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分裂计划

    “那你现在计划好怎么做了?”

    “现在还没想好,我想等见了沈落燕后再作决定。不过,对待这种联盟性质的,不外乎一是分化,二是收买,收买是不可能的了,分化么也就是让他们形成对立,自然就达到了分化的目的。呵呵,现在他们本来就有了分化的迹象,我要做的就是让这个裂纹更大。”我边说边沉思如何进行自己的分化计谋,但想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这在以前我就感觉到了的,我不是那种搞计谋的人。看来搞这些阴谋诡计,我永远也想不到一条好的计划出来,毕竟我不是那样的人。

    既然想不出来,我也就不再去深思,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想也没用,我以前面对这些事的时候,也总是在临事时才能想到处理的方法,我的随机应变总是好于我的长远谋划。这一次我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第二天,纪志伟自是去到处宣扬我来到沈城的消息。这一消息立时在沈城的高层激起了波澜。要知道,扬城和我的银行在沈城已占有重要的地位,可以说是事关沈城的经济命脉,我现在突然出现在沈城,是不是意味着有什么重大的事发生?这是沈城的高层需要去考虑的问题。

    才一天的时间,沈城里就流传出各种关于我的传闻,有的是我故意派人去散播的,有的是以讹传讹,说的大多是扬城城主骆扬这次来沈城,主要是听说沈城的商业环境不大理想,想把扬城的银行或其他商业机构撤出沈城。

    这种说法越来越占据了传闻的主导,在沈城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一些有名望的商家就跑来银行里打探这消息的确切性,在我的授意下,我的人全部以无可奉告,不知上层意愿为由推搪了过去。这更引起了沈城各界的纷纷猜测,沈城的商业一时因这传闻出现了些许的纷乱,沈城的上层急忙出面消弥了负面影响,但事情的余波未了,在沈城的商家都暗暗的蓄势,静观着扬城银行商家的动静,以便一旦出了问题发作出最快的反应。

    这正是我要的效果,我就是想让沈落燕看到我扬城的商业威力,只要引起纷乱,北方联盟就要好好考虑动我后对他们的影响,这种纷乱越是明显,我在这里就越安全。此后,我又让纪志伟告联了所有与扬城有联系的商家,让他们做好准备,却没说准备些什么。我的此举更让沈城的人摸不着头脑,商业因为我的这么几句话乱成了一团,物价因此在两三天内就上涨了少,让沈城的百姓叫苦不迭。

    虽是心里有了他们不敢动我的念头,但我还是做好了保密工作,一直不露面,除了纪志伟几个高层外,其他人都不知道我的行踪,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还留在沈城,还是根本就不曾来过,让那些就算想动我的人在模梭两可中也摸不着头脑。

    等这些前戏做足了,沈城民众已因此而怨声载道时,我才让纪志伟去沈落燕处通报了我想见她的消息。现在沈城的状况,不由得她不见我。

    又过了两天,连城的龙方和蒙城的吕义忠也来到沈城会见我,他们还带来了一个打探来的消息,北方十城联盟当初之所以会分成两派,一派支持沈落燕这样的外来人,一派支持的是古措那样的本土势力,与他们最根本的发展策略有关,本土的古措那些人,奉行就是以抢劫和游牧为发展的目标,他们就是人到哪儿抢到哪儿,找个地方定居,是因为这儿的水草够养殖牛羊,到水草不足以养殖更多牛羊时,又一路抢着到其他地方,对于他们来说,商业发展最多就是以牛羊去交换其他物资,城市权贵们是最大的受益者,现在能定居在各城也是因为在北方已抢无可抢,养殖的牛羊已多年没有增长。而外来的沈落燕等城知道,孤立地只是靠养殖,以物易物这样的的方式,并不能让城市有所发展,而是要多与金沙流域的发达城市交流,以发展民生为主要目标,民富则城自然强。对于两派来说,富平民还是养权贵,这是根本的对立,属于不可调和矛盾了。如非其中经过利益的交换,本地派又极想着到金沙诸城去掳掠一番,十城根本不可能组成联盟,说不定自己内部就先打成一片了。这让我更坚定了要分化瓦解北方十城联盟的决心。

    果然,纪志伟早上才去向沈落燕说了,沈落燕就传话让我下午去见她。也是,毕竟是一城之主,能忍常人之不能忍,不然依现在沈城的状况,她哪还等得到下午,早就马上希望我出现在她的面前向她解释了。

