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血战城廓

    见再无围攻的人,我停下了手环视四周,所见之处都是尸体和鲜血,粗略一数居然有将近两百具的尸体留在了城下,未死的也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离死已不远。

    望着这些死尸,我只觉手心一阵发冷,这些刚才还在呼吸着和我一样空气的生命,现在都成了没有知觉的尸体,生命的脆弱与残酷在此时**裸地显现在我面前。

    江飞此时也在大口的喘着气,一气不停地杀了这么多人,他武功再高也会吃不消,我望去他身上衣服也破了不少口子,破裂住有的还有鲜血向外渗出,在这种围攻情况下,他也受了伤。

    左不右比他好了不少,面对这么多人的围攻,一轮的攻击后他依然白衣胜雪,居然没一处受伤,喘气仍然均匀而缓慢,如此强横的武功,如此的速度,如非我亲见,我根本不相信世上还会有他这样的身手。

    左不右在尸体中缓缓走了一圈后来到我们面前问道:“你们有没受伤?”

    我摇了摇头,然后急忙望向小玉和紫雨,看她们俩有没有事。因一开始我的落圆就把那些叛兵吓到了,他们对我们只是虚张声势,所以我们几人受到的压力并不大,除了小玉的衣服破了一处之外,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见她们俩没事,我和左不右都松了一口气,想到江飞受了伤,我急忙走向他,关切地问他伤得如何。江飞淡淡地说了声不碍事,也没让我帮忙,撕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从身上掏出金创药撒上裹住,像是伤的不是自己一样。我望去他虽满身是血,伤口却没多少,也不是很严重,才放下心来。

    左不右忽然冷冷地说道:“哼,死士?这就是赵枫口里所说的死士?呵呵!面对死亡时逃得却比兔子还快。声明赫赫的夜林军怎么会变得这样贪生怕死了?”

    紫雨忽然插嘴道:“这些不是金沙城的人,我在金沙城从没见过他们。这个赵枫我也从没见过,像他这样的武功,如果在金沙城,我怎么说也该认识,但我从没见过他这人。”

    左不右一愣:“你说他们不是金沙城的人?”

    紫雨点了点头道:“我身为金沙十六旗之一,金沙城的人可以说没一个不认识,而这些人我就从没见过。”

    “他们不是在一年前就被左伯父招在了身边了?会不会这些人是金沙城另行招募的?”我插嘴问道。

    紫雨摇了摇头道:“不可能,要知道以前秦问天在世时,除了他,地位最高的就是金沙十六旗,我们手下的士兵我们自是很熟悉,如果说一两人不熟悉还有可能,这么多人我都不认识,这就证明了他们不可能是金沙城的人。”

    见紫雨如此坚持,我们都相信了她说的话,但如果这些人不是金沙城的人,那会是什么人?要知道现在就金沙城与幻月城结的仇怨最大,最有可能动手的就是他们,也只有他们最有理由来刺杀我们。

    我们一时想不明白却节,一时也没再去想,记起刚才赵枫所说的话,左不右连忙领着我们向兵营奔去,到了兵营一看,士兵躺得到处都是,不过还好的是他们并没有死,只是都昏睡不醒。看来赵枫所说的下药确有其事。

    左不右拿了一盆水倒在一个士兵身上,受冷水一激,那个士兵马上就醒了过来,醒后还有些莫明其妙,不知自己怎么会全身湿透,左不右简要地把事情说了一遍,那个士兵才惊醒过来,连忙到处找水救人。我们也已同样的方法把一些士兵泼醒,然后任由他们自己相互救助。

    我们走了几个兵营,面对的都是相同的情况,我们也一一救醒后,左不右马上发出一连串的命令,士兵们领命急奔而出守卫幻月城去了。

    另外我们还发现了范学义的尸体,是被人在背后砍了一刀而死,想必是他在传达命令的时候被赵枫的人所暗算。左不右默默地看着他的尸体,一句话也没说,我望去隐隐有泪光在他的眼里流转。对于这个陪着他南征北战的下属,现在忽然惨死,他自然会有别样的感情。

    左不右还没从悲伤中回过神来,刚才跑去守卫的一个士兵即飞奔而来报道:“城主,有敌来犯,已到了城下,正在攻城,人数约两万人!”

