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联盟纷争

    进入到内堂的会客厅,这儿很是清静,没有了当街时的喧嚣,十分适宜商谈。吩咐沏上茶后,我才向纪志伟讲诉了自己这几天的经历,以及为何会来到沈城。

    纪志伟也没说什么的静静的听着,直到我说完他才说道:“前段时间,我们就见到北方联盟在秘密调集军队,我就把这情报传回了扬城,看来还是晚了,没想到他们却是去攻打幻月城。”

    “其实他们也并不是想那天发动的,只是因为我也在,想一箭双雕,所以才提前发动了。其实我一直在想,为何他们会想对我动手呢?扬城和北方联盟并没有利益上的冲突啊?”

    “这个我也想不明白,如果北方联盟要对我们扬城动手,首先受到冲击的就应该是我们在北方的银行,但据我观察,这段时间来不仅没有对我们怎样,反而是沈落燕极其看重我们,她还曾几次把我叫去她的官邸内跟我协商如何利用我们银行加强当地的商业,在这样的时候突然对你动手,这好像有些说不过去啊。”

    我听得一愣,如果照他所说,沈落燕实在没必要这样做,如果真的放弃了扬城对当地商业的支持,那无异于是杀鸡取卵,放在她那样的高位者,必定会谋定而后动,现在与扬城这样的商业大城作对,除非她们以后不想在金沙流域发展了,不然,离开了扬城,各城的商业发展只能是一句空话。

    我深思道:“莫非说其中还别有隐情?沈落燕其实并不想对我动手,而当时动手的其实是另有其人?”

    纪志伟微微一笑道:“北方十城虽然现在成了一个联盟了,但并不就真的是铁板一块,人心看齐。其实十城还是各打各的算盘,各拿各的主意,现在只是因为情势所迫不得不联合在一起,当涉及到利益时,我想各人都会打自己的算盘,十城毕竟不是一城。还有就是,沈落燕虽然当上了盟主,其实在当初推举之时十城中有两个候选人,一个是她,一个是连城城主古措,十城也分成了两派,各支持一个人,如非后来古措突然宣布支持沈落燕,当时沈落燕还不见得能当上这盟主呢。”

    我奇道:“不是说她是众望所归的当上盟主的吗?听你一说,其中还有这么多曲折啊。”

    纪志伟哈哈一笑道:“对外界和普通百姓自然要这样说了,要是让外界也知道他们北方十城其实也是内忧,那谁还会拿他们当一回事啊?”

    我笑道:“这也倒是,宣传自然要往好的方面来宣传了,不然凭他们这种城市规模,金沙流域中的任何一城都有随时灭了他们的可能。对了,这事既然这么隐秘,你又是如何得知的?”

    纪志伟道:“我们进入每个城的时候,都接了一个任务,那就是尽量去接触该城的高官获取最有价值的情报,我在沈城站住脚后,就不惜花重金四处活动,到现在我已是沈落燕的座上宾了,打听这么一点消息自是容易。”

    我笑道:“我还以为说他们就真的是联合得那么紧密呢,原来还是有纷争的嘛,这就不足为惧了。只是现在他们还在捉拿我,这是个麻烦事。你帮我安排一下,过两天我就要离开沈城从连城回去,等回到扬城后我们再想办法如何从内部来分化他们,有这么个联盟在,终会是我们的统一大业的一大障碍。”

    “公子,照我推测,追杀你这事,说不定沈落燕并不知情,或是就算知情也并不赞同。要不这样,我去找她探探口风,如果不是她下的命令,你就可大摇大摆的离开沈城了,说不定还能因此而获得意外收获呢。”

    我点点头道:“这也好,你先去探个究竟,你就说听到消息说你们对我不利,想问问是怎么回事,看她是如何的反应,如果真不是她的主意,你也可透露出一些我的信息,看她怎么说。”

    纪志伟点头答应了,然后他把我和紫雨安排住下后,离开去沈落燕的官邸打探沈落燕的口风了,我自和紫雨休息不提。

    到纪志伟回来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看他的样子似是有些兴奋,我估计是有好消息了。果然他一见我就说道:“此事果然跟我所想一样,沈落燕并不知情,她还奇怪着为何突然就对幻月城动手了呢。据她所说,上次调兵,古措当时对她所说是进行演习,因为联盟组成后,这也是头一次,为了联盟的利益,沈落燕也答应了,没想到这次调兵却是去攻打幻月城,还把你也牵扯进去了。”

    “你看她说的这些是真还是假?不会是她现在还要利用你,所以才这样说的吧?”

