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火烧南扬

    等那些放火的人现出身,我才看到那些人居然是我的人!他们二十多人围在南扬楼四周,一手里拿着强弩,一手拿着一支火把,等见火势起来后,才把手里的火把扔进了火里,手拿着强弩在四周戒备着。

    楼内宋舒山又被砍了一刀,这一刀下去,宋舒山已再无反抗之力,一只手拄着刀,眼睛紧盯着宋舒海,宋舒海提着刀望着他,牙一咬正想再向他补一刀杀死宋舒山,不知谁这时大叫了一声道:“起火了!快跑!”他一愣,手里的刀就没再砍下去,跑到窗口向外望去,火势已烧到了二楼,正迅速向三楼燃去。

    这时他也没空去顾及杀死宋舒山,跳上窗口就想向下跳去,他才一出现在窗口,江飞在下面大叫一声射!几支强弩射出,把他又逼进了楼内。有些黑衣人和士兵不要命地跳上窗口,才跳上窗,即被一轮箭射成了刺猬。如此再没人敢从窗口跳出,只能被火势一点点的逼了向楼上逃去,这时两方都忘了拼杀,全不要命地向高处逃去。

    我冲到江飞面前叫道:“这放火我都没说要放,是谁的主意?”江飞向我一拱手说道:“是我们大家的主意。”洪峰也道:“公子,如果我们现在不把他们一次性解决了,以后对我们肯定会不利,反正我们天下大计中对这些于我们不利的我们都要铲除,与其到以后来解决,不如趁现在这个机会让他们都完蛋,还能为我们以后的统一大业扫清障碍。”

    我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看着他们的惨状,心里有些不忍,虽然这些人刚才还想杀我。

    这时火势已烧到了三楼,四楼也烤得不能呆人,所有人都向五楼挤去,有些跑得慢一点的,衣服马上被火点燃,惨叫着从窗口冲出,跌落在街心摔死了。

    看着这些人的惨状,我心里只觉一阵刺痛,难道说这天下之争就非要以这样的惨状来达到?如果是这样来争夺天下,那我对天下根本提不起一点兴趣,这也不是我所想要的天下。

    我见南扬楼的柱子在大火下有些已倒下,再等一会,整座南扬楼将会倒塌,那时楼里的所有人将会葬身于火海内,想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叫道:“快让他们从窗口跳到河里,让他们逃命,不要射死他们!”

    所有人都想不到我会发出这样的命令,全都不解地看着我,我马上又喊了一遍道:“放他们从窗口逃生!快!”

    江飞忽道:“其他人可放,宋家兄弟一定不能放。”洪峰他们也在旁边跟着点了点头,然后全都看着我,等我下命令,那情形看来如果我放过宋家兄弟的话,他们将全都会抗命不从。

    我看着将要倒塌的南扬楼,知道再不能迟疑,马上说道:“好!”话才出口,洪峰他们马上传出了我的命令。

    我张口向楼上叫道:“你们快从窗口跳到河里逃命吧,这楼马上就倒了!”楼里的人迟疑了一下,也想不明白我现在说的是真是假,但情势危急之下,有些人也管不得那么多,就有几个士兵跳上了窗口,然后奋力一跃落进了河内,我的人并没有放箭射杀,任由他们落在河内。

    楼内的人见有了生机,纷纷跳上了窗口跃入河内,有些轻功稍差一些的,没能跳入河内,落在了河岸上,马上就摔得吐了血,眼看也难活了。能跳入河内活命的我数了数也不过二十来个,想来刚才那次拼杀还是死了不少人。

    其他人都跳出逃生后,我才见到宋舒海的身影出现在窗口,他刚一出现,我的人马上一轮箭射去,把他逼了回去,他接连换了几个窗口也没能跳下来,只是我一直没见到宋舒山的身影,不知是伤重而亡还是已被烧死了。

    宋舒海见逃生已无望,站在最高层的窗口也不再努力。他忽然向我喊道:“骆兄弟,我一直以为你不过只是个商人,论计智什么的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只是没想到我周密的安排还是让你逃了出去,更想不到的是最后我还是死在你的手里。呵呵!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

    我沉默了一下也喊道:“要怪就只能怪你一心算计别人,要知道,玩火者必**,最后你也会让人算计了。其实今天我也本没算计你的心,但情势的发展也超出了我的预料,这并非我所愿。”

