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寿日惊雷

    反正我是早作了打算不送礼的,到了那天下午,我领了紫晴舒怡,抱了丹儿,由江飞和张力两个人陪着,马车都没坐,两袖清风地,慢悠悠的向宋扬的府邸走去,一路自是又不住的与那些前往祝贺的人打着招呼,让我不胜其烦,又毫无办法。

    好容易才来到宋扬府邸,虽然距祝寿的时间还早,但门前已是人声鼎沸了,各式各样的人挤在他的门前,手拿拜帖和请柬,等着司仪一个个叫到后才能进去。

    我们打着大太阳站在门前,大人还好说,丹儿哪受过这样的罪,才晒了一会,即张开大嘴哇哇的大叫出来,虽在如此嘈杂的时候,这婴儿的啼哭声仍是显得如此响亮。立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我这才注意到只有我是抱着一个小孩来祝寿,这种高规格的庆典,除了我,谁会带一个小奶娃来?

    我尴尬地向四周望了望,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紫晴哄了一会没哄乖,无奈之下只能用眼望着我,意思是要我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哺乳。

    我正四处找着合适的地方,宋府里急步走出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我见过是宋扬的管家,他们一来到我面前即行了个礼道:“骆老板,不知您早到了,恕罪恕罪,大夫人早有交待,如果一见你们,要马上把你们带进去,都怪我一早就忙到现在,交待人要时刻注意着,人又不知跑哪去了,怠慢了您,让您在这里等了半天,实在罪该万死。”说完又向我行了一礼。

    我急忙客气了几句,那管家也听到了丹儿的啼哭,知道这是城主和夫人们的心肝宝贝,急忙叫人撑上伞遮阴,然后也不管其他人的眼光,强行分开那些已排了大半天队的客人,领着我们先进去了。

    进去后也没像其他人那样在客厅内等着,管家直接就把我们领到了后院夫人们住的地方,四位夫人只有四夫人还在,其她三位也不知到哪忙去了。四夫人一见到我们,立时眉开眼笑的迎了上来,一听到小丹儿的哭声,马上心疼地从紫晴手里抱过去哄着,她也知道这时需要用母乳才能让她停歇,又急忙领了紫晴和舒怡向后面走去。一会功夫,丹儿的声音就停了下来。

    我们坐在房内,只有管家一个人在陪着,我随口向他问道:“宋城主呢?今天是他的大寿,想来要够他忙一阵子了。”

    管家摇了摇头道:“城主从昨天进入丹房后到现在都没出来过,这段时间他新找了一个炼丹师,据说这炼丹师水平极高,在炼丹上很有一套,所以深得城主的喜爱,这几天都和他在一起研究,想来是到了关键的时刻了。我想不到寿宴开始,城主怕是不会出来的了。”

    我不由有些好笑,想宋扬一代人杰,老了却迷上了江湖术士们骗人钱财的炼丹之术,而且还陷入如此之深,真不明白他这样的人是如何让扬城在乱世屹立几十年而不被吞并。

    我又问道:“那两位公子呢?”

    管家道:“大公子这时正忙着接待那些各城来的官员,二公子现在正在忙于清点那些送礼之人之物,也是忙得不可开交。年年这时候都这样。其实这两年城主过寿辰都不想大肆庆祝铺张,全是两位公子拿的主意,城主念在他们一片孝心上也随他们了。其实他们什么目的……”

    说到这里他没再说下去,但意思再明了不过,明是为宋扬庆寿,暗里宋家两兄弟自是借机捞些外快,结识有用之人,扩张自己的势力。他作为一个下人,自是不能对主人所作所为多说些什么。

    我微微一笑也没接下去。

    又聊了几句,管家即借口外面事多离开了。过了一会儿,四夫人和紫晴三人也从后院笑容满面地走了出来,手里空空如也,想来丹儿吃饱了后就在后院先睡了。几个人坐下后即拉开了家常,说的话让我根本岔不上嘴,只能郁闷的干坐在那儿陪着笑,再过一会,另外三个夫人也回来了,一堆女人坐在一起,我别说岔上嘴了,连听都没法听清楚她们在说些什么,枯坐了一会,实在熬不住了,告声罪起来,领着江飞与张力两人在宋府四处游逛。

    此时天已擦黑,宋府内都掌起了灯,因又特别布置了一下,灯火把一个宋府映得金碧辉煌的煞是好看,我们逛着也没觉得枯燥。宋府内的人见是我,也任由我四处乱逛没加阻拦,只是劝告我不要接近宋扬的炼丹房,其他地方都可随意乱逛。

