,到杀了古措等人我再付你另外一半。”

    沈落燕一愣:“不是黄金?怎么是钞票?”

    “沈大盟主,你难道不知道,现在钞票就等同于黄金?我来沈城也没想到要跟你们合作,怎么可能带着那么多的黄金出来,我们在北方十城银行所有黄金的储备也不过四五千两,全给了你们,我们银行不玩了?”

    “好吧,钞票就钞票,明天见钞票,明天就见杀手,后天你就会见到古措他们的人头。”

    我微微一晒:“沈盟主,不要这么世侩嘛,还搞什么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事,你觉得这几千两重要,放我扬城,还真不是那么看重。也罢,中午就把钞票给你。”

    说完我也没想多呆,告辞出了落燕宫。

    对于我们十城的银行来说,黄金白银一时半会凑不出来,因为都秘密运回了扬城,要钞票,那是几万两黄金的钞票都凑得出来。

    回去我把情况一说,大家松了气,只要把事情搞定,这四千两黄金,那真的是不值一提。虽然如此,我还是提醒着他们时刻准备着,不要有意外发生。

    我雇了辆马车,拉上纪志伟拿来与两千两黄金等值的钞票往落燕宫去,两千两黄金面值的钞票这也是好大两箱,毕竟现在物价便宜,黄金价高,钞票面额都较小。

    这次沈落燕直接在落燕宫门口等着我,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头等大事。钱这东西放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是头等大事。

    沈落燕和那个男人打开箱子,随便看了看里面的钞票,很满意地交给手下拉走然后向我道:“骆城主果然信人,财大气粗让人佩服啊!您放心,一切都准备好了。您回去后可以找你的人随时关注着十城的消息,明天早上应该就会有古措等人被杀的消息传出了。”

    我拱拱手:“那有劳沈盟主了!我敬等沈盟主带给我的好消息。”

    回去把打探消息的人散出去各城,我在沈城一下感觉无所事事,只能是静等消息从各城传来。

    我把前后所有的事都过了一遍,感觉上没什么太大的疏漏,想想又有些不放心,毕竟我可从没处理过这样的事情,如果是沈六用在,他怕只要眼一瞅就事无巨细都清楚无误,不像我要想多遍了还觉得不放心。

    想得越多,我心里越是觉得不安,却又想不明白不安是从何而来,到后面干脆不想了,想事本来就不是我长项。想想在沈六用给我的书上有句话说的是“不谋成,先谋败”,想想,还是先给自己留点后路出来,于是把纪志伟等人叫来,安排好退路,外一有什么意外时如何最快地退出各城。我很恼火,现在就是觉得这消息传递的速度太慢,我扬城有何消息,要传到沈城,快马加鞭也要两三天,很多时候消息的时效性都过了。想着我忽然觉得要是我有部电话,这即刻就能把信息传到,哪用现在我这般因信息的不畅而不安?咦,这电话是啥玩意?我脑子里百思不得其解咋会有电话这东西。

    想着我叫过紫雨道:“现在虽然事情对我们有利,但我们还是要先想好撤退的可能,这样,你和龙方现在就出发往连城去,到了连城,悄悄地安排一艘大船,安排好水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们还是要把从水路回扬城的退路安排好。”

    紫雨想到现在她在沈城也没什么用处,如果遇事还会拖累我,如果只是我一人在沈城,她知道我跑路的能力,那很少有人能逮住我,除非是大部队以强弩围剿我还有可能。于是她也没多说,我叫出龙方来,说好了在连城如何不为人知地联络,他们也没跟谁说,悄然就往连城而去。

    紫雨一走我放心了不少,她的重要性可比之北方十城还重要,我宁愿十城被毁,也不愿意她因事掉下一根毫毛。

    第二天各路消息就汇总过来,沈落燕的安排很周密,古措他们本地派的共五城城主一夜被人诛杀,能如此顺利,也是因为他们正好在聚一起商量着战败后如何善后,被几十个杀手围攻,无一人走脱,他们所在各城的城守或是副城主事后皆宣布他们是被金沙城所杀,在此乱象丛生的时候,他们各城将与联盟其他城紧密团结一起,承认沈落燕为联盟核心的地位,只奉沈落燕一人号令行事。到这时,联盟才真正的变成一个联盟。

    听到这些消息,我松了口气,事情按我们所计划的进行着,没有意外,这是现在最好的消息了。

    我正想着下一步,纪志伟急步进来道:“落燕宫刚才来人,让公子您带上尾款去商谈。”

    我站起来想了想问道:“其他城传来的消息没?”

