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向北逃窜

    我往火堆里添了一些枯木,心里想着刚才她说的话,心里一动,不管怎么,我还是要以防万一,因为如果他们真的找过来了,这个山洞可以说是他们最先寻找的目的地。

    我拿起一根燃着的枯木,来到洞口,火光下一串足印印在了落满了灰尘的地上,一直通向洞内,如果夜林军真找来了,那这可是最好的寻找痕迹。

    我想了一想,找了一根枯枝轻轻在那些足印上扫了扫,把痕迹扫没了后我又重新回到洞内,从地上括了一些灰尘用手捧了轻轻洒在刚才那些足印上,昏暗中眼望去,感觉像是没有人进入过一样,等一切弄妥当后,我才又回到洞内坐下,摸了摸衣服,也烤干透了,我穿上后,看看紫雨还在半裸着身体,我拿起她的衣服轻轻盖在她的身上,然后坐在她对面靠在石壁上,闭上眼也进入了梦乡。

    迷糊中我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人,我一惊急忙睁开了眼,火堆不知何时已燃尽,只剩下一点零星的余烬,洞中的温度由此也降了下来,黑暗中我虽看不清是谁倚在我身上,但从我身体上感觉到的柔软,现在这时候,只可能是紫雨。想到是她,我没敢乱动,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动作。

    紫雨轻轻坐下靠在我的身边,头枕在我的肩上,双手搂住我的腰,一阵柔软马上就包围了我。黑暗中我用灵觉感知去,紫雨身微闭着眼,嘴角有一种甜蜜的笑意在隐现,脸上似带着一种陶醉,我很明白,那是只有处于爱中的女人才会有的陶醉。

    我想着这些,却没敢动,任由紫雨搂着我,还好她也只是搂着我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不然我不知道在黑暗中我能不能像现在这样的没有动作。渐渐的紫雨又在我怀里睡去了,我感知着她带给我的温暖,直到天亮,我都没再睡着。

    我轻轻拍了拍紫雨,柔声在她耳边说道:“紫雨,天亮了。”

    她睁开尚有些朦胧的眼,望了我一眼,从我怀里站了起来,却感觉不到她有一丝的羞怯:“天亮了?”

    我点点头,活动了一下被她靠得有些麻木的肩:“嗯,我们要赶路了,不然等他们找上门,那我们就危险了。”

    我话才说完,心里忽然就有了很不舒服的感觉,这是我面对危险时灵觉自然会有的反应,以前也曾有过。

    我马上向紫雨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紫雨立刻就闭上了嘴,两个人静悄悄的定立在山洞里,我灵觉即时的涌出来到洞外,观察着洞外的动静。

    我的灵觉才来到洞外不远,我就感知到了我产生危险感觉的根源:十多个夜林军正顺着山向这个山洞爬来。他们手里都带着武器,还有几个带着的是我最害怕的强弩。毫无疑问,他们已发觉了这个山洞。

    我一边观察着他们的动静,一边脑里急速的运动着思索对策,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根本无计可施。惟一能做的只能是后悔怎么不趁夜离开这里,现在如果让他们发觉,那就真的是瓮中捉鳖了。

    他们一路走还一路说话,看他们那样子十分的不高兴。

    “妈的,昨天那场大火,居然没把他们烧死,害得我们一大早就要跑来到处搜索,哎,你说骆阳这小子命真大啊,那样的大火都烧不死,我们守在河对岸也没见他们游过来,他们难道是变泥鳅钻了土不成?真他妈的奇怪了。”

    “也真是啊,这我倒现在也没想通,他们怎么就能逃出来?其实啊,如果不是早上幻月城的探子来报说扬城城主骆阳从幻月城逃了出来,让我们想到跟岳旗主在一起的那个年青人很有可能是他,凭着与岳旗主的关系,莫旗主很有可能就放过他们,也不会非让我们这么早就来四处搜索了。”

    “听莫旗主的口气,这次一定要把这骆阳抓住,不能让他回到扬城去,刚才莫旗主飞鸽传书到落日城,据说城主马上就派了几百人坐快船来了,这么多人,只要把通往扬城的水路陆路全封锁住,看他能飞到哪去!”

    “哎,也不知道那冷清风是不是就那骆阳啊?如果是,我就想不明白了,从落日城逃出后他怎么就能在短短的一两年时间内坐上了扬城城主的宝座呢?”

