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醋娘翻浪

    我瞅了她跟紫晴一样风华绝代的容颜,没好气地说道:“如果你觉得需要一点钱来堵你的嘴,你就随便搬几块去,保证你这世衣食无忧。”

    她拍的打了我一记,微嗔道:“你把我看成什么世俗女子了,哼,这些金灿灿的东西还不能打动我,你自己看着办吧,如果出洞前你还没想好的话,你就等着吧!”说完也没再理我,自顾自的在黄金洞内四处欣赏。

    我没理她,她现在不过是找到机会报我昨天抱了她裸身之仇,反正她是不会去打小报告了,要打也就不会跟我说出,至于以后怎么报复我以后再说,我现在还没空关心这些。

    我叫醒还有些震惊的众人,吩咐他们往外搬黄金,还好这些并不是贪财之人,也知道这些黄金其实跟他们的没啥两样,都乐呵呵的干了起来。

    搬了一会,我估计搬的够一船装上,也就做罢了,虽然只是搬了这么一会,也搬了上万斤,累得他们够呛,歇下时都只有喘气的份。如果想把里面的搬完,还要十来趟才够。

    等大家都歇得差不多了,然后先出去几个弟兄,把黄金放到索道上往外运去,这次倒快了许多,因为索道当初在设计时就考虑了这点,所以用于这样的搬运倒还真是方便。

    等都搬完了,我又嘱咐留守的兄弟一些注意事项,然后几个合力把黄金搬上船去,紫雨扶了紫晴出来上了船,即启航回扬城了。

    到扬城时是夜间,我们故意挑了这个时候进城,把黄金搬上十多辆车上去,然后上面放上柴禾或是土特什么的做掩饰,虽然知道这样掩人耳目的方式有些老土,但,谁又能想到我们运的是整车的黄金?

    先把紫晴两姐妹安顿好,再把黄金全都入了库,已是清晨时分,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没想到意想中的千辛万苦并没有出现,整个过程却是出乎意料的顺利。很多事在做之前多是自己人为的给自己增加了压力,到真做起来的时候,并不见得就像计划里或是想象中的那样艰难,你做了才知道,做其实比一直想象要轻松很多。我又明白了一个道理。

    只是现在出现了一个问题,我如何向紫晴解释舒怡和我的关系,以及如何向舒怡解释我和紫晴的关系?想到这点我就头痛。还好现在是清晨,舒怡这瞌睡虫离醒还早,紫晴因为身孕也不会起多早,还有一段时间让我好好想想这件事。

    想半天也没有一个好的结果,只能想先做好紫晴的工作,毕竟我们曾患难与共,她人也比较柔和,至于舒怡是个直肠子,有问题也只是一时,过了,马上就会不再计较这事。

    想明白此点,我先把这事放下,找来张力他们了解走后这段时间的一些情况,以及黄金到后我们如何进行下一步的计划,虽然金融计划是早就定好了,但如何实施还是个问题。

    这段时间酒楼的生意稳步上升,另外一座新楼也马上竣工了,还是一座豪华型的大楼,开起来生意肯定是没问题的,现在最主要的是我们的银号要开在哪?这个选址工作现在只能是在珞阳楼这儿了,因为金库就盖在这里,只是现在要重新改装,麻烦还是挺多的。

    想到这些问题,我头都大了,看来自己的思维还是不怎么够用。不行,还要多找些人才才行,不然以我的脑袋要想把这些事都搞定,非炸了锅不可。我的长项本来就是让人为我卖命,而不是我自己拼命。

    我跟周道丰他们随便说了说,就让他们自己去想办法,反正我只要结果满意即可,至于他们做的过程,我没必要去了解。这两天我的主要工作是把两个姑奶奶搞掂即可。

    这种事想着是好,但真事到临头时我才知道这开口是如何的难,我现在就是这样,紫晴眼睛盯着我进进出出的,但我就是没法在她面前把话说出来。要知道爱都是自私的,谁会愿意多一个人来分享自己的感情?小玉那是没办法,舒怡这事如果没个好的解释,我真怕紫晴就此会一走了之。

    紫晴见我如此坐立不安,不由奇怪地问道:“清风,你是有什么事吧?如果是跟我说,那你就说出来,如果没事,你能不能安定的坐下?你这样我看得头都晕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牙一咬,决定豁出去了,反正这事总要有个解决:“紫晴,我想跟你说个事儿,嗯……是这样的……”我这样了半天,还是没能说出来,心里遂想,既然说不出来,那不如就直接让她们面对的好,于是我把紫晴一拉,向舒怡平时与我睡觉的地方走去。

