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全军覆没

    我也没理她:“至于说机构商团撤出沈城的损失,这点钱我们扬城虽然穷也承担得起,但穷人家也有尊严,被人打了没点反应那就太说不过去了。”我态度越来越强硬,其实对于沈城这样的一个小城市来说,这点损失对于我们真的就是九牛一毛,银行搬了就搬了,最多就是损失点建房子的钱,商团本来与沈城的交易量就不大,这点小钱现在真看不上我眼里,当时进驻各城,为搞乱对方经济和情报收集更大过由此得到的收益。但我们撤出沈城带来的示范效应,那就不是沈城所能承担的,才这么两天还就只是传言就让沈城乱一团,物价飞涨,到真撤出了,这沈城估计会一夜回到百年前。北方十城中最大的沈城都一夜回到解放前,其他更落后的城市只怕是真要茹毛饮血了。

    沈落燕被我这话噎得脸都有些红了,以前都说落后就会挨打,军队强悍,经济落后,结果也这样被我噎得喘不过气来。

    见沈落燕无话,边上那男的接口道:“骆城主也不要这样妄自尊大了,想我北方十城虽然偏远寒酸,但也不是说没了你们扬城,我们就不生活了。想当年在更苦寒之地,我们也能建城封地。”

    我晒道:“幻月城不是我的,拿得回来拿不回来我其实意愿不大,我来只是要个说法,我虽然年轻,也是一城之主,我这也是要点脸面的。既然北方十城觉得打了我的脸也就打了,那真没啥谈的了,这口气我也暂时忍了,我这就回去,大家各过各的。”说完我站了装模作样的站起来:“打扰沈盟主了。”这就作势要走。

    沈落燕急忙道:“骆城主且慢。”

    我停了下来问道:“沈盟主,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不知道还有什么话可说?”

    沈落燕道:“幻月城之事,确实是有所误会,当时我们只是冲着左不右去的,这乱世之中你占我城我霸你地是正常,只是没想到骆城主恰好也在,我们也并不是想要针对骆城主。”

    “哦?当时我从幻月城被追得像狗般逃出时可是亲耳听到贵联军所说,这次要一石二鸟的。”我斜着眼晒道。

    沈落燕很是尴尬:“或许骆城主是听岔了。”

    沈落燕这是打死也不承认,也不由得她不这样,没人想在过上好日子后再回去过苦哈哈。

    “好吧,就当我听错了,沈盟主就此别过,这沈城当我没来。”我站起来又要走。

    边上那男的声音突然增大:“骆城主,您还真当我们北方十城是可以任意捏打的?我还真不信了,没有你扬城,我们十城还就活不下去了!”这是跟沈落燕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了。

    我也不知道这人是什么身份,正想说一句,厅外突然急冲冲地有人跑了进来,在沈落燕耳边轻言了几句,沈落燕听后脸色即大变。

    在那人急冲冲跑进来的时候,我就留了心,落圆亦即发出,他在沈落燕耳边轻语,以为只有他们听到,没想到我落圆灵觉的神奇能把他所说的听得清清楚楚:

    “刚才快马来报,金沙城和落日城四万大军奇袭了幻月城,我们联军损失近万人,联军被赶出了幻月城,现在剩余万余军队不知所踪,难保全军覆没。”

    这重大变故不由得沈落燕不色变,十城这几万人的军队,才几天就一下损失三分之一,除去要守自家城的军队,这两万人可以说是北方十城能抽调出的差不多所有兵力,这一下让人团灭,不说入侵金沙流域,别到时还让别人灭了城。

    这世道真是乱,才几天时间,城头就变换了大王旗三次,更替之快让人目不暇接。不过我喜欢,他们打得越是热闹,损失越大,未来我的天下梦更会简单容易一些。

    在沈落燕这儿听到的,应该是最新的消息,我也在想着如此剧烈的变化,我接上来该如何操作了。

    沈落燕呆了半晌,或是也觉得这已不知道该再如何说起,只好勉强说道:“我非常希望骆城主还是好好考虑下与我们十城合作的事宜,不要轻易下决定,我相信我们之间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到时我们再好好商谈商谈。”

    我知道她已没有心思再跟我说什么,如何善后是他们十城现在最急须解决的问题。我听到这消息也要回去想对策,也懒得再跟他们虚与委蛇,拱拱手道声别出了落燕宫。

    走出落燕宫,紫雨在我耳边低声道:“刚才那人进来与沈落燕耳语,应该是出了什么大变故,我看沈落燕前面还能跟我们瞎扯,后面都没心思再跟我们说话了。”

    我笑道:“那人进来说的是幻月城落入金沙城之手,北方十城两万联军全军覆没。两万人呐,沈落燕还坐得住才怪!”

