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双城结盟

    小玉猛地坐了起来,睁大了眼睛道:“她生了个女儿?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已经生了好几个月了,算起来应该是我们在山洞的时候怀上的,你不知道,她现在每天守着丹儿,不知有多幸福。”我想着紫晴她们母女俩幸福的样子,脸上不由也带上了幸福的微笑。

    小玉娇嗔道:“清风,你好偏心,为何我们一起在山洞内,她怀上了我没怀上?”

    我嘿嘿地干笑了两声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对你们俩我可没有什么偏心的,播的都是同样的种,要说区别,可能就是她那地好些,你这块地不大好,所以没把我的种子养育成材吧。”

    我话才说完,腰上就被她扭了一记,疼得我冷汗直冒,一年多来她这习惯却还没改,我的腰依然还是要遭受原来一样的摧残。

    “你说什么嘛你?什么她的地我的地?哼,肯定是你偏心了,不然,嗯,我这肥沃的土地怎么也会结出果实的。”话才说完,她便脸上飞红,头埋在我的怀里吃吃地笑了出来。

    我干咳两声道:“既然你这地这么肥沃,那不如我再撒些种子进去,让她早日结出丰硕的果实。”我边说,手边在她身上游走着,不片刻就挑起了她的激情。小玉一个翻身扑在了我的身上,媚眼如丝道:“今天你这农夫就算想偷懒也不行了,快来吧,来我身体里播下你的种子,我也想早日为你结出果实。”说完把我的老农民扶正,放进了她肥沃的土地里。

    等一切平静下来,我把我这一年多来的经历细细地向她说了一遍,包括与舒怡的那一段情缘也没有丝毫的隐瞒。她静静的听着,听到我开起了白吃楼时笑了出来,听到我被黑衣人刺杀时紧张地抓紧了我的手,听到我与舒怡相赌时又吃吃地笑了出来,听到我成为扬城城主时她露出了自豪的笑容,直到听到我因落圆而与舒怡产生了感情时,她才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半天没说话,一如当初紫晴听到后的表情。她的这种眼神直看得我心里发毛,弄不明白她对此事到底是怎么想的。

    见她一直不表态,我只能干咳两声道:“这事我也并不是刻意的要如此,其实事情发展也超出了我的意料,要怪只能怪命该如此吧,紫晴她现在也没怪我什么,还跟她处得像好姐妹一样呢……你不会是生气了吧?”我自顾自地说着,说到后面已前言不搭后语,连我自己都搞不明白自己在说些什么。

    “唉,算了,我也不怪你,你这样的人,我想不是我和紫晴两个人所能完全拥有的,当初见到你时我就明白了这点。以后还不知会有多少人跟你产生瓜葛呢。”没想到她和紫晴同时跟我产生感情,就连面对此事时说的话也一模一样。

    我干笑了两声,急忙保证以后不会再犯,一如当初对紫晴时,只是我看着她不以为意,也不知有没听进我说的话。

    她也没再多说什么,把我搂在她的怀里幽幽地说道:“我不会在意这些,我也不会去想你的过去和以后,我只想拥有现在,清风,抱紧我,好好再爱我一次吧!”

    我紧拥着这个善解人意的美女,生命又一次迸发出旺盛的力量,我们又紧紧的合二为一了。

    幻月城下午的春光很明媚,我站在左不右的身后听他朗声向城下的城民宣读着昨天拟的那份联盟声明。紫雨和小玉各站在我的两旁,江飞站在我的身后。望着她们俩个一左一右的傍在我身边,我又有了身处洞中的感觉,只是现在多了左不右庄严的宣读声。

    城下站了不下一万的城民在听着左不右的宣告,这些城民是在早上即被告知来听宣告的当听到左不右宣布与扬城结成世代友好同盟时,城下的城民欢呼声响成了一片,要知道扬城现在已是金沙流域最富裕的城市,与扬城结盟,这就意味着幻月城将有更多的机会发展,这也意味着战争的机会就大大的减少,作为普通老百姓,能不为此而欢呼吗?

