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正道之剑

    一想到这,我刚才的那点兴奋心情即化作了一种恐惧。我原本是一个极厌恶武功战争之人,只是复兴落日城的重任和天下之争让我不得不操起战争武器去拼杀,这是时势所迫,我不这样做就有可能被人杀死,但如果我把这东西应用到了战争中,战争自会一边倒的变成一场屠杀,那时我杀的人将会比秦问天这样的狂人杀的多了不知多少。

    想到那恐怖的情形,我暗暗庆幸江飞及时点醒了我,在事情还处在萌芽时就进行了制止,没有酿成大祸。想及我向他深深一鞠道:“江兄说得极是,这东西是万万不能让它存在于世上的。过会我就找人去把王勇杀了,再把他捡到的那本炼丹书烧毁,让这种杀人的东西永远不会出现在这世上。”

    周道丰在旁边忽道:“其实,很多东西在出来的时候都是被人应用在好的方面,比如武器,正人拿之,则为保家卫国、除魔卫道的正义之剑,用在歹徒手里,就是杀人的凶器,所以,不管是什么,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在于人而不在于东西本身。所以我觉得这东西我们可以制造,但只能用于救急和危难之时,在战争中我们也只用于炸毁城墙,我想,为了我们的一统天下的大业,只要我们不滥用,那就像其他武器一样,也是正义之剑!”

    这话也引起了洪峰、顾磊他们的赞同,他们也认为如果把这个应用到战争里,在我们进行统一大业时,那我们自己将不知要少牺牲多少人。

    一时我们几个分成了两种对立的意见,我和江飞不同意造出来应用到战争,其他人赞同造出来在适当的时候应用,我们谁也不能劝服对方,因为大家都有一定的道理,最后只能采取折中的办法:可以造出来,但只造有限的数量,在关键时刻应用,一旦天下大定,这种东西就马上让它消失于世上。

    我们的这一声争论持续到了凌晨才散去,想到自己有意无意间将成为一个杀人无数的人,我有些闷闷不乐,再想到舒怡还处在极度悲痛之中,宋扬现在尸骨未寒,我更是烦闷。从珞阳楼出来后我站在院中想了半天,直到应用起落圆才把自己烦杂的思绪平缓了下去。

    回到房中,紫晴却还没有睡的坐在床前,舒怡闭着眼睡在床上,想来已睡着了。丹儿在婴儿床内也睡着了。见我进来,紫晴微微对我一笑,我走过去轻轻抱着她,她靠我我胸前,我们都感到一阵难得的惬意温暖在我们之间流转,我的心更觉得舒缓。要知道从山洞出来后,我的事就一件接着一件,加上她怀孕生孩子,我们还没像现在这样能很放松的抱在一起过。而这样的感觉也正是我现在需要的。

    我轻轻地向她问道:“舒怡睡着了?”

    紫晴点了点头道:“嗯,回来后她马上就哭了出来,一直哭了一个时辰才倒在床上睡着了,可能是哭累了。唉!我没想到宋扬的死会让她这样的悲伤。”

    我迟疑了一下道:“宋扬在临死前让我代他好好照顾她的女儿小三,但我直到现在都没见过那小三到底是谁,再加上舒怡见到他死后的那种悲伤,我心里有种想法,舒怡很可能就是宋扬口中的女儿小三,不然宋扬也不会让我去照顾一个我从没见过的人。舒怡的身世我一直都没有向她提起,她对我也总是难以启齿,总说以后可能会有些事阻止我们在一起,我想她说的可能就是她的身份问题了。”

    紫晴想了想道:“你说的很有可能,我和她去拜会几个夫人的时候,几个夫人对她的态度就让我觉得极其奇怪,现在想来她们就像当自己亲人一样的对她,只是当时我以为是因为喜欢她的纯真才如此的,后来去得多了就更疏忽了这些。我想宋扬和几位夫人如此喜欢我们和丹儿,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舒怡就是宋扬的女儿。”

    我叹了一口气道:“如非是至亲的人,也不会在当时就晕倒了。而且她当时的那个样子,好像灵魂已出窍了一样,也只有当自己的亲人死去时,才会有那样的表现。”

    我想了想又接着说道:“她当时来到珞阳楼时就非常的蹊跷,一个小姑娘什么也没带,居然也敢在珞阳楼里白吃白喝,而且还满不在乎的。如果她不是宋扬的女儿,像她这样单纯的人,早不知被多少人骗了。对了,每次余得利和宋舒海来珞阳楼的时候,总是见不到她,想来她是害怕他们认出,所以躲了起来了。有时她在夜里还会失踪,我想可能就是回家去探望宋扬和她的母亲,好让他们安心,所以宋扬也才会放心的让她住在珞阳楼内。”

