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丹丸之威

    我向他说道:“你快把当时炼丹房发生的一切从实说来,如果觉得可信,我会放了你,或是给你在我这儿避难,如果我觉得你说的有半个虚字,马上就把你交给宋舒山。要知道他早放出话来,一见你即把你碎尸万段。”

    那男人听我一说,又抖了起来,话也说不出来,想是极其的害怕。也不知这样胆小的人,怎么就敢去骗宋扬,而且还把宋扬骗得被炸身亡!

    我见他害怕得实在厉害,吩咐周道丰去拿了杯茶和一杯酒来递给他,他也没说什么的擅抖着接过酒一口饮下,过了一会,酒气上脸,身子这才渐渐平静下来。

    我看他已平静下来才问道:“你叫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宋扬是怎么死的?”

    有了酒壮胆,他才战战兢兢地说道:“小的叫王勇,以前是在江南的江城里到处混饭吃的混混,前两年我无意中捡到一本关于炼丹的书籍,一时好奇就照着书中所说学起炼丹,原本我只是抱着玩玩的想法的,结果越炼我越迷上了这玩意,又见很多人对这炼丹一事很着迷,特别是那些有钱人更是热衷此道,于是我就大着胆子去一些大户人家试了试,结果还真有不少人相信,也不知是我炼的好还是他们的心理作用,或许是那本书炼丹的方法确实奇妙,吃了我炼的丹的人,精神都比以前好了很多,有的人还白须返黑了。于是我的名声就响了起来,找我的人也越来越多。”

    “上个月我听说扬城城主宋扬也是个迷恋炼丹之人,于是就来到扬城找到他,想着靠上他的话我这一生自是可衣食无忧的享受炼丹的乐趣了。所以我当着他的面炼了一炉丹,结果他马上就指出我炼丹的方法是上古久已失传的炼术,因此非要我留下与他一起共同炼丹,我本来就有这样的打算,再说自己本已极喜欢炼丹之术,能有一个有共同爱好的人同炼,更稀奇的是这个人居然贵为一城之主,我自是大喜过望,也没跟他多谈什么报酬,就跟他研制起炼丹之法了。”

    “七天前我们本是准备炼一炉丹出来,以祝贺今天宋扬的寿辰。我们原定是在今天晚上即可出炉的,那时正好可赶上宋城主的寿宴,这样自是喜上加喜。只是没想到要出炉之时,我突然觉得腹内疼痛难忍,想是昨天吃坏了肚子,我本想忍着到出炉之后再去,要知道炼丹之时这火候的掌握十分关键,火候不好,炼坏了不说,而且还有可能产生危险。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如果我先离开,我又怕宋城主一个人掌握不好火候坏了丹,更怕出了什么意外。但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就问宋城主一个人能不能掌控好火候,他笑着对我说没问题,他一个人就能搞定了,让我先去解决后再来,听他如此一说我才敢出来。那茅房离炼丹房不算远,也不算近。当我走进去脱了裤子才拉出来,只听外面轰的一声,接着我就被一股气流吹得飞了出去,整间茅房也被夷平了,幸好的是我倒下的地方是一柱子与墙的交界处,又恰好那堵墙极其的结实,我倒下后那茅房的门即飞过来倒在我和墙之间,我倒在下面,那些倒下和飞来的残垣碎石并没有砸到我的身上,我这才捡到一条命。等我清醒过来看向炼丹房,见已成了一片平地,宋城主也不知死活,我这时才想到自己闯了大祸,就算宋城主幸而不死,他也会治我欺骗之罪。如果死了,那扬城的人还不把我生吃了?想到这里,我哪敢再呆下去,勉强爬起来穿上裤子,趁着宋府内因听到巨响产生混乱逃了出来。出来后又赶紧买了一件衣服换上,想趁夜出城回江南去,结果才到城门口就被他给抓来了。”说完他用眼睛瞄了江飞一眼,眼里掩饰不住的惧意,想来在抓住他后为让他招供,江飞用了一些手法让他吃了点苦头。

    这家伙虽然胆极小,说起话来却是有板有眼的,这样纷乱的事他也说得一清二楚,而且还说得有条有理、一丝不乱,看来他能骗到宋扬并不全是因为骗术高明,自己本身也有一定的水平。

    我见他说完,眼光看向江飞,示意他断定一下他说的话的真假,江飞缓缓向我点了点头。我其实也觉得他能这样清晰的把事情的前前后后细细的说来,而且合情合理,这并不是临时就能编就的,只是事关重大,才让江飞这样的老江湖确认了一下。

    我又问道:“那你现在还记得你们炼的那炉丹的配方这些吗?”

