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驾临沈城

    走了三四日,气候却变得寒冷起来,现在是春天,金沙流域已是春暖花开,阳光普照,而这一路我却还能见到没有化尽的积雪,有些山峰上听权真说,一年四季都是一样的积雪满山,永世不化,而北方诸城一年寒冷的时间要比金沙流域多了差不多三四个月,当地只能出产一些能适应寒冷的粗粮,或是发展一些畜牧业,物产稀少,人民的生活并不富裕,可以说环境极其恶劣。环境如此的恶劣也解释了为何北方联盟一强大了就想到要占据金沙流域的城市,毕竟舒适的地方是任何人都希望拥有的。

    我和紫雨穿得极少,要不是权真着送了我们两件皮衣,可能我们根本不能抵挡当地的寒冷。从这事上,我看到了权真的古道热肠,这样的人现在已极少,想着他我就在想以后我该如何报答他一下,不说我能统一天下后的事,就说以后他到了扬城,我也要想办法为他多行方便,让他多赚些钱,毕竟这样的人钱多了只会对这世道有好处。

    山路上常常会遇上一些盗贼,看去都面有菜色,有的像是有几天没吃过饭了,他们见到是权真后,都笑笑就放行了,权真也很大方,随时都有银子送上,让那些看去不知是饥民还是强盗的人感激不尽,我们经过后一直送出老远,还不断的叮嘱他要常来看他们。这也是我头一次见到强盗是这样对普通商人如此说。

    “如果人饿有饭吃,寒有衣穿,你说谁愿意做强盗?你看他们,其实大都是北方诸城或是从金沙诸城逃难来的灾民和难民,都是背井离乡来到这穷山沟里,靠打劫为生,大路还不敢去,怕正规军见到后就把他们剿灭了。想想也真是可怜。这就是多年的战乱引起的后果,唉。”权真突然说出这么一段话,让我惊诧不已,这些也正是定真老人希望我一统天下时所说,放在他这应该是惟利是图的商人嘴里说出,对我来说自是又有另外一种震撼。

    “天下不一统,人民自是不得安定,不安定又哪来的丰衣足食?现在一统自是不可能,但如果权者为民,我想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我顺着他的话也感慨地说道。

    他面色一凛,肃然向我道:“天下一统,谈何容易,当权者现在所想,只是如何巩固自己的旧有势力,或是吞并弱小,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有谁能真正想到这些平民呢?处在你的地位,能想到权者为民这句话,也是很难得了。如果天下的当权者都像你这样想,那天下又何来不定?”

    听着他所说,不禁默然了,其实我现在所想,也并不是全心全意的为民着想,那次去抗洪,也不过是突然之一时所想,更主要的是我现在虽然已贵为一城这主,却还没一个系统的为民服务为民着想的方针,就算是沈六用那类统治金沙城多年的人,想到的也只是如何巩固自己的统治,也没从民这方面来考虑过,如果回到扬城,这方面我还要再加强才行。我暗暗地想道。

    我们走得很慢,一路走我都在和权真谈论着这个问题,这也让我获益不浅,很多我没想到的问题,他站在一个普通百姓的身份说出来自是从我的角度看去大有不同,这正是我需要的。听他所说后,我也在思考着自己的未来,一统天下,如果没有一个为民的纲领,那你就别想得到多数人的支持。由于多了这一话题,我们谈得十分的投机,七八日的路程,我们走了差不多十天才到沈城。

    沈城虽然号称是北方最大,但规模比之我的扬城却是天差地别,无论是从城市的规模、城民的数量,还是商业化程度,与扬城相比何止相差万里计,城市不过只有扬城的五分之一大,人也就十来万,城内都是些矮小的木屋,见不到扬城所常见的高楼大厦。不过让我感觉最深的一点是这儿的民风极其淳朴,生活虽然并不富足,但人人脸上都带着满足的神情,见到我们这些外来的商人,都以最友好的方式来对待我们,这是其他城市所不具备的。听权真所说,这都是沈落燕当上城主后改变的,以前沈城其实也就是个牧人或是猎人货物交换的集散地,沈家进入后,扩建了这个地方,然后把野蛮膘悍的北方各民族融合后迁入沈城内定居,既保留了他们热心好客、勇猛顽强的一面,又慢慢改变了他们野蛮的天性,到沈落燕当上城主后,更是大胆把各民族进行融合,又采取了一些惠民政策,沈城才在她统治的短短十年中成为了北方最大的城市,因着她的远见卓识,而她也众望所归的成为了北方联盟的盟主。

