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慌不择路

    这一声才响起,船上即响起了一声大喝:“谁?”我灵觉飞速地向船上感知去,几个在另外一侧的人正提着灯笼向这边赶来。这时我再顾不得暴露行踪,冲到紫雨面前,双手搂住她的纤腰,一用力,把她整个都拔了出来,一拔出来我来不及把她放下,顺手又一抄起她的膝弯,抱着她向江飞和小玉大叫了一声“快走”,双脚运力,头也没回的就按照白天的商议顺着岸边深一脚浅一脚地向下游奔去。

    我们才奔出几步,就听到后面传来了嗖嗖的箭矢破空的声音,现在夜黑风高的,他们也只是照着有声音的方向乱射,并没有什么准头。在奔跑的过程中,我回头向后望去,见一艘船全亮起了灯,船上人影晃动,还听见有人在喊道:“他们跑啦,左小玉他们跑啦。”见此阵式,我再没敢回头,也忘了要把紫雨放下,双手抱着她没命地狂奔,然后我听到后面传来人跳落的声音,间歇还有哎哟的叫声,或是像刚才紫雨落进水塘的声音。

    幸好现在四处黑漆漆的,我们又先跑出四五丈远,夜林军跳下后,有的人迷糊中还弄不清方向站在原地侧耳细听,向我们追来的只是少数几个人,而且速度也不是很快,一下就被我们拉大了距离。见同伴认准了方向,那些站在原地的夜林军也向我们奔了过来,时不时在奔跑中还射出一两只弩箭。

    我感觉到那弩箭从我身边飞过的声音,大骇之余,体内落圆运行得更快了,双脚大步迈开,虽是抱着一个紫雨,速度比之平时丝毫也不差。要知道我经常性的被人追得到处跑,可以说逃跑的技艺已是炉火纯青,这一跑起来,比之上次抱着路婵跑又快了不少,那些人想追上我还须费一番的功夫。

    我跑起来时,只有江飞还能跟上我的脚步,小玉全凭江飞拉着才能勉强跟上,但这样一来,两人的速度都慢了下来,再跑出四五十丈,小玉的步子明显地慢了下来,连带着我们也跟着慢了下来。这一慢下来,后面的人有几个武功好些的就迫近了我们。

    这时江飞凑到我耳边向我低声道:“分开走。”说完,一带小玉,折向另外一个方向跑去,我心里愣了愣,速度却没减下来,抱着紫雨一加速,继续向前狂奔。后面追来的人听到突然出现了两个声音,他们也愣了一下,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追,他们这一愣,速度马上就减了下来,我们距他们就更远了。不过这也只是一刹的时间,他们马上分成了两批,向我们和江飞他们两个方向追来,我听那脚步声,估计有十多个人在追击我和紫雨,速度也没有多快,估计武功都不是怎么高,这让我放心了不少。

    我这么发力一狂,他们的速度就再也跟不上,距我们越来越远,从最初的五六丈,渐渐被我拉大到了十多丈远,再跑一会,又拉大了一些,只是这时我只只觉呼吸已有些困难,体内的落圆越转越快,似有续接不上的样子,双脚迈开也越来越浓重。

    半天没有发出声音的紫雨听到我浓重的呼吸声,低声在我耳边说道:“把我放下。”她这一声马上提醒了我,不由暗暗暗了自己一句白痴,怎么搂着她跑了这么半天,多了这么一个负担,不累才怪了。

    才把紫雨一放下,我即感觉到了身体一阵轻松,呼吸也不似刚才那么困难了,我伸手拉起她,紫雨歇了这么半天,根本没动用着半点力气,这时跟我跑起来,自是轻松异常,再加上跑了这么半天,后面的人已有力竭的现象,马上我们的距离又拉大了。不过这些人跟上次我抱着路婵跑的那些人一样,只要有一口气都要朝前狂追,再加上他们时不时射出弩箭的骚扰,我们想一时摆脱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我们只有寻找到一处能藏身之所,方有可能不摆脱他们。

    想到这点,我勉强运起灵觉向四周观察了一下地势。我们现在是在河岸边奔行,右面是金沙河,我们现在跳下去根本没有力气游到对岸。左面是平整的滩涂平原,朝那方向跑跟现在也没啥区别,不过我却隐约感觉到滩涂旁边有一片黑呼呼的东西,距离太远也不能感知到是什么,但我感觉那应该是一片芦苇地,如果能躲进去,在这样的夜里想把我们找出来自是难上加难。

