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全靠演技

    紫雨这一番做作的表演,声色俱佳,早让莫可为忘了刚才问的话,不仅是他,就连那些夜林军都不觉放下了手里的弩箭,忘了刚才我们还杀了他们一个弟兄。

    紫雨再忸怩凄婉了几句,莫可为的那颗心就全拴到了她的身上,别说是打听我的来历,就连小玉也让他忘到了九霄云外,一个人围着紫雨转上转下,看那样子,如果紫雨找不到好的郎君人选,他很有可能就毛遂自荐了。看来这莫可为以前就对紫雨有意,以前因都是同一城之人不好下手,现在各自为治,紫雨又闲散着不投向哪一方,再见到紫雨后自是大展感情攻势了。

    两人说着说着,就一起上了船,其他人也虚虚的围住我们把我们拥上了船,虽然敌意已不像开始时那么明显,但有几人的弩箭还是隐隐指向着我们,让我们不敢轻举妄动。等我们都上了船,船又启锚向下游驶去。

    紫雨装作很随意的问道:“莫大哥,你们这是要去哪啊?”

    莫可为道:“我们这段时间听传闻说扬城现任城主是以前落日城的少城主冷清风,想到以前跟他们的过节,我们心里十分不安,要知道现在扬城的商业已侵入到了落日城的各个角落里,如果真是冷清风做了扬城城主,那情势可不大妙,绿旗陆大哥所以才派我去扬城打探一下事情的真假。我们这就是准备到扬城去呢。”莫可为现在一颗心全拴在了紫雨的身上,见到玉人问起,想也没多想就把自己的目的合盘托出,如果他知道这扬城城主现在就在自己的船上,不知他会作何感想。

    紫雨随意地瞄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我不是听说扬城的城主是骆阳吗?怎么变成冷清风了?”

    “是啊,这也是我们搞不明白的,但探子来报说在扬城内见到了以前落日城的残余在任扬城的高官,这才联想到他有可能就是落日城的少城主冷清风。只是这事不经过确切的确认,也不敢妄下决断。”

    这点是我没想到的,我把落日城的旧部放到扬城里任重要职务,只要是有心人,自然会去推断我是谁,还好现在我扬城的商业势力已深入了各城,让各城不敢乱动,不然我想金沙城和落日城早派兵打入扬城内了。

    “莫大哥说得不错,扬城现在可不像以前宋扬在世时的样了,不说他的商业,就说他的中央银行,哪个城市没有它的分行?哪行哪业能离得了它?如果真想动扬城,那可要好好考虑清楚了。”

    莫可为叹了口气道:“唉,如果不是顾虑到这点,依以前我们金沙城的风格,还不早打入扬城去把他抓出来确认?凭扬城那一点兵力,这小小的扬城还不是手到擒来。”说到这里他似是想到了什么,转口问道:“对了,岳旗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会和左小姐在一起?另外那两个人是谁啊?”

    紫雨随意地道:“我从金沙城出来后无处可去,想着以前跟左小姐感情较好,所以就来到幻月城找左小姐散散心了,结果,谁知道昨天北方联盟攻入了幻月城,左城主生死未明,我和左小姐幸得那两个保镖的拼命保全,才得以逃了出来,刚才我们见到你们,以为你们现在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和北方联盟有瓜葛呢,我怕你们把左小姐抓去,所以才一见你们就跑了。”紫雨一番话,既点明了自己为啥跟左小玉在一起,还把我们刚才见他们逃跑给了个理由,又合情合理地为我们安插了一个身份,这也正解释了江飞为何武功会这么高了。

    莫可为听得脸色一变,急忙问道:“北方联盟攻进了幻月城?这……我们怎么不知道这事?”

    “就在昨天晚间,不对,是今天凌晨攻陷的,他们这一年多来,在左不右身边潜伏了不少的奸细,里应外合之下,幻月城一夜就被攻破了。唉,如非我们见机得快,又幸得他们俩拼死的保护,我才能有幸见到莫大哥你啊。”紫雨说到这里,眼泪似又要下来了,只是现在莫可为被这消息惊呆了,没注意到她,不然自又是一番的好言安慰了。

    莫可为现在再无怜香惜玉之心,站起身来在甲板上走来走去的,一副焦躁的样子。看来这幻月城被北方联盟所占这事占据了他全部的心思,这也好,他一直在想幻月城的事,那就没有时间来盘问和核实我们的身份了。

