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落日弥辉

    左不右这时才收回他的目光,微笑浮现在他俊美的脸上。他走下台阶扶起我,我抬起头来看着他,这时的距离虽然比刚才近了,但我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因为左不右已没了刚才那种凌厉的眼神,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慈祥的笑意,一如长辈见到自己喜爱的晚辈一般。

    我也向他报以微微一笑。

    “当初如非有冷城主之大义相救,也不会有今天的左不右了……”左不右话说到一半,即住口不言,眼神望向远方,似是在回忆以往的点滴,也似是不想再提起昔日之事。他沉思了半晌,才拉着我近了房间。等我们坐下茶水送上来,左不右才恢复了平静。

    “贤侄此次来,不知可有什么要事?”没想到左不右会称呼我为贤侄,这让我听着不觉有些温暖。

    我随之也改口道:“左叔,此次我来是有三件要事,一是关于我父亲的,二是关于扬城和幻月城的,三是……嗯,关于小玉的。”

    左不右听到我此行的目的,也不由一愣:“关于冷城主之事这倒好说,关于小玉,这我也明白,但你说关于扬城和幻月城,这从何说起?”

    我微微一笑,把我在扬城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简单地说了一遍,其间的变化也令左不右和范学义听得脸上变色,直到听到我成为扬城城主,左不右不由呵呵大笑道:“我只是听说自宋扬死后,宋氏兄弟因争城主之位起纷争双双而亡,然后是一个叫骆阳的商人被推选为扬城城主,没想到这骆阳就是贤侄你啊!呵呵!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你父子失了一座落日城,却收了一座扬城,真不知该如何解释这其间的奇妙了。”

    我也微微一笑道:“这落日城我还是要收回来的,毕竟那是父亲创下的江山,我不会容许别人占有,只是现在暂时还无暇去顾及落日城了,有朝一日我必会光复落日城。不过,这也需要左伯父的支持。这也是我来这里的原因。”

    左不右道:“这样说来,你是否是想让幻月城在你收复落日城的时候袖手不管?还是说届时需要我的帮助?”

    “我是希望扬城与幻月城能结成世代友好之邦,两家相互联合,共对外敌。至于光复落日城时,我并不需要左伯父的帮助也可办到。”我把来意直接的点明了出来。

    左不右听我所说,沉思片刻才缓缓说道:“一直以来,我都是以一己之力来发展势力和抵制外力,从没想过要与谁结成同盟……惟一的一次以金沙城结约攻打落日城,结果却让金沙城暗算差点命亡落日城。所以我现在对结盟抱有深深的戒意……”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才接道:“但我也想明白了,在现今纷乱的时局,凭一己之力是不可能大有作为的,再说如果没有你父亲的大义相助,我也不可能留处性命收回幻月城,凭着这点我就应该答应你,何况还有小玉与你这层关系?”说到这里他又是一顿,我没有插话,静静的等着他把话说完。

    “好,我答应你,扬城与幻月城结成世代友好的同盟,永不敌视!”他看着我一字一句地把话说了出来,如同在起誓一般。

    我听后不由大喜,没想到这件棘手的事如此容易就解决了,以前对左不右的猜测都把他想得如何的不近人情,想不到他是如此容易说通,我本来还想过通过小玉的关系或许才能达到,没想到这点都没用上就这么容易的解决了这一问题。

    我大喜之余急忙向左不右拜谢。

    “明天我就让人拟一个关于此事的协议,然后我们可当众宣告此事,让天下人都知道幻月城与扬城结同盟、共进退!这也让那些想打我们主意的人要好好惦量一下了。”

    我连忙点头称是。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扬城解决了幻月城这个距离最近的心腹大患,那时就可放心进行我的营救大计和统一大业而不必时刻担心幻月城了。

    我们又商议了一些细节,这事就交由范学义去草拟协议了。

    结盟之事协商妥当后左不右问道:“你说的关于你父亲之事是怎么说?”

    “前不久我听人说,父亲被秦问天关押在了金沙城内,现在秦问天一死,李长孝继位,父亲生死未卜,我不知他会如何对待你亲,这让我十分担心,所以我这次来一是想向左伯父了解一下父亲的消息,二是也想请左伯父帮忙想一想如何解救我父亲。”

    左不右叹了一口气道:“唉,这两年来我心思都放在如何收复幻月城上,对冷城主的消息一直未曾听说,也不知他现在如何了。想当初,如果不是他在危急时刻出手,我左不右或许也跟他一样的被囚禁在金沙城内。”

    我道:“对了,一直以来关于左伯父逃出之事都未见传闻,不知那日我领他们进洞找黄金后,左伯父是如何得以逃脱的?”