    我在远处看了看,宋扬那炼丹房不过就是一间大一些的房子,也没什么奇特的,送我我也不会要,我随便看了两眼即失去了兴趣。望望天色,距寿宴开始的时间已近,但丹房的门还是紧闭着,宋扬也不知出来了没有。

    我又看了两眼丹房,转身即向后院接紫晴她们,才走了几步,只听身后传来了“轰”的一声巨响,然后一阵热浪猛地涌来,把我们三人一齐掀翻在了地上,接着一些碎石瓦砾从天而降打在我们身上,江飞和我还好些,一倒地即一个翻滚站了起来,躲到了个安全的地方,落下的瓦砾也没砸到多少,张力就没那么幸运了,倒地后半天没有站起来,落下的碎石砸了一身,等天上再没有东西落下慢慢爬起来,已是灰头土脸的,幸好的是没有受什么大伤。

    我们惊魂未定地向宋扬的丹房望去,只见刚才还好好的一间大房子,转眼间就变成了一片平地,只剩一些残垣断壁,如果里面有人的话,怕已尸骨无存了。

    我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我还从没见过一瞬间一间大房子即在眼前消失。别说见过,闻也闻所未闻这样的事。我望向江飞张力两人,他们也是一脸的惊疑,想来也从没遇上过这样的事。

    我忽然想到如果宋扬刚才还在里面,那岂不就要因此而丧身?想到如果宋扬如果因此而死后带来的各种后果,我一边向那已不叫房子的丹房跑去,一边不住祈求宋扬刚才不要真在里面。

    才来到丹房的台阶上,我即看到一个人横躺在台阶下,侧着面伏在地上,衣服已被烧得破烂不堪,能看到的半张脸也是烧得焦黑一片,已分不清是谁,身体上堆满了碎瓦砾和断木,一条胳膊齐肩而断,断处正泊泊的向外流着鲜血,不仅如此,身上各处也正向外或多或少的流着鲜血,台阶上已被他的鲜血染红了。

    我走过去扒开盖在他身上的那些碎石瓦砾,看着这个已残齐不全的人,我心猛地一震,虽是已不能从脸貌上分辨出这个人是谁,但从他的身形,还有那些残留的衣服的样式上,我仍然能感觉到,他就是宋扬!

    我抑制住心里的震惊,蹲下身去轻轻扶起宋扬,伸手向他的鼻口探了探,居然还能感觉到微弱的呼吸。见状我急忙大声呼道:“宋城主!宋城主!”

    宋扬半天才缓缓张开嘴,眼睛却没睁开,似是要想说什么,却虚弱得没说出来,那样子随时有死去的可能。

    江飞忽然走上前来,伸手在他身上点了几指,这几指才点上,宋扬似是精神为之一振,刚才还不能睁开的眼也睁开了,仅余的那只手忽然抓住我的衣服,嘴里虚弱地说道:“丹炉爆炸了,我……我……骆阳,帮我好好照顾小三,她是我惟一的牵挂。记得……如果……就快……快离开……”话还没说完,抓住我的手一松,眼睛大睁着没了呼吸。

    我不知我那时是什么心情,这段时间以来,因为丹儿的关系,我与他走得很近,见到他对丹儿的那种关心与爱护,我意识里已把他当作自己的父亲的替代者,而且他还如此的关照着我。现在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我面前。我只觉时间在他呼吸停止的那一刻静止不动了,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呼吸和心跳也好像跟着他的死去而停止了运动。

    不知什么时候,我身边已围了一大堆人,为首的正是宋家两兄弟,旁边还有不少宋府的佣人和来宾,我似是听到宋舒海和宋舒山在向我问着什么,但我什么也没听到,我麻木地站起来看着他们,眼泪顺着脸颊无声地流了出来。

    后面刚刚闻声赶来的四位夫人和紫晴舒怡,一见到宋扬的那惨状,四个夫人声都没吭一声就软在了地上晕过去了。当舒怡看到宋扬时,脸色立时大变,猛地扑了上来,眼泪哗地就下来了,嘴还没张开说出一句话,也像四个夫人那样晕倒在地上。我这时才清醒过来,一把搂住了她。已泪流满面的紫晴急忙把丹儿交给张力抱着,伸手从我手里接过舒怡,扶着她和张力一起离开了现场。

    四位夫人也被人搀扶了下去,宋家兄弟在残壁里检查了一遍后来到我面前,阴沉着脸看着我,半天宋舒山才沉声问道:“这怎么回事?”

    我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怎么一回事,刚才我也是听到巨响才来到这的,来的时候,宋城主已奄奄一息,他只对我说了丹炉爆炸四个字就走了。”宋扬说的其他话我觉得没必要跟他们说,所以只说了宋扬最初的那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