    宋舒海忽然不再说话,过了一会,他才叫道:“成王败寇,这我不怪你,今天你胜,我死,换做是我胜你也必定要死的。我从见到你的那一天就有了个想法,我们俩是不可能并存于世上的,今天的事情果然验证了我想法的正确,那次我那么精密的布置,居然没有把你刺杀,我更觉得你对我构成的威胁,所以一直在想办法置你于死地,但却没想到你得到了老爷子的厚爱,害我不能下手。老爷子意外身亡,我以为我的机会来了,所以今天我安排了这么多人,希望一股作气把你和大哥一齐拿下,那扬城就再无威胁我之人,唉,没想到我一时犹豫换来的却是你生我死……也许这就是命,命中注定了我们只能有一个活在这个世上。”

    他顿了一顿又说道:“大哥已死,我马上也要跟着他去了,我们宋家就只剩舒怡一人,骆兄弟,我希望你好好对舒怡,如果能因此为我们宋家留下一点血脉,那我死后去见老爷子的时候也会少一点愧疚。骆兄弟,你能答应我吗?”

    我点了点头道:“宋二公子请放心,舒怡此生我必不负她!”

    宋舒海忽然笑道:“好!好!好!我相信你的为人,这我就放心了……父亲、大哥,我来了,呵呵呵!”只见他狂笑着冲进楼下的了火海,一个身影马上被熊熊的大火包围着,然后消失在火影里。

    宋舒海才冲进火海里,另外一个窗口又摇摇晃晃地站起了一个身影,却是身负重伤浑身是血的宋舒山,他并没有死。

    宋舒山站起来后,即呵呵大笑道:“二弟,你我争了一世,到头来你还不是走在了我的前面,呵呵!这你也来跟我争个先后。呵呵!你我争来争去,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只落得个身陷火海。呵呵!”

    我一见他还活着,已忘了刚才答应江飞他们不能放过他两兄弟的话,急忙向他喊道:“大公子,你快跳下来,这楼马上就塌了!”

    宋舒山似没听到我说的一样,眼睛望着远方,嘴里似是在说着什么,既没跳下来逃生,也没像宋舒海那般的冲入火海,就那样定定的站在窗口望着远处,浑然不觉那已迫近身体的火势。

    我正想再喊让他跳下来,忽然只听卡嚓一声巨响,燃烧了半天的南扬楼再也支撑不住,整个的倒了下来,江飞一拉我的身体向后退去,南扬楼轰然溃倒成一片废墟,在我面前剧烈的燃烧着,我眼睁睁地望着宋舒山的身影被压在了楼下,随着火焰一起燃烧。

    我定定地站在那儿看着南扬楼的燃烧,心里既无悲也无喜。忽然一个人在旁边抱住了我,我扭头望去,却是泪流满面的舒怡。她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我的身边。我伸手搂住她,心里暗叹了一声,也不知她有没看到自己的两个兄长葬身火海的那一幕。

    江飞走过来低声在我耳边说道:“公子,那些人如何处置?”我顺着他的眼光看去,却是刚才跳入河中的人,已被我的人用武器指着看管了起来,正抖抖索索的挤成一堆坐在街头。

    望着宋家兄弟在我面前烧死,我现在心情极其的不舒服,也没多说什么,挥挥手向江飞道:“你们自己处置吧,不要来问我了。”江飞见我心情极其不佳,也没说什么,指挥着把那些人分成两部分,黑衣人站一边,士兵们站一边,让他们押着走了。

    我一手搂着还在哭着的舒怡缓缓地向珞阳楼走去,路婵什么也没说地跟在我们后面,我也没叫她,这个时候,我也不知该对她说些什么,她要跟着我,那就任由她跟着吧。

    我们才走出一段路,却见余得利领着两百多个士兵向我们跑来,刚才我在楼内注意力一直放在宋家两兄弟身上,他什么时候离开的我也不知道,没想到现在居然出现在了这里。

    见到我后他一愣,来到我面前问道:“骆兄弟,二公子呢?”

    我淡淡地道:“死了。”

    他又一愣,脸色已变了,马上接着问道:“那大公子呢?”

    “也死了。”我又淡然道。

    “这……,怎么会这样?”他想必也知道宋舒海的计划,所以想不明白为何会搞成两败俱伤。

    “南扬楼突起大火,他们都没跑出来,所以全烧死了。南扬楼的大火现在还在燃烧着,你现在赶去还来得及组织救火。不要连累其他的百姓。”

    余得利也没说什么,叫过一个士兵带了两百来人向南扬楼赶去救火,幸好南扬楼在盖的时候为显示气派,距离其他民房都很远,火势虽大却没引着其他民房,只是附近的一些附属建筑被火星溅到燃起了大火,他们这两百来号人应该能控制住。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