    “我看不假,当说到攻打幻月城的时候,她明显的一愣,脸上那种不可思议的表情我想是不可能作假的,听到他们连你也想杀时,她还连忙向我道歉,说她并不知道这事,知道了一定不会让北方联盟做出这样的事。她还说了,当初成立联盟的时候,其实只是为了自卫,并没想过要去攻占谁,现在已明显违背了联盟成立时的宗旨,她也正在为此事而懊恼呢。”

    我大笑道:“呵呵,只要她说的是真的,那我们就有机可趁了,不说能否击垮他们的联盟,就算让他们变得不再那么牢靠,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嗯,这样吧,我先不忙离开沈城了,你派个人回去扬城,向沈叔秉明一下我的状况,免得他们为我担心,我想趁现在在这儿,想办法瓦解他们的联盟。”

    纪志伟犹豫道:“公子,这样你会不会很危险?我看你还是先离开吧。”

    我摇了摇头道:“我从你们在这儿发展得这么红火,还有沈落燕说的话就可看出,北方联盟有很大一部分人并不想与我们交敌,那次想杀我,现在看来,也不过只是暗里的一部份人的想法,明着他们还是要借用我们扬城的强势商业地位发展自己的经济,不会与我们为敌,要知道现在,离开了扬城,金沙流域每个城市的经济就要倒退回去十年,只要是有远见的高层决策者,都不会犯这样愚蠢的错误。对了,你可以去向沈落燕声称我将来到沈城讨个说法,让天下人都知道我来到了这里,然后过两天我再现身沈城,为了自己的利益,他们就更不敢把我怎样了。”

    纪志伟想了想,似也觉得我的想法不错,也点点头同意道:“公子说的不错,明天我这就去向沈落燕说去。对了,我已派人乘快马回去扬城秉报了,公子您可以安心地呆在扬城而不必担心沈老他们不知道您的行踪了。”

    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又向他问道:“在沈城的分行里,以前落日城的人或是珞阳楼的人是不是只来了你一个?这的人我怎么一个也不认识?”

    纪志伟道:“当初派来沈城的,总共有三人都是以前我们落日城的人,只是另外两人现在一个到连城去那的分行了,另外一个是到了蒙城,还有四五个以前珞阳楼工作过的,现在在沈城的大都是我们重新招的沈城人,但只是从事低层的工作,我们高层核心的负责人,都是我们自己带来的人。我们带来的人忠诚度是没问题的,那些新招的沈城人据我观察了这么长时间,也还不错,慢慢的我也会把他们提到领导岗位上来。毕竟我们自己的人不够用,而十城里还有几个城没有我们的分行。”

    他的话解了我的一个疑问,也让我心里安定了不少,至少我能放心没人去把我来到的消息通报给敌人。对于我的忠诚度,是我考察人的首要选择,能力可以慢慢提高,但忠诚度这东西可不是一时就能造就的。打天下,没有一帮忠于你的人,那永远也不可能成功。

    纪志伟又道:“我已派人去通知在连城的龙方和蒙城的吕义忠,他们最迟在后天即可赶来见公子了。其他城的人我也派人通知了,不出三日,就都可以来沈城见您。”

    “他们离开各分行的运作不会出问题吧?如果事情多的话也没必要都赶来见我了。”

    “没事,现在我们各行已上了正轨,没有他们在,其他人各司其职,并不会乱套。所以他们也才能安心的来见您。他们可都很想念您呢,我们聚一起的时候说得最多的就是您了,我们都希望这儿搞好后再回去再跟着您干,呆在您身边那才是最愉快的事。”纪志伟由衷地说道。

    “嗯,总会有用得着你们的地方,你们现在在这儿做,也是为了我们的大业在出力,等这里你们能放心交给其他人了,你们再回来。”这帮忠心的老兄弟,他们是值得我完全信赖的人,他们也会是我以后统一大业时的骨干核心。

    一直默不作声在旁边看着我们说话的紫雨等纪志伟把我们安排住下后才向我道:“我说骆大老板,你是不是不想逃命了?还是说你想在沈城里搞点什么出来?”

    我微微一笑道:“还真让你说着了,来之前我是想如何逃回扬城,但听了纪志伟说的这的形势后,我就有了留下的打算,我就是计划趁着他们现在内部不稳的时候,给他们添点乱子,就算不能一举击垮他们的联盟,我也要在他们内部埋下点分裂的种子,让它在合适的时机就生根发芽,慢慢的让这北方联盟崩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