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天下大乱

    沈六用叹了口气道:“其实真正要怪,罪魁祸首有两个,一是左不右,一是秦问天,其他人不过是听命行事而已,左不右现在不知所踪,秦问天深处金沙城,我们想报这个仇和收复落日城,还要再等待才行。至于你和紫晴的事,你放心吧,你能看开了这层关系与她生了孩子,我还能看不开?对了,你的孩子我还没见过呢。”

    想到丹儿,我不由笑道:“是个可爱的女儿,您一定会喜欢她的。”

    沈六用呵呵笑道:“想不到两年多不见,我就升了一辈了,呵呵!来来来,快快带我去看看孩子去,我等不及想见到她啦。”

    我笑着推起他向珞阳楼走去。一路走一路跟他聊起这段时间的经历,沈六用随意地听着,时不时点出一些我的不足之处,让我大获收益。

    然后我向他说到紫雨看到父亲出现在金沙城,沈六用听后眼里泛起了泪花,定定的想了半天道:“老城主我们一定是要去营救的,但要看时机。唉,现在如果他在,看到你所取得的成就,一定会很高兴的。”

    我们没再说什么,默默地想着父亲,一直到珞阳楼都没再说一句话。

    紫晴见到沈六用时也是一愣,脸色有些变了,神情也有些不自然。我走过去把我们刚才说的话向她说了一遍,她才恢复了些平静。我从她手里接过丹儿抱到沈六用面前,没想到沈六用这个纵横天下多年的人面对还不会说话走路的丹儿时显得是那样的手足无措,想抱,却又不知如何抱,不抱心里又十分喜爱,最后还是笨拙地抱起丹儿,那个样子惹得我们都笑了出来。我和紫晴对望了一眼,心里也露出了一丝欣慰的感觉,一直紫晴对于攻打落日城一事久久不能释怀,她很害怕面对落日城受到她伤害过的人,心里总是带着一种愧疚之心,平时她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与洪峰他们会面的,现在有了沈六用的话,她可以不用再为这事而耿耿于怀了。

    沈六用抱着丹儿久久不愿放下,我们都看得出他是极喜爱丹儿的,也任由他抱着了。因为有了丹儿,落日城与紫晴的关系我想将会更进一步了。

    有了沈六用丰富的治理经验,我再不用每天对着那大量的卷宗而发愁了,现在我反而成了扬城最悠闲的人,每日除了去街上闲逛,就是领着丹儿到扬城的百姓家去吃百家饭,或是练练落圆神功,日子过得惬意而随意,犹如我最初在落日城一样。

    当天空飘起第一朵雪花的时候,回去金沙城很久的紫雨带来了一个令我们震惊的消息:金沙城主秦问天突然暴病身亡,城主之位因之空闲,金沙城十六旗为此分帮立派,各占领了以前金沙城的势力范围。黄旗李长孝联合三个旗主占据了金沙城,李长孝自封为金沙城城主,蓝旗叶滔和青旗、橙旗、镶黄旗等六旗占据了落日城,由叶滔任城主,其余各人各占要职,其余旗在绿旗陆唯的带领下占据了幻月城,他也自封为城主。紫晴因早脱离出来,自是不必说,紫雨因心挂乃姐,也没参加到任何一方。及此,秦问天以前的势力瞬间变成了三分。而且各城之间并不和谐,谁的眼睛都盯着其他两城,一有机会就想发动攻势吞并对方,但如果是欺到了他们头上,三城又会联合起来,保持着夜林军之间的稳定。这情形一如定真老人所说,天下大乱即将到来。

    秦问天势力三分后不过一月,铁林城城主就被他的大儿子林文联合其他城内强势强行逼宫,赶下了城主的宝座,被关在一座院内当太上城主也不知死活,而他的儿子是个野心勃勃之人,铁林城偏于一隅让他早已心生不满,加上与金沙城的世仇,在当上城主之位后,他即发出讯息将对世仇金沙城动武,两城现在可以说是磨刀霍霍,战火随时都可能爆发。

