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潜城死士

    “为何要选择今天动手?”

    “呵呵,这也只是临时决定的,因为今天动手,如果事成,可一箭双雕!”说完,赵枫眼望向我,不用说,他的另一只雕自是指我这扬城城主了。

    左不右环视了一周道:“这些人难道也是那时潜入我身边的?”

    赵枫呵呵大笑道:“左城主,怪就怪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心里时时刻刻装的都是如何收复你的幻月城,在招人时只要有能力,其他的你都不在意,混进几百个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们这些人中,有的是我一年前招入的,有的是近期招入的,看来你们计划这事已不是一天两天了。赵枫,我再问你,我的士兵呢?是不是已遭你暗算了?”

    赵枫笑道:“呵呵,他们现在还在昏睡中呢,我只不过在他们的午饭下了些药,你这幻月城就成了一不设防的城市了。”

    “那你说的外面的两万金沙城士兵一事现在看来是假的了?”

    “这假或不假,就看你自己去判断了,我的任务就只是刺杀你和骆阳,其他的事不由我负责。”

    左不右傲然而立的冷笑道:“凭你们就想杀了我左某人,你们也太小看我了吧?”

    “左城主武功盖世,这我们是知道的,不过,既然敢来了,那我们早已抱了必死之心,几个人自是杀不了你,但我们这四五百的死士,左城主可就要掂量一下了,就算杀不了左城主,能把扬城城主骆阳或是您的女儿什么的杀了,那也是不小的收获了。”赵枫并没有因此而退缩,依然笑咪咪地说道。

    左不右向我这方望了望,眼神出现了我从未见过的犹豫,一如赵枫所说,如果我或是小玉被围杀,那对左不右的打击自是非同小可,特别是小玉,作为左不右的惟一的亲人,杀了她对左不右的打击自是非同小可,左不右很可能会因此而一蹶不振。但现在的情势,又岂是由他所掌控的?

    左不右仰头向天,似是再不在意赵枫所说,嘴里只是喃喃的道:“看来今天我左不右难逃一劫了。”话才说到一半,他已出现在了赵枫的面前,速度之快有如鬼魅般,到话从嘴里说完,他已闪电伸出手去捏向赵枫的喉咙。直到他出手攻向赵枫时,我才看到他移动了位置,此等速度真可以用骇人听闻来形容了。

    赵枫也非等闲之辈,虽是在说着话,却也一直在戒备着,双刃始终虚架在胸前,以最佳的防守姿势提防着我们某一方的进攻,但他怎么也没料到左不右会有如此快的速度,直到左不右手已伸到面前了他才感觉到,慌忙中也没有多想,双刃向上一摆,刺向左不右的手,腰硬生生的向后弯成了九十度角,双脚却牢牢地钉在当地,这一刻他只求能因此而让左不右变招,则他才会有一线生机得以逃脱。

    左不右果然变招了,原本是攻向他喉咙的手撤了回来,似是对他手里的双刃颇有忌惮,缩回那一爪后,另外一只手顺势又从双刃空隙处抓了上去,速度依然极快。

    赵枫双刃划了个空,招式已用老,再不及回招顾及,无奈之余没有多想,双脚猛一点地,一个人忽然贴地向后倒飞了出去,速度虽然慢了些,却也躲过了左不右夺命的一抓。

    我这边心里刚叹了一声这赵枫武功反应真是一流,那边情势又发生了变化,左不右招式依然没变,那招看似已完全不可能够到赵枫的那一爪,忽然像是暴胀了三尺,没因赵枫身体差不多已贴近了地面而改变,赵枫退缩的快,他跟进的速度也不慢,伸出的手还是抓向赵枫的喉咙。原本是左不右在赵枫点地后退的同时,双脚快速移动跟前,让原本已用老的招式依然保持着原有的威力。如果被他这一爪抓实,赵枫立时就将毙命当场。

    在这生死关头,赵枫并没有就此等死,他这时身体整个还在向后飘去,手里双刃脱手飞出,直奔左不右的面门而去,值此生死时刻,赵枫也使出了全力,双刃飞出的速度比之左不右的招式也没有慢多少,左不右如果听之不管,虽然也能一招把赵枫杀死,自己也很会有可能会被这两刃所伤。无奈之余,左不右只能收回一个侧步右称,躲过两刃,递向赵枫的那一招也因此而化解。

    赵枫这时才得已站稳脚跟,气都还来不及喘上一口,嘴里即大叫道:“进攻!”这一声也刚喊完,后面的话还没叫出来,胸前就有一枪飞到。刚才他化解左不右那一招已用尽了全身的力量,面对这一枪再无余力去躲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飞到的一枪从自己胸口穿入,鲜血立时涌出染红了他的白衣。