    我们听得一愣,原本以为赵枫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没想到真有强敌来进攻幻月城。‘

    我们飞跑向城头,我一路跑一路观察着左不右的表情,只见他双眉紧锁,也难怪,现在幻月城的这种情况,如果强敌来犯,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得下去,是我是他也会同样的眉头紧锁,暗暗发愁。

    我们来到城头的时候,敌方已在攻城,一排箭雨射来,逼得我们躲在了城墙下,旁边不时就听到幻月城士兵发出的惨呼。我望去,幻月城的士兵正奋力反抗着,手里的强弩也向下漫天射去,箭才射出,城下的云梯就已搭上了城墙,敌人一手举着盾牌,一手扶着云梯在城下强弩的掩护下向上攀爬,不一会就有一些敌人爬上了城,幻月城的士兵分出一批人出来急忙上前去围攻,只是他们才从迷药中苏醒过来,战斗力自是大打折扣,现在就只是凭着一股气在苦苦支撑着,那些爬上来的他们也只是勉强才能把人杀死,如果再多些,就不知能否抵挡得住这些凶悍的敌人了。我经历过落日城之战,现在对于这种攻城战,望着那些不断惨死的士兵,已没有当时的那种兴奋和恐惧感,有的只是对幻月城未来的深深忧虑。

    这次来攻城的敌人,准备极其的充分,像攻城时所用的云梯,强弩、或是钩绳这些都十分齐备,并不像赵枫所说的只是仓促决定,而且看他们的战斗力,也像是修养了很长时间的,没有一点奔涉的疲劳,而最可怕的是他们在攻城时的那种不要命的凶悍,比之幻月城士兵的软手绵脚,战斗力之强已非幻月城所能抵挡。

    我望着局势危急,却没再见有生力军加入守城,我急忙向左不右问道:“左伯父,难道幻月城只有这点兵力了?其他士兵呢?”

    “上次夺城,我招集了五千人的队伍,虽是夺下了幻月城,但我也损失了一千多人,虽然这段时间我也补充了几千人,但总兵力不超过八千,而且刚才叛乱的又有几百人,现在我能用的士兵最多只有七千人……面对这两万余人……”

    我在左不右的眼里望到了深深的忧虑,现在幻月城比之当时的老落日城,城墙的高度和强度上都有所不如,加之又没有沈六用那样的一个军事指挥家,现在士兵又战斗力大幅下降,根本没有落日城之战时士兵那样高涨的士气,所以想像落日城那样以弱势兵力守住,真是谈何容易。

    幻月城的全部兵力都投入到了防守之中,而对方却只用了一半不到的兵力来轮番进攻,还有一万左右的兵力在旁边虎视眈眈,只要他们调配得当,两万人轮流进攻,不给幻月城一点喘息的机会,幻月城被破不过是迟早的事。

    随着战斗的继续,幻月城死亡的士兵越来越多,我们都加入到了战斗之中,但幻月城的颓势也逾发明显,很多人都是凭着一股气在支撑着。但在战争中,仅凭一股气那是远远不够的,战斗力那才是最重要的环节。

    战斗逾见惨烈,才三个时辰不到,幻月城士兵已有近三千人阵亡,攻城的敌人也在城上城下撇下了近五千具尸体,还好这时已是夜间,能见度大为降低,虽有火把的映射,但总是不及白天,这时来敌才停止了进攻,在城下扎营安寨,幻月城也因这难得的机会得以喘息休整。

    我随着左不右巡视了一圈,疲惫写在了每个士兵的脸上,每个人身上又不同程度地带上了伤,如非黑夜降临,以他们现在的状态,能再坚持两个时辰就算不错了。

    等把伤员处置好,吃了饭,已是午夜时分,紫雨和小玉再也熬不住先去休息了,我也感觉疲惫不堪,但也只能勉强支撑着随左不右四处布置防守,一切妥当后,在左不右的一再坚持下,我才领着江飞回到住处。

    意外的小玉却还没睡的等着我,我望着她憔悴的容颜,心里一阵痛惜,这个我深爱的女人一直以来都没有好好享受到什么安宁与幸福的生活,才见我不到一天,战争又降临到我们头上,这次战争情势又这样危险,我们能不能生还还是个未知数,我们的命运现在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小玉紧紧的搂住我,眼里满是担忧的神情:“清风,你说,这次我们能守住吗?”

    我回抱着她,虽想给她一些鼓励和安慰,但这样的情势只要是有些头脑的人都可看出,化到我的嘴里只能是轻轻地叹息一声。

    “如果我们守不住了,清风,我希望你好好的活着,因为紫晴姐和丹儿还在等着你。我不希望她们失去了你。”小玉望着我的眼睛,眼里已满是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