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斩首行动

    想着古措被夜林军突袭还有我们的原因,如果不是我们在船上关键时刻曝出幻月城沦陷,如果再让他们聚集几天,那金沙城就要考虑值不值得攻占了。果然,奇袭之下,以不大的代价就歼了北方联盟,夺回了被左不右夺去的幻月城。这代价可比他们直接攻打左不右还小得多。

    这一被团灭,古措等人拖着残军各回各城,也没来沈城与沈落燕商谈,这是在防着自己人落井下石了,要知道被灭的可是本地派的中坚军力,本来就貌合神离的,现在这联盟只要再来根导火索,怕就马上被炸得分崩离析。

    想明白这些,我不由得心里大笑,如果再不利用这个机会,那就太对不起金沙城帮我制造的机会了。本来我只是逃个命逃到了这里,却没想到逃出这样的机会,北方十城虽小,既然要天下一统,有这机会把这北方弄乱,那自然是要下手。

    我边想着这些,脑子里却在转着如何谋划:“志伟你们马上按计划进行,把古措他们五城的商团与银行全撤出,撤退顺序就按各城市的整体实力进行,实力强的先撤。沈落燕他们这儿我先去谈判,如果不行,也马上撤离,就算把北方十城市变成不毛之地,也不能让北方联盟壮大成为未来的威胁。记得我们一定要做得隐蔽,安全是最重要的。”

    几人各领命而去,我直接一个人就往沈落燕的落燕宫而去,虽然天已不早,但我相信焦头烂额的沈落燕现在也不可能安静地睡觉。

    果然到了落燕宫,门卫一去通报,沈落燕即让我进去商谈,这次不是在大厅内,而是在沈落燕的私宅,还是上次那个男人与沈落燕一起接待的我们,这时候能与沈落燕还在一起商量事情的,自然是沈落燕的铁杆盟友了。

    我一见他们就开门见山说道:“想必现在北方联盟大败于幻月城的消息全天下都知道了,不知道沈盟主之后有什么打算?”

    沈落燕滋的笑道:“不就才两万人而已,骆城主至于这样大惊小怪?大败?胜败兵家常事,这点军队我们北方联盟还没看在眼里。有什么打算?北方联盟的既定方针不会因此而改变,骆城主就别打什么主意了。”

    我笑笑:“大惊小怪?古措等两万人大败而归,活着回北方的人十不存一,他们现都不敢来与你这个盟主见面,这就是你们所称的稳定联盟?没看在眼里?这可是各城之中的精锐,北方联盟想再凑出这样的两万人也不容易吧?”

    沈落燕一时语塞:“我们北方联盟变得如何,那也是我们自己的事,骆城主这次来是为了笑话我们还是来耍自己的威风?”

    我没管她所说的,自顾说道:“在我的认知里,一个文明的社会就算有战争,那也只是为了繁荣而采取的手段,社会发展需要的是商业,战争只是为了更好服务于经济,商业才是这个社会城市发展的动力。我想在这点上沈盟主与我的意见应该是一致的。在我看来,像北方联盟之中以抢劫起家的本地派如古措等人,他们就是这社会城市发展的毒瘤,游牧人没定性,不会安定谋发展,他们你今天抢我,我明天抢你,要知道抢劫只会助涨不劳而获,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社会停滞不前,人口锐减,最终把所有人拖入泥潭随着他们一起灭亡。所以,古措他们那样的毒瘤就不该在这世界上存在。这就是我想说的。”

    那男人在边上插话道:“骆城主,你在一个盟主面前说着要灭了人家的盟友,你也不怕引起公愤?也不怕我们此时就把你灭了?”

    我笑道:“我们扬城说白了,就是为了钱而存在的,谁能让我赚到更多的钱,我们扬城就支持谁,谁能优先发展商业,我们就支持谁,这是两利的事。沈盟主不要对我们抱以敌意,我们根本目的是相符的。沈盟主,你也不希望自己的城市就这么稀稀拉拉十来万人吧?不是我看轻沈城,沈盟主你这落燕宫,比我扬城一个中档的酒楼还不如,更别说与落日城的落日堂相比了。至于你们这个联盟,沈盟主你心里怕是明白着呢,一年多前或许像那么回事,但经历这场变故,怕已是散沙一把,而且联盟中能与你们一条心的怕也没几个。”