    听着权真的口气,对沈落燕是敬佩得无已复加,这也不禁让我产生了好奇,如果不是急着要离开回到扬城,我心里还真想见见这位在北方联盟拥有无比声望的强权人物。

    进入沈城后,权真即去处理他的货物,他只能抱歉地向我说明后,自去处理自己的事务,而我和紫雨,向当地人问明了沈城分行的地点后,我也和他约了下次见面的时间,然后向他道别后向我自己的银行走去。

    沈城银行地处沈城最繁华的落燕街上,这是一条新兴的商业街,是在沈落燕当上城主后修建的,也以她的名字来命名。在建各城分行时我们就要求了都必须建在当地最繁华的地方,要的是那种宣传的强势,而不会在意这要花我多少钱。

    沈城分行店面就有差不多十丈宽,所建的楼也是当地的标志建筑,我站在店前望去,分行的楼在沈城普遍低矮的其他房屋的衬托下,更显高大,除了沈落燕的官邸外,就数我的分行的楼最高,望着这种气势,我心里也升起了强烈的自豪感,不说以后能不能统一天下,就说我建立的这个金融帝国,后无来者我不敢说,但前无古人那是肯定的了。

    一如我所想,我进入的时候,那些工作人员我一个也不认识,他们还热情的问我需要什么服务。可能是把我当成来沈城经商的商人了。

    我随意地问道:“你们这个分行现在是谁在负责?”

    “您是有什么事吗?他现在不在店里,如果有什么事,我们可以转达。”工作人员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客套性的回答道。

    我微微一笑道:“我是骆阳,你去跟他说明我是谁,他就会知道了。”

    听我报出姓名,接待我们的伙计猛地一震,用不可置信的声音问道:“您说什么?您说您叫骆阳?请等等,您说的是哪个骆阳?”他的这声音,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他们都停下手里的工作望向我们这方,或许这个名字他们以前不知听到多少遍了,现在是根本想不到会在这儿见到本人。

    “我就是扬城骆阳,麻烦你去找你们的负责人来一下,可以吗?”我还是微笑着向他说道。

    “哦……哦……好好,我这就去找他来,麻烦您先坐着等一下。”他说完,马上叫过另外一个人来招呼我们,望了我几眼后,急匆匆地向楼后奔去。

    我和紫雨坐在店内,喝着伙计们沏上的上好香茶,我四处望了望,我这店装饰极其华丽,但其中又透露出一种独特的内涵,隐隐间感觉到这店的霸气,跟扬城的中央银行的风格一致,这是在决定各城开分店时就定下的店面风格,我要让看到的人不用看招牌也能知道这是什么店,名字是什么。

    我在这打量着,伙计们也在打量着我,或许他们都在奇怪,我这最大的老板,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偏远的北方寒地,不过我看得出他们也带着一点兴奋,毕竟干了这么久,现在才见到自己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板,自是要兴奋一点。

    一会功夫,刚才进去的那个伙计就跟着另外一个人匆匆的跑了进来,确实是跑,这也可看出他们的急切心情了。我转过打量着店的眼光望去,新来的这人就三十左右的年纪,脸上正带着急迫的表情望向我。见到他我不禁心里的担忧落了下来,这人我认识,正是以前与我出生入死的落日城的旧部,当时是一个队长,后来也在珞阳楼里做过主管,名叫纪志伟,武功才干没得说,在落日城和珞阳楼里都干得有声有色,我当上扬城城主后,就没再见过他,没想到却是来到了沈城做这分行的主管。

    他一见我,脸上的表情换成了大喜的样子,冲到我面前猛地就向我拜倒,口里颤声说道:“公子,果然是你。”

    我上前扶起了他在我身旁坐下,向他微微笑道:“是不是没想到我会来到这儿?志伟,好久没见了。”

    “从扬城来到沈城开了分行后,我一直就没有回过扬城,心里十分记挂着公子,今天真是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您,这太令我感到意外了,公子怎么会也不通知一声就来到沈城了?”

    我拉起他道:“这儿不方便说话,我们里面说去。”

    纪志伟多年经历风雨,听我一说即知事情复杂,也没说什么,领着我们进了内堂,回头又向刚才去叫他的那伙计叮嘱了几句,应该是说些注意事宜,那伙计会意而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