    紫晴莫明其妙地跟我着我走向后楼,当我把门推开,见到舒怡妩媚的睡姿的时候,紫晴脸色马上变了,这样的情形,不用想都知道舒怡跟我的关系是什么样的关系。

    只是让我奇怪的是,紫晴并没有发怒而走,或是气急败坏,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直看得我一阵的心虚,嘴里只能喃喃地说道:“你该明白了,这就是我想跟你说的。”

    “我说冷清风啊冷清风,手段不错嘛,什么时候又骗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了?快跟我老实的交待!”她还是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道。

    于是我把认识舒怡的过程,还有如何跟她成其好事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向她做了交待,然后就像个犯了错的学生样,双手下垂,双脚并拢,头低垂着等着她的发难。

    她看了看还在沉睡不醒的舒怡,又看看我的窘样,忽然一伸手,像在山洞里那般一把扭住了我的耳朵道:“冷清风,这半年多来,还有几个这样的姑娘让你糟蹋了?你快快给我老实招来。”

    我急忙发咒赌誓再没其他人了,只是嘴里说着这样的话,脑子里却浮现出路婵那双美丽的眼睛。虽然心里想到了她的影子,但我跟她可没半点关系,这点我倒是可理直气壮地说出来。

    “哼!没有了?凭你那迷死人的笑容,又是个大老板,身边的美女还不是一堆一堆的啊,这半年才物色到一个?鬼才相信你的话了!”说到这里,紫晴眼里笑意多了些,只是我低着头没看到,不知道这时候她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难道笑容迷人也有罪?我跟舒怡是因为情况特殊,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的,虽然也有我自己意志不坚定的原因,但那样的情况下,怕是个大罗金仙也会坚持不住,何况是我这样很久没碰女人的正常男人?

    我急忙又把前面说的那些誓言又发了一遍,现在我也听出了她应该不会怎么怪我花心,其实在现在这个动乱的天下,男少女多,一夫多妻是很正常的事,据说扬城城主自己就有四五个老婆,以前天下大一统时,据说那时的皇帝还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很多她自己都认不清楚,如果我达到那样的水准的话,还不知要如何努力呢。

    我暗暗的想着,也只敢想想了,不说舒怡的痴缠有可能让我筋疲力尽,就算是像紫晴这样动不动就野蛮的,我的耳朵也不能再多承受,如果再多这么几个,我还要不要活了?

    紫晴松开扭着我耳朵的手,我才敢抬起头来,本来看她那样子,似是要发火的,只是最后却发出了扑滋的一声笑声:“哼!这样的事你以后如果还敢再犯,小心我和小玉两个把你剁成肉酱,这次情况特殊,我也就饶了你……老实说,这个小姑娘倒真蛮可爱的,看着就让人喜欢,嗯,要是以后我生出一个女儿也跟她一样的漂亮,那我就满足了……”

    听到事情圆满解决,我急忙大拍她的马屁,大吹特吹她如何的漂亮,生的孩子自然也是绝代美女,肯定是个人见人爱的宝,直说得她嘴都合不拢来,眼里散发出强烈的母爱,好象马上就见到自己的女儿受到别人的喜爱一样的喜不自胜。

    紫晴在这儿笑得合不拢嘴,那边却也把舒怡这瞌睡虫弄醒了,睁眼首先就看到了我,大喜之下也没管旁边站的是谁,光着一身白晰的肌肤就跳下床投入了我的怀抱,紧紧搂住了我,这情景马上就把紫晴的母爱击得粉碎,心里滔天的醋意迸发,只是当着舒怡也不好发作,能做的只是暗暗伸出手来,在我腰上的嫩肉狠狠的掐了一下,那钻心的疼痛让我顾不得舒怡的搂抱大叫了出来。

    舒怡这时才看到旁边还站着一个不输于自己的美女正拿满是醋意的眼神盯着她看,不由得一愣,扭头奇怪地向我问道:“她是谁?怎么你把她领来这儿了?”

    我吱吱唔唔了半天,却半个字也没说出来。舒怡了是冰雪聪明的女人,马上也明白了紫晴跟我的关系,放开我的搂抱,眼睛直直的盯着紫晴打量着。紫晴也毫不示让的盯着她,两个女人眼光的交锋让旁边的我直感到火花四射。

    最后还是舒怡这个没有多少心机的女人先转移的视线,不地却是转移到我身上:“我说骆大公子,你不介绍一下这个人是谁吗?想来你也没介绍我是谁吧?”

    我脑子里组织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贴切的称呼安在她们身上,无奈下只能向舒怡道:“这是我的……嗯,爱人,她叫岳紫晴,我们在半年多前就在一起了。你我刚才跟她说过你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