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江湖术士

    他们默默地相互看着,也不知脑子里在转着什么念头,话也不说一句。四周虽是围满了人群,但也没发出一点声音,都静静的看着地上宋扬的尸体和静立的两兄弟,几百个人的场面寂静得让人压抑。

    几个在搜寻现场的城守这时过来报道:“这里只有城主一个人,没发现其他人的尸体。”

    本来一直定立着的宋舒山忽然大叫了一声:“这该死的江湖术士!让我抓到必定要把你碎尸万段!”看这情形,他也明白了肯定是因炼丹时出现了意外,只是不明白的是当时说是宋扬跟那术士在一起,为何现场只有宋扬一人被炸死,而那个术士却不在其中?难道说这个术士是敌方派来暗杀宋扬的?

    我心里忽地一动,脑子里马上想到了一个从没出现过的词,趁着两兄弟在那儿讨论着此事,悄悄地一拉江飞向后退了几步,低声在他耳边道:“马上回去通知弟兄们,无论如何也要在宋家兄弟前面找到那个炼丹士。”江飞一听,没说什么的即快步离去了。

    四周围观的人也陆续散去,他们本来是来拜寿的,现在正主已死,他们已没必要留在这里,有的人要回去通知自己的主人这件影响天下的大事,有的则是要回去盘算自己以后该靠向宋家兄弟的哪个。一会功夫,现场除了我、宋家兄弟和几个城守外,都散了个干净,

    看着两兄弟还在默不着声的想着各自心事没管还躺在地上的宋扬的尸体,我心里只觉一酸,想宋扬这一方大豪,死后却一直躺在地上没人搭理一下,自己的两个亲儿子也没想到要先处理死者后事,却都忙着在盘算其他的事,如果他死后有知,不知会作何感想。

    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也没再理两兄弟,走上前去抱起宋扬的尸体,来到宋扬的房内,轻轻把他放在床上,然后拉过被子盖住他全身。一代大豪现在已无声无息,在被下和其他人死后也没什么区别。

    我出来后,找到已哭成一片的管家和其他佣人,让他找人去安排宋扬的后事。等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我才来到后院看望刚才昏倒的舒怡和四个夫人。

    才进入后院,我就听到了四位夫人的哭声,一个的声音比一个的还大,也难怪,宋扬可以说就是他们的支柱,现在一死,宋舒山和宋舒海只顾自己的权力之争,在以前都不怎么管她们,现在更不拿她们当一回事了。

    我现在无法去劝解她们,我惟一关心的是舒怡。不知道怎么,从听到宋扬临死前的那一番话,再看到舒怡见到宋扬之死时的表现,我心里就觉一个关于舒怡的大疑团将要解开,只是事关自己所爱的人,现在又处于慌乱与悲伤之中,我没心思去好好理清其间的关系,我隐隐的感觉到不日这一切自会明明白白的展现在我面前。

    只是我没想到舒怡会如此的悲伤,我进去来到她的身边,她居然没一点反应,眼神空洞而呆滞,既没流泪也没哭泣,我轻轻抱着她,她也没丝毫的反应地任凭我摆布。这种情形让我不知该如何劝慰,只能默默的抱着她,心里却觉如针刺般的刺痛。

    紫晴抱着丹儿在旁边望着,也是满脸的悲伤,她也是多情多义的人,宋扬这段时间对她们的照顾关切,让她也感受到了温暖,如今人一去,她也如同亲人离去般的哀伤。只是为了怀里的丹儿,她惟有忍着心里的痛。

    张力轻轻地在我耳边说道:“公子,此地现在不可久留,以防宋氏兄弟加害啊。”我也知道这里我不能多留,现在我的大靠山宋扬一死,宋舒山宋舒海为了自己的利益,随时有可能向我下手,只要一解决了扬城内的迫切之事,他们俩谁都不可能放任我在扬城坐大。

    我抱着舒怡站了起来,她软软的像没一点力气般,身体全部的力量都像消失了一样,如果我放手,她很可能就此委顿在地上。

    虽是如此,她的眼里还是没有任何的表情,仍然是空洞的望着远方。我叹了一口气,吩咐张力先出去准备一张马车,然后一手抄在她的脖上,一手抄在她的膝弯,也没敢再进去看宋扬的四位遗孀,害怕她们见到我后更悲伤,就这样抱着舒怡走出了宋府。

    宋府外现在已乱成一团,一些知情或不知情的城民把宋府外围得水泄不通,探听消息的,心有不轨的,管家叫来办理丧事的,守卫的城守士兵,在宋府里进进出出的,也没人来组织一下,弄得一个原本很庄严的宋府比之一个菜市场还要乱。