    紫雨一呆,他们也没想到这幻月城现在成了这么烫手的山芋,谁接谁被灭。

    我算算时间,扬城也应该收到消息了。我思索着如果我是沈六用,那该如何办才能使我们扬城取得最大利益,想半天,对于我这不是以谋略来长的人来说,这也太为难我了。

    我们走回沈城分行,几人坐一起商量着这事带来的后果,有主张暂观其变的,有说趁他病要他命的,有说先不管如何乱,坚持我们既定方针不变的,不一而足。

    各人领命而去,我在焦急等待中在暗暗想着对策,刚才能想到那些已是我极限,他们几人都是打打杀杀的人,打探消息还可以,想办法出计策那也是要人命,我也比他们好不到哪,如非是现在实在没人帮我献计,我也不至于憋出那么点东西出来。

    到下午时,消息已打探出来,这次去幻月城的北方军队,多就是古措那方的人,其实也怪他们自己贪心作祟,本只是联盟一个简单的联合军演,也没想过要南下去攻城掠地,但听到在幻月城的卧底说到幻月城只有几千人守城,城破人疲,古措就动了心思,想着这可是大好机会,趁着这机会去干一票大的。古措等人本来就是以掳掠起家的,几家一合计,就把沈落燕他们这一边的抛开自己去幻月城打食。

    果然这一去还真让他们干成了,趁着幻月城的空虚,里应外合,损失不大就搞定了幻月城。这大喜之下,还没等几家合计好是抢劫还是以此为据点再攻占金沙其他城时,军队都还没收拢,金沙城和落日城的人突然就出现了,幻月城连续战乱破旧的城门城楼根本没法抵挡如狼似虎的夜林军,要知道夜林军攻城掠地几十年,幻月城几次战乱已是破败不堪,岂挡得住夜林军偷袭?古措他们一时就被从四城突入的夜林军打散,在四五万夜林军的围攻下,两万人直接被围歼一万多,另外一万人突围而出,却是散乱不成建制,被夜林军逐尾百里,最后也不知能有多少人活着回到北方。

    我沉吟了半晌分析道:“现在的情况,北方十城的两万联军被灭对于我们肯定是好事。我们首先要搞清楚,这两万人的军队主要是以哪几城的为主,如果是古措他们本地派的,那我们就趁他病要他命,马上把那几城的商业经济搞垮,或者更直接些,秘密联络沈落燕,与她联合,我们出钱她出人,让她这派吞了古措他们,既然他们已貌合神离,这种情况也是很有可能发生的。这样的好处是,古措那派更注重武力,对于我们一统天下最为不利,所以趁乱把他们灭了最好。而我们支持了沈落燕,未来在商业上,沈落燕将会更依赖于我们扬城,那对于之后我们以经济控制天下更有利,这也是对我们最好的结果。如果是沈落燕这边的,我们可暗中挑拨金沙城与北方十城,持续不断的削弱他们,挑拨不成,也可以给沈落燕支持,保持住现在北方十城这样貌合神离的状态,不让古措他们把十城变成铁板一块。”

    纪志伟点点头:“金沙城灭幻月城两万人对我们确实是大好处,公子分析得不错,我们这就去打听下这两万人是什么情况,我估计,是古措他们军队的可能性更大,毕竟这次出击幻月城,是古措他们一力主张,沈落燕到后面都还一头雾水。”

    “嗯。这事龙方、义忠你们俩马上去打探下,我也认为很有可能是古措他们的人损失。志伟你还是要去联络扬城商团,我们要准备着马上撤出北方十城,房和地什么的可以不要,钱和人一定带走,争取最快最隐蔽撤出北方,彻底弄残北方十城,最不济也要把古措他们那几城弄死。联络沈落燕的事,等你们打探出来我们再去。”

    纪志伟笑道:“在银行建成之时。我们就一直在按计划以钞票换金银,有了金银,即刻运回扬城,在北方十城里本就没多少金银,这是我们金融计划的既定方针,还有就是我们扬城的商团在这以金元开道,在极短的时间内差不多就垄断了十城的民生。到北方联盟入侵幻月城时我们更是暗地准备着万一有变的撤离,可以说现在我们一走,十城再无可用金银,无米盐可买,到时怕他们要进入以物易物的时代了。”

    我大喜,看来这些事我不在的时候,手下们一直在谋划执行着,根本不用我去操心。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