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一城向心

    余得利没跟着去,就跟在我身边,不住的向我询问事情的经过,我随口说道我从窗口逃了出来,然后就见他们两兄弟火拼,然后不知从哪燃起了大火,然后两人都没逃出来被烧死在了楼内,我自是没有说这火是我的人放的。跟在我后面的路婵虽然也知道事情的真相,但也没说什么。而舒怡听到我说自己两个兄长火拼而亡,又哭了出来,

    我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她,她两个月内接连失去了三个亲人,伤心自是难免,虽然宋舒海宋舒山与她的关系原本很淡薄,但毕竟是一父所生的兄妹,心情上还是有难以接受死去的事实,只是她这次并没像上次宋扬死时那样的悲伤了。

    我向余得利问道:“余大哥,刚才你不是还在楼内?怎么忽然间就出现在了这里?”

    余得利道:“刚才我早就出来了,是你没注意到罢了。现在我也不瞒骆兄弟了,今天宋二公子是让我领人去消灭南航帮的,而他在楼内对付大公子,只是想不到其间出了这样的事。”

    “那南航帮”这南航帮是扬城水上的黑帮,控制着扬城一半的水运,宋舒海如果要对宋舒山动手,自是不会放过南航帮。

    “已被我消灭了,没一个漏。”余得利淡淡地说道。这样的结果自是在情理之中,如果没有宋舒山的支持,余得利这四大城守之一要消灭他们,只用调动几百个士兵即可,灭了一个小小的黑帮可以说是易如反掌。

    听他如此一说,我回头看了看路婵,想看看她在自己的死对头被消灭后会有什么反应,但路婵只是低着头默默的随着我们走着,也看不出她现在是什么表情。

    余得利忽然正色向我道:“骆兄弟现在有何打算?要知道现在扬城已是群龙无首,没一个主人,难说不日即有大乱,不知骆兄弟你是走是留?”

    我紧了紧搂着舒怡的手道:“我自是要呆在扬城,为她,为我自己的生意,我也要留在扬城内。”

    余得利犹豫了一下轻声道:“那骆兄弟有没想过自己来做这扬城的城主?”这话他似是想了半天才说出来。

    我猛地站住了脚,脑海里剧烈地震荡着。是啊,现在扬城已没有一个真正的主人,如果我趁现在无人主事的情况下出来当这城主,凭我的威望和手里的实力,做这扬城城主可以说是再轻松不过了。

    余得利见我站住,凑到我耳边低声道:“骆兄弟你现在在扬城声望无人可比,再加上又是小姐的夫婿,可以说是最适合的人选,如果你现在来做这城主,当哥的我一定全力支持你,要知道,只要我现在一句话,就能调动近五千人的士兵来支持你,联同你自己护卫队的一千来人,我想没人会敢再反对。”

    我望了望身边的舒怡,迟疑了一下说道:“这事我们明天再说,现在我要带舒怡回去好好休息,我也累了。对了,余大哥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调动手里的士兵,把扬城的局势稳住,以防心怀叵测的人在这时发动内乱。”

    余得利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去安排,你放心,我不会让那些人得逞的。不过,骆兄弟可回去考虑一下我刚才的建议。”

    我点了点头道:“这事我们明天再说。”说完没再说什么,抱着舒怡进入了珞阳楼,路婵也跟着进了楼。余得利也没再多说,迅速的派出人,调遣军队守卫扬城的各处主要位置去了。

    我把舒怡安排好后回来,望着跟进来的路婵问道:“路小姐,你怎么不回去?”

    路婵的眼里透出一丝迷惘,眼睛望着我,似又什么也没看见般,说的话也如梦如幻:“我?我还能去哪?南扬楼没了,宋舒海死了,金沙帮不知还能存在到什么时候,我能去哪?”

    “你自然是应该回金沙长河帮。现地南航帮完蛋了,你正好可以扩张自己的势力。这是你的机会。”

    路婵摇摇头道:“不知怎么,自从刚才宋舒海向我射出那一箭,我就再没了争权夺利之心了我那样死心蹋地的为他做事,他居然也能牺牲我,这世上我还能相信谁?”