    我不再多想,收回灵觉拉起紫雨就向那片芦苇奔去,我这时再不惜力,运起了全身所能运动的落圆,速度一下提升了不少,就连紫雨也不能跟上我的步伐,勉强被我拖着才不致落下。

    奔出二十丈左右,果然是一片芦苇丛出现在我们面前,我大喜,也没多想,拉着紫雨就钻了进去,那芦苇直有一人多高,我们这一钻进去,三转两转,连我们自己都搞不清方向,夜林军要想看见和找到我们真是难上加难了。

    我们俩虽然辩不清方向,但也没想那么多,直管向芦苇丛的纵深处钻去,前面还能感觉到土地是干的,再朝里走,水就漫过了我们的脚,越走水越深,后面直接淹到了我们的腰部,如果不是后面传来人分芦苇的声音,我真要停下来不走了。

    我们走着走着,突然听到后面的人声停了下来,然后有人喊道:“出来,出来。”接着我就听到脚步声离我们越来越远直至消失,我们这才敢歇下来喘上一口粗气。

    我部在齐腰声的水里向紫雨说道:“他们应该不会追来了,我们暂时安全啦。”说完这话我已是上气不接下气。

    紫雨也喘了半天才接道:“奇怪,他们怎么不追了?依夜林军的性格,不追到气竭找到人,那是不会甘休的,今天怎么会这样就放弃了?”

    我勉强笑道:“想来是见我们进了芦苇丛里,想找到太难了,所以放弃了吧?”

    紫雨道:“这不是夜林军的性格……不管了,我们先找一个干一点的地方休息一下再说,泡在这水里,难受死了,一会冷也要把人冷死。”

    “看来我们朝前走水只会越来越深,要想找干一点的地方只能是换个方向走。”说完,我拉起紫雨已有些冰冷的小手,换了一个方向走去。只是走了一会,也没感觉到水浅了,相反却感觉到淤泥越来越深,没办法我们只能又换了一个方向走去。

    走了一会,我看到远方忽然的亮了起来,才一会功夫,我就看到一股火苗从远方升了起来,一个念头在我脑海里闪现:“他们在火烧芦苇丛!”春天的芦苇本就干燥,今晚上风又很大,我定立的这一会,我就看到四周都窜起了熊熊大火,而且看那火势,正是向我们这个方向烧来。

    我大惊,没及多想,急忙拉着紫雨向相反的方向夺路而逃,这个方向却是越走水越深,但这时我们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水不见得能淹死我们,但火肯定是能烧死我们。

    才走没多远,水就漫过了我的胸口,到了这时紫雨再不肯向前走,她向我叫道:“我不会游泳!”听到她如此一说,我只觉脑里一片空白,我根本没料到紫雨不会游泳,紫晴会游泳,我想当然的就以为紫雨肯定也会,谁知道这孪生的两姐妹这么完全的不同。

    紫雨呆立了一会又道:“你会游泳吧?要不你自己游出去?不要管我了。”

    我没有答她的话,脑子里快速地转着念头,我现在向水里游去自是没有问题,说不定再过去一点就是金沙河,到时我可以从河里逃走,只是,我现在能扔下紫雨不管,任她不是被火烧死,就是被水淹死?

    这点我想也没想过。

    如果我带着她向深水处游去,到时很有可能是我们俩都要淹死在水中,而另外一方却是大火向我们蔓延,如何才能让我们保全?我心里转了半天的念头,却也想不到一个两全之计。

    紫雨见我半天没有动静,知道我不会扔下她独自离去,也沉默了下来,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她忽道:“火只是烧了水面上的芦苇,应该烧不到水下去。我们如果能在水下呼吸,那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听她一说我心里一动,脑子里马上就想到了一个办法,一想明白我没再犹豫,急忙用劲把四周的芦苇全部有脚踩伏在水里,紫雨人极聪颖,一见立时明白了我的想法,急忙也跟着我把四周的芦苇踩倒。春天的芦苇本就极脆弱,不一会功夫,我们就在身体四周踩出了一个方圆两丈的空地。

    等我们做完这个工作,火势距我们也不过四五丈的距离,我离得这么远也能感觉到那袭来热浪,我们再来不及把这空地扩大,我找了两根最粗大的芦苇折断,然后递给紫雨一根含在嘴里,来到空地的中间,双手紧搂住她,两人齐齐蹲了下去没在水里,我迅速用腰带把我们俩捆在一丛芦苇的根上使我们不致飘起来,然后双双抬起头来,只把两根芦苇伸在空中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