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北方联盟

    “小玉,我不会离开你的。说什么这次我也不会离开你。我们一定会好好的活着去见她们的。”我爱怜地用手擦去她的泪水。“你放心,我们虽不一定能守住,但守上几天应该没问题,只要这边的形势传到扬城,我的人肯定会马上赶来解幻月城之危的。”

    “扬城距幻月城最快也要三天,一来一回最快也要六天才能赶来,我们能坚持六天吗?”

    “一定能的,你要相信你父亲。”我也知道这样的机会非常的小,但面对自己的爱人,我还能说什么?

    “嗯。”小玉没再说什么,搂着我闭上了眼,一会即沉沉睡去。

    等她睡着后,我抱起她走到床前,轻轻把她放在了床上,然后也躺在她的身边,吻了吻她的唇,也随着她熟睡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我忽然被一阵剧烈的敲门声所惊醒,我张开眼望去,小玉也醒了,正睁大眼不解的望着门的方向。我走上前去打开门,却是江飞在外面。

    他的脸上带着焦虑的神情,一见我即沉声说道:“城破了,我们快走。”

    我听得一愣,抬眼望了望天,天色与在依然漆黑一片,应该是凌晨时分,难道说敌人趁着夜色来攻城?这未免也太大胆一些了吧?

    “怎么回事?”我急忙问道。

    “是内贼,趁夜把四个城门都打开了,里应外合,敌人已杀了进来。”

    我听得心一凉,没想到幻月城里还有敌方的人潜伏其中,昨天我们就以为叛乱只是那些人,没想到还有其他的人潜藏在其中。

    就在这时,外面杀声也随即传来,伴随着的是刀枪碰撞的声音和人死之前的惨叫。敌人已攻到了内城左不右的府邸附近了。

    站在我身边的小玉听得脸色惨白,急声问道:“那我父亲呢?”

    江飞沉声道:“左城主还领着人在外抵挡着敌人,以他的武功,现在还不会有事。”话才说完,旁边房间的紫雨也跑了过来,她是被这震天的杀声惊醒的。她不用问也知道与在情势是怎么一回事。

    “清风,现在怎么办?”小玉轻声说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抛开了心里的紧张情绪,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道:“我们现在就冲上前去,和左伯父一同御敌,其他的我们不用多想。”

    江飞忽道:“左城主刚才嘱咐我,让你带着左小姐先走,前面有他就行了。”

    我听得愣了愣:“他让我们先走?”

    “不错,走秘道,左小姐知道。”

    “左伯父现在这么危险,我们怎么能一走了之?”我大声地叫道。

    “他说了,你们先走,没有了后顾之忧,他如果想逃,没人能拦得住,等我们回去后再组织兵力来收复幻月城。”

    我知道他说得不错,以左不右的武功,天下没人能阻挡他逃走,现在如非是为了阻止敌人杀向我们,可能他早已组织士兵撤退了。而照之前赵枫所说,他们的另一主要目标就是我,现在只要我能成功逃脱,以我的财力,再组织兵力来反攻,收复幻月城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想明白此点,我再不犹豫,扭头向小玉问道:“秘道在哪?”

    “就在父亲住的地方。”

    “那我们快走,再迟可能就来不及了。”说完我率先向左不右的住处奔去。只是现在不知道敌人有没攻进这个地方,我一路走只能一路祈祷敌人来得不会这么快。

    左不右的住处离此不算太远,我们不一会即赶到了那儿,万幸的是敌人还没有攻到这里,这里因距战场较远,外面的杀声隐隐听得见一点,但相对来说在这个凌晨已是异常的宁静了。

    我们刚来到门前,忽听旁边传来了一声低喝:“是谁?”然后就冲出了二三十个士兵围住了我们,我望去,全部一身的白衣,正是幻月城的士兵。

    小玉走上前去道:“是我们。你们怎么会在这儿?前面敌人已攻进来,你们怎么不去御敌,路来这干什么?”

    为首的一个向小玉一拜道:“小姐,是城主让我们在此守护的,他说这里有很重要的东西,命令我们无论如何一定要守住。”

    “现在你们不用守了,我命令你们全部到前面去抗敌,这儿交给我们就行了。”

    那人有些犹豫的道:“但城主的命令……”

    “不用多说了,我父亲已把这里交给我们守护,你们可以走了。”小玉断然说道。

    “是,小姐。”那人没再说什么,又向小玉拜了一拜,然后向其他人使了个眼色,我在旁边只觉这个眼色很是诡异,心里忽然觉得大是不妥,张口叫了声:“小心。”

    我话才出口,那人就有了动作,就在拜向小玉起身的一瞬间,他忽然闪电出手,一下就抓住了毫无防备的小玉的左肩,另外一只手锵地也拔出了身上的刀架在了小玉的脖子上,与此同时,其他人也刷地齐声拔出了武器围住了我们。

    我望也没望旁边的人,眼睛紧盯着那个胁持了小玉的人沉声说道:“你们是敌方的奸细?就是你们把城门打开的吧?”

