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遇刺行险

    当我的灵觉感知到他们的时候,那种不安已化成了一阵寒粟传遍了我的全身,寒粟方过,恐惧感即在我心里油然而生,我这时猛然醒觉,这些人现在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出来房顶上吹风,他们是来刺杀的,而目标就是我们这辆马车!更严重的是,在这样狭窄的街道内,不管他们的目标是谁,他们十多个人有备而来,如果让他们先发动袭击,车上的人就再无生路可言。

    一想到这点,我再无迟疑,猛地一下跳到车门前,对着车夫大吼了一声:“快辙回去!前面有刺客!”这一声在现在这个寂静的时候,显得是那样的大声。

    我的声音把已昏昏睡的车夫吓了一跳,一拉马僵把车停住,然后转过头来不明所以的看着我,想必他还以为我是睡着了做恶梦才会叫出这样一声来。

    路婵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也被我的动作吓得差点没从坐位上站起来,但一听到我的声音,她毕竟是在黑道上混迹多年的帮主,马上掀开车窗向外查看车外的情形。

    我见车夫把车停了下来,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心里大急,又对着他大叫了声:“前面有杀手,快退!”一边说,我灵觉瞬间延伸出去,观察着房顶上的人的动作。听到我这两声惊天巨吼,他们如果再不动手,那就不用做杀手了。

    随着我的声音才发出,房顶上的人全部立了起来,接着一声低沉的“射!”传到我耳里,我灵觉才感觉到,嗖嗖的箭矢破空声即从前面传来。我灵觉马上感应到十多支箭正急速的飞向我们坐的马车。十多支箭射出,立时覆盖了马车的前部和左右。

    感觉到箭矢飞来,我的脑里还来不及做出恐惧的反应,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如果这时我们还呆在车内,立时就会让这十多支箭射成刺猬。

    我没空再多想,迅速伸出一只手一拉路婵,把她压在了我的身下,一掌挥起拍下,落圆随着意念从掌心涌出,猛地击落在车底。我这一掌危急之下把落圆的力量运用到极致,如果这一掌不能击碎车底,我和路婵就只有死路一条。我现在惟一的担心就是车底太厚而我无法一掌击碎。

    我手掌才触及车底木板,车底即被我一掌击碎了一大半,我不及细想落下去后会变成什么样,只手搂住路婵,两人就从破了的车底滚落街上,落下时还怕伤到路婵,我在空中一个扭身,变成我下她上,两人滚落在街道上。一触地我马上又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下面,身体马上运转落圆护住背部。这时我根本已顾不到车夫会遭到什么样的命运,在这个时候只能先顾及我们俩了。

    我们刚刚落到街面上,箭矢即扑扑乱响地穿过薄薄的车厢射进了车厢内,只听车夫一声惨叫,估计已被乱箭射死。那些射向车厢的箭多数被车夫和另外一半车底挡住了,有两只箭从我们落下的洞内射入,一只箭在离我耳边三寸处射入钉在地上,另外一只箭扑的一声从我左肩射入,虽然箭势被车厢阻挡,又被落圆化解了大半,但仍射入我左肩半寸,我顺手拉住箭尾猛地一拔,鲜血马上流了出来,滴到路婵的脸颊上。

    我没空去理这一点伤势,我知道他们不会只射出这一拨箭。如果再来两三支穿过射到我身上,那我马上就会因流血过多而亡。

    我心念电转,一个侧翻躲到那半边还算完好的车底,顺手拉过刚才被我打碎的车底木板挡在自己的上半身,还好这块木板虽然破烂,却也勉强能挡住我们的上半身,至于下下半身,刚才没能有箭射到,估计他们箭射来的角度正好被车夫的身体挡住了。

    我这动作才做完,夜空又划过箭飞过的声音,又是扑扑扑的箭射入车厢的声音,这次虽然也有射从破洞处射出,但已不能射到我们的身体,其他的都被车底木板挡住了。

    这轮箭雨过后,又是两轮箭雨射到,也全被木板挡住了。我不知道这些刺客是针对谁的,如此的力量,这么密集的箭雨,如果车厢内还有人,早被射成了刺猬一样了。

    我没敢吭声,也没敢从车底逃出,灵觉从延伸出去,感知到那群人还在强弓搭箭以防有人逃出,现在我从下面出去也只会是死路一条。我只有等待最佳的逃跑时机。

    路婵毕竟是一帮之主,在这个时候,极其的平静,没吭一声的任我摆布,压在我的身下也没随便扭动一下,只是这样一个香艳旖妮的场面,我却没空好好消受她柔软的身体,只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前方的刺客身上。

    照常理他们在射出这样大批的箭后,没见人逃出,自然是要来检查战果的,我们只能趁着他们那个时候的一点疏忽来逃脱了,而且谁能想到我有能观察到全局的灵觉呢?

