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秘道脱身

    我在说话的时候,灵觉也无声无息地从身体里涌出来到他的身上,落圆也跟着灵觉的通道延伸到他身上的空点处,这些空点虽然我记不大全,但一些关键位置我还是能记住,现在只要等他拿刀的手离小玉稍远些,我就有下手的机会了。

    我望向小玉,小玉并没有一点慌乱和紧张,似是那刀架在的不是她的脖子,眼睛也只是望着我,透出的是无比的信心和爱意。这个我爱的女人,在关键时候,她对我是无比的自信。

    我叹了口气,扭头向江飞说道:“江兄,你看我们是不是就此放弃?“

    江飞冷冷地道:“小姐在他们手上,我们还能怎么办?”我知道他也是在寻找着机会出手,以他的武功,只要有一丝的机会,那人就再无下手的机会。从见到他出手后,我对他已有了无比的信心。

    我知道他也明白了我的想法,只要我能创造出机会救出小玉,这三几十人还不够江飞一个人练枪。

    我灵觉紧紧的锁定住那人,时刻观察着他的动静,时刻准备着发出落圆,一边我又叹了口气道:“好,让我们束手就擒也不是不可以,但我希望见到你们的首领,由他处置我们。”说完我故意转过身去说道:“来吧,任你们处置。”我转身就是故意制造一种假像,让他对我放松警惕,我料定他根本不可能知道世上还有一门武功会像落圆这样可以远距离靠灵觉来攻击,只要他一放松,他就再没机会把刀架到小玉的脖子上。我身体是转过了,但他的一举一动都没逃过我灵觉的感知。江飞见我转过身,没说什么,也缓缓的转过身背向那人,他知道我落圆的功效,现在也配合着我麻痹那个人。

    果然,我们一转过身,他马上就松了一口气,紧贴着小玉脖子的刀也离开了一些,见我们转过身去再没看他,他扭头向其他人说道:“上去,把他们绑上。”

    我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就在他扭头的那一刹那,我落圆马上就侵入了他的空点内,这落圆侵入空点后会让被侵入的人毫无知觉,过一会才会控制住人的内息。我侵入了他的身体,他现在还毫无知觉地把命令下完。

    他话才说完,脸上就不由自主的扭曲了一下,我马上就感知到了他的变化,落圆已产生了作用。我落圆又发出,来到他的手上,力量猛地一扭,只听咔嚓一声,他拿刀的手就被落圆的力量扭断了,这样关键的时刻,我没有一点怜惜,力量用得也是极大,他手一断,再也没能拿住刀,刀咣朗一声掉到了地上。

    等感觉到了疼痛,那人才有了反应,另外一只手急忙伸出想再去捏住小玉的脖子,脚下还飞出一脚踢向我,但我一点也不担心。果然他手和脚才出到一半,就像被人拿住了一样再也动弹不得,手和脚大张着定立在小玉身边,姿势极其怪异。

    其他人等听到刀掉的声音才感觉到异状,一感觉到不对,他们马上挥舞着武器向我们扑来,这我也不用担心,有江飞在,这些人根本没有机会碰到我们一点。

    江飞这时也动了,枭枪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上,也没见他转身,我就听到身边传来了阵阵的惨呼,围着我们的几个北方联盟的人就被他杀翻在地,等我转过身来把小玉拉到身边,又有几个人做了他枪下之鬼。

    现在情势危急,我们只有把这三十多人一齐全歼,不能把我们在这里的事不能让他们有空逃出一个去报讯,。想到这点,我没有让江飞一个人去拼杀,我伸手捡起那把刚刚还架在小玉脖子上的刀,顺手就给了那被我点中了空点的人一刀,把他砍翻在地,现在无怪我心狠手辣,如果不是这样,让他们逃出一人,我们将会遇上无穷无尽的烦恼。

    我刀一挥,冲进了敌阵中,落圆从刀上涌出,画出一个个的圆,那些围攻我们的人根本没有一个能招架,武器一碰上我的刀,即被我弹飞,人一碰上我的刀,即惨叫一声倒地死去。我狠着心把全身的落圆发挥到极致,所有人在我手下都没经过一招即已毙命。江飞也一样,在人群四周快速的移动,把那些人圈在了其中,有想逃跑的都被他追上杀死在地。小玉和紫雨两人现在也像是母老虎般心狠手辣,手里两柄短剑飞舞着杀向敌人,同样也是招招毙敌。这三十多人哪想到我们的战斗力是如此的恐怖,想逃都无处可逃,不一刻,三十多人即全被我们杀翻在院内。

