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金融天下

    顾磊皱眉道:“这样一大批的黄金,最低的估计也有几十万斤之重,用车去拉,怕要几百辆才够,但那样庞大的一个车队,早就让人发觉异样了,用水运,又去找哪那么大的船?这可是个难题。”

    我叹道:“主要问题是我们现在只有半个多月的时间,过了金沙河就要到雨季了,如果一次搬运不完,水把洞口淹了,我们就没办法再进入洞内。”

    众人一时皆陷入了沉思。

    李正山忽然岔嘴道:“公子你估计一下那个水洞有多长的距离?”

    我沉吟着计算了一下道:“七八十丈左右,应该不会超过一百丈。”

    李正山接道:“这不算太长的距离,应该可以有办法。我是这样想的,我们趁这段时间进入洞内,首先就在这水道内打上一些滑轮,然后接上钢索,在钢索上吊上一些装黄金的工具,先在里面住进几个人,到水把洞口淹完的时候,里面的人把黄金装上,外面的人顺着水道拉出,我们就用这条钢索一点点的把黄金运出来,里面的人到水落的时候再出来。这样我们就可在较长的时间内分批把黄金运回扬城了。”

    我一听,高兴得笑了出来:“我一直就想着如何在短时间内运完,根本没想到就算水涨起来,我们也可以运用工具搬运,呵呵!这主意不错,我们可以每次只搬运为数不多的一部分,分两三月搬完,这样运输上和保密性上就没问题了。只是可苦了在洞内的弟兄了,要像我一样几个月不见天日。”

    周道丰笑道:“这没关系,到时也可以像公子一样,找几个美女进去,那他们就不会觉得寂寞了,呵呵!”

    我干笑了两声,虽然我没说出跟紫晴小玉她们的关系,但一男两女在洞内几个月的时间,发生一些事情是正常,不发生点事情才怪了,他们猜都可以猜到发生了什么。

    我急忙转移主题道:“现在黄金运出来是没问题了,我们马上可以买一两条大船,每次可运几千斤的,再买一些车辆,到时就可分批运来扬城了。”

    众人都点头称是。

    “那大家可想过,如果这批黄金我们运出来后,如何用于我们的统一大业?要知道我已想了很久,都没想到如何利用这些黄金来达到我们的目的,前不久我跟定真老人谈过,他倒是跟我说可以利用财力进行经济占领,只是我一直想不明白如何搞经济占领。”我又把那天定真老人借用棋道来定天下的话说了一遍。

    这时周道丰接道:“以前我还是读书人时看过一本书,名叫《经市论》,是由天下还在大一统时的经史大臣马科思所写,他在书中详细介绍了关于农、工、商与社会之间各层的关系。虽然那书写于一百多年前,但放在现在也照样适用。他在书中就特别提到了什么是经济基础,也提到了社会的最基本组成就是经济基础,社会的经济基础动摇了,这社会就会崩溃和动荡。他书中说到了经济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这个概念,我看了半天,好像就是说社会一切的发展都是围绕着经济这个主题来进行,经济可以说是一个国家的命脉所在,经济基础健全,社会就稳定,国家安康,人民富裕,如果经济基础崩溃,小到人民会挨饿,大到会致使国家动乱,最终国家灭亡。”

    “他还提到,在他那个朝代建立以前还有一个国家,也就在两百多年前左右吧,采用的就是国家金融政策,他们通过发行一种叫钞票的纸币,这种纸币上印上了各种的面值,也就是印上了十两二十两这样子,同等面值的纸币就相当于同等数量的银子或黄金,然后国家就用这种钞票在市场上流通,规定老百姓可以利用手里的银子和黄金换取同等面值的钞票,然后可以用这种钞票在市场上消费购买。同样,相同面值的钞票也能购买到同等量的白银和黄金。而国家就看自己国库里有多少黄金和白银来发行同等数量的钞票。如果发行的钞票超过了自己的库存黄金白银,那这种钞票就会失去原来的价值,也就是贬值了,同等面值的钞票就不能购买到同等价值的东西或是白银黄金,如果再继续恶化,就会引发经济危机,最后就导致国家变穷,人民生活水平下降,直至国家灭亡。所以国家在运用金融时都是很小心的不使自己的钞票发行超过自己的储备。本来这种方法一直运行都不错,国家经济也发展得挺快的,但没料到也不知从哪儿来了一个大富豪名叫罗索思的人,他进入这国家后,瞅准这种金融政策的漏洞,大肆用手里的黄金购买钞票,购买的量居然超过了国家发行总钞票的四分之一,造成市面上的钞票供不应求,国家为了避免经济的崩溃,就大量的印制发行钞票以稳定局势,就在这时,那个富豪又突然抛出自己手里的钞票,购进大量的黄金,而国家为了不致使钞票贬值,又只能抛出自己储备的黄金来收回钞票,到了这时,这个富豪不仅把自己前面投入的黄金收回了,还卷走了这个国家大部份的黄金储备,然后他一走了之。而这个国家因为黄金的储备已大大低于自己发行的钞票数,由此造成钞票迅速贬值,人民生活急剧下降,酿成了暴乱,最后国家就没能再存在下去灭亡了。我想定真老人的以经济定天下估计就是指这个。”