    我默然了,我知道她其实是听到宋舒海承认那天刺杀我是他所为后才会有这样的想法,她应该明白了,那时宋舒海已有牺牲她之心,自己倾心效力的人不在意自己的性命,放在谁都不会好受,何况,外界还传闻她和宋舒海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我沉默半晌,也不知该如何劝她,她现在已心灰意冷,就算勉强让她投入,她也不可能取得什么成绩,只是她不回去,不会说就要留在我这里吧?上次与紫晴她们的醋海兴波可让我吃够了苦头,那样的事我可不想再发生第二次。

    “我先在你这住一段时间如何?过段时间,我就离开扬城,这地方我不想再呆了。”她的话里透出了说不出的倦意,对于她这样一个女人,经历了太多的苦难,每一件事放在其他人可能早已不堪重负,她还能挺到现在也算不错了,有离开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

    “嗯,这不是问题,你想住多久都行。珞阳楼你可以当是你的家一样,想走的时候跟我说一声即可。”我其实很矛盾,感情希望她留下,理智上我应该拒绝她,但化到家里,我所说的只能是这一句。

    “那我先谢谢你了。对了,上次我住的那儿还在么?我感觉好累,想去休息了。”

    我点点头领着她来到她以前养伤的那间房,自从她走了以后,就再没人去住过,可以说和她走之前没啥两样。

    路婵推开门走进去,将要关门时忽然转过头来看着我,眼睛里闪过的感觉很复杂:“谢谢你那天救了我,还要谢谢你今天把我带离了南扬楼,要知道如果你当时不把我带出来,我说不定也像宋舒海那样,不是死于刀下,就是葬身于火海。真的,谢谢你。”

    她忽然身体靠前抱住了我,玉唇在我嘴角轻轻吻了一下,犹如蜻蜓点水般,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离开我的身体,关上了门。

    我痴立在她的门口,脑海里回味着与她相处的点滴,甜蜜在我心里隐现,我摸了摸唇,她吻过的感觉似还残留在上面,刚才被她抱过的柔软感觉还在,依然还带着她刚才抱过的痕迹。一时我呆呆地定立在她的门口,心里不由痴了。

    南扬楼的事不出一天即传遍了整个扬城,当然在我们和知情人的房间隐瞒下,普通百姓只是了解到宋家兄弟一夜身死,其他的细节都不知道。扬城这座百年古城还从没遇上过二个月内城主和城主的当然继承人相继死去的事。面对这样的变故,扬城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忧虑之色,他们似乎看到了自己平静的日子到了尽头。

    还好因为余得利及时的调配军队,扬城并没出现预想的内乱,有几个想趁乱捞些油水的军队和扬城的管理人员,都被他及时地镇压了下去,军队里其他与他不和的人,他也趁机削夺了他们的势力,在这些方面,余得利体现了作为一个扬城城守的素质,这与他平时那种贪小利占便宜的性格大为不符。一直以来我都没怎么看得起他,通过这两天他雷厉风行进行的这些事,又让我看到了他全新的另一面。虽是如此,他也并没有居功自傲,依然每天来到珞阳楼里劝说我当扬城城主。其实以他现在的实力和手段,他自己当这个城主也不是不可能。

    如此过了几天,不仅是余得利来劝我,宋扬的四位夫人也来劝我,他们都认为现在惟有我才有资格也最适合做这个城主,过后,很多在扬城大有名望的人士也来到珞阳楼,恳请我做这扬城城主,而且他们还联合了扬城的商家,搞了个几千人的联合签名送到我的面前,说如果我再不出任城主之位,扬城这商业重城的位置就将不保。

    我虽然心里早有这打算,但一直觉得现在时机未到,其实在第二天我们即讨论过这问题,但都觉得我们现在的实力还达不到出头来支撑扬城局势的地步,我对自己有没能力做好这一工作,也没心理准备,所以我一直犹豫着婉拒了。

    直到那日早上我被周道丰叫醒,说让我到珞阳楼外看看。我穿好衣服来到珞阳楼才向外望去,就见珞阳楼门口黑压压的站满了扬城的百姓,既有普通的百姓,也有一些富豪商贾,人数将近三万人,把珞阳楼围了个水泄不通,人从鹰扬大道两边排了开去,我居然没看到人群的尽头。

    他们一看到我,即刷地单膝跪在了地上,所有人都齐声喊道:“恳请骆公子出任扬城城主”他们喊了一遍又一遍,那万人齐喊的声势响彻云霄,久久不绝。

    望着这个万民齐喝的场面,我不知该说些什么,话语哽咽在我的喉间发不出声音,我只觉一股热血在心里沸腾着,我根本想不到我这来到扬城不过短短一年多时间的人,居然能得到这么多人的拥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