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芦苇匿形

    前面我一时还不能适应这种呼吸方式,有时还会把水吸进嘴里,过了一会我也就习惯了,紧紧搂着我的紫雨跟我一样前面还有些呼吸紊乱,后面也适应了这种呼吸方式,呼吸慢慢平稳下来,只是身在水中泡了这么长时间,难免有些寒冷,她这时不禁有些颤抖。我感觉到后,也没管那么多,又把她向怀中紧了紧,把她搂得更近了,虽然我知道这并不见得就能让她更温暖些,但我这样做总能给她一些安慰。果然,被我搂紧的紫雨也不再颤抖,双手也把我搂得更紧了。

    我感觉到从芦苇里传来的空气越来越热,我知道是大火烧到了旁边,还好前面我们把芦苇踩平了一片,不然现在就算是在水底,那从芦苇吸进的灼热空气也会要了我们的命。现在的空气虽然也有些灼热,但我们还能勉强承受。这是我在踏平芦苇的时候就想到的了。

    见我们再无危险,我心落了下来,脑子里再不关心火势。

    脑里这一歇下来,我身体马上就感受到了紫雨柔软的身体,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胸对胸的紧贴着,她那柔软的双峰虽然在水里也让我的胸口感觉到了温暖,这情形让我马上想到了那天在山洞里她的**,心里不由一荡。

    这念头才起,我马上就压了下去,要知道她可是我最亲爱的紫晴的孪生妹妹,那日在山洞里是因为误会才抱了她,现在也是因为形势所迫才不得已要这样抱紧她,但凭着紫晴跟我的关系,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对她起猗念。

    想及此,我把心里的念头转了开去不再多想其他的,只想着水面上的火势。这一分心,感觉就好了很多,在水里也再感觉不到她的柔软,我还试着调试着身体内刚才有些透支的落圆,没想到在水里我的落圆运行的反而更快了,不一会就恢复得七七八八。这种感觉让我兴奋不已,也不管其他的,我收敛起心神,进入了无我两忘的境界,身边的玉人,水面的火势被我忘得一干二净,全部心神都放到感受身体里流转的落圆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到紫雨忽然动了下然后站了起来,我心神也才从身体内转到了外面。我跟着她也站了起来向四周望去,只见一些尚未燃尽的芦苇还在燃烧着,火正向远方烧去,我们身边只剩一些烧得只剩一点残余的芦苇,望去空荡荡的一片,也再没见到夜林军,想必他们放火后就回到了船上。

    我们轻轻地向水浅处摸去,然后运起灵觉四处观察着看还有没有其他人。我灵觉才一延伸出去,我就感觉到灵觉能延伸到比以前更远的地方,想不到我在水里这么短时间的运行,居然又把自己的落圆提升了一个层次。这可是意外之喜。我灵觉在岸边感知了几遍,直到确认再无其他人,我才解开绑在我们身上的腰带,拉起紫雨向无水的芦苇边走去。

    芦苇边果然没有人在,我一踏上实地,也没敢多留,认清了方向,拉着紫雨向下游走去。

    走着走着,我感觉到紫雨越走越慢,我有些奇怪,停了下来问道:“你怎么了?”

    紫雨猛地打了两个冷战,我都可听到她上下牙齿碰到一起的声音,半天才用发抖的声音向我说道:“好冷,我……冷得都要……走……不动了。”说完已不由自主地抖成了一团。

    我不由心里大骂自己混蛋,紫雨并没有我一身的落圆神功,在水里呆了这么久,自然会发冷了,我因刚才落圆在体内运行了半天,不仅不冷,相反还感觉到有些暖意,自是不能体会到她的寒冷。

    我见她再坚持不住,但这地方我们又不能久留,只要天一亮些,夜林军肯定还要回来查看。我只有又像刚才逃跑时那样把她抱了起来,让她紧贴住我,用我的体温温暖她。我才把她抱起来,紫雨的双手自然的就搂住了我的肩脖,身体紧紧贴住了我。我一边运起落圆,让落圆流转在身体里温暖我们俩,凭着身体的接触,我感觉到她这样子就好了许多,也不再像刚才那样发抖了,一边迈步向前走去。

    我一路走着,一边观察着四处的地形。等我们穿过这片已被烧尽的芦苇地,就到了一座绵延的山脚下,我们顺着山脚走了约半个时辰,才观察到在一座小山的山腰距我们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山洞。一感觉到有了这容身之所,我急忙抱着又在颤抖的紫雨向山洞走去。