    他瞪大了眼不可置信地望向站在一丈开外的江飞,似是还不能相信江飞如何能在这么远的距离发出枪杀了他。

    江飞手里的枪这时只剩一截枪杆,从枪杆中带出一根细链,细链的尽头现在已全没在赵枫的胸口,一余一截链子露在外面。江飞一招得手,拿着枪杆的那一只手轻轻一抖,一个枪头从赵枫的胸口飞出,带出一蓬血雨。江飞伸手接住枪头,看也没看向后倒去的赵枫,缓缓地把枪头安在了枪杆上。

    从左不右出手到赵枫被江飞所杀,不过一弹指的功夫,我所能看清的就是赵枫倒下的那一刻,其他的左不右出手到江飞飞枪而出,我就觉像是闪电在面前划过,才刚喘了一口气,然后赵枫即已被杀。

    那些听到赵枫大叫本已冲向我们的叛兵,忽然见到赵枫倒地身死,都不觉愣了一愣,他们这一愣的功夫,左不右已闪电出手,就近的几个士兵全被他一爪抓住喉咙捏死倒地,直到他杀了五六人,其他人才如梦方醒,呼啸一声,把我们几个围在了中间,手中的刀枪全不要命地向我们身上招呼,一时幻月城墙下杀声一片。

    我在那些士兵冲上来之前,手心落圆涌出,已在面前布下了一个个的落圆气墙,那些冲到我面前的士兵一撞向这些圆,手里的兵器全都被落圆的力量击飞出去,有些武功低点的人,不仅兵器没能拿住,手还被这些圆绞得断成了几截。

    我身边的紫雨和小玉也没闲着,两个靠在我身后,手里的剑上下翻飞,把那些被我的落圆撞得东倒西歪的士兵砍得血肉横飞。我从没这样用过自己的落圆,也没料到会有如此的威力,一时之间,我们三人的周围横七竖八的躺倒了不少尸体,其他叛兵见状也不敢再强攻,只能围住我们抽冷递进刀枪。人家不再攻我,我的落圆也没了用处,只能在身前护住我们,我也不知如何去攻击那些不敢进攻的敌人。

    而那些围攻左不右和江飞的叛兵遇上的可不是我,他们可不管这些,两个人在人群中快速的移动着,望去就见一黑一白两个人影在人群中左冲右突,那些不管是远还是近的叛兵,只要他们近身,无不惨叫着倒地。左不右出手极其狠辣,出手即奔喉咙或是腰眼等要害,出手一捏,那些叛兵气都没吭一声就软倒在地。而江飞出手时总带出一声的惨叫和血肉横飞,他手里的枭枪极速而诡异,那些伸出兵器以为能挡住他的叛兵,忽然会发觉自己胸口或是小腹不知何时会多出一截枪尖,等枪离体看向江飞时,他已移动到了另外的地方。这样才几个来回,他的身上已是沾满了鲜血,也不知这些鲜血有没有从他身上流出的。他们这一轮出手,片刻已在城墙下堆砌了上百具的尸体,有些一时未死倒在地上的叛兵不住哀嚎,血腥的场面一如修罗场般惨不忍睹。左不右和江飞两人并没有因此而停手,黑白两个身影仍然在人群中四处穿梭,每一个来回,总会带走几个人的生命。

    我望着这个恐怖的场面,脑海里忽然泛起落日堂之战时的惨烈场面,当时我只觉当时的战争场面十分的悲壮,而此时我却感觉到一阵的恐怖,手脚阵阵的麻,脑海里一片空白,手里发出的落圆也弱了下来。

    我是这种感觉,我想那些士兵感觉到的恐惧感不会比我少多少,我就见到一些士兵手已在不住的发抖,眼睛突出眼外,定定的望向黑白两个身影,恐惧感已让他们的反应麻木,枪及体和手触及身体时也不知反抗和抵挡,任由左不右和江飞带走了他们的生命。

    随着叛兵不断被杀死,那些本来还狠命向前进攻的叛兵不再围向我们,相反有的还不住地向后退却,只希望能距这两个死神更远些,早忘了他们的任务是围攻我们。他们退却左不右和江飞却不放过他们,身形移动中,不管是距离远还是距离近的,都被他们杀死在地。

    这种情况维持了半刻钟左右,身处外围的一个叛兵忽然大叫了一声,丢下手里的武器就惨叫着向外逃去,他这一逃,其他本已恐惧万分的叛兵再无斗志,都学着他大叫一声扔下兵器向各个方向逃去,这时他们心里所想只是如何才能远离这两个杀人恶魔,哪还想得到进行围攻。不片刻,我们身边的叛兵就逃了个干净,没来得及逃去的也被江飞和左不右杀死在城下。左不右和江飞也不追击,任由这些吓破了胆的叛兵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