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幻月城

    在丹丸的制作过程中,我脑中出现了很多种不同的制造方案,这些方案如能成为现实,这丹丸的威力提高何一倍,而且也不会像现在要经过这么麻烦的过程才能爆炸。但这些方案才在脑子里浮现,随着方案出现在我脑里的是血肉横飞的战争场景,无限的恐惧下,我马上把这方案摁在了我脑海的最深处。

    等一切都准备妥当,已是春暖花天的时节,营救父亲之事被我们提上了议事日程,我们商议了半天,觉得还是暗取更为妥当,这是因为明里攻打金沙城,一是没有多少把握,二是攻打时要经过幻月城和落日城两城,落日城自不必说,幻月城对我们是什么态度,现在也没人知道,所以所冒的风险极大。惟有以极高的情报信息作保证,也少而精的队伍为主攻,才有一举营救出父亲的可能。

    情报队伍,在我接手扬城后,我即秘密的已进行着,而且还不断的派出人员进入,他们都是以各分行的名义进入金沙城的,只是所取得的情报效果十分有限,这也是没法之事,像父亲这样重要的人物,要想接近,除非是十六旗这级别的重要人员才有可能,作为外来人员,自是不可能知道清楚。还好的是,我以黄金铺路,我的人已成功地接近了金沙城内仅次于李长孝的原十六旗青旗卢俊,依我的人所说,这卢俊人极好色贪财,经过我的人有意无意的勾引,卢俊现在已成了我金沙分行的常客,据说他还迷恋上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如果从他身上入手,或是从这个寡妇入手,把卢俊变成于我们的有人也不是不可能。

    经过长时间的蹉商,我们确定了先由我进入幻月城探听一下左不右的口气,如果他这里能与扬城结盟,那我们就少了后顾之忧,可以放心的开展营救工作。要知道幻月城距扬城不过几日的路程,一旦左不右翻脸不认人来攻击扬城,那我们就不能全力去组织营救了。

    等一切都商议妥当,我即离开扬城前往幻月城,随行人员就只是江飞和紫雨,本来紫晴也想跟着去,毕竟这么长时间没见小玉,她也很想见见,但因丹儿还太小,走这么远的路不知会出什么事,所以就留了下来,而舒怡这个她的好姐妹,也只有留下来陪她了。紫雨因对各城的情况比较熟悉,所以我带上她,至于江飞,那就不用说了,我到哪他就会出现在哪。

    我这时离开,时机最是合适不过,一是扬城在沈六用的治理下紧紧有条,一片繁荣景象,有我无我也没啥两样,再就是这时候,各方都忙于歇战休养,各城都没有战事发生,我出行自是少了些意外,而更重要的是,这时候从幻月城传来消息说,小玉出现在了左不右的身边,为了她,我也迫不及待的想前去幻月城,见到这我所深爱的女人。

    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我的落圆功已略有小成,再不像以前那般的毫无还手之力,在我灵觉的指引下,落圆的力量也能经我手发出去攻击敌人,这时的我勉强能与洪峰这级别的高手打成个平手,但如果想胜我,据沈六用说,就算是左不右这样高手中的高手也不见得能伤我,要知道我体内蕴含的落圆的力量可以说是比之父亲当年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论攻击虽不是最强,但论防守,左不右想伤我,也是难上加难。用沈六用的话说,如果我铁了心要防守的话,无人能攻进我落圆画出的圆内。要知道,当初在南扬楼时我凭借落圆能把强弩射出的箭凭着落圆的力量化解,这点就连左不右也不见得能办到。

    在这种情况下,我才敢带着两个人即奔向以前的敌城幻月城,虽已对遇上的事已计划周密,但我还是惴惴不安的坐船前往,毕竟,面对左不右那样声名显赫的一方大豪,性格又极变化无常,没人能料到会再生什么事端。

    坐船前往幻月城,需时不过三日。我难得如此清闲地享受着金沙河两岸的美景,这一路走来,自是和以前别有一番滋味。只是美中不足的是紫雨时不时的缠着我让我兑现那两个愿望,而她却又不说出来到底要我做什么,让我不胜其烦,但看着她那与紫雨一模一样的美丽容颜,我心里又生不起对她的厌恶感,也只能随她说了。

