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众望所归

    第七十六章众望所归

    不知何时,紫晴、舒怡,还有周道丰他们也聚到了珞阳楼的门口望着扬城的百姓,他们也被这浩大的场面和声势所震憾,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一种激动的神情,我知道,面对这种场面,他们也再不会说出让我考虑一下的话语,因为没人能在这么多人的恳请面前而无动于衷。我今天见识到了人心所向的力量了。

    我也不能无动于衷。

    我缓缓的走上前去,把跪在我面前的人一个个扶起来,但跪着的人实在太多,而且他们似是像约好了一样,我这边扶起来,那边又有人跪下来,所有人都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

    我不再去扶跪着的人们,我知道只要我不答应他们,今天他们肯定是会长跪于此不离开珞阳楼的。我站立在珞阳楼门口,心里只觉有一口气需要我呐喊出来才痛快。这让我再也忍不住大声地喊道:“好,我答应你们!”

    我话一才出口,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欢欣的笑容大声地欢呼出来,那欢呼的声音又一次响彻了长空,然后他们又齐齐地单膝跪下,这次就连周道丰他们都跪了下去,他们嘴里都齐声喊道:“拜见城主!”他们这一拜倒,整个鹰扬大道上绵延看去,就是一片望不到头的背脊和人头,除了我外,就再没一个站着的人。

    我静静的站着,感受着他们对我的跪拜,虽然一直以来我都有一统天下之心,但我从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万民朝拜的一天,这是一个王者才能享受到的待遇。而我作为一个外来人,才经历短短的一年时间,现在就能面对着万民对我的朝拜。这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

    他们一直拜了三拜才站起来,我看到所有人眼里都流露出喜悦,因为我上次留下的善名,他们知道,有了我这样一个城主,就不会再没人管他们的生死,也再不会有经历洪水也没人管的事情发生了。

    望着这些善良的城民,我明白其实他们要的很单纯,不过是在维持现状的基础上能更进一点。我心里暗暗地发誓,我将会尽我的所能去帮助他们,不会让这座城在我手里垮了,也不管以后我会变成什么样,这是我对他们的承诺,也是我对自己的承诺。

    此后几天,我都是在繁忙中度过的,主要是了解扬城的方方面面,只是这些事放在我,那是再艰难不过了,但既已答应了扬城的百姓,我不可能就此半途而废,我惟一能做的就是硬着头皮顶上去,怎么说我这一城之主也不能对自己的城市什么也不了解吧?

    通过这几天的填鸭子,我才对扬城了解了个大概,这也让我暗暗的心惊,我根本想不到扬城会有如此的经济实力,而且商业之发达程度超出了我的想像,这也难怪,如果没有这样发达的商业,我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发展起来。

    坐上了这城主这位,我只能又发挥出自己的特长,把能用的人用上了,而不是大包大揽的什么都自己做。周道丰分去管财政,张力去管城务,余得利仍然做他的城守将军,洪峰、顾磊等落日城旧部也进入了军队中,协同余得利搞好军队的建设,又在他们的提议下,由江飞组织了一只我的近卫军,负责我的安全,以前能用的人我都提了起来,没用的也毫不留情地全排队在外,而且还在扬城招募了不少能人管理城务。等人都安排妥当后,扬城的一切恢复了正轨,我却成了一个忙人,每天要面对大批的文件和事务,我最想做没事到处逛逛,或是领着丹儿在扬城各处商家处转悠,与城民们笑成一片的已成了泡影。这才我时的我只希望有一个能统一调配的人,因为很多事需要一个人在中间协调和处理如此多的事务,而我在这方面又极懒散,只能是勉强的应付。如果再有这么一个人,那我就能放心的去做我最想做的事——营救父亲。

    我没想到我的愿望如此快就实现了,这日我正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卷宗发愁时,一直在忙着城管任务的洪峰和顾磊突然来到了我面前,眼睛里带着掩饰不住的喜气。

    我放下手里的活看着他们,奇怪地问道:“洪大哥、顾大哥,你们是不是遇上什么喜事了?怎么高兴成这样?”

    洪峰呵呵笑道:“公子,确实是大好事,因为有一个特殊的人来了,你猜猜来的是谁。”

    我一愣,想不到平时看着很粗旷的洪峰也会玩这种小孩子的把戏,不由奇怪地说道:“洪大哥,不会是大嫂来到扬城了吧?”