    纪志伟道:“现在北方十城并没有传出乱象,我估计是沈落燕在杀了古措他们前就把那些城守和副城主拉拢了,所以并没有看来到乱的迹象。”

    我叹道:“这沈落燕虽一介女流,却是好手段啊,这么一晚就能搞定各城副手。”

    “应该之前她就在谋划着要控制各城,只是缺少一些时间和一个契机,或者也缺少点财力,公子你一来,还有金沙城团灭十城联军,这些条件都具备了,那些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大老粗哪会是她的对手。”纪志伟也跟着叹道。

    我点点头:“这女人谋定而后动,一动即霹雳手段达到目的,难怪能当上盟主大位。我现在去见她,你们还是不要松懈,撤离的事悄悄地准备着,一旦沈落燕这女人给我们耍手腕,我们也好有备无患。”

    我走出门了了装着钞票的马车,车刚走,我又想到什么探头出来交待:“我现在去,如果到今天午时仍未见我回来,那估计是我出了意外,你们即刻撤出各城不要管我,我一个人很容易就能脱身。切记,消息传递的通道一定要畅通无阻,我要消息半天内传达至北方十城,这样,我们撤离时才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纪志伟点头答应自去安排,我坐上车只管去见沈落燕。

    之前我见她为了四千两黄金与我斤斤计较,心里未免看轻,现在我再不敢小瞧沈落燕这个女人了,这次去我要小心应付才是。想着我放松着全身运转落圆,一时进入无我境界。

    马车一停下我即醒了来,松松身子骨,感觉精神和身体都达到了最佳的状态,这才从车上下来随着护卫进入落燕宫。

    沈落燕和那个男人还是在第一次那儿接见我,除了那个时刻不离她边的男人,还有四五个男人,看气质和就坐的情况,应该是那些支持沈落燕的其他城主。看来今天沈落燕很重视与我的相谈。

    他们围坐在一长桌上,我把两个箱子往桌上一放,自顾自坐到桌尾指着那两个箱子说道:“这是尾款,我骆阳说到做到。沈盟主果然是有大智慧大手段,这么快就达成了目标。”

    沈落燕一点头,自有护卫来把桌子上的箱子收去,我看到那些城主都露出了笑容。

    沈落燕笑道:“托骆城主的福,没有骆城主这些钞票,我也不可能这么快完成拉拢收买工作。”

    我亦笑道:“沈大盟主文滔武略,前期铺垫工作做得滴水不漏,有我无我,沈大盟主也能成其大事!”

    沈落燕没反对也没赞成:“不知未来骆城主是打算如何?”

    “没什么打算,以前如何,未来还是如何,只要沈大城主按我们约定保证我扬城商团的利益即可,我相信沈大盟主未来的领导能力会让我们扬城更上一层楼。”

    “既然如此,那骆城主如何解释这两天您商团的异动呢?”

    我心里一凛,我还以为这些事我们做得比较隐蔽:“这是正常的商业行为,商业嘛,当然要交流走动了。”

    “原来如此,那现在诸事已定,骆城主是不是要让你的这些商团银行什么的停下走动的脚步?”沈落燕微微笑着看着我道。

    我心里只觉一阵的不安:“这个我回去会跟他们说明,北方十城也是我们重要的合作伙伴,我们也不可能放弃这里的商业利益。”

    我站起身来说道:“在下这就告辞,回去一定会把沈盟主的想法告诉扬城商团。”拱拱手我就打算告辞离开。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