    我目光坚定地看着沈落燕道:“沈盟主,我们扬城与您的利益是一致的,一个繁荣稳定的北方是扬城的需要,也是你们的需要,我们希望与北方联盟一起发展一起赚钱。但这个联盟必须是没有其他杂音地掌握在一心发展商业经济的人手中,而不是那种今天你抢我、明天我捞你的人手中,我知道沈盟主你是一个有大抱负的人,所以,只要你能给我一个稳定而一统的北方,帮助我平安赚金银,我可以在财力上给你想像不到的支持。”

    我最后的几句话让沈落燕和那男人听得不由得呼吸急促,说是说是为了让我平安赚金银,其实商业都是两利的,一方暴利永远做不长久。北方合则与扬城两利,分则北方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繁荣起来。

    而对于他们来说,权力自然越大越好,掌握资源越多越好,没有哪个掌权者不希望自己的权力更大,不希望自己的人民更多,要知道城市越大,人口越多,意味着能掌握的资源越丰富,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他们更希望一个一统的北方,当然是自己掌握的一统北方。

    沈落燕与那男人互看了两眼,我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但我看到了两人眼里的渴望。

    犹豫了很久,沈落燕才道:“那骆城主觉得我该如何做才能得到扬城的支持?”

    “我特别不喜欢像古措那样的暴徒,这次又不告而侵占了我岳父的幻月城,所以,只要沈盟主能消灭了这几个毒瘤,让扬城在北方占有更大的商业份额和稳定发展,那钱不是问题。沈盟主你要扬城人帮着打仗我找不出人,要钱么扬城倒是不缺。”

    那男人道:“骆城主说得倒是容易,谁知道你这样不是在挑拨我们北方内乱呢?”

    我笑了笑:“天下人谁不知道扬城人就喜欢赚钱?你们乱了我们赚什么去?我非要灭了古措他们也是为了未雨绸缪,我可不希望哪一天我挣了大笔黄金,古措这样的人却在不知什么时候出现把我给杀了,要知道,抢劫的人是最没有底线的,为了金银他们什么事干不出来?我是越有钱越怕死。这就是我希望杀了古措他们的理由。”

    我嘴里乱侃着给自己找灭古措他们的理由。

    其实也不是乱侃,灭了古措他们,是对各方都有利的事。当然,前提是能灭得掉才行。

    两人没再说话,眼神相互交流着,或许都在想着杀古措他们的可行性,也在权衡着其中的利弊。

    良久沈落燕才说道:“骆城主容我们考虑一下,毕竟我们还是一个联盟,虽然我是盟主,他们这次也犯了错,但就这样把联盟内的人杀了,怎么也说不过去。”

    我点点头道:“把主要的人杀了,其他的人自然不足为惧,这事请几个厉害的杀手就能搞定,出这钱,我们扬城当仁不让。如果其他几城因此乱了起来,这损失我们也可以承担大部份。”

    我脑子里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个词——“斩首行动”,我想也没想就把如何做说了出来。

    他们眼前一亮,似是觉得这办法可行,几个城市的首领没了,其他人再分化拉拢,问题应该不大,而分化拉拢需要的就是付出利益,现在这些付出有我们扬城包圆,他们除了策划找人外,基本不需要太大的付出。

    这时他们再不犹豫,沈落燕马上说道:“骆城主,既然您如此上心我们北方十城,那我们自然也要给您交待,这事我可以答应你,我再考虑一下万全之计,明天一早您再来,我把我的计划全盘托出。您看如何?”

    说定这事,我大大地松了口气,总算是能达到一个目标了,我站了起来拱拱手说声明天见,一边想着一边离开了落燕宫。

    我慢慢想着这事利弊,站在沈落燕的角度,简简单单即可大权在握,财富到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空有一个盟主称号,这算是最好的方式了。站我的角度,我只需要出钱搞定这些,我自身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存在。钱我最不缺,不说黄金,钞票我要多少有多少。

    回去后我把会面所行之事一说,大家合计下也觉得这样的事对于我们来说不会有太大风险,可以说是目前的最好计划方案。

    纪志伟道:“那撤离十城这事还需要继续吗?”

    “准备着吧,有备无患,也留个心眼。”

    一夜各有所思,无心睡眠,一早我即来到落燕宫等着沈落燕给我的消息。

    沈落燕看去有些面色憔悴,或是昨天也一晚上没睡好,见到我即说:“骆城主的提议,我答应了,不过骆城主也知道我要担很大的风险,现在就看你骆城主的诚意了。”

    我笑道:“沈盟主觉得多少的诚意合适?”

    沈落燕道:“一万两黄金!请杀手的钱和后续的补偿。”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