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门派之争

    这个我是明白的,越大的集团占有的资源就越多,资源占有越多,就越能赚钱,越赚钱,就越能发展壮大。

    我想了想问道:“那现在天道门放弃了我们,既然谢家是一百个天极门都不能比拟的,那我们是不是现在想着该如何逃呢?”

    江乐天笑道:“那倒不至于,谢家不可能一来就从京城拉人下来宛城灭了我们,他们是世家,对上我们这样一个小门派如果这样做那会让人笑掉大牙,他们先是找宛城他们的附属门派来应对我们,如果不行,才会再从省会找门派下来,再不行,才会从京城调集谢家自己的人来应对。我们怕都没资格去面对省城这级别的门派,更别说让人家从京城主家那儿调集人手。”

    我算是明白了,这也算是一种江湖秩序,有点像战场上的兵对兵、将对将,如果敌方的兵太强了,本方才会上将,将都压不住了,才会上主帅这级别,如果对上天极门这样的二三流小门派都是主家辗压过来,那这世上最后只会剩下那几个上层的门派,早没有了中小门派这些基础了。

    这也算是弱肉强食中的秩序,能保证这社会的有序发展。

    果然存在即是合理,这个世界有这样的秩序也是种必然。

    我又问道:“宛城谢家的附属门派是哪个?”

    “谢家在宛城的附属门派是千叶派,这个门派在宛城比天道门还大,宛城市长叶刚,就是千叶派在宛城的代言人。我们就曾经想过,谢滔忽然出现在天娱里,难说就是受到千叶派的窜掇,不然像谢滔那样眼高于顶的世家子弟,哪会跑我们这样一个小赌场里打秋风嘛。”江乐天说道。

    我就说了,这世上哪会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无缘无故的恨,想那天叶公子在天娱吃了蹩,回去后正好谢滔在,就跟谢滔说了自己在天娱吃亏的事,像天极门这样的门派哪会看在谢滔眼里,所以他才会在天娱的赌场里飞扬跋扈。只是没想到撞正了我这大板吃了大亏。

    叶公子死了,虽然没人知道是我下的手,但现在打了谢滔,这比叶公子死的漏子更大,现在对于天极门来说,已是生死存亡,无怪虽然我只是一个人,天极门也要把我绑上他们的破船了。

    我当然不会害怕,从谢滔这个谢家核心子弟身上我可感觉到,我现在能非常轻松地辗压了谢滔,就算谢家最高端的战力比谢滔高上百倍,如果我突破了第九层,达到在京城时的力量,我在这世界也是无敌存在,只是现在要给我时间来让我突破第九层。

    我现在才刚进入第八层没几天。

    也幸好,听江乐天他们所说,我不用一来就面对谢家最高端的战力,如果谢家一来就不顾身份派出高手来,那我只有亡命天涯一途。

    我问道:“那现在我们天极门能怎么办?”

    两人同时一叹,江乐天说道:“还能怎么办,只能整军备战了,昨天晚上我们就通知了门派,中午时分天极门的弟子和其他供奉都会来到宛城,准备与千叶派的一战。”

    我笑道:“那我们不能暂避风头?”

    江乐天摇摇头:“那我们所有基业都会被千叶派夺去,基业被夺去了梁子还在,最后还是会打上我们山门,如果我们山门也不要了,他们还是会全世界追杀天极门。这世界资讯非常发达,想找人太简单了,很可能就是是逃无可逃啊。”

    我又说道:“最后一个问题,像这样的门派之争,打死了人怎么办?会动上热兵器吗?”

    金副掌门笑道:“门派之争动刀动枪的,怎么可能不打死人,一般来说,打死就打死了,打死了人自会有人来处理,只能怪自己武力太弱,一般来说,分出胜负后夺了产业吞并了门派即可,毕竟这些产业还是需要人来经营,不至于死人,除非是那种生死世仇。我们武林门派之争严格限制用热兵器的,如果发现使用了,天下共诛之。其实现在,除了军队在国防时会有热兵器外,民间基本是没有热兵器的,暴力机关也没有,再说对于高手来说,普通人拿着热兵器也没啥用。我们战斗时用得最多是拳头,其次是兵器。”

    我一愣:“拳头反而用得多?不用兵器?”