    顾磊在旁边一听笑了起来道:“他哪来的老婆,呵呵!不管是在落日城还是在扬城,我们的洪大哥最喜欢的地方就是青楼内,找个老婆来岂不是给自己套了个箍了?看到他天天在青楼里泡着,还不活活气死?”这话说得我也大笑起来。

    洪峰老脸一红,急忙说道:“不要再取笑我了,我平生也就只好这一口,又不犯法。你管得着吗?公子你再猜,是另外的人。”

    我心一动,让他们如此紧张的人,自是以前落日城,只有落日城出生如死的兄弟才会有如此深的感情。但落日城幸存的人已全在扬城内我的身边,父亲现在在金沙城内,沈六用生死不明,那还会有谁现在出现?

    我苦笑地向洪峰说道:“洪大哥你就不要为难我了,快点说出来是谁吧,你知道我笨猜不到。”

    洪峰笑了笑没说什么,顾磊也是一样的没说话,只是扭头向着门外看去。我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向门外,只见李正山微笑着推着一张轮椅缓缓地走了进来,轮椅上坐着一个长须飘飘的中年人,正微微笑着看着我,却是我怎么想也想不到的沈六用!

    我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出现的人会是我最想见到的沈六用,我揉了揉眼,确实是以前在落日城最爱护我的沈六用在微笑望着我。

    我猛地站起来,扑到他轮椅前跪下,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嘴里嗫嗫地说不出话来,洪峰他们几个看着,也跟着我流下了喜悦的眼泪。

    沈六用伸出手来地抚摸着我的头,眼里透露出慈爱的神情。一直以来,沈六用都把我当儿子一样的爱护,有时可以说是溺爱,而我一直都把他当作除了父亲外最亲的人,感情自是深厚无比,从听到他受伤后被定真老人带走,我日日都会挂念着他的生死安危,现在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怎不让我激动万分?

    半天我才从嘴里吐出几个字:“沈叔,你这是……”

    沈六用微微一笑道:“那日受伤后我被家师所救,命是捡回来了,但已成了个残废,本来早就想来看你,只是家师一直认为我不宜多动,而且认为由你自己去发展可能对你会更好,所以我一直到你当上了扬城城主才出现。清风,这一年多来你做得很好,没有辜负老城主和我对你的期望。”

    我憨憨地笑了笑道:“那是我运气好而已,其实我根本没真正的做了什么。”

    沈六用道:“其实你做了,只是你自己没感觉罢了,像你舍命抗洪,这样的事就大得人心,如非有此着,你现在也不见得能当上城主。还有你开展的金融计划,这是我想也想不到的。这些难道不是你做的?”

    我笑道:“这也只是机缘巧合了,很多事情发展也是出乎我的意料,最后根本就不由我控制了。”

    沈六用叹道:“虽是机缘,但也是给有准备的人,给那些厚道的人,而你最不缺的就是这些。所以,有时候偶然中也有其必然。”

    我呵呵笑道:“不管是什么,沈叔你来可就是帮我大忙了,你看,现在有这么多东西等着我来处理,现在有你在我可放心交给你来做啦。”

    沈六用听我一说,不由笑骂道:“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懒鬼城主?见到我马上就撒手,你看我现在这样子,还能为你做什么?你这不是想要了我的老命吗?”

    我笑道:“您当然能做,这工作再适合您不过了。反正这要的是运用您的经验和智慧,到时我再给您配一两个专门服务的人员,负责您的起居,这样您就能安心的做事了。”

    沈六用轻轻用手打了我一计笑道:“我本来说来扬城是享清福的,哪知道却是来揽事了!你小子现在怎么这么狡猾?见缝插针的就把自己的事推托得一干二净?”

    我嘿嘿的干笑两声没再说什么,只要他能在扬城帮我,那这个城就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出现问题。

    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急忙向沈六用道:“沈叔还记得攻打我们落日城的那个金沙十六旗的紫旗吗?”

    “当然记得,要知道落日城的陷落,跟他们是有直接的关系。不过,我听说她现在成了你媳妇了,是吗?”

    我点点头道:“是啊,我原本也想象不到我会跟她成为夫妻,而且孩子也有了。我现在跟您提起她,是希望事情已过了,您能原谅她当初攻打落日城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