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城主宋扬

    他一见我即问道:“骆兄弟,你什么时候认识了我们宋城主?”

    我一听,莫明其妙的,宋扬是什么人啊,我哪敢说认识他?现在连听都很少听到他的消息了,更别说认识了。我急忙摇了摇头表示不认识。

    余得利奇道:“既然你不认识他,他怎么会要我找你去见他呢?而且这是他三四年来头一次要求见一个外人。这更让人奇怪了。”

    我一听大喜,如果能见到宋扬,那我就有机会把自己银号的事向他说明一下,不管他答不答应,也是个机会,总比让宋舒海一句话就堵死的好。

    欣喜之余,我急忙问道:“宋城主说什么时候见我?”

    余得利道:“他就是让我来找你的,只要见到你即带你去见他。我们现在就走吧。”

    我连连答应着,跑进去换了一件衣服,坐上余得利的马车,向着扬城最中心的位置奔去。

    一路走我一路寻思,想必是我昨天抗洪的事引起了宋扬的注意,他自己的两个儿子不顾自己城民的生死,反而是我这外人能为扬城百姓考虑,可能让人极为感动了。听着以前余得利的介绍,宋扬本是一个极体恤民情的人,不然也不会坐拥扬城这几十年还未让人推翻。这点比起他两个儿子来说要好得多了。我昨天听到张力的一番感慨心有所感之下去做了抗洪的义举,没想到居然取得了这意料之外的收获。要知道在扬城里,宋扬拥有着至高无尚的权威,如果能从宋扬这里得到支持,到时就算是宋舒海也要让我三分了。

    我还向余得利仔细询问了一些宋扬的生活习惯、禁忌之类的东西,以免到时见到后因为犯了他的禁忌而把事情办砸了。

    宋扬所住的地方距宋舒海和宋舒山都有一段距离,虽然也是在中心城内,三父子却各处一方,而且听余得利讲,现在宋扬热衷于练丹之术,更多的时候是与那些术士呆在城中的练丹房内,如果不是有什么事,吃喝拉撒都是在里面完成。

    余得利领我到一个小院后即离开了,院内一个人也没有。弄得我心神不定的在那儿等着,却是半天也没人来接见我。见如此,我干脆靠在了一个软椅是闭目养神。昨天实在太累了,睡那么一小会儿,怎么能补得回来?我本来只是想闭目养养神,随时听着屋内有没其他的动静即醒,却没想到我居然睡着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我看天色,已是傍晚时分,我这一睡就睡了超过三个时辰。我不由暗暗叫苦,来见扬城最有权势的人,人我没见到,人却睡得一踏胡涂,这是什么事跟什么事嘛。

    我四处望了望,只见一些侍者正在摆着饭菜,看来主人家要开饭了,这个时候,我坐在那软椅上,站起来离开也不是,如此坐在也不是,处境万分的尴尬。

    等饭菜都摆好了,从后堂先走出了一个****,在上首坐下后,就一直盯着我看,那从头到脚打量我的眼神让我万分的不自在。既然洋象都出了,再多出一点也无所谓了,反正宋扬找我来也不会说就为难我,想明白此点,我索性坐到了酒席的下首,露出自己自认为最迷人的微笑,面对那个****的扫描。

    这一来那半老徐娘反让我笑得不好意思了,可能也意识到自己如此的打量客人实在不够礼貌,也就把眼神挪到了他处。见目的达到,我暗暗松了口气,只是这样两个人枯坐着也不是办法,于是我勉强张了张嘴道:“请问您是……”

    “宋夫人。”简短的三个字就把我堵了回去。

    “那请问宋城主什么时候能来?”我只有自己接下去问了。

    “早来了,又走了。”还是不疼不痒的几个字,噎得我再也问不下去。

    见效果如此,我干脆闭上了嘴,既然你都不觉得尴尬,我自是也不有什么不自在的。

    过了一会,又进来一个****,比刚才那年纪稍大些,一进来就坐在前面那个****的旁边,估计也是宋扬的夫人了。听说宋扬有四位夫人,今天居然有两位出现在这酒席上,看来我的面子还真不小。只是让我心烦的是,这美妇进来后也是像前面那位一样的把我前前后后的扫描了一遍,还好时间并没前面那位长。我看她脸上依稀有宋舒海的影子,估计这位该是宋舒海的母亲了。

    这个才坐定,又进来了两个****,一个年纪更大些,一个却比谁都还小。年纪大些的那个长得极像宋舒山,想来应该是他的母亲了,怪不得这两兄弟斗得你死我活的,原来并非一母所生。那个年纪小的,也就比我大个七八岁十岁的样,长得很是妩媚,一双杏眼顾盼间透出无限的春意,眼睛从我身上扫过时,我只觉一阵火辣辣的眼光刺穿了我全身,我还从没遇上一个女人的眼光像她这样有如实质般让你能感觉到她从哪看到哪。

