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两个条件

    紫雨嘴里哼了一声,却也没怪我激动时扯住了她,又接着说道:“落日堂上的事,因为我和其他人去攻打幻月城了,所以也不怎么清楚,不过后来据我的了解,自你和我姐姐去找黄金后,看管左不右和你父亲就出现了些问题,结果还让十六旗中的一人惨死,两人受伤,左不右也逃了,但你父亲却没有逃脱,还是被抓到了金沙城。后来我还无意中见到他和我们秦城主在一起喝酒,像是没事一样。至于他被关在金沙城的何处,我就不得而知了,听说那地方只有秦城主才知道。”顿了一顿她说道:“这个消息换你的两个承诺你没吃亏吧?”

    我点点头,思索着她说的话的可靠性。左不右逃脱这我倒是早听说了,不然也不会出悬赏令,也不会让他杀了两个叛徒了。只是一直都没传出他们逃脱的经过,更没有父亲死活的消息出现。现在想来,她说的话有极高的可信度,以当时那种情况,两个被牢牢困住的人能从金沙十六旗的手里逃出,还一死二伤,对他们的打击自是可想而知,他们自是不会觉得这有何值得宣扬的,严密封锁消息也是情有可原,所以外界自是没有父亲的消息,再加上这事又是秦问天自己过问,知道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了。

    想到父亲还活在人世,我不由得心里一阵兴奋,以前想到他时那颗悬着的心落了下来,这时还真有点感激紫雨透露给我的这个消息,这事不说是以帮她两件事作为交换,就算十件我也会毫不犹豫地交换它,这消息对我实在是太重要了。

    心里一高兴,我语气也不再像开始时那样对她了,便笑着对她说道:“这事对我来说确实很重要,也很有价值。好,你说吧,让我帮你做什么事?”

    她脸上也绽放出灿烂的笑容:“你看我没骗你吧?我就说这对你很重要了。你答应就好啊,不过,现在我还没想好要你做什么,以后我须要你帮的时候我自会告诉你,你等着就是了,可不要忘了。”

    我笑着点点头道:“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到你需要我帮的时候,你跟我说就行了。”

    她伸出白里透红的小手举到我面前说到:“那我们击掌为誓。”我没有犹豫地伸出手在她手心轻轻拍了两下笑道:“这你放心了吧?不过如果以后让我知道你是骗我的,哼哼……”我故意做出凶恶的表情看着她哼道。

    她笑嘻嘻地没在意我的表情:“这我可以打包票,以后你有机会见到你父亲就会相信我的话了。好了,不跟你多说,我要找姐姐去了。”说完,蹦蹦跳跳地向后面跑去,临进去还不忘回头说道:“记得你答应我的哦!”

    她走后,我坐着回味刚才她说的话,以前落日城父亲对我的一点一滴也回荡在我心里,想着如何才能进入金沙城寻找到和救出父亲,时间就在我回忆和计划如何营救父亲中流逝,如非周道丰和洪锋他们找到打断了我的思路,可能我会坐在那儿想上一天。

    见到他们,我又把紫雨对我说的话向他们说了一遍,周道丰、张力他们还好些,洪锋、顾磊这些落日城的旧部听到老城主的消息,激动得无以复加,眼泪当时就流了下来,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真挚的情意。

    我又道:“我现在就在想如何找到金沙城去把父亲救出来,只是一直想不出好的主意。”他们一听也极力的赞成,似是恨不得马上冲进金沙城内把我父亲营救出来。

    周道丰在旁边劝道:“公子,我觉得现在我们的目标不是放在营救老城主上,要知道我们现在和金沙城的力量对比实在悬殊,如果硬要前去营救只会落个全军覆没,不如我们就按计划以经济摧垮金沙城,等我们的力量对比发生转化了后再去营救不迟,我想,既然以前秦问天不会杀害老城主,以后自然也不会杀害了,所以您不用担心。”

    我本来也早想到了这点,只是关心则乱,心里就只想着如何才能把父亲救出来,其他的可以忽略不计。现在他再一说,我也冷静下来,确实现在我们去金沙城只能说是以卵击石,只能等以后有机会再说了。

    我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心里把这事放下,回到了现实中,想到自己将要开展的计划,我问道:“你们觉得我们的银号开在哪儿最好?”