    这是纪志伟笑着向我说的。

    听他说着沈落燕焦急的样,我笑笑道:“好,那准备好,我要去见这从未谋面的沈大盟主了。”

    我和紫雨慢悠悠地走在落燕街上,纪志伟去忙着联系商团串联。我们并不急,急的是沈落燕和北方联盟。一路走我一路在想着他们会如何待我,我又如何去谋定,但正如我不会策划密谋一样,想这样的事,不是我这脑袋所能承受的。

    沈落燕的落燕宫虽说叫做宫殿,却也只比我的银行稍高稍豪华一些,就座落在落燕街的尽头处,宫门口有四个守卫,我们走到宫门的时候,有一个守卫听到我们通报,也没说什么就把我们请了进去,态度很是恭敬的样子,自是事先得到通报,知道来的是什么人了。

    落燕宫大堂还算是广大,但比起落日堂来说就差了不止一点半点了,不过也能容纳下几百人同时议事。当我再走到里面的时候,一女一男还有几个护卫早等候在那儿,虽然看着他们的面容十分沉静,古井不波的,但不用说,心里的震撼肯定一如沈城的市场一般了。

    沈落燕年纪据说有三十四五岁,人长得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上下,皮肤白晰,人很高大,虽然身材高大,看上去却不觉得粗鄙,相反在她脸上却感觉像是江南小家碧玉般的精致,我有些想不明白,这么一个女人,如何在强悍如斯的北方成为十城的盟主,如果不是有无尚武功,那就是有十足的谋略。

    我走到她面前一抱拳打了个招呼:“沈城主。”

    沈落燕还没说话,边上那男的却开口了:“骆城主,你叫错了,你应该称我们城主为沈盟主。”

    我装作一愣:“盟主?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沈城主变成了沈盟主了?”

    沈落燕这时开了口,声音很好听:“让骆城主见笑了,我们北方十城在一年前就结成联盟,本人不才,被举为盟主。虽没有召告天下,但却已是从所周知了。”

    我恍然大悟般:“抱歉抱歉,我偏之扬城一隅,坐井而不知,实在是不知道北方已成联盟,望沈盟主谅解。”

    沈落燕像没听到我的讽刺般笑道:“无妨无妨,现在知道也不晚。”随后又向边上的人说道:“看座。”边上自有人弄了张椅子让我们坐下。

    坐下寒喧了两句沈落燕就道:“骆城主贵人贵事,怎么有空跑我们这北方苦寒之地来了?”

    我随意答道:“我们扬城在沈城也有自己的事务,我过来查看查看。”

    “那骆城主对于这几天在我们城内的传言有无什么看法?”

    我假装不知道:“我今天才来,不知道这两天沈城有什么传言?烦请沈大盟主告诉我一声。”

    “我听说您开了口,要把扬城在沈城的机构和商团撤出沈城,不知道您有没如此一说?”沈落燕试探道。

    我冷哼一声道:“我们扬城是有这打算,因为我们扬城才与幻月城结盟,北方联盟当天趁我们不备就攻占了幻月城,当时我就在幻月城内,也差点被你们北方联盟的人所杀,这都杀到我们家门口了,我还巴巴的跑来与你们做生意,冷脸贴屁股的事,我们扬城虽然只是个小城,也做不出来。所以,撤出机构商团,这也是你们逼出来的。”

    沈落燕道:“这城与城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既然现在幻月城已成为我北方联盟之一,以前与幻月城的所有盟约条款,我们也可以扬城签订,利益不变,对于扬城来说,也没任何损失。如果这就从沈城撤出机构商团,我想扬城也不会做这种自损三千的事吧?”

    我又哼了声:“沈盟主是说得不错。不过沈盟主可能不知吧?那幻月左城主的女儿可是我的爱人,我这才与我岳父大人签了约,这你们北方联盟就打我和我岳父的脸,你们都打破我家门了,还不允许我撤出?”

    沈落燕明显一愣:“左城主是您的岳父?”

    “这勿庸置疑,如果不是我岳父,扬城、幻月城也不可能结盟,要知道,左不右当年可是因结盟被金沙城坑过。”落日城那段历史大家都知道,左不右独来独往也是众所周知。

    沈落燕一时无话可说,放之人情事故,放之利益关系,是谁也不可能坐视自己岳父家被人灭了城。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