    看来今天宋扬的四位夫人都到齐了,如果只是为了陪我一人,那规格未免也太高了些,我更想不明白为何要女眷来陪,这有些不和情理,而且这些女人一进来那眼光就像是要把我剥光了好看个遍一样的,哪有对待一个客人的样。

    面对这种极其尴尬的境地,我惟一能做的就是展露出自己的微笑,对向每个看着我的女人。别说,还真管用,我的微笑历来都是我交际时最有效的武器,这次也不例外,我才展现了一会,她们也就不用扫描的眼光大量我了,眼睛里也有了笑意,还随意的问了些我的情况,像今年几岁啦、有没娶妻啦,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啦。感觉我不像是个来见宋扬的客人,倒像是个来相亲的未婚小伙一样。我听得头都大了,肚子里暗暗咒着这个死宋扬怎么还不来,怕是炼丹炼走火了吧?一边脸上绽放着迷人的微笑随口胡掐着应付她们,虽是如此,感觉她们还是挺满意我的。

    忽然她们全静了下来,个个都正经危坐、目不斜视,然后我就听到后堂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我也屏住了呼吸,终于要见到这扬城的最高权力人物了。

    我以为宋扬纵横天下这么多年,应该是个浑身充满了霸气的人,一如父亲一样,年纪虽然很大了,但不怒自威。他走进来的时候,我看到的却是一个私塾先生一样的人,跟我想法有很大的差距,年纪看上去也就五十左右,与他的实际年龄相差很大,头发胡子没一点花白,与宋家两兄弟无论是相貌上或是气质上都大相径庭。如非四位夫人见到他后的那种表情,我真怀疑进来的只是一个教书先生,而非扬城最高权力人物。

    他一走进来,即坐到上首位置,话也没说,拿起碗就吃了起来,等了半天的四位夫人这时也才跟着动筷子。见没人招呼我,我也没管那么多,拿起碗筷来,自顾自的夹菜盛饭,反正我肚子也早饿了,等会不管是什么情况,现在先吃饱了再说。

    宋扬的饭量极大,和我有得一拼,四位夫人早停下筷子了,我和他俩人还吃得个不亦乐乎,我这时也放开了手脚,就当是在自己家里吃饭一样的大快朵颐,根本没在意对面坐的是跺跺脚扬城也要抖三抖的人。

    一桌饭菜,我们俩差不多全扫光了才停下筷子,这时宋扬端着送来的茶喝一口,才有空好好打量着我。我微笑着也端起茶来泯了一口,迎上他的目光,并没有害怕退缩之意。

    他忽然点了点头道:“不错不错,不管身处何地,也能倒头即睡,没有忧心,吃饭时放开肚子的吃,根本不拘束,面对别人的打量时亦能坦然相向,如非是心底无私、心胸袒当之人,也不能如此。好!我喜欢!”

    想不到他才见我一面,即对我有这么高的评价,这让我不知道如何接他的话,唯有笑了笑,算是给予他答复了。

    “以前我就从别人口中听说过你了,而且总是把你说得如何如何的好,我早想见你一面了,只是一直觉得时机不合适。这次你不顾自身安危挺身抗洪抢险,做的事大得人心,也让我非常满意,所以,我迫不及待的想见见你,看你是不是像……嗯,口中说的那样好。很好,比我想象的要好,我很满意。”

    有谁会在他面前说起我的好?宋舒海?可能会提起我几句,但要让他称赞哪个人,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余得利?怕他见宋扬的机会都很少,见后怕是也没机会说两句话,更不可能了;宋舒山是站在对立面的人,说会为我说好话,打死也不会有人相信。他们几个都不会说,那会是谁在他的面前说我的好话呢?而且听那口气还是不止一次两次的说。我百思不得其解。

    听宋扬如此一说,四位夫人也齐齐的点头认可他的话,然后四张嘴齐张,说出来的就是刚才对我观察得出的结果,大致意思跟宋扬说的也差不多,只是她们是站在一个女人的角度来看,又自有些不同,但总体来说,如果是相女婿,我还是能令人满意的。只是,这是相女婿吗?想到这里,我啼笑皆非,莫非宋扬听到我的事迹之后,想到我年青有为,想嫁自己的闺女给我?但我可没听说过宋扬还有女儿。再说了,他们这样未免也一厢情愿了,好象根本不在意我是如何想的。难不成他们到时要搞个逼婚什么的?我胡思乱想着,虽觉这样的可能性微忽其微,但也不由得心里忐忑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