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父亲消息

    “哼,爱人!”两个女人鼻子里同时哼出了这句话。然后是舒怡张嘴问道:“她是爱人,那我是什么?”话里的醋意我感觉可以让珞阳楼一年内不用再买任何调料了。

    我吱唔了一下,偷偷看了紫晴一眼才轻声说道:“你……也是,嗯,那个……爱人。”

    我本是想讨好两个醋意翻天的美女,结果却是两个人也不满意,一人伸出一只手掐住我的腰间,都是恶狠狠的一扭,而做为当事人的我,居然没敢发出声音,咬着牙承受了两人的野蛮行为。

    “你难道不想把我们的关系好好向这个小妹妹说清楚?”紫晴笑呤呤的扭着我的腰说道,边说还边用力,根本没一点扭着的是我的肉一样。

    事情已避无可避,坦白交待或许才有一线生机,早说或者还能少受些这种非人的折磨。于是我把认识紫晴的前前后后向舒怡简单说了一遍,在两女的扭腰绝技的威胁下,我说话还从没这样快过。

    把这些说了一遍然后我又接道:“她现在有了我的孩子了,过段时间我就要做爸爸啦!”说到这里,幸福的感觉让我都忘了腰间的痛苦,要为人母的喜悦也转移了紫晴的视线,忙陶醉与那种感觉中去了,一时也忘了折磨我这罪魁祸首。

    没想到我这句话比什么辩白解释都管用,不仅紫晴放弃了攻击,就连舒怡也放松了对我的酷型,放下手里我的腰肉,她奇怪地向紫晴问道:“岳姐姐,你真有了他的小孩了?”

    紫晴含笑抚了抚自己隆起的小腹点了点头道:“已经差不多七个月了,再过两三个月就要生了。”

    舒怡走到她的面前,也伸出手去抚了抚她的小腹,奇怪地问道:“这小孩你们是如何装进去的啊?”这话出口,自己似也感觉到问错了,一张粉脸涨得通红,紫晴和我更是哭笑不得。

    “我说你不会还没和她做过什么吧?这样的事都不知道?看来她很单纯啊。”紫晴含笑向我道。

    我干咳两声掩饰了一下,没敢接话。

    紫晴又向舒怡道:“你们……嗯,晚上不做些什么?”这样的话让她直接问也难以问出口,只能是含糊其辞了。

    舒怡的一张脸马上又飞红起来,她再不懂再无心机自然也知道这样的事自是不能拿出来说的,低下了头,嘴里嗯嗯的呢喃了两声也没敢真的说出来。

    见到她这样单纯,紫晴也觉得好笑,只觉得这小妹妹说不出的可爱,这感觉一上来,早忘了与她是情敌,走过去搂住她,两个女人就叽叽咕咕地说着女人永远也说不完的话,把我晾在一边早忘了我的存在。

    我干咳了两声以显示自己的存在,然后说道:“你们……”话还没说完,两女同时扭过头瞪了我两眼,嘴里也齐声道:“我们女人说话,你男人少岔嘴,一边去。”望着她们的这个样子,好像已成了同进同退的好姐妹了。

    我尴尬地干笑了两声,见呆在旁边实在没自己什么事,只能随便说了声:“我找他们商量事去。”就出了刚才有受难所,留下两个亲密搂着的女人在那儿闲聊。

    我出来后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事是解决了,以后小玉那儿有紫晴解释,再有舒怡纯真的本质做铺垫,估计问题也不会大。想到路婵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回来也应该去看看她,于是我出来后即向她以前住的地方走去。

    路婵住在我们新盖的楼内,以前是那片乱巷,被我征了后盖了些楼,把我住的那间房包围在了中间,一是做员工的住处,另外就是做自己的活动基地,房间自是不少。

    我来到她那儿的时候,她刚刚起床洗漱,看着虽然还有些不便,随便走动一下却是没了问题。一见到我她马上两眼放光,让她本已美丽无匹的两只电眼更是迷人,也顾不得伤口的疼痛,三两步跳到我面前,拉住我,那眼里流动的情意直要把我淹没。

    我心里虽然也是爱意涌现,但想到刚才对紫晴赌的咒发的誓,也没敢对她如何,只能把她扶了坐下后问了些不痛不痒的话。

    路婵可没管那么多,人说女人对男人有了感情后就会什么也看不见,只看到自己喜爱的那个男人,现在路婵的样子证明了这句话是多么的正确,她就定定的看着我,听着我说这段时间出去的经历(自然是瞎编的我还不能跟她说我真正的去向),时不时的插上一句,也是话里含情,语里含意,她这样子让我只有一个感觉,我说的话听在她的耳里,说什么已没什么意义,重要的是我能在这里对着她单独说出来,她在意的只是这个。

    说了一会,虽然心里万分不舍她美丽的眼睛,但我害怕另外两个醋坛子看到后又醋海生波,没敢多留,急忙告辞了出来,只能辜负了路婵那欲语还休的似水柔情了。

    出来才进入珞阳楼,正好见到紫雨从楼上下来,一见我即问道:“我姐呢?”