    莫可为又向小玉问了几句,小玉捡了一些主要的细节向他说明,然后他又与紫雨的话相互映证,两相对照,他对于幻月城被占之事已不再怀疑。

    “不行,扬城不能去了,幻月城之事更重要,我们这就返回,向陆大哥秉明此事。”莫可为衡量了半天,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这一下决心,我们却慌了,要知道金沙十六旗中有很多人见过我,如果此一回落日城,我哪还能脱身?但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如何能提出反对的意见?只能眼巴巴地望着般调了头向上游驶回。

    好在是经过这一事,莫可为对我们的身份已没有怀疑,以前金沙城虽然与幻月城有过节,但现在幻月城已没落,小玉又是孤身一人,他自是不会在意这点。在回航的途中,他们也放松了对我们的控制,还分了两间房给我们,小玉和紫雨,我和江飞各住一间,我们也能在船上任意的行走,没有对我们进行监视。

    从幻月城到落日城倒不是很远,溯水而上,也不过两日半左右的航程,距离越短,我们越是焦急,我们不可能就此跟着莫可为去自投罗网,只能是在半路上想办法夺船或是跳船而逃,这是我和江飞在船舱里商议半天得到的想法。只是现在船上有这么多人,又有小玉和紫雨的拖累,夺船和跳船都大是不易,如何做,还要好好策划一下才行。

    船一路向西溯水而上,我焦躁地在船舱里等待着天黑,只是等待的滋味实在难熬,我望去,那太阳似是永远都在顶上不会落下一般,黑夜也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会来临。

    终于,天黑净了,我们商量的是到半夜等大部份人睡了后再弃船而逃,也只有如此,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所有人杀死或是擒下,凭我们这四个人还是力有未逮。

    船行了一天,到晚上终于停了下来,抛锚停靠在岸边,我坐在船舱里,灵觉延伸到船的每个角落,观察着船舱上每个人的动静,现在这时候,除了几个夜林军在甲板上巡视之外,就连莫可为都已回船舱内休息,其他就再无他人。我们逃跑的时机到来了。

    我等巡逻的人从门前走过后,悄悄来到隔壁的房间,轻声在门上敲了两下,按照白天的约定,两女马上就把门打开溜进了我们的船舱,我顺手就把门关上,跟着她们一起进了船舱。

    另外一个巡视的在我们进了舱之后也从门前慢慢走过,我灵觉把握着他们的动向,直到确认我们这一方再无人时,一挥手,率先从船舱里走了出来,他们跟着我也走了出来。

    我一路走,一路用灵觉感应着所有人的位置,四个人缓缓地随着巡逻的人的背后轻轻地向另外一侧摸去,我们住的那舱靠近河中,还要摸到对面才能跳到岸上逃离。

    好容易我们才到了这一侧,等确认都没人时,我用灵觉感应到船还离岸有近一丈的距离,这个距离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不是问题,只是在黑夜中,不知其他人可能准确把握住岸的位置。

    我轻声在每个人的耳边说了距岸边的距离,他们都没有说什么,想来这个距离对于他们都不是什么什么问题,我就怕的是落地后地上有什么意外,我是能感知到,他们可没我这能力,到时出什么意外,那可就全部交待在这里了。

    我选好了位置,率先爬上船舷纵身跳了下去,在落地的时候我把落圆运到了脚下,这一来落地的声音只发出了轻轻的一声,就被河水的流水声盖住了,接着我感觉到身边也落下一人,隐约中能感觉到是江飞跳了出来,然后又轻轻的扑的一声,是小玉跳了下来,我们等了一会,紫雨却没见跳下来,黑暗中不知她发生了什么事了。

    我应用起灵觉向船上观察去,却没见她的人在船边,却意外地感知到有两个人向我们这方走来,我急忙一拉他们两人伏在了地上,还好今天晚上阴云密布没有月光,不然这么近的距离我们根本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等他们走远,我又用灵觉观察了一遍,才见紫雨又出现在了船舷旁,想来是刚才听到了动静先躲到了一旁,等人走远了才出来。

    我观察着她爬上了船舷向下纵来,我灵觉随着她落下,没想到她落下时不像我们的没有响动,我听到啪的一大声,我灵觉马上向地上感知去,却是紫雨落在了一个水塘里,那水塘虽然也不算深,也没有多大,但下面有一尺多的水,她这一落下,哪想得到是落进一个水塘里,双脚踩实,把水溅得到处乱飞,两只脚也陷进了淤泥里,半天没有拔出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