    他一听,不由一愣,不明白我怎么会关心起那炉丹了,虽是想不明白,他还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心里不禁一松,笑容也在我脸上浮现出来:“好了,你现在可以放心了,我不会把你交给宋家的人,你以后就跟着我,在我这儿住着,哪也不用去,什么也不用做,我会给你好吃好住的,对了,你最好把自己的名字改了,如果可能,最好改头换面让人认不出你。等过两年这事人们忘了,你再出来活动。你说我这样安排你愿不愿意?”

    王勇一听,不过只是暂时失去两年的自由,性命是没问题的了,还能好吃好喝的,连忙点头应是。我见他答应了,也没再问其他的,吩咐两个人进来把他带到后院去休息。现在就算放他出去他也不敢乱跑,这还省了我要找人去看管他。

    王勇一走,张力他们就忍不住问道:“公子,我搞不明白,你把他找来我想是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既然事情的原委也知道了,怎么还把他留在这里不把他交给宋家的人?要知道我们留着他可是毫无用处,一不小心让宋家兄弟知道了,还会因此与我们反脸,这可不值。”

    我笑了笑道:“我抢在宋家兄弟前把他找来,一是想问清当时的情况,二是有另外的原因,不知你们可想得到?”

    众人一听,都摸不着头脑,洪峰搔了搔头还问道:“公子你不会是也想学炼丹吧?不然留着他干嘛?”

    我点了点头道:“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想让他帮我炼丹,只是我们炼的这丹有所不同而已。”

    几个人一听,面面相觐的对望了几眼,睛里透露出担忧的神色,如果我也跟宋扬一般的去学炼丹,耽误了大事事小,一不小心跟宋扬一样的搞了个死无全尸,那才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我见他们的样子,知道他们还没想到我的意图,又微笑着向他们说道:“你们在宋扬这件事上,可能跟其他人一样的都盯在宋扬死了这件事上,而对于宋扬如何死的,我想你们可能没仔细的去想过。”

    洪峰一听马上接道:“这怎么没想过,刚才那王勇不是说了,炼丹时丹炉爆炸炸死的啊。”

    我微微一笑道:“好,这才是问题的关键,那丹炉为什么会爆炸?”

    众人听我一说,都愣住了,想必他们就只想到,宋扬因为丹炉爆炸而死。至于丹炉为什么会炸,他们可能都没想过。他们想的也跟扬城里所有人想的一样而不会再更深地想下去。

    我没再让他们继续猜下去就接着说道:“丹炉本身就算烧再热,火势再大也不会炸,那就说,炸的是丹炉里的丹,江兄、张力你们当时跟我在现场,你们想必也见识了这次爆炸的威力。可以说,我这辈子还从没见过那样的爆炸威力,要知道,一大座房子瞬间就被夷成了平地,那可是要几十个人拆一两天才能拆得完的啊。”张力听后点了点头,想起当时的那种恐怖情形,他还差点因此而受伤,自是印象更为深刻了。

    这时周道丰已明白了我所说的,接我的口说道:“公子,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如果把这丹应用在别的方面,比如战争中……”他才说到这里,所有人都已明白,如果真能炼出那样的丹,然后应用到战争中,那一座城的城墙用不了多少,即可摧毁,如果是在人群中爆炸,那一粒丹就不知能屠杀多少个士兵。到那时,战争就根本不用像现在这般的一刀一枪的拼了,杀死对方的士兵将会因此而变得无比的容易。

    想明白此点,所有人的心都砰砰地乱跳起来。我们都想到,如果这种丹能普遍地在士兵中配备和应用,那征服天下可以说就是易如反掌。想着这点,屋中一时静了下来,只听到蜡烛轻炸的声音在不时响起。

    过了一会,我才接着说道:“这就是我急着把他找来的原因。”其实在爆炸那会儿,我脑子里就出现了炸药这个词,而且很清晰明白地知道炸药的威力,我才急着要把王勇找出来。

    江飞忽然在旁边说道:“公子,恕我直言,您有没想过,如果把这东西应用到了战争中,征服天下是容易了,但,有朝一日别人也有可能用这东西来对付您。我想,这东西既然王勇能炼出来,其他人也有可能炼出来,如此轻松的杀人武器,我想不管是谁都会喜欢利用,我想如果谁都利用了这种东西,到时一次战争死的人将比现在多了不知多少。这如果落在像公子这样仁慈的人手里还好些,如果是落在秦问天那样的战争狂人手里,那时,不知会有多少人因此而丧命,公子可想过这问题?”一向话不多的江飞,忽然说出了这么一大段话,却又句句切中利害,直让我们听得大汗漓漓而下。是啊,如果这东西被广泛应用于战争中,那战争就彻底变成了杀人的游戏,而因此死伤的人将会比现在多了不知多少倍。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