    我指了指后面,她也没再理我即向后奔去,才走了几步,又转了回来向我道:“还记得我在洞里跟你说的话吗?现在你考虑清楚没有?”

    我无所谓地道:“当时不是让你拿黄金的吗?你不要可不怪我,呵呵!如果你要去打报告,我也没办法,要怪只能怪你姐和我太相信你了。”

    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道:“你倒是算准了我看在我姐的面子上不会去打报告啊,我告诉你冷清风,如果你不给我个交待,到时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我奇道:“交待?什么交待?你让我给你什么交待?小姐,你能不能把语说清楚?”

    她的脸忽然一红,想说什么,却又觉得不好意思没说出来,遂急道:“反正我不管,这事你一定要给我个答复,不然我跟你急。”

    我不禁呵呵大笑起来:“哈哈哈!岳大小姐,如果你要我给你答复,那我现在就答复你,要钱我有,要其他的我就没了。你看着办吧。”说完就不想再理她,扭头即想去找周道丰他们。

    “你……你……你,冷清风,你不要后悔!”

    我转过头道:“后悔什么?我有什么好后悔的?真是奇怪了,如果你真的不顾你姐姐的感受去报告,那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我倒是要提醒你,你不要后悔。”

    她气得直跺脚,却拿我一点办法没有,忽然她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凑近我身边,一股幽香立时包围了我,让我心里一荡,脑里马上浮现出洞里抱着她**的画面:“要不要我透露一个与你相关的重要信息给你?只要你以后答应我两件事就行,这个可是事关你的哦。”

    我听她一说,没再理她,边扭头即走边说:“如果你想说出来我非常感激,如果你不说,我也不强求,再见吧岳小姐。”

    她这次并没有生气,反而是一脸的笑意,我扭头间见到,不觉大是奇怪,脚步也放慢了,最后干脆停下看她想说些什么。

    她似早料到我会有这样的表现,笑呤呤的反而不再说什么,大刺刺地找了张椅子坐下,眼也没望我一下,得意的神情浮现在她的脸上。

    见她这样子,我又好气又好笑,女人怎么都这样子?给她好脸色的时候她就大刺刺的对你爱理不理,等你真不想理她时,她反而比谁都吃紧你。

    见她不急着说,我也没说什么,端了张椅子也坐在她对面,吩咐泡上一杯好茶,边喝边悠闲地看着她,等她忍不住自己开口。

    果然,见我不急,她先就忍不住了,恨恨的盯着我道:“我跟你说实话,冷清风,这个消息对你无比重要,只要你按我说的答应以后帮我做两件事,我就告诉你。”

    我笑道:“如果这事对我真的那么重要,答应你两件事也未尝不可,不过,我想先知道这事是不是真如你所说的那么重要才决定答不答应你。”

    她马上脸色就变了,笑意也出现在脸上:“我敢保证这事对你的重要性,而且我敢保证这事天下没几个人知道,所以,只要你答应,那我就说出来。”

    我看着她和紫晴一模一样的美眼,想从她眼里看出她话的真伪,她也丝毫不让的看着我,似是根本不怕我怀疑这事的真实性一样。

    我寻思了一下,如果她跟我说的是真的事关我的重大信息,就算答应她也没什么,就算她是骗我的,那我也可以反悔不帮她做事,不管怎么我也不会吃亏。

    想明白此点,我微微一笑,脸上绽放出笑容,眼睛直视着她道:“好,我答应你,你说。”

    她见到我的笑容,突然一呆,接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红晕在脸上一闪即逝,过后似是不敢再看我的眼睛,脸装作随意的扭向一边,半天才接着说道:“这件事是关于你父亲的。其实,你父亲在落日城之战后并没有死,一直都被关在金沙城内……”

    听完她说的话,我大惊,脑子里只觉轰然一声巨响,也没管她是什么人,猛地站起来一把拉住她叫道:“你说什么?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她没想到我会有这样大的反应,吓了一大跳,后面的话就此咽了回去。我见到她害怕的样子也清醒了过来,急忙放开拉着她的手歉然地道:“对不起,刚才突然听到我父亲的消息,激动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