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醋海生波

    宋扬等她们的意见发表完了,才接着说道:“昨天你去抗洪之事,现在扬城内已是全城皆知,都说你骆大老板不仅仅只是有钱,而且善心可嘉,那样的情况下,能身先士卒,并没因危险而退缩。相反却说我宋家,关键时刻人影也不见一个……想我宋扬一直以来都能体恤百姓疾苦,为百姓着想,没料到把军政权利下放给两个儿子后,得到的却是这样一种结果。”说到这里,他眼光突然一凛,转而望向宋舒山和宋舒海的母亲,声音也凌厉了一些:“看你们教的好儿子,一天就只知道争权夺利,到该他们卖力的时候,却不知跑到哪去了,哼!”

    那个应该是宋舒海的母亲说道:“城主,这个现在我们也没办法了,他们现在根本不听我们这做母亲的话,现在除了害怕你之外,他们还把谁放在眼里?只是,你这几年来又不管事,所以他们更是肆无忌惮了。”

    宋扬冷哼了一声道:“要不是看他们没闹得太出格,还知道收敛的话,我岂会放任他们不管?就怕哪天我有了意外,他们两兄弟为了扬城这城主之位,马上就拼个你死我活了。”说到这里他望向我,眼神也柔和了些:“说不定还是你这样的好些,没有争权夺利之心,而且还一心为百姓着想……小三的眼光不错……唔……”说到这里他似有些难言之隐,没有再说下去,只是眼中已流露出一种为父之人所特有的感情。

    我一听,小三?小三是谁?莫不就是宋扬的女儿,听他所说,好像是这个小三看上了我。我哭笑不得,这小三是谁啊?难道早就见过我了?我思前想后,也想不出有哪个女人曾经见过我,更别说因此而看上我了。

    听到说起宋扬口中的“小三”几位夫人都来了兴趣,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有说小三没有一点小姐脾气,而且人极温柔,自己虽然不是她的亲身母亲,她也照样的孝顺;有说这么多年来没白疼小三,小三可能就是她们几个日后的依靠了,自己的儿子以后都不一定靠得;还有的说这样美丽可爱的女儿,嫁给谁谁肯定是幸福万分了,说这话的时候用眼光看着我,那感觉就像我已是他们的女婿一样。

    宋扬听到说起他的小三,笑容就浮现在了他的脸上,听她们说着,还不住的点头,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一点也不掩饰对自己这个女儿的喜爱。她们说着,而且这事看样子还与我关系极大,我却半点也插不上话,似是这事已板上钉钉,她们现在就像跟自己的女婿在说话一样。

    插不上嘴,我就只有闷声不出气的听他们说着。只是后来她们说到什么如何订彩礼,如何安排洞房,如何订制婚宴时,我再也忍不住插嘴说道:“我说几位夫人,你们说的这个小三,是不是见过我?我见过吗?怎么听你们说的好像要马上把她嫁我一样?”话才出口,几位夫人立时齐声道:“当然见过了,没见过我们怎么会想到把我们心爱的女儿嫁给你嘛。”

    我奇道:“那她是谁啊?”

    “这……”几人一时语塞,忽然都笑了出来道:“反正你以后就会知道的了,到时你就等着做新郎官就是啦。不做都不行。呵呵!”

    我听着只觉说不出的郁闷,没听说扬城这地还有逼婚的,而且还是扬城的城主亲自来逼婚,难不成我就要娶一个不知所云的人做自己的老婆?

    宋扬这时止住笑,挥挥手让她们停止了自编自导的婚礼。然后和颜悦色对向我说道:“不说小三对你如何如何,就算是你这次为扬城百姓做的事,我也该对你有所表示,你有什么要求说来我听听,看我能不能帮你。”

    这么一晚上所说的,我就觉得就这一句最合我心意,急忙把自己想开一个银号的事向宋扬说了出来,顺便也向他说了宋舒海对我说的那些话。

    宋扬一听皱起了眉道:“这个小二,搞什么鬼嘛,我们宋家什么时候跟那些银号有了瓜葛了?我一直都交待他们不能以商来谋私利,难道他们都忘了……”

    我没想到宋舒海所说的跟宋扬所说的有所不符,这样说来,最有可能的是宋舒海不想我开这银号,所以才找了这样一个借口推辞了。于是我装做半开玩笑地接口说道:“或许是宋二公子见我在扬城赚的钱太多了,不想让我再赚,所以找个借口不让我开吧。呵呵!”