    那人呵呵一笑道:“不错,正是我们把城门打开的,不过,人却不只是这些,嘿嘿!我们潜入幻月城之多,是你们想也想不到的。”

    “那你们守在这里干嘛?”

    “现在我也不瞒你们,我们是早听说了这左不右的住处有机密,金沙城的人没有找到,我们自然要趁这个时候来找找了。”

    我心里电转,想到了他话里的话,于是我又问道:“金沙城的人?这么说来,你们并不是金沙城的夜林军?”

    那人愣了一愣,似是没想到我听出了他话里的漏洞:“骆城主果然不同凡想,我随口一句话你就听出了问题,呵呵!不错,我们并不是金沙城的人,至于我们是来自哪,你就好好的猜去吧。”

    我脑子里一个念头闪过,然后围绕着这个念头,我把一些细节连贯到了一起,我再无怀疑,他们的身份已呼之欲出。

    我微微一笑道:“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们是——北方联盟的人。”

    那人脸上露出了惊骇的表情,他根本想不到我能一口就说中他们的身份,嘴里不可置信地脱口而出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很简单,当时左城主幻月城陷落的时候跑到了北方,他招的人自然也多是从那地方招来,再说,金沙城不可能预知到一年后会发生这么多事情,自然也不可能在一年前就把人安插到左城主的身边,还有,金沙城的人与左城主共过事,难免会有他认识的,虽然机率极小,但如果处心积虑地做了这么一年多,自是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如果招其他人,又不能保证忠诚度。所以,除非是傻子,不然金沙城不会派这么多人潜伏在左城主身边,既然不是金沙城,再联想到以前左城主在北方呆过,也曾在那儿招兵买马,所以你们最有可能就是借那个时候进入幻月城的。还有就是,这两万人的部队,只要是在金沙河流域,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调动,那是痴心妄想,惟有从北方进入,才无须经过哪一个城市来到地处偏北的幻月城。这么多点,如果再猜不到你们的身份,那我们也太笨了些。想不到啊,你们北方联盟也不甘蛰伏于北方,现在也想进入金沙河流域来争这块肥肉了。”我一口气不停,把自己刚才想到的都说了出来,其实我也想不到,一直以来都与金沙河流域井水不犯河水的北方十城,居然在一年多前就策划了进入金沙河流域的战略,如果是这样的话,难保各城之中都会有他们的奸细存在。

    那人听着我说,脸上神情变了数变,听到最后,居然呵呵大笑起来:“骆城主果然雄材大略,我们多年来的策划,本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没想到在你这短短的几句话中就露出了破绽。确实不错!果然无愧于一城之主。”

    我叹了口气道:“几年的策划,唉!想来你们是早有进入金沙河流域的心了。”

    “不错,北方虽然是我们的家乡,但穷乡僻壤,冰天雪地之所,哪如金沙河流域这么富足多金?我们北方早有打入金沙流域之心,只是一直以来兵力城力太弱,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不同了,金沙河流域从落日城之战始便乱成一团,而我们北方十城这时反而抱成了一团,成立了北方联盟,双方的力量对比再不是以前那般的悬殊,可以说,我们也有了问鼎金沙的能力,现在不趁乱进入,以后可就没机会了。”他说完微微一笑。又接道:“我们策划时间精力虽然用得多,但效果明显,这不,幻月城马上就落入我们手上了,呵呵!”

    我们静静地听着他说着这些,心里却是天翻地覆般动荡,现在天下形势本已极乱,如果北方联盟又掺合到其中,不知道这天下将会乱成什么样,而我的统一大业也将会因此受到极大的影响。

    “好了,既然你们什么都知道了,想必也明白今天我们是再不会放你们走的,乖乖的束手就擒吧,说不定还能留下一条命。”

    我微微一笑:“就凭你们几个?”

    他手里的刀在小玉的脖子上紧了紧,狞笑道:“凭这个行不行?少罗嗦了,束手就擒吧,省得多受皮肉之苦!”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