    “谁知道啊,抓到他不就清楚了?不说了,我们快搜吧,另外几组都出发去封锁扬城的各条水路了,我们这一些搜陆路的如果不仔细些,要是让骆阳从我们眼皮底下逃了,莫旗主知道了还不剥了我们的皮啊?妈的,搜了这久久好累,上面这个洞你进去看看去,我们就不上去了。”

    我听到一个人似是在交待另外一个人独自爬上来,其他人就呆在了原地没动,估计他们搜了这么半天已累得够戗,能偷懒自是要偷的了。

    我感知着那人嘴里骂骂咧咧的向我们这洞里走来,嘴里虽然是在骂娘,人却没敢偷懒的向上爬着。我灵觉一直跟着他来到洞口,他站在洞口看了看,像是在观察着洞里的动静,过了一会,他朝前走了几步,我听到他嘴里骂了一句:“妈的,怎么这么脏,这么黑?”然后就见他退了出去向下叫道:“洞里没人。”

    我听到下面的人叫道:“你进去看了没有?”

    他答道:“这山洞怕有几十年没人进去过了,地上灰尘厚得落不了脚,怎么会有人呢?”

    下面的人没再答话,几个人又说了几句话,先前上来的那人也走了下去与他们汇合在一处,然后我灵觉感知着他们逐渐的消失在远处。

    等我再感知不到他们的踪迹,我才轻声在紫雨耳边说道:“他们走远了。”

    “奇怪,他上来应该会看到我们昨天进洞时留下的脚印啊,怎么会说灰尘那么厚没人来过呢?会不会是他们觉察到我们故意引我们出来?”紫雨不解地问道。

    我嘿嘿一笑道:“我昨天听你说后,在你睡着的时候,把洞里的灰尘洒在了前面的地上盖住了我们的脚印。想不到他们真的搜过来了,还好我想到了这点,不然今天还真的逃不了了。”

    虽然洞中很昏暗,我还是看到了紫雨露出的微笑:“平时看你这人傻呼呼的,没想到到了关键时刻,你比谁都还想得远想得早。真看不出来啊,大智若愚嘛。”

    我听得老脸一红,有时候并不是我想得远想得早,其实那些不过只是些常识性的东西,我能注意到这些细节问题,如果再有人一提点,我马上就能产生相关的联想。或许,这也正是我总能逢凶化吉的原因,虽然运气成份也有不少,但我这种宽广无拘的思维,也是我得以逃生的关键。

    “我们下一步怎么办?”紫雨又问道。

    我沉思了一下,联想着刚才那些人所说,现在扬城的路上到处都布满了夜林军,扬城是不能回的了,幻月城现在是北方联盟的囊中这物,也是不能去的了,渡河又不可能,我们惟一能走的就只能是向北,然后绕道从海边经江南回到扬城。

    我向紫雨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也没说什么,那意思自是就由我全权做主了。但我看她那样子,感觉更像是只要能跟着我,去哪都无所谓。

    我从没去过北方,自是不知道路怎么走,幸好紫雨在金沙城做旗主的时候,天下都差不多走遍了,她倒是认识路。我们出了洞后,我小心地四处探查了一下,确认没人了,我们才从相反的方向逃去。

    去北方的路距幻月城不远,其间就要经过上次北方联盟进攻的营寨,幸好的是他们攻下幻月城后都驻进了幻月城,营地已没人,不然倒真是个麻烦事。

    我们也不敢走得太快,怕一路上遇上北方联盟的人,而且一路上最大的问题是食物问题,我们仓皇从幻月城逃出来,根本没带食物,银子紫雨倒是带得有,但一路走去都是荒凉的地带,有钱也无处可使。我们走了一天,也遇不上一个人或是一户人家,昨天晚上逃了一夜,今天又一日没进食,直饿得我们头晕眼花的,走路的速度就更慢了。

    到第二日,我们勉强在路边看到一些野果,也没管那是不是能吃,一人摘了一把塞入嘴里大嚼下去,也不去管这果子是如何的酸涩难咽了。勉强填饱肚子后,又怕一路再找不到食物,又摘了一些放在怀里,才继续上路向北方赶去。

    这一把果子下肚,我们精神才稍微振作了一点,走路时也了点劲,再赶了半日,居然遇上了一个到北方贩物的商队,听说我们是扬城人,商主二话没说,就叫我们上了车,还找了些东西让我们裹腹,据他所说,因我的中央银行的关系,他们做生意已大为方便了不少,赚的钱也是鼓足了他们的腰包,这一切都要感谢扬城城主骆阳的金融政策,所以一听我们是扬城人,才行了我们的方便。

    听他说着,我不禁有些骄傲,虽然我当初的想法是为了一统天下,但也造福了不少的普通民众,而这居然惠及了扬城人也得到了其他城市的人的喜爱,这倒是我从没想到的。

    才走了两日,一队十多人的黑衣骠骑从我们旁边风卷而过,卷起的灰尘直让商主大骂不已。我眼极尖,望去正是夜林军。我向紫雨使了个眼神,我们装作不在意的回到车内坐下,把车遮了个严实,让外面再看不到我们。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