    紫晴没再说什么,轻轻的搂住我叹了口气,我们一齐望向熟睡的舒怡,一股柔情在我的心里浮起,这个失去了父亲这大靠山的姑娘,不知以后可还能坚持得住。

    就在这时,我们看着已熟睡的舒怡突然坐了起来大叫道:“爹爹,爹爹,你不要走,你不要走!”这大叫的声音把我们吓了一跳,就连睡梦中的丹儿也被吓得哭了出来。紫晴急忙放开我抱起丹儿轻轻的晃动着,我也急忙冲到床前搂住她柔声说道:“舒怡舒怡,没事了,你现在在家,我在这里陪着你。听话,安心的睡一觉,醒来就什么都忘了。”

    舒怡这时才恢复了平常的样子,见到我,一把紧紧地搂住我,在我怀里哽咽道:“骆阳,爹爹丢下我走了,他走了。”才说完就呜呜地哭了出来。她这一哭出来我即放心了不少,我就怕她在宋府时的那种不哭不动像没了灵魂的样,那才是令我最担心的。

    我静静地搂着她,右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也没出言劝慰的任由她哭泣。她悲戚的哭声也勾起了我的无数思绪,让我鼻子一酸,眼泪也差点流了出来。

    舒怡哭了一会似是已哭累了,心理和身体的疲劳让她在我怀里沉沉地睡去。我没有放下她的身体,就这样搂着她坐在床上,我怕我一放下,她即会因恶梦而再次惊醒,那样会让我心痛不已。

    我这时已再无怀疑,舒怡就是宋扬临终前要我照顾的女儿小三。我想着与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心里有些弄不明白,当初她怎么会跑到我珞阳楼内来,从而又遇上我成为我的爱人?而且她怎么会姓方而不是姓宋?这是她自己取的假名还是她本名就是如此?她与我的相遇如果只是无意而为之,那命运也太会安排了,要知道我们的相遇直接和间接的影响了我和她,乃至所有人的命运。

    丹儿这时也熟睡了,紫晴放下她走过来,陪着我一起抱着舒怡,与我想着同样的心事。我伸出手把她和舒怡抱在了一起,旁边是自己的骨肉,怀里是自己的爱人,我只觉心里无比的充实,我最爱的两个生命在我的怀里显得是那样的真实而温暖,这时的我,只想让这一刻永恒下去,就算这是一个梦,我希望这个梦永远也不要醒来,如果这是现实,那就算天下在这一刻也显得微不足道了。

    一会,紫晴也在我怀里发出了轻微的鼾声,我一动不动的支持了一会,确认她们都睡熟了,才轻轻的把她们两个放倒在床上,然后倒在她们旁边,拉过薄被盖在我们身上,一只手拉住紫晴的手,一只手搂着舒怡的肩背,望着她们美丽无匹的脸庞,我嘴角挂着幸福的微笑也随着她们进入了梦乡。连续几天,扬城都是在一种混乱与悲伤中渡过的,死了宋扬的扬城虽然还没看到崩溃的危险,其中隐藏的暗流已逐渐浮出了水面,宋家两兄弟现在虽没什么动作,但两派势力明里和暗里的冲突时不时的在扬城里出现,如果说以前宋扬活着时还有所顾忌,现在,再没人来阻止他们夺权之心了。如果不是现在宋扬尸骨未寒,我想他们可能早已动起手来。而万幸的是,全天下已传遍了宋扬的死讯,却还没有哪个城趁机来夺取扬城的控制权,就连秦问天那样的人居然也选择默不作声,难道说这又是因为各城之间相互制衡才所致?我有些想不明白。

    舒怡没再掩饰自己的身份,每天都去宋扬的灵柩前守灵,让我略感安慰的是她已接受了父亲的惨死这一现状,虽然还是哭得天昏地暗,至少看着也已正常。至于宋扬的四位夫人,紫晴天天去陪着她们,听紫晴回来说的,她们已准备了其他的打算,一旦两兄弟争斗起来,她们即刻就离开扬城到江南去,在这时,什么母子之情已显得那么的微小了,她们只能选择安全离开。

    我把落日城和以前的招募的那些退伍兵组织起来,形成了一支千多人的队伍,这支队伍成立时,也没人来干涉一下,如我们所想,宋家兄弟现在根本没空再来管我这些小事,他们也许认为,我一个商人,这一千来人的家丁,在扬城几万的士兵面前,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如果他们知道这一千来人的素质,我想他们对我肯定就会有了个全新的认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