    金副掌门道:“当然是用拳头,这是最简单便捷的武器,而现在流传世间的剑谱刀谱太稀少了,有的都是密存于各世家和各门派,连我们天极门都没一本好的兵器秘诀,所以,用拳头比用兵器的多太多了。”

    想不到这世间是这样的,跟我在扬城和京城时完全不一样,那时候用得最多的就是刀剑,刀剑谱也滥市了,反而是拳谱少见,可惜那时我在皇家武库时没收罗刀剑谱,唯一拿了的是一本《太极剑谱》,不知道像《太极剑谱》这样的剑谱在这世界会是什么样的一种秘籍。

    我差点忍不住问了出来,临出口想想还是算了,如果《太极剑谱》在这世界是顶极的存在,我把这名字说出来,那未来真会惹太多的麻烦,以后对这世界多了解后才决定要不要把这剑谱说出来吧。

    这说了半天,又对这世界的门派之争有了认识,大家用拳脚,我当然不会傻得跟着他们一样去打拳,能轻松用剑杀敌,我何必要为难自己呢?

    我问道:“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找到剑呢?我对敌时习惯于用剑。”

    两人对视了一眼,似是有些不相信我习惯是用剑,要知道那天我对上谢滔时可是一拳一脚就把谢滔打趴下,但既然我问了,那肯定是要说的。

    江乐天道:“柳兄既然习惯用剑,那我现在就打电话让弟子们从山门里带来就是。”

    事情说完,也没啥可说的了,目前就是等着天极门弟子赶来应急了。

    到下午一点左右时,天娱就多了许多人出来,他们来时都住在天娱公司自己的酒店里,也就是天娱大厦的三四层,我也随着两人去见了那些弟子,其中有几个气势比较足的,应该就是天极门特聘的供奉了。

    他们从门派里带给我的剑也带来了,我拿来一看,也就是一般的合金钢剑,长度是非常标准的三尺,我拿过来随手掂了掂,重量倒还称手,至于开不开锋倒不重要,我落圆涌出,钢铁都可以劈断刺破。

    弟子们知道我也是供奉,倒不敢如何,但那几个供奉见我居然用剑,眼神就有些不对,似是不想像我这样年轻的人能玩得转长剑,我当然不会在意他们如何看的,难不成我还要舞弄上几剑给他们观摩不成?

    一天过去,千叶派并没来犯,天极门的情报人员来报说已探到千叶门在招集人手,千叶门聚集起来的弟子什么的就超过了百人,而且还在增加,听到探子如此说,天极门的弟子们都脸色大变,他们招集的人手不过四十来人,供奉加上我也就五六人,这点战力对上对方的百多人,那胜负不言自明。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探子又来报,千叶派在市政府门口中聚集的人数已超过一百八十人,供奉有近二十人,对比起来,天极门差不多要以一敌五。看来千叶派这次打算是把天极门一次就辗压致死。

    到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气氛已极其的压抑,天娱公司周边已不见普通的民众,普通人收到通知,都知道今天这儿会有场门派大战,都不会在这附近出现,而警察也早早地在周边布下防线,维持秩序,以防普通人不小心闯入丢了性命。

    天极门也准备好了,都列队站在天娱公司广场前。我看到所有人都脸带悲壮色彩,这人手悬殊太大,而天极门却不得不应战,而战斗,难免就会有伤亡,到结束时,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活着见明天的太阳。

    我看去,天极门四五十人的队伍,就只有我一个人拿着剑,其他人都是空手的,想来这些门派弟子还是跟普通人不一样,宁愿赤手空拳,也不愿像黑社会拿柄刀乱砍乱杀。

    金副掌门和我一起站在这些弟子前面,后面是五个供奉,金副掌门脸色平静,倒是没见他像其他弟子那样的悲壮,江氏兄妹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并不在现场,想来有事要去处理吧。

    我悄声问道:“既然我们人手不够,天娱公司招的那些保安怎么不使用下?”

    金副掌门看了我一眼,想着我应该是失忆忘了,也就没有说出难听的话:“那些是普通人,最多只是身体强壮,或者是力气大些,怎么能参与到门派之争中?”

    我点点头明白了,虽然门派弟子来源于普通人,但没成为弟子之前,都是普通人,那有门派之争时,只会是弟子间的战斗,与普通人无关。

    果然权利与义务是相对等的。

    到晚上九点整时,远处街道口走来了一整齐的一队人,前面一两百人统一都是深绿的服装,再后面二十来人穿的倒是随意,这些人都是赤手空拳的。之些人再最后还走着一个人,穿的是件浅绿色的长衫,手上居然也是拿着一柄剑。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