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人心向背

    舒怡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我身边,原本的白衣已分不清是什么颜色,小脸上沾满了泥污,笑容却绽放在她这张只看得见一口编贝细齿和一双明媚大眼的脸上,让我觉得说不出的可爱。我微笑着搂过她已有些发抖的身体,用手轻轻把她脸上的泥污抹去,也没管近万人在身旁看着,嘴唇狠狠地印在她苍白的唇上。

    张力、顾磊和后面跟着来的周道丰、洪锋他们笑呤呤的看着我们,这一刻,我这样忘情地吻着舒怡,也没人觉得这有何不妥,抗洪的胜利让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

    我放开舒怡向张力问道:“你怎么能组织到那么多人一起来啊?刚才真是危险,幸好你们能及时赶来,不然我们有可能坚持不住了。”

    张力笑着说道:“我回去后一边找人去组织工具和资源,又想到情势危急,凭珞阳楼这点人怕还是不够用,我就一边派人到处去宣传说公子你现在正在金沙河边抗洪,当听到你这扬城首富都来到了第一线为扬城百姓做事,后面不用我再宣传,人们就自发地组织起来了。现在我想在扬城,公子你已不再只是拥有一个首富的名声,你的善名我想已传遍了扬城的各个角落。这是我事前没想到的。”

    “那宋舒海或是宋舒山派人来了吗?”现在我已分清哪些是官员,哪些是百姓,但我想这种时候,如果宋家没有人来,那就怎么也说不过去了。

    周道丰接道:“不知为何,宋舒海一直没有发出官方的命令,虽然如此,还是自发来了不少扬城的官员,他们可都是听到公子您在这里后才来的。”

    听他一说,我不由叹道:“如果宋家这时候不为扬城百姓考虑的话,那失去人心之日不远了,没有人心所向,他宋家在扬城还能呆多久?这样浅显的认识,他们怎么不明白呢?”

    周道丰道:“我想他们或者是考虑情势并不危急,或者根本就不在乎这些百姓的生死,或者就自私的认为宋家的利益才是最高的,所以才没发出命令。不过此举也好,公子你现在在扬城内的名声,我想已没人能盖过,这对我们以后开展其他事情有莫大的帮助。”

    张力也笑着接道:“刚才在公子旁边听着公子发布命令的,除了我们外,就有一个扬城不算小的官员,还有两三个是小有名气的富商,看他们都心甘情愿的接受公子的指挥,这就可看出公子你在他们心里的分量了。”

    我摇了摇头道:“我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名声才来抗洪的,先前我听张力说起这里的百姓将受到洪水之苦,心里就想到一直以来都没为扬城的百姓做过什么事,在这样的时候再不做点什么就于心难安了,心怀天下,必先心怀天下之百姓,这才是我所想。至于做后会得到什么,前面我还没想过。”

    天下,一直都是我们的目标,但并不是凭我们几个人就能完成的,还需要不知多少人的帮助才能达到,其中就包括了普通的百姓,定真老人前面以棋论天下之中也提到了人心必备,必须有万千人的相助,天下之争才不会是一句空谈。

    歇了一会,我见河堤也不会再出现什么大的问题,就招集了刚才那个扬城官员和那两三个富商过来,商量着留一部分人值守,然后其余的人回去休整和组织资源,到时再组织人来接替。虽然这时候情势已稳住,但看这大雨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停下,为保无患,留一部分人值守河堤是很有必要的。

    几人经过商议后留下了一些自己的人,我也让洪锋带着一百多后来的珞阳楼人留下,再加上其他自愿加入的,总的留了一千多人在河边,其他人回到扬城内组织食物和资源等再送来,如此轮换,只要金沙河水不是猛涨一气,两三天内应该不会再出来什么大问题了。

    当我带着其他人进入扬城的时候,令我没想到的是,在这样大雨滂溥的雨夜,扬城依然是灯火通明,百姓们都没有躺在自己温暖的家里,自发的在街道两旁为我们预备了食物、热水和干净的衣物,每个看着我们的人眼里都流露出崇敬的神情。也不知谁领头,所有人都发出了一阵欢呼,在这些欢呼中我居然听到了很多人齐声喊着我的名字,虽然我们此时每个人都满身泥污,我还只穿着一条内裤。那一刻我知道,这是为我们在欢呼。

    接过一个老人递过来的热茶喝下,我心胸间忽然有一股热气在迸发,这是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的一种心情,这股热情让我忍不住想流出眼泪,我望向其他人,所有人都跟我一样的激动。原来在危难时帮助人的滋味是这么的舒服和温暖,所得的回报又是如此的令人满足。我在此时暗暗的立下了誓言,无论以后我能不能得到天下,我都要尽我所能帮助百姓,善待他们。