    宋扬摇了摇头道:“一直以来,扬城能发展到今天,就因为我们在商业上的开放比其他地方要高很多,只有鼓励商家从大处发展的,还从没有说阻拦哪个商家的事发生过。像你开银号这样的事,以前随便批个字就办了,他怎么会不许呢?真搞不明白小二在想些什么。”他说到这里,似是在沉思宋舒海的目的,或许也在想我开办银号会不会带给扬城什么威胁,一时没再说话。

    我等了半天,他才接着说道:“你开银号这事我看没什么问题,我批准了,你可以先做起来,过两天我就把批文给你,你可不需再经小二的手。”

    我听后大喜,只要有他一句话,这事就算是宋舒海再相阻拦也毫无办法,借他几个胆他也不敢跟自己的老子对着干。而且有宋扬这句话,我的旗号以后在扬城不用自己吹也会更加响亮。这对推行我们的金融大计自是有莫大的帮助。

    自己这几天一直困扰的事有了着落,我心情也跟着舒畅起来,看着宋扬和他的四位夫人,也没了刚才的啼笑皆非,跟他们有说有笑的不再生分,对她们招婿的话也不觉得别扭了。

    此后宋扬又问了些抗洪的事,听到我自己出钱安置灾民,更是对我大加赞赏,对宋家兄弟所作所为更大为不满,只是碍着我是一个外人,不然可能早大发雷霆了。

    又聊了一会,我见天色已晚,借口抗洪之事还需要我安排,就告辞出来,宋扬和四个夫人也没强留,满面笑容地让我以后常去,我随口答应着出了门,坐上早已安排好的马车回到了珞阳楼。

    珞阳楼里的那些灾民都已不见,我拉个一个伙计询问,都说因天放晴水在退,所以都回到了以前自己的住处了。我听说急忙找到周道丰他们,问到全都把钱派了下去,灾民们过两天即可重建家园,我这才放了心。

    等所有人都回到珞阳楼,我向他们报告了从宋扬那里得来的好消息,所有人一听都发出了一声欢呼,一扫前两天的颓态,虽是因抗洪累得欲死,也因为这个消息而忘了疲劳,洪锋他们更是大声的嚷着马上就要开干,却忘了现在天色已晚如何干?惹得大家都笑了出来。

    我笑道:“金融大计,我们等抗洪这事一落即可开始,洞内的黄金等水落了也可以继续运来,所有的都按我们以前的计划进行。”

    说完我忽然想起一事道:“我们要拿出点钱出来,把金沙河的堤坝好好修整一下,不然等下次洪水再来,又要再去抗洪,我们哪还有时间进行我们的计划?”

    周道丰笑着:“现在公子比宋舒海他宋家还紧张那些百姓,呵!不过我们现在拿出这点钱来做善事,就当是我们暂借他宋家的,以后我们要让他宋家百倍千倍的双手奉送回来。”这话说得大家又全笑了。

    聊完我向后面住处走去,忽然想到几日没见路婵了,也不知道她的伤好得怎样,想去看看她,又怕紫晴和舒怡两个醋坛子知道后杀了我,但一想到她妩媚动人的那双美眼,我心不由大热,念及自己只是去探望,又不是偷情,没什么好隐藏的,想到这里,我拐了个弯,来到了路婵暂住的房间内。

    我进去时她正躺在床上休息,见到我来眼睛都没抬一下,也没招呼我一声,态度与前两天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弄得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莫明其妙之下只能尴尬地问道:“路姑娘,不知你伤好些没有?”

    她仍是那样的趟着,嘴里只哼了一声道:“还好,一时死不了。”

    她一句话噎得我再无法问下去,干咳两声只能告别出来,出来后只听屋内乒乒乓乓的乱想,想是什么东西让她给砸了,搞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儿惹到她了,以致她生这么大的气。

    回到住处,紫晴两姐妹和舒怡正聊得开心,但一见到我,又全都板起了脸,对我也是爱理不理的。今天我也不知是撞鬼了还是什么,在路婵那儿是受这气,回到自己的窝,也还是要受她们的白板脸。问题是我自己根本不知道哪儿做得不对方惹得她们要这样对我。

    我讪讪地轻声问道:“我说几位美女,今天你们这是怎么了?是我哪得罪你们不成?怎么都板着脸对我啊?”

    舒怡对我翻了翻白眼,脸扭在一边却没说话,紫晴也是一副恨恨的表情,怪声怪调地漫声问道:“刚才去哪了?”

    “我刚才去见宋扬了,才回来。”我急忙小声地答道。

    “那回来后呢?是不是跑后面找你的路大美女去了?”说到这儿时,醋意已不可抑制的迸发。

    不会是在吃路婵的醋吧?路婵在我这里养伤,她们是早知道的,要吃也不会现在吃啊?难道出了什么问题?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