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商主权真

    我们这刚上了车,马蹄声又急弛而回,一个男人的声音大声叫道:“见过一男一女从这儿经过吗?大致像这样……”我心里一惊,如果这商主如果说见过我们,那我们马上就要面对这一群夜林军了。我一边听着他们的对白,一边暗示紫雨做好了一拼的准备。

    那商主懒洋洋的声音飘出:“这条路上几天鸟都没见飞过一只,哪有什么人嘛,没见过。”

    “真没见过?”

    “没见过,我们做商人的从不接触这些人。”

    商主的话才说完,我就听到另外一个声音接道:“看来他们并没有从这条路走,或是还没赶到这儿,不然我们急行了这两天,应该追得上了。你、你、你,你们几个,从这个方向追,你们跟我来。”然后一阵马蹄声急响远逝,直至消失不见。

    我听着声音消失后才从车上下来,望着商主不解的问道:“您怎么会故意骗他们?您不怕以后惹上麻烦?”

    商主淡淡地一笑道:“这些金沙城的夜林军,到哪都是烧杀抢掠的,从没给人个好印象,他们急着寻找的自是好人了,不说你们是扬城的人,凭着他们声名狼藉的名声,我也不会透露出你们的底细,不用怕,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也只管放心的呆在我的商队里,他们想动我,也要看看有没那资格来动我呢,敢走这条道,没点底细,谁敢?”说到后面,他的语气里也隐隐透出了一种霸气。

    我想不到一个商队的主人,居然能有这样的豪气,连大名鼎鼎的夜林军也不放在眼里,看来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心里不由对他升起了崇敬之意。

    “既是如此,我也不隐瞒您了,在下是扬城骆阳!”

    “骆阳?你是扬城城主骆阳?”商主刚才面对那么多夜林军都没一点惊异的声音透露出了无比的惊异,似是想不到在这地方会见到我。

    “不错,我就是骆阳。请问兄台高姓大名?”

    他深深看了我一眼,突然向我鞠了一躬,弄得我有些莫明其妙的。

    “没想到在这荒蛮之地能见到扬城的一城之主,权某真是三生有幸了!在下权真,因受惠于扬城银行,这段时间生意一直红火,所以刚才听您报名后才会向您一躬。说实话,您也是我最佩服的人,要知道,能想到在各城之间搞银行的人,必定是个非凡之人,今天一见,果真如此!”

    我微微一笑道:“权兄多礼了,其实骆某以前也是一介商人,不过是得上天厚爱,才致有今日成就,其实我跟你也没啥区别。”

    “呵呵!早听说过骆城主经商手段一流,不到一年时间,就成了扬城首富,我以为至少是个五十以上之人,却没想您却如此年轻,真是年少有为,佩服,佩服!”

    我谦逊了几句,与权真聊了些关于经商的心得,感觉他也是个极有商见之人,如非是这样的人,也想不到会从金沙河把货物贩到北方联盟去卖了。据他所说,他把一些北方联盟紧缺的生活用品拉到北方去,然后从那些地方再买一些当地上好的皮毛或是草药运回金沙诸城贩卖,一来一回虽然路途极远,但利润极大。他因此又与金沙诸城和北方联盟上层间关系交好,所以才会有刚才的豪言。只是我不知道在扬城中他是与谁联系,反正我是不知道有他这样一号人物,或许他最多是与我的手下交往,想真正接触到我这样顶级的权贵,他还差了一些级别。

    但我感知去,却觉得他不仅是一个商人,从他眼里时不时隐现的精光,我想他还是个深负武功之人,不然,也不敢在这样的荒郊野岭独自领着一个商队行走多日了。

    跟他再聊了一会,他问到我此行的目的,我也没有隐瞒,把自己这几天的经历向他说了一遍,然后问他打听了一些北方联盟的消息。从他口中我才得知,北方联盟这十城,最大的是一个叫沈城的大城,其他九城规模都差不多,说是大城,其实也就只是十多万人的规模,别说是扬城,就算比之幻月城都有所不如,十个城市加起来,人也不过一百多万。就因为看到了自己与金沙诸城之间的差距,所以这十城才组成了一个联盟以对抗金沙诸城,也因为他们联合了起来,也才敢一举攻克了幻月城,放在以前,想要攻克幻月城,那是想也不敢想的事。

    从权真口中我还得知,北方联盟组成后,总部就设在沈城,盟主也由沈城城主沈落燕担当,而更让我想不到的是,这沈落燕居然是个女人,年纪也就在三十五上下。这样一个年轻的女人居然能领导这样一个大的联盟,而且在一年多前就策划进攻金沙流域的战略,这女人的领导能力和远见可见一斑。

    当我问到如何才能从北方回到扬城时,权真所说跟我想的一样,也是需要从北方的沈城经连城从海路到江南,然后才能回到扬城,路途虽然远了些,但安全性可以保证。我听后心里不觉有些迟疑,如此一来,就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才能回到扬城,这其间的饮食住行还有其他的问题需要解决,我不可能就此靠着吃权真的吧?