    (作者旁白:这一段我是凭着自己学过的记忆里微薄的一点政治经济学和金融知识来说明的,也不知对是不对,有懂的朋友请在讨论区里指出来啊。文中马科思自然是马克思了,罗索思就是亚洲金融风暴时的金融大鳄索罗斯。至于钞票的概念就是与现在美元相类似,美元在地球上占统治地位,美国在这世界也就占最霸权位置,美元贬值增值,国家的财富就增值缩水。)

    我听得摸头不着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概念,化在嘴里也只能是喃喃的道:“金融,那是个什么东西?会有这么大的用处?”

    周道丰又道:“如果我们拥有了这样大量的黄金,也可以像那个罗索思一样的,运用这来达到消灭他国的目的,只是现在没有哪个城市是有钞票的,所以,这一套虽然知道,却毫无用处。”

    我苦苦思索着他说的话,没有回答。

    张力这时在旁边轻声说道:“我们自己不能印钞票吗?只要市面上和民众认可了我们的这种钞票,那也能取到同样的效果啊。不知道我这样说对不对?”

    我眼睛猛然一亮,然后只觉得脑子里出现了两个词:金本位、银行,然后与银行有关的一些业务和政策也跟着在我脑子里出现,于是我遂大声道:“不错,我们自己就可以发行印制钞票,虽然没有国家和城市中心权力的支持,但只要民众觉得用钞票跟用黄金白银一样的有用,自然会使用携带和流通更为方便的钞票,只要民众使用达到了一定的量,那时就算各城的城主不支持也没有办法了,我们只要控制了流通于市面的白银和黄金,那自然就控制了这个城市的经济,到时我们就算不能真正使这城市灭亡,到时我们卷了金银一走子之,那他们手里的钞票就是废纸一堆,或是迅速贬值,自然也能像罗索思一样的想让哪个城市崩溃就哪个城市崩溃。可能比他那时还要容易,因为现在各城城主手里根本不可能有大量的金银重新支撑市面。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如何使各城的民众信任我们发行的这种钞票,从而使用我们的钞票。”

    周道丰马上道:“这个不是问题,我们首先可以慢慢在各地成立一定数量的银号,规定执有我们印制的钞票的人在另外的地方也能交换到同等数量的金银,人们自然是愿意拿着钞票然后到另外一地去兑换成金银使用。到了一定时候,我们银号的规模只要够大,只要使用我们这种钞票的人多了,使用的次数频繁了,到时他们就会在心里认为,金银就是钞票,钞票就是金银,那时钞票就不再只是一种金银在各地之间交换的工具了,而是能真正的在市面上购买到跟金银购买时是同样的物品,到那时,谁还会管这钞票是否只是一张纸?只会认为握着钞票就是握着银子了。钞票在市面上多了,我们手里掌握的金银自然就多。呵呵!那个时候啊,哪个城市用我们的钞票越多,越容易受我们的控制。”受到提醒,他们的脑子马上快速的运转起来,一个点子接着一个点子。

    我连连点头称是,这个办法虽然时间要得长些,但成功的可能性却是最大的。只要到时我的钞票在市面上流通起来,当我们印制的钞票统治这世界的时候,我就可以像罗索思一样的控制了这个城市的经济,然后控制整个城市,最终达到控制世界的目的。

    我们又商量了一下,决定等黄金取出后,先在扬城成立一个中心银号,这跟扬城所处的金沙流域中心的地理位置自然有很大关系,然后再在各城之间成立相应的兑换点和分号,然后使我们印制的钞票在各城之间流通,自由兑换金银,最后达到成为流通货币的目的。凭着那一山洞的黄金作为强大的后盾,我这样做根本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