    回到珞阳楼,我布置了去组织资源的人和轮换的人,回到住处后,紫晴早已吩咐倒上了热水,我也没管舒怡害羞的表情,拉着舒怡一齐跳进大澡盆内,紫晴也没在意,柔柔的为我洗去身上的泥污。我搂着舒怡,感受着水的她身体的温暖,轻轻地为她洗去满身的污垢,舒怡则含羞接受着我为她的服务。这时我只觉幸福充盈在我们之间,那种温馨惬意的享受,再加上疲劳的侵扰,让我差点就倒在盆里睡着了。

    我强忍住睡意,享受完这次与舒怡相爱以来的首次鸳鸯浴,然后草草地吃了点东西,又听了张力他们对于局势的汇报后,再也忍不住全身的酸痛和疲劳,回到住处,倒在床上一手搂过已熟睡的舒怡温软的身体,马上即沉沉睡去。

    头天我累得像条狗一样,一大早却是被人吵醒的,无奈之下只能从舒怡的怀里爬起来走到外面,却是那些从河边强行带来各酒楼安置的灾民,现在正乱哄哄的向周道丰他们要银子要吃的,却又没一点纪律性,吵得一座珞阳楼根本失去了原本的优雅。周道丰、张力他们一边好言劝说,一边在安慰他们,那些人却不乐意了。这一幕让我看得很是悲哀,他们现在安全了,就全忘了是谁给他们的安逸,自私之心让他们只想要回自己失去的损失。

    周道丰、张力他们俩见我来到,都闭了嘴看着我让我拿主意,那些人见是我来了,心里也知道自己这样吵大是不该,都闭上了嘴,只是时不时还有人嘟咙出一两句,却是没人在意了。

    我真不知是该严厉的对待他们还是该微笑着向他们说话,他们的可怜应该是微笑着对他们说,但他们这样吵又让我烦得只想把他们全赶出去淋雨。这化在我的脸上,就是一个僵硬和阴沉的表情。是谁看到都知道我心情不是很好。

    我目光从所有人脸上扫过,被我看到的都低下了头,看来他们还有些羞耻之心,我心一叹,对待这些人,惟有大棒加上胡萝卜才能让他们乖乖的听你的指挥,不然,尽是大棒他们会反抗,尽是胡萝卜他们会认为你软而好欺吃定你了。

    “哼,你们吵什么?是怕我不给你们钱,还是怕没地方住了?我骆阳是什么人?既然答应了你们给你们补偿,那肯定会给的,再吵个没完,等会我全把你们赶外面淋雨去,一个也不留,更别说从我这儿拿到一个子儿了。我这人说到做到,不信谁再吵了试试!”我板着脸孔吼道。

    然后我脸色又柔和了下来道:“我知道大家现在都很苦,都希望早日建设自己的家园,但你们想想,现在外面还下着雨,我的人还在河边守着堤坝防决堤呢,大家现在只有齐心把大堤守住,以后大家才会有家住,有饭吃,大家想想我说的对不对?至于你们的补偿,我答应了等洪水退后即发给大家,现在大家去那边登记一下,过后我们就按照这个名册来发放补偿。不过,如果谁要是敢冒名或是虚报,只要让我查出来,我就灭了他的家!我想凭我现在的实力还是能做到的。好了,大家去那边登记一下,然后去吃饭,吃完饭都上河边去加固堤坝换我的人回来休息。”

    我一通威吓加软语劝说,灾民们听得脸色变幻无常。我说完后,一个个乖乖的去找周道丰登记,吃了饭后,也不用人组织,除了老弱病残实在动不了的,其他的都到河边守堤去了。

    这些人去后,洪锋领了人回来,个个都累得坐在地上,有的居然坐在地上就睡着了,看得我心疼得要死,急忙吩咐烧上热水,让他们好好洗个热水澡,又把饭菜摆上,让他们吃喝个饱,才让他们去休息。

    万幸的是到中午时雨渐渐小了,到下午时雨居然停了,几天来头一次见到太阳高挂在头上,只觉得这太阳是这么可爱过。我领着人到河边看了看,河水已停止了上涨,虽然有的堤坝危险仍然存在,但只要河水不再上涨,那就总能控制得住。看着我堪感欣慰,只要这一次能坚持住,过段时间我再投些钱来加固河堤,至少能保证这两岸的百姓十来年无忧了。反正我现在有的是钱,既然金融大计无法实施,那不如把这些钱用在用意义的事上。

    我又反复检查了一遍,直到确认再无危险后,我才回到珞阳楼。才一进楼,即看到伤愈的余得利在楼里等着我,看来他伤得比路婵轻多了,路婵到现在还只是能在屋内活动,他已经可以到处跑了。我很为他高兴,虽然与他多为利益关系,但见到一个朋友能康复总是件让人愉快的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