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夫人有情

    我胡思乱想刚结束,江飞、张力他们就陆续从外面走了进来,焦急的神情写在每个人的脸上,直到见到我安然无恙后所有人都才松了一口气。

    我把被刺的经历细细说了一遍。他们皱着眉头听完,和我一样也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江飞忽道:“刚才我找宋舒海,他那乱成一团,估计有事发生。”他说到这样重大的事的时候,同样的也是话语不多。

    我心一凛,这样看来,遇刺的不仅只是我和路婵,很可能其他几个重要的人物都遭遇了我们同样的经历,但他们又没有我神乎其神的灵觉,遇难的可能性极大。如果这样,那宋舒海可以说是损失惨重。而得益最大的就是宋舒山。这样看来,这事还是跟他还是脱不了干系。只是他为何要这样做?难道扬城有大事要发生?

    我看着他们几个的脸色,想来都想到了和我一样的问题,如果这时扬城乱了起来,处在我们这种情况,也不知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不行,取黄金的事不能再等了,我们马上要就进行。不然不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我毅然决然的道。

    周道丰犹豫地道:“现在我们新楼马上就启动,而且情况不明,现在离开会不会有问题?虽然现在情势不清楚,但我想只要他们还想要扬城变得更好,就不会动我们。”

    我虽然也明白这点,但想到处在这样进退两难的境地,我就如鲠在喉般的百般难过。我遇事时所需的定力还要我经过不断的磨练才行。我点点头,有的事只能事到临头时才知道该如何处理,现在再怎么计划也可能会因为事情的变化而成为无用功。

    这时,房内的大夫走了出来,我急忙迎上去问道:“大夫,那个姑娘的伤势如何了?”

    大夫笑了笑道:“箭伤虽然射入了三寸以上,但还好没伤及大动脉,只是失血有些多,调养一下吃点补补血的东西很快就会康复,伤口上我已做了处理上了药,这还有一些药,过后你给她敷上即可。”

    我急忙道谢了,又嘱托他此事不要声张,吩咐周道丰拿了银子给他然后送了出去。

    我们几人又谈了些对此事的看法,但都猜不透这到底会是谁做的,也只能做罢各自散去。

    我和舒怡回到房内,路婵仍然昏迷不醒,不过呼吸已趁于平稳,看样子已无大碍,我出来又找了个珞阳楼的女服务员来,叮嘱她一定要好好守着路婵,有什么事要即刻汇报,才与舒怡回到原来她的房内休息。

    舒怡又脱开我的衣服仔细检查了一下我的伤势,确认已然没有什么变化后才放下心来。

    忽然她问道:“刚才你说的什么取黄金,那是怎么一回事?”

    我歉然一笑:“以前没跟你说过,那是我在来到扬城之前的一些事,嗯,因为不想你参与进来,所以没跟你说明,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吧。”

    舒怡黯然了半晌,然后轻轻搂住我,头靠在我脸前轻声道:“你不用对我说什么了,如果知道你的事越多,我觉得我会越难过伤心,想的就会越多,所以,我更希望自己什么也不知道的好,我爱你这个人,不是爱你的以前,虽然我也知道你以前的事必定会影响到我们,但我只求能晚一天是一天。”

    我有些不敢面对这个对我痴情如斯的女人,我以前就有了紫晴与小玉,已不可能全心全意的去对她,现在我惟一能做的就是让她在跟着我的时候,尽量的开心和快乐,这是我那天对她许下的承诺。

    凌晨我被恶梦惊醒过来,醒来已是大汗淋漓。我梦见紫晴小玉和舒怡一个一个对着我挥挥手就笑着跳进了金沙河,一辆辆的车也跟着掉进河里压在他们身上,我每次都想伸出手去拉他们,却永远都拉了个空,望着她们消失在滔滔的洪水下,我却无能为力,那时心里想着我要与她们一起跃入这奔流的河里,却是动也不能动弹一下,只能在原地挣扎大叫。

    我伸手向旁边摸去,舒怡温暖光滑的身体还好好的躺在我身边,我定下了心,反手从背后搂住了她,唇轻轻印在她的脖颈,这一刻我才发觉是如此的爱她,当梦里她跳入河里之时,我也是同样的绝望,与之紫晴小玉她们患难的感情相比也毫不逊色。