    等院内再无一个站立的敌人,我们才停下手,江飞提着他的枭枪,四周巡视了一遍,见到没死的就补上一枪杀了,无怪他如此狠辣,要知道我们从这里逃走的事不能有半点的泄露,自是不能留一个活口。

    外面的杀声这时已渐渐迫近,看来敌人已攻进了左不右的官邸内,我们没空关心其他,推开门进入了左不右的房内。江飞最后进入后随手把门关上。

    小玉在前面领着路,快速进入内房,这里是左不右睡觉的地方,我望了望,空空荡荡的就一张床、一张桌和几把椅子,就再无其他的摆设,我四处搜寻了一下,也没觉得哪像是有秘道的地方,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床下,不过这是再普通不过的地方了,其他人自然也能想到,在幻月城被占据的时候,金沙城的人也不知把这儿翻过多少次,床下自然也不会放过。我想,这样的地方也会有秘道,如果不是知情人,说给谁听谁也不会相信。

    小玉进来后却没马上奔向床前,而是一纵身跳上了房梁,上去后她招手让我们也跟着上去。我们跟着跳了上去,小玉领着我们在房梁间穿行,走过几根房梁和柱子,我看去,现在是在床的顶上,难道说这秘道是从顶上进入?

    我观察了一下,床是靠墙而设,床边不远处就是墙,不会说这秘道就是从这墙上进入?但这墙我看去毫无异状,如果说这也能通人,难免也太夸张了吧?

    小玉把手伸向一根柱子上的某处,也没看到她动到哪,那顶上的墙忽然就缓缓向内陷进去,露出一个刚好能容一人通过的洞口,小玉领先就从那道口钻了进去。

    我跟着她钻了进去,这洞口很稍微胖一点的人都难以通过,两面是墙,墙中是一条向下而去的台阶,根本让人想不到秘道是开在一堵墙的夹层之中。我进入后小玉已点着了不知从哪找来的火种望着我笑道:“想不到吧,这秘道的道口开在了顶上。”

    我叹道:“是真没想到,这墙内有这样的玄机,这设计真是太奇妙了。是谁都想不到这道口是从顶上进入的。”

    小玉傲然道:“爹爹可以说是天纵奇才,想到的都是别人所不能想。唉,只是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说完,容色不由一黯。

    我急忙安慰了她几句。这时江飞和紫雨也跟着进到了道内,小玉向下走了几步,手又在墙上的某处动了动,那道口又缓缓地合拢了。

    小玉领着我们向下走去。这台阶先是向下,然后又平行地向前延伸,再走又是向下,但一直都是在墙体之间穿行,有时我们还能清楚地听到外面传来的人声,也不知他们能不能听到我们的脚步声。

    我们默默的向前走着,如此反复几次,我估计大概走了有百多丈了,我们才进入一个地道内,这地道比刚才宽敞了不少,我们可以直起腰在里面鱼贯而行,但再不是在墙间,望去却是在地底挖凿出来的,到这时,我们就再听不到外面的人声了。

    我轻声在小玉耳边问道:“这秘道是通向哪?”

    小玉摇了摇头道:“我只是知道这秘道的开启和道口,至于通到哪,我也不知道,这条秘道我也从没走过,爹爹也没跟我说过,我想应该是通到城外吧?”

    想不到小玉自己也没走过这条秘道,如果这条秘道的出口正好在北方联盟的营里,那我们不就是自动送上门去让人宰割了?想来我们运气不会这样差吧?

    江飞这时也轻声道:“我刚才注意了一下,这条秘道一直向南,出口应该就在金沙河附近。”

    我点了点头,如果是向南那就应该不会进入到北方联盟的营地内,只是现在不知金沙河边会不会有兵力,就算不多,对于我们逃跑也非常不利。只是现在我们身处秘道内,惟一的办法就是朝前走,然后再暗暗祈祷我们的运气不会这么差,北方联盟不会在河边布置兵力。

    我们没再说什么,默默的顺着地道向前走去。

    又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前面才隐隐的显露出一点光亮,应该是到了秘道的出口了,估计现在天已亮。我们不由都松了一口气,走了这么远,应该不会再遇上北方联盟的人了。

    江飞仍然很是小心,走出去探了探才回来向我们说道:“外面没人,出口距金沙河不远了。”听到他说的,我们都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只要能找到一条小船坐上,顺江而行两三日左右即可到达扬城。

    秘道的出口是一座废弃的古墓,隐藏在半山腰上,杂草丛生,洞口也很如非有意去寻找,根本不可能看到出口,就算看到了,因为是墓地,也没人敢真的走进去一探究竟。从出口的设计上,又可看出左不右的独具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