    这个山洞并不大,也就三丈多深,望去应该像是开矿后遗弃的矿洞,虽然有些肮脏和窄小,但还很干燥,夜风也吹不进来,这让我们感觉到温暖了许多。我抱着紫雨来到最里处,这才把她放下。

    我轻轻喘了口气,灵觉向四处感知去,见旁边不远处有一些废弃的碎木,我向紫雨问道:“你有没带着火种?我的已被水浸湿不能用了。”

    紫雨仍然用发抖的声音说道:“我怀里有一个包,包是防水的,里面有火种,也不知还能不能用。”

    我等了一会,也没见她拿出来,于是我又问道:“怎么?是不是不能用了。”

    我又听到她上下牙齿发碰撞的声音,似是比刚才更抖了:“不……不知道,我……现在冷得……双手都动不了了,你帮我……拿……拿一下。”

    我没及多想,伸手进入她的怀摸索了一下,摸到了一个小包,我用手捏了捏,是用细绳紧紧捆着的,也不知是什么材质。我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用手摸摸,那些东西倒还很干燥,没有被水浸湿,想来火种应该还能用,我找到后点着,火光下紫雨浑身湿透,脸已冷得铁青,嘴唇已有些发黑,双手双脚缩成一团的坐在地上还在发着抖。

    我急忙找来那些碎木堆上,还好洞内极干燥,这些碎木年代想必已很久远了,极容易点着,不一会,我就点起了一个火堆,我加了些碎木进去,火迅速的就燃大了。火一燃起,洞内就温暖了许多。我把紫雨抱起放到火堆旁边,有了火堆的温暖,紫雨也不再缩成一团,慢慢的也伸开了手脚活动了一下。

    我望着她已冒出蒸汽的衣服,皱眉说道:“你把衣服脱了烤干吧?穿着湿衣这样烤,你马上就会生病的。”说完我想到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同样湿透,未及多想,脱了下来用一根木棍挑上放在火边烤了起来。但半天我也没见紫雨脱衣,不由奇怪地又说道:“快脱啊,烤干了就不冷了。”

    紫雨冷得铁青的脸上忽然泛起了红晕,头也低了下去,声音低得我差点听不见:“你……你在这里……我如何脱啊?”

    听她如此一说,我才醒悟过来,人家一个大姑娘,怎么可能在我这个大男人面前宽衣解带嘛。我不由暗暗骂了自己一声蠢蛋,站起身尴尬地干咳了两声说道:“咳咳,我忘了这茬了。你脱着,我在外面去。”说完,也没管自己还光着一个膀子,转身就走出了山洞。

    外面的夜色依然浓重,夜风吹到我**的上身,凉意沁骨。我站在洞口,望着山下隐约可见的金沙河,心里一片平静。我又从一次危险中得已逃脱,现在逃命对于我来说,像是已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我不去找它,它却总是来找我,什么时候才能过上不需要逃命的日子,那将是我最大的幸福,只是我也知道那一天对于我来说还十分的遥远。

    我正自嘲地想着自己这逃命的一生,就听到里面紫雨叫了我一声,声音叫轻但很急切,像是遇上了什么急事,我急忙跑了进去。

    紫雨就穿着紧身的亵衣坐在火边,衣服也像我一样的用几根棍子挑着放在火边烤着。才这么一段时间,小脸就从刚才的铁青被烤得通红,雪白的肌肤在火光映照下显得白里透出红晕,我一眼看去,有种眩晕的美。我没敢多看,走进去后问道:“怎么了?”

    紫雨的脸红了一红,轻声道:“没什么,我一个人呆在洞里有些害怕,所以叫你一声,外面也冷,也想叫你进来烤烤火。”

    我哦了一声,没有说什么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眼也不敢望她,一直盯着火堆发呆。山洞、火光、半裸的美女、赤身的我,这情景让我有些恍惚,似又回到了落日城黄金洞中,面对着紫晴和小玉,也是如此的情景。只是当时其乐融融,而我现在微感有些尴尬。

    紫雨轻声地说道:“你说他们还会来找我们吗?”

    “不知道,天亮了或许他们看不到我们的尸体会寻找过来吧?”

    “嗯,就怕他们知道你的身份,对于他们来说,现在你可重要得多了。”

    “现在我们想跑也无处可跑,衣服不干,方向不明,天又黑,想走也走不远。”

    “嗯,那等天一亮我们就走。”

    我点点头道:“那你先休息一下,不然等会他们真追来了你没精力逃跑了。”

    紫雨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斜倚在洞壁上,抱着双手闭上了眼。半天我抬眼向她望去,她高耸的胸脯缓缓的上下起伏,也不知道睡着了没有。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