    周道丰道:“自是开在珞阳楼这儿了,金库就在旁边,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现在只要我们取得扬城的批准,我们的金融大计就可以实施了。”

    张力接着:“现在我觉得不如先把赌场这儿移到新楼那边去,用赌场的地盘来开我们的银号,其他还可以正常经营,反正我们现在只是初期,也用不了这么大的房子,到以后需要扩大时我们再把整座珞阳楼改装成银号也不迟。”

    其他人也点头称是,毕竟现在太大了只是浪费,再说珞阳楼的生意也是我们的一大财源,一时关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洪锋也说道:“如果银号开起来,我们可以向宋舒海提议有自己银号的护卫队,这在现在动乱的情况下很正常,只要人不是多到危及扬城的安危我想他应该会同意的,这样我们就可以暗暗的发展我们的武装了。”

    我们虽然制订了以金融占领为主的方针,但谁都知道没有武力的保证,这也是不太容易实现,经济可以摧毁老百姓和权势人物的士气,但并不见得能把军队击垮,不管如何,最后还是要通过武力来解决问题,而经济的作用就是把对方的武力缩减到最小,这样我们才有机会进行我们的天下大计。

    我又问道:“以前我们不是说了让一些弟兄打入扬城的权势部门和军队里去?这事进行得怎样了?”

    洪锋摇了摇头道:“这事还真不容易,虽然有些弟兄进入了,但大多是在底层,要想进入高层还有一段距离,也需要一些时间。”

    我微笑道:“有进入的就好办,以后我们只要把钱多多奉上,像余得利那样的上司就很容易取得信任了,我想这世上还没有不喜欢这些黄澄澄的东西的人,只要做得到位做得巧妙,我想短期内应该有所收获,就算达不到能管事这一级,达到能探听到有用信息的这一层次,那也是不错的收获了。我们的金融计划进行的同时,金圆计划也可以进行下去,而且我们不一定就只限定在扬城内,其他城只要有机会也可以派他们进入,我们在后面以金钱支持,毕竟我们的目标是天下。”

    我又接着道:“其他地方的银号我们现在也可以着手筹备,如果人手不够,就向社会上招募,只要忠诚度没问题的都可以进入考查然后招用,但核心还是要由我们这些人来控制。如果以后经过考察忠诚度什么的都没问题,也可以放心让他们进入核心部门去。我们现在极需人才啊!”

    众人经过这段时间的忙乱后,也认识到人的重要性,以前我的人才储备现在看来根本只是杯水车薪,要想成其大事,我们还需要更多的人加入进来才行。先以高薪把人吸引来,这样做可更快达到我们的目的,要知道我们现在有的是钱,而缺的是有用的人,能用钱达到自是最好不过,至于可能会因此碰上问题,也只能到时再考虑了。

    接着再商量了一些关于金融和护卫队的事,我即布置了任务让各人去自主实施,我自己也没能就此闲着,因为建银号这事我还要到宋舒海那儿去取得批准才行。

    众人散去后,我只觉疲劳阵阵,肚子也感觉到了饿意,想到紫晴她们也还没有吃饭,我即吩咐把饭菜送到我房内,到时可以一边饱赏她们的美色,一边饱尝美食了。

    只是让我没有料到的是,紫晴与舒怡现在已是好得不能再好的姐妹了,我到房内时两人还在手牵手的说着没完没了的话,紫雨在旁边也是笑呤呤的不时岔上一两句,我进来时三女只是眼睛瞄了我一下即说着自己的话,也没理我,我大感无趣,饭菜摆上后也没管她们,自顾自地大嚼起来。

    她们似也感觉到了饿意,停下了嘴里的话,舒怡轻轻扶着紫晴站起来,一边嘴里还说着“岳姐姐你小心些,别动着胎气”这样的话,吃饭时有什么好的也全堆到了紫晴的碗内,自己吃什么倒不怎么在意,我就更是理都没理一下,紫晴也是笑呤呤的接受着她的关怀,看舒怡那个样子,我已根本算不上什么,她眼里现在只有她亲爱的岳姐姐一个人了。这情形看得我也不由醋意大发,恨恨地瞪了紫晴几眼,怪她抢了自己妩媚的方美人。

    虽是如此,一餐饭还是吃得其乐融融,席间时不时还开着一些玩笑。两人这样子应该都接受了对方,我心里最烦恼的一件事圆满地解决了。想着我不由大乐,爱意在心里涌现,看在她们眼里,自是代表了不一样的意义,脸上也带上了红晕,媚眼都水汪汪的透露出无限情意,如非席间还有一个紫雨,怕这头一次相聚的家宴就要变成我们爱的战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