    看到我担忧,权真呵呵一笑道:“骆城主,难道你不知道沈城里也有你中央银行的分行在?有你的银行在,这点问题还有何担心的?”

    我一愣,没想到自己的银行已开到了北方联盟这么偏远的地方,而自己这大老板居然连这点都不知道,这也够丢脸的了。不过从另一个侧面也说明了我手下办事能力的超强,不用我动脑动手,他们都能把这些事想到。他们的能力,是我最感到自豪的。

    我的老脸红了红道:“咳咳,我还真不知道我的银行已开到了北方联盟了,呵呵!就怕到时候,我的手下都根本不认识我这大老板,那才尴尬呢。”

    权真听后大笑了起来:“无妨,我想在这样的城里,分行的负责人应该都是你以前的手下,不然也不可能做到负责人这一职位,只是可能派他们来的时候你不知道罢了。”

    听他一说,我心才落了下来,只要真是如此,那我在沈城衣食自是无忧了,而且还有可能从他们那搞到我最需要的关于幻月城的情报,江飞、小玉,还有左不右他们的下落,这是我这几天以来最关心的。

    “权兄,从这到沈城,还需要多少天?”

    “最多五天。”

    我心里一安,时间还不算太长,算来一个月左右应该能回到扬城,不然,扬城里的人非要急死了。

    听我们聊了半天没说话的紫雨突然说道:“你说夜林军会不会再找回来?”

    听紫雨所说,依夜林军的习惯,不找到人是誓不罢休的,他们在通往扬城的通道上等不到我,自会想到我转了方向,刚才那些夜林军估计就是派从这个方向来寻找我们的,刚才人数虽然不是很多,但另外一方只要时间一长,重心自是会转向另外的方向,到时,就不只这点人数来寻找我们了,寻找的人一多,我们就难免有被查出的危险。

    “权兄,请问有多少条路是通向沈城的?”

    权真想了想道:“因为很少有人到北方去,所以通往沈城的路,能通马车的官道只有这一条,另外有一条小路,是从山间穿过的,就这两条。”

    我听得心一凉,如果只是两条通道,那夜林军搜寻的范围就要小得多,只要快马赶来,总会碰上我们。如果是如此,那我可要考虑要不要去沈城了。

    看到我面色犹豫,权真微微一笑道:“骆城主是不是担心会被人赶上?”

    我点了点头,把自己心里的忧虑向他说了出来。权真听后笑道:“说是说只有两条路到沈城,但那是公开的,其实另外还有一条路通往沈城,那条路主要是我们商家为逃避走私而用,不过盗贼却极多,知道的人并没有多少,我想夜林军也不见得就知道。您如果走那条道,我相信应该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到达沈城,只要到了沈城,给夜林军十个胆,他们也不敢在沈落燕眼皮下抓人。”

    “既然盗贼多,那会不会也有危险?”我迟疑着问道。

    “呵呵!这你可放心,我们这些走南闯北的商队,跟这些强盗多有联系,不然如何能保证这么长时间的安全?过了这个山口,进入山区不远就是那条路了,我陪你们一同走。这条路安全和隐秘性是没问题的,只是这一来又要多耽误几天了。”

    我大喜,急忙向他道谢,现在时间对于我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只要能安全到达目的地,到沈城后再派分行的人回到扬城通知,应该能解了他们为我的担忧。

    正像他所说的那样,那条路并不远,几个时辰后我们就脱离了主道走向那条崎岖的山道,说是道也只不过是隐藏在山中人踏出来的像是路一样的东西,勉强能通行一辆车,而且是不大的车,权真的车也就刚好能通过,想来这些车都是为了走这条路而准备的,所以才会是像现在这样的窄小,两个人坐在上面就挤得不行。

    一路走去,一如权真的话,人迹罕至,以前一些从没见过的野兽我也能在这条道上见到,有的地方还需要把马车卸下才能抬上去,这样的地方,如果不是有人指引,我想根本不会有人行走。这倒是让我放心了不少,想来我再不会遇上夜林军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