    我也没去理那么多,坐上张力刚找来的马车,即向珞阳楼奔去。一路走我向窗外望去,见到的城民们都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商人们生意也不做了,都像闲人一般的向每个路过的人打探着消息。鹰扬大街上也从未有过的出现了巡逻的士兵,这更让人觉得紧张不安。所有人都意识到出了大事,脸上都写上了不安和疑惑。一路走来,我只觉一股紧张的气氛已悄悄笼罩在扬城上空。

    回到珞阳楼,我把紫晴和舒怡安顿停当,马上发出了一系列命令,让所有护卫队的人都行动起来,重点守护在中央银行四周和珞阳楼四周,如有形迹可疑的人进入即合力擒拿,反抗即刻可以杀死。其他几座楼也派了人去守卫,又让几座楼内所有以前落日城旧部的人都前来珞阳楼听候命令。

    周道丰、洪峰他们已从张力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要知道现在扬城可说是无主之城,宋舒山和宋舒海随时有火拼的可能,还有那些对扬城虎视眈眈的外势力也在盯着这里,随时有爆发战争的可能,到那时,战火燃烧之下难免会殃及池鱼,不说几座楼与中央银行能否保住,人如果能幸存下来就是万幸了。

    在等人的这段时间,我与他们几个简单的商议了一下如何处理现在的局势。他们虽然也担心战火点燃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因此而受到危难,但这也可能是一个我们趁机崛起的机会。要知道现在的局势对于宋氏兄弟来说,最大的事莫过于争夺城主之位,他们暂时还没时间来动我们,我们可以趁乱扩充自己的护卫队。也就是把以前落日城的人都扩编成军队,这样算下来我们的护卫队就有近千人之众,这股势力因都是历经落日城之战的战士,战斗力自是非同小可,就算外城势力介入扬城争夺地租,我们自保也足够了。他们想的跟我不谋而合,这也是我刚才让人去叫其他楼内的人的原因。

    现在对于我们来说最好的就是宋舒山与宋舒海真的火拼起来,最好他们能斗个两败俱伤,这样凭着我现在在扬城的威望和手里的这一千人的队伍,接手扬城的控制权也不算是什么难事,就算一方得胜了,那时也不会再有多余的精力来对付我,我自是也得到喘息的机会调整自己的战略。如果他们不斗起来,那大家相安无事,我做我的生意,他们管他们的扬城,到我有机会的时候再以金融一鼓作气摧毁扬城的经济。我们商议了半天,都觉得现在的局势对于我们来说是利大于弊,危险随时存在,但机会也同时并存。现在我们最担心的是有外城势力趁机侵入扬城占领这一经济枢扭,不过既然他想要扬城,自是看中了这儿的经济,只要不是那种战争狂人,一心只想灭城的人,为了扬城这块肥肉,自是也不会动扬城的商人。从这看来,我们的危险也不会有多大。幸好现在谁也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少财富,连宋舒海都只认为我不过是个土财主,如果让他们知道了我已富可敌国的话,怕才知道宋舒海即刻就会带兵灭了我们。但不管是何种局势,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增加自己的力量以自保,这才是当务之急。

    这时其他楼内的落日城旧部都来到了珞阳楼,我把事情经过向他们述说了一遍,然后又向他们说了我们刚才商议的计划,找了几个负责的人出来领头,至于如何做,他们本来就是士兵,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是驾轻就熟的,不用我多说他们也知道该如何做。

    我们正说着,江飞领了几十个弟兄回来了,同行的还有一个我从未见过的男人。江飞见我后低声在我耳边说道:“找到人了。”说完一挥手,让人把那个男人带到了我的面前。其他人向我施了礼后都一起退下了。

    我大喜,向江飞问道:“江兄真是好手段,人没见过居然都能找到。”

    江飞难得的脸上露出了一点笑容道:“这些江湖术士我见的多了,一望即能认出。所以我出来后即带人清理了扬城的所有江湖术士,特别是更加注意现在往城外跑的那些人。这时候这些人中只有这家伙是知情人,神态上自是与其他人有所不同,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慌慌张张的想出城去,我逮住他随便一诈,马上他就招出了自己就是跟宋扬一起炼丹的人。说起来其实这也不是太难。”

    我呵呵大笑道:“难是不难,但如果没有江兄这样快速的行动和反应能力,也难以找到他。”

    我看着那个男人,他年纪也就四十来岁,脸色腊黄,双眼滴溜熘的乱转着,想来就是江飞说的这些江湖术士的显著特征,进来时本来身体已抖成了一团,见到我们并非扬城的士兵,胆气壮了一些,也没刚才那么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