    左不右脸上忽现激动神色,这是我从来未见过的:“那日你领着他们去后,其他人就把我和你父亲押到了一起捆了起来。那时我身体多处被制,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心想此次或许将毙命于斯了。你父亲也任由他们处置,没有丝毫的反抗。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本来很平静的冷城主忽然站了起来,他这一站起来,我才发觉不知何时捆在我们身上的绳子都已寸断。金沙城的人看到此等情况,大惊失色下马上就扑了上来。此时你父亲也不知哪来的力量,一把抓起我,伸手在我身上猛的一拍,把我从落日堂送到了门外,我一落到门外,即感觉下身已恢复了知觉,禁制不知何时已被他给解开了,只是上身还不能动弹。我落地后向堂内望去,你父亲被十多人围着,但他好像一点也不在意,随手挥出一掌就把金沙十六旗中的一人打得飞了出去,然后飞出一腿,又把一人踢得吐血倒地,十多个人围着他,不是被他踢飞,就是被他打得吐血,不明白原本已失去了武功的他,怎么突然间就恢复了。就在这时我听到你父亲在里面大喊了一声‘快走’,一边喊着一边缠住了那些想冲出来抓我的人,此时我心想,你父亲让我先走,必有他的深意,或许是让我先走了,过后再回来救他,这样总好过两人都被困于此。于是我便亡命逃了出来。在我逃命的过程中,我曾回头望去,见你父亲好像被那些人按倒在地,这让我想不明白,刚才那么威猛的他,怎么突然又会被那些武功并不高强的小兵捉住了?我逃出落日城后,过了一日才把身体的禁制解开,等我再进入落日城时,已找不到你父亲,现在想来是被带往金沙城了。此后我就蛰伏在幻月城内侍机收复幻月城,但一直都没有再听到关于你父亲的下落,我还以为他可能被秦问天所害了呢,想不到还活在世间。”

    说到这里他突然向我问道:“难道说当时你父亲武功没有失去?不然他怎么会突然大发神威?这是两年来我一直想不明白的事。”

    我摇了摇头道:“父亲武功失去,虽然当时只有我和沈叔知道,但却是千真万确的,我也想不明白为何会如此……”说到这里我突然灵光一现,脑子里闪过父亲教我落圆时的一件事。当时我把落圆第八层学会后,后面出现了一小节关于一招“落日弥辉”的介绍,我看了半天也没看懂,去问父亲,父亲说道:“这一招,如非万不得已时最好不要使出,因为你使出这招后,你全身的功力将尽失再不能恢复,变得比之常人还有所不如。但如果你生命受到威胁之时,可使出这招保命,因为这一招是把体内所有的潜力都在一刹那激发出来,威力自是极大,世间根本无人可挡,但时间也极为短暂,一如日落西山时那一刹的光华一闪即逝。所以你要切记,非到性命受到严重威胁不得使用此招。”然后他即细细地向我传授这一招的大义,当时我也没深学,现在想着他说的这段话,我再联系起左不右所说,父亲当时肯定是用上了这招“落日弥辉”,在瞬间激发了体内的所有落圆的力量,所以才能一举救了左不右。

    想到这里我向左不右说了这事,左不右方恍然大悟,也不胜唏嘘地道:“你父亲这是牺牲了自己来救我,想不到啊,我们做了三十多年的敌人,结果他会牺牲自己来救自己的敌人!”

    我想着父亲身无武功陷身金沙城的惨状,父子情深之下,差点当着左不右的面流下了眼泪。

    左不右此时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嘴里喃喃地自语着:“冷落日啊冷落日,我左不右一生仅败于你手一次,差点身亡,没想到最后却是你舍身来救我,现在你已手无缚鸡之力,你这不是让我此生也都不能一洗败你之耻吗……”他嘴里自语着,眼睛却似见泪花闪动。

    我们俩默默地想着心事,一时都没有再说话。

    半晌左不右才回过神来道:“救你父亲一事我义不容辞,到时需要什么你只管开口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