    我再也睡不着了,轻轻从舒怡身边爬起穿上衣服,伤口现在有些火辣辣的痛,但感觉还不错,并不影响我穿衣。

    我走到路婵睡着的房间,我叫来服侍的那个女侍正趴在床前打瞌睡,看来是早已支持不住了。我叫醒她让她回去休息,然后随意的坐在床前看着路婵。

    这个一生都多灾多难的美丽女人睡着时眉头也依然皱着不能舒展,似是安稳的一个睡眠对于她来说也是个奢望。我想着她昨夜时又历经磨难艰险差点死去,一股怜惜之情油然而生。

    我伸出手去抚了抚她有些散乱的长发,她的额头冰凉似玉,长长的睫毛虽是在闭着,也像一弯新月般美丽。回忆起与她初见时的情景,我微微一笑,当时过后,谁能料到我们会有这样独处一室的温馨一刻?虽然这种温馨因为她的受伤而有所减弱。

    我拉起她伸出被外的小手,她的手温软而细腻,柔若无骨,虽是伤后也仍然温暖得让人惬意。

    我拉着她的手默默的想着与她相处的点点滴滴,这时她忽然醒了过来,刚醒见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一时就想坐起来,我急忙站起来轻轻扶住她道:“不要动,你受伤了,你现在是在我住的这儿。”虽然她已醒来,我却忘了放下她的手,一直那么握着。

    她见是我,放下了心,又缓缓躺了下去,嘴里同时也发出了啊的一声,想来是现在才感觉到伤口的疼痛。她伸出另外一只手去摸了摸包扎好的伤口,脸是忽然间有了些红晕,半天才轻声道:“是你帮我换的衣服?”

    我这时也才注意到她换了一套白色的内衣,想来是刚才那女侍找来为她换上的,急忙微笑道:“是我找人来帮你换的,我可碰都没碰你下。”

    她的脸好象更红了,声音已几不可闻:“我又没怪你,昨天那种情况,就算是你帮我换的,也没……没什么。”

    我望着她娇艳欲滴的玉颊,心里忽然一荡,脑海里浮现出昨夜在车底她**迷乱的样子,一种异样的心情在我心里慢慢积淀,那是一种爱恋。其实从那天夜里头一次见到她,我即对她念念不忘,只是后来因为宋舒海这层关系,我才放下了自己的这颗心,经过昨天的患难与共,这种心思又渐渐上升浮到了我的脑海最上层。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柔声道:“现在没事了,你受伤挺重的,不要再说话,现在离天明还早,你可以再好好休息一会儿。”

    她任由自己的手放在我的心里,不安地轻声问道:“你要走了?”

    我微微一笑道:“不,我就在这儿陪着你,你安心休息吧。”

    我的笑容有种能让人安定的魔力,话语里也带着种催眠的神奇力量,她听我如此一说,嘴角带着一抹微笑,反手轻握住我的手,闭上眼,一会儿即沉沉睡去,只是现在已不像刚才那样睡着也皱着眉头,而是自始至终都带着一抹沉静的微笑。

    我也没抽出反被她握住的手,静静的坐在床前望着她熟睡的美丽容颜,然后微微闭眼,一阵睡意上涌,也靠在床边上睡着了。

    第二天我在江飞的陪同下来宋舒海处打听昨天的事。宋舒海昨天像是一夜没睡,眼里全是血丝,见我只是受了些轻伤,很是高兴。我又问了下其他人的情况。听我问起,宋舒海脸色一变,狠狠地道:“昨天得利和其他人都受到了袭击,幸好袭击他们的人没有那么多,得利受了点伤,幸无大碍,其他有几人被刺身亡,没死的个个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就刺杀你的这一组人最多,组织也最严密,看来是针对我而来,以为是我坐在马车内送路婵回去,还好只是你和路婵受了些伤没有致命。哼,如果要让我知道是谁策划了这次的刺杀行动,我非把他全家灭了不可。骆老板请放心,此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不会让你白白付出流血的代价的。”

    听他如此说着,我心里却没感觉到一丝的高兴,相反却有一种莫明的恐惧在心里浮现,让我如坠冰窟般寒冷刺骨,就像昨天夜里被刺之前灵觉感觉到的一样,只是这恐惧的来源我却完全没有头绪。

    我从宋舒海那儿出来后,这种感觉才渐渐淡去,这让我有些莫明其妙,难道我的恐惧是因为这个有着完美笑容的男人?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