    那些人似是极有耐心,静静的站在房顶上一动也不动,如果换做其他人,这时候听见外面没有动静,如果还活着也早就冲了出来,还好我的录觉能感知到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不动,我也不敢动。如果这场面放在白天让人看到的话,那就是极其诡异的一幅画面:十多个人像木偶一样站在房顶,路中一辆车上坐着一个被乱箭射死的人,车上插满了箭矢,一个男人紧紧的把一个女人压在地上,女人一动不动的,男人也跟失去了生命一样的没有生气。这就是我现在感知到的画面。

    我肩上的伤血虽然不流了,但却火辣辣的痛,心里也想到如此姿势抱着一个美女极为不雅,却又一动也不敢动。路婵从被我从车上抱落地上,声音也没发出一点,我抱着她,她也没有一点的反抗,相反却是两只手紧搂住我,前胸紧贴着我,头靠在我的肩上,轻微的呼吸在我耳边响起,如非是这样一个环境,这样的姿势实在是最佳的男欢女爱的姿态。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只觉身下路婵的呼吸声渐渐大了起来,头轻轻的在我的脖颈住磨擦着,两只手也紧紧搂住了我的肩背,手还轻轻在我身上游走着。她的这种情形让我有些迷惑,依照我的经验,这只会是女人动情后才会有的表现,这美女不会是在这种时候对我动了凡心了吧?

    心里虽然这样想,灵觉却一点也不敢放松,一直延伸在外侦查着敌人的动静,心虽不想,生理上却有了本能的反应,我身下的路婵现在与我贴得如此近距离,自是马上就感觉到了我的本能,反应更激烈了,一双手都伸入了我的衣服内抚摸着我的皮肤,腿也轻轻的在我身上扭动着,一张小口轻声在我耳边发出呻吟,唇还不时的碰触到我的耳垂,让我心痒痒的说不出的难爱。现在就算我再迟钝也知道她是真的动情了。

    怎么能在这时候来动情?我只觉得头一阵发晕,换个地方,你想怎么动我都舍命奉陪,现在外面还站着十多个想要我们命的杀手,不会我们就在这车底来个大战五十回合让外面的人欣赏吧?

    或许这也是转移视线的不错的办法,我脑子里念头闪过,只也是一闪而已,我再荒唐也不可能真的就在这时候做出这样的事,只是我就搞不明白这路美女怎么偏在这时候来动情。

    心里这些念头电闪而过,我却不敢放松对外界的感知,灵觉源源不断的发出去,随着我运用灵觉的时间越长,这路婵也越情动,脸颊不停的磨擦着我,小嘴微开似闭的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如果不是她的那一点灵智让她保持着清醒,知道现在是处在什么环境下,我想她可能真会什么也不想的和我融为一体。这种情形却让我只想欲火上升,但我心里却又不能有欲火升腾,只能强压下心里的狂乱,因为有了**,我还如何运用我的灵觉?

    我忽然想起那天对舒怡运用落圆的情景,我把落圆运用到女人身上时,她们好像都不堪忍受落圆对她们身体的刺激。想到这点,我马上就明白了为何路婵会在这种情形下有如此的表现了。

    我现在与她是前胸贴着前胸,她两个最大的媚点正在压在了我的身下,我现在全身运用起我的落圆,虽然我不是有意施为,但落圆也从她的前胸侵入了她的身体,这样的近距离,效果比之远距离施用到舒怡身上丝毫也不差,这样的刺激,放到平时其他地方,怕她早已忍不住把我就地法办了。

    我只觉想大哭几声再大笑几声,该死的落圆,怎么在这个时候来发挥功效?这不是要命吗?如果我一坚持不住,与身下的美女发生了什么,外面的人一听到动静,我们怕还没来得及进入那一步就成了箭靶子了。

    身下的美女已到了崩溃的边缘,心里的**让她只想大声的喊出来才能释放,外面的情形让她又不能发出声音,这样种双重煎熬的痛苦让她全身都被汗水浸透,我虽然隔着几层的衣服也能感受到她身体的湿润。

    我知道再不能如此的等待了,就算现在我停止运用落圆,她早已升腾的**在与我身体紧贴的情况下也不会消释,我们只有迅速的离开此地,离开她的身体,她才能恢复往日的平静。所以现在就算是逃出去让人射死,我也只能逃出去,因为我不想再让她受到这种非人的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