    到幻月城后,我没有一来就去找小玉,我先是住到了我中央银行驻幻月城的分行内。随着这段时间的发展,幻月城的分行已成了幻月城最大的钱庄,我们的钞票也在潜移默化地深入到百姓的心里,这令我非常满意,如果有朝一日真要与左不右开战,我这银行的力量到时就能显现,那会是令左不右想也想不到的效果。

    了解了分行的信息后,我没事即领着江飞和紫雨两人,在分行负责人、也是落日城旧部一员的万成浩的陪同下,在幻月城四处闲逛起来。

    幻月城城虽大,但感觉却很破旧,有的地方还能见到前不久左不右夺城战时留下的战争痕迹,商业别说与现在的扬城相比,比之以前的落日城也有所不如,想来这是因为左不右连年的征战所致。不过据万成浩说,左不右自从重新夺下幻月城后,也认识到了自己这方面的不足,虽然也在招兵买马之中,但更注重发展经济,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和鼓励,幻月城的经济也在飞速的发展中。这也是我的分行为何能呈现蓬勃生机的原因。

    当我向万成浩问起小玉时,他说他也只不过见过小玉一面,还是在一两月前了,别说是他,就连是幻月城的人都不常见这城主女儿的面。现在连他也不知道小玉到底还在不在幻月城内。

    逛了一天的城,我即觉得索然无味,没有小玉的消息让我很是烦闷,要知道我此行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与小玉相会,如果不能见到她,那我真不知以后的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第二天一早,我再也忍不住了,并没像计划那样的先等几天再说,我向万成浩问明了左不右的官邸所在地,我领着江飞坐上一辆马车,紫雨就随她在城内游玩,然后备上一些小礼物,即奔左不右的官邸而去。

    到了地头,我向门卫报上我的名号,我这次没再用骆阳的名,而是直接报了原名。那守卫初一听,先是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我又向他报了一遍,他这才听明白,盯着我看了半天,似是在确认我是不是冒牌货,然后才进去通报。

    不一会他才出来,跟着还有两个人,一个我见过,是落日堂之战时被金沙十六旗放倒的幻月六使之一,只是我叫不出他的名字,另外一个我没见过,不过看他的气质也不同于常人,估计也是在幻月城有一定地位之人。

    那幻月六使一见我不觉脸上就带上了欣喜的表情,一见即大叫道:“果然是冷公子,呵!两年多不见,冷公子风采更胜从前了!”

    我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一来即遇上认识我的人,这省去了不少的麻烦事。

    我跟他谦虚了几句,随便扯了几句,问了他的姓名,然后就问到左不右的行踪,那名叫范学义的幻月六使说道:“城主这几日就在城中,没想到冷公子会来,我想城主见到你后会非常高兴的。”听他的口气,左不右似已再不记着以前与落日城之战的仇恨,这对于我来说是个好消息。毕竟落日城之战已过去两年的时间,现在的人没必要去惦记着那些仇恨。

    我又小心地问道:“那左小姐也在城内吧?”

    范学义点了点头道:“自从重新收回幻月城后,小姐就一直呆在城内,哪也没去,冷公子怎么突然想到问起小姐了?”

    听她一说,看来小玉并没有把我与她的关系公之于众,这又让我有发愁,不知左不右知不知我和他女儿的关系,如果不知,那我该如何向他说起此事?

    我随便应付了几句,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一边随着范学义进入了左不右的官邸内。另外一人领着江飞自去另外的地方休息不提。

    左不右的官邸并不见有多豪华,但却极广大,有的地方还被火烧毁未重建,想来当初左不右重夺幻月城时也不是很轻松。我们走了半天才到达一间房的门外,这间房可说是这座官邸内最大的一间了,我站在门外,范学义告声罪进去向左不右通报我来到的信息。

    不一会,我即见左不右走出了门外。虽然我与他见的面不算太多,但以前他留给我的映象是一个极其完美的男人,年纪望之不过三十多岁。但这次见到他,原本乌黑的头发在鬓间也见了雪丝,原本红润如玉的脸也有了些许的苍白,虽只是两年未见,他却给我老了二十岁的感觉。看来这两年的时间他过得也并不舒服,但他那双不怒自威的双眼仍然没有丝毫的改变,一如当初一般的凌厉。

    他这时就用这双凌厉的眼睛看着我,我收敛起自己的心神,回看着他,没有一点的退让。我和落日城于他,只有恩,并无仇,我用不着害怕他的眼神。

    我们就这样相互看了半天,良久我才拜下去说道:“晚辈冷清风拜见左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