    我听着城民们的欢呼,仿佛又回到了我宣布成为扬城城主的那一天,扬城的城民们也是如此地欢呼,看来,和平与发展,永远是普通百姓最为关心和接受的,战争和纷乱没人喜欢。

    宣告完后,左不右把我介绍给了幻月城的城民们,我也简短地说了几句,大意基本跟声明里所说的一样,城下又发出了一阵欢呼,时而我还听到幻月城万岁,扬城万岁,结盟万岁这样的口号。

    我的讲话完毕之后就是双方城主的签字,我首先在声明上写下了我的名字,左不右从我手里接过笔,也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这次宣告即告结束,然后文书过来照着誊写一张贴到城门口,以昭天下,这一切结束后,这也意味着此后我将再无近忧了。

    左不右含笑拉着我的手正要步下城头,只见城下匆匆地跑来一个人,我望去,正是昨日与范学义一起来见我的那人。

    他一冲上城头,即朝左不右一拜然后说道:“城主,城外北十里发现了金沙城的夜林军,人数约有两万人,正缓慢地向我城移动,如何定夺请城主示下。”

    左不右听后一愣:“你没有看错?”

    “千真万确!刚才探子来报的。”

    左不右显得有些疑惑,不解地道:“上次交锋,金沙城损兵折将,这段时间以来都是在修整之中,情报显示也是如此,这次为何他们会突然来犯?而且事先没一点先兆?”

    虽心有疑惑,但左不右还是马上道:“你即刻去疏散城民,学义,马上调动兵马守在城的各要害位置,另外,再派人去监视他们的动静。”

    那人连忙下城去疏散刚才还在欢呼的城民们。幻月城的城民多年历经兵锋,对这些场面已是熟悉不已,一听到疏散的讯息,就立刻各自有序地返回了自家。范学义也听令而去。

    不一时,一队士兵涌来,人数约有四五百人,却没见到范学义,这些士兵来到后,没有立时进入战斗的位置,而是虚虚地围在我们的周围,似是在保护着我们。

    左不右见状,眉头一皱喊道:“快上城头,各守岗位。”

    刚才来报的那人走上前来向左不右一拜,口中说道:“城主,刚才我还听到一个消息……”左不右又一愣,不悦地说道:“什么事?你刚才怎么不说?赵枫,你说话怎么这样拖拖拉拉的?”说完也没等他说话,又扭头向那些士兵喊道:“各守各位,快去!”

    就在他扭头的这一瞬间,刚才还在低头向他说话的赵枫忽然暴起,手上不知何时就多了两把短刃,他距离左不右本近,左不右这时又正扭身向那些士兵喊话,根本没料到自己的人会袭击自己。

    我离左不右是最近的,一看到赵枫露出的短刃,脑里只觉轰的一声,小心两字还没来得及从嘴里,落圆即从手里涌出,袭向五尺外的赵枫。但这样短的距离,就算我伤了赵枫,左不右也躲不过两把短刃。

    我的落圆才刚涌出,眼前突觉一黑,一个人影在我向前出现,我才感觉到面前的人是谁,他手里的枪即闪电刺出,只听叮叮两声,他一枪就刺中两把短刃的刀身上,那两把短刃被他这一枪刺得一偏失去了准头,险险地擦着左不右的左胁划过。那突然跳到我面前的黑影正是江飞。

    左不右虽然在一感觉到异状时即有了反应,他方一感觉到,就猛地向前一窜,飘出了三尺多远,这已是他这级别的高手所能有的最快反应了,但反应还是慢了一些,胁下衣服仍然被双刃划开了两个口子。

    江飞的枪一点中双刃,后续的招式接连发出,一条枪如灵蛇一般从各个方向刺向赵枫。这是我头一次见到江飞出手,只是没料到会是此等的猛烈,犹如暴风骤雨吧的迅捷。我这时也才明白为何他的枪要取名叫枭了。

    那赵枫也甚是了得,在此等劣势下,左挡右支虽是十分狼狈,却也勉强把江飞的攻势化解,江飞每攻出一枪他就退一步,江飞这一轮快枪猛攻下来,他已退离我们十步远,已不能对我们任何人构成威胁。

    左不右刚才差一点即被赵枫刺中,现在却像没事一样的定立在原地看着两人的交锋。等江飞把赵枫逼离我们停下手里的枭枪,他才缓缓地开口说道:“赵枫,从招你入我幻月城,我一直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赵枫喘了口气,压下刚才被江飞逼得已有些紊乱的气息后说道:“左城主,这个问题我想你要去问我们李城主才会明白了,恕我现在无可奉告。”

    “李长孝?呵呵,看来他对我幻月城一直还不死心,居然这么早就派你潜入我的身边,好!有远见,有魄力!”

    赵枫微微一笑道:“自从你一年前你招人反攻幻月城时,李城主即意识到这是个杀死你的机会,所以派我潜入你的身边,凭我的武功,在你身边混上高层,并不是什么难事,这一年来我隐忍不发,等的就是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