    让人没想到的是,秦问天与宋扬的死引起了连锁反应,不仅金沙河流域战乱纷起,本是很平静的江南五城也出现了问题。原本江南五城百年来就建立起了一个攻守同盟,可以说五城就是一城,人们说起江南时都统一以五城说之,没有彼此之分。但金沙流域的分裂居然也引起了江南诸城的纷乱,以前本是铁板一块的五城开始出现了分岐,先是五城中最富裕的沪城宣布不再遵守联盟条约,沪城才宣布完即闪电派出五万精兵强行侵入了邻近的苏城,而且把苏城城主一家老小全都押回了沪城软禁起来,沪城城主黄天霸旋即宣布苏城并入沪城十疆域。这马上引起了其他三城的强烈反对,江城、宁城、福城三城组织了近八万的联合部队兵临苏城城下讨伐黄天霸,双方交战十来天,各有伤亡,苏城却也没被攻下,见想拿下黄天霸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三城即退守最近的宁城商议。就在此时,江城与福城居然趁退守福城之机,两城突然起兵,就在宁城城内掀起了战乱,宁城本来兵就弱,又是在自己城内开战,如何能抵挡两城的虎狼之兵,宁城城主华勇被两城殊杀,一个宁城即被江城和福城瓜分了。由此,江南五城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即由五城变成了三城。

    趁着金沙河流域大乱之机,北方偏远的原本很不引人注意的一些中小城,却也在此时宣布北方十城结盟,组成一个不亚于金沙城的军事同盟,共同抵抗外敌,隐隐间也有了与金沙河诸城抗衡的资本。当这年的寒冬正式来临的时候,天下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翻年才过,幻月城即传来了令人震惊的消息,已一年多没有消息的左不右突然在幻有城内发动袭击,他带领着不知从哪组织来的五千多人,杀进了绿旗陆唯在幻月城的官邸内,一举诛杀了陆唯和其他几旗,重新又把幻月城纳进了自己的口袋。他的这一举动马上引起了金沙城和落日城的注意,两城这时放下了原有的成见,组织起了三四万人兵分两路同时进攻左不右,却不想这三四万人的部队在渡河时被左不右以火攻之计烧死了近万人,铁林城也趁着这个时机,发动精兵攻打金沙城,无奈之下,两城只能仓皇退回各自的地盘,左不右也没追击,退回自己的幻月城招兵买马巩固自己的势力。而金沙城在退回抗击铁林城的时候,阵脚还没站稳,即被铁林城打了个措手不及,损失惨重之下,黄旗李长孝只能龟缩在金沙城内不敢应战,铁林城攻了一段时间也无果,遂也退兵而回。经过这两场大战,本是军力强盛的金沙城元气大伤,城办兵力大幅下降到不到三万人,一个原本在金沙河不可一世的金沙城已变成了一个日薄西山的空架子。

    我们在扬城我的官邸内听着探子汇报着这些消息时,心里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惊奇。一如定真老人所说,天下大乱之势已起,正是我趁机统一天下的大好时机。但如此纷乱的局势,我们也不知道该如何进行我们的统一大计,也不知这局势还会朝着哪个方向发展,我们惟一能做的就是暗暗招兵买马,积蓄自己的力量。

    而最让我担心的却是父亲,现在金沙城已不再由秦问天把持,他的命运如何,李长孝会如何对他,这都是我关心的问题。每每想到父亲现在过的日子,不仅是我,洪峰、顾磊、李正山等落日城的旧部也都是心急如焚,但却毫无办法,以扬城现在的兵力,想跨过几城去进攻金沙城,无疑是去送死。

    但令我高兴的是,左不右重新控制了幻月城,对我们是极大的有利,凭着父亲在落日城之战时救下幻月城近千人的性命,最低程度,左不右再不会把我们当作敌人,如果再加上小玉与我的关系,只要她在其中说说话,左不右这未来的岳父和我结盟的可能性会更大。

    在此天下大乱的时候,我已不再掩饰自己争雄天下的野心,一边我在各城暗暗的进行着自己的金融政策,又依靠金融政策搜括来的银子和山洞黄金雄厚的财力四处招募兵马,这些兵马在沈六用的精心调教之下,已初具规模,加上以前扬城原有的两万人部队,我的部队已超过了三万人,这点兵力用去四处征讨可能少了些,但防守扬城已是绰绰有余。

    不仅如此,我在招兵的同时,还不断的投资把扬城的城墙进行了扩建和加固,有我强大的财力支持,可以说短时间内就把一个扬城从一攻即破的弱城变成了一个固若金汤的铁城,而更重要的是,炼丹炸死宋扬的炼丹士王勇已暗暗的炼出了威力巨大的“丹丸”,这个“丹丸”我们因当初的提议制作不是很多,威力却极大,一颗装在一个密闭铁球内、大小如鹅蛋的丹,在火烘烤一段时间爆炸产生的力量,可以把三尺厚的城墙炸开一个大洞。但这东西最大的毛病是先要在要炸的地方点上火,然后投入丹丸,等一段时间才会爆炸。虽是如此,这也够我们兴奋半天的了,毕竟这东西还是头一次出现在世上,到时如果在战争中用上,不说它炸出的效果如何,那吓人的威力也可以很轻易的打击敌人的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