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黄金大库

    我与宋舒海的关系现在已传遍了扬城各个角落,虽然对外宣称盖给宋舒海的那座楼是我投资建成,但明眼人见我与宋舒海走得这样近,而且经常和路婵视察工地,大致都猜到了这座酒楼的真正主人是谁。只是让我奇怪的是,宋舒山这段时间居然没有阻挠或是以手段来阻止自己兄弟建成这样一座大楼,难道他不在意宋舒海力量的日益强大?还是宋舒海早已成竹在胸不在意自己兄长的手段?这些我与洪峰他们几个讨论后一直都弄不明白,但我自己还是留了个心眼,每次出门都带着江飞,就怕到时宋舒山与宋舒海的争斗牵连到我,让我不明不白的栽得稀里糊涂。

    人多力量大,又因计划周密,新楼的建设速度超乎想像的快,宋舒海那座没到两月即建成装修完毕,珞阳楼的扩建部分与三座新楼虽落后了几天,但也基本在两个月内完成了,剩下的那一座,还要个十来天才能完工,但我也已不介意,这几座大楼也够我安置不少人了。

    前面我本来想把几座楼都搞成跟珞阳楼一样的高档酒楼,后来想想,只保留了一座与珞阳楼一样的高档楼,其余的定位在中档消费水平,以方便各层次的客户,当然里面的装修和设施、配备的人员、红楼赌场这些配套也比那一座要差些,不过搞起来后,收益也并不见得比豪华楼要差。

    宋舒海把自己的那座楼称为南扬楼,装修好后,他已准备在五月二十八日开业,距现在也就四五天的时间,招聘人手的时候,我特意让落日城旧部里的人去应聘,居然有几个还真的进入了酒楼里,虽然职位不是很高,但有了这些内应,以后有什么问题我也能先了解清楚。我的几座新楼的开业时间定得比他晚了几天,我可不想跟这扬城的强权人物抢这种风头。再说开业不开业我并不是太关注,我现在所考虑的就是如何安全保密的把山洞里的黄金取出来。

    五月二十七日那天,新楼的人员已基本安排妥当,我把珞阳楼里做过的一些老伙计分出一部分去各个酒楼带上一段时间,毕竟新来的人可不见得就什么都会。等一切都差不多完成了,我知道,是该我透露洞藏黄金这件事的时候了。

    晚上,我招集了周道丰和张力,洪峰、顾磊、李正山等几个落日城旧部,连同江飞一起,来到我住处内。江飞虽然是才来不久,但以后要时常伴随我左右,这样的事避无可避,再说观察了这段时间,我也很信任他。这事我没让舒怡参与,并不是我不信任她,而是我不想在我们心头再多一件事来压抑我们的感情。

    几人还从没见过我这样郑重其事的招集大家在一起,都有些神情凝重的望着我,也不敢先说话。

    我等所有人都已落座后,才缓缓的说道:“这次我招集大家来,是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大家跟我一起去办理,这事必须是完全的保密,不能泄露半点风声,所以我才让大家一起来商量一下看如何做。清安、张力你们跟了我这段时间,我已知道了你们的为人,洪大哥你们自不必说,都是出生入死的弟兄。江兄虽然才跟着我不久,但我也相信江兄的为人,所以也让你参与到这次重要的事情中。可以说,我们这几个人,就是未来我们发展的主要人物,人数虽然不多,但也可构成我们未来发展的框架。以后不管我冷清风变成了什么样,各位都将是我的左膀右臂。我只希望各位一如继往的助我,完成我的最高理想。”

    我眼神从他们各人身上一一扫过,所有人都沉静肃穆,他们似是能感觉到了我说的话的份量代表着什么。

    “清安、张力你们想必也猜到了我的身份,只有江兄还不清楚。其实我就是以前落日城的少城主冷清风,自从落日城被秦问天占去后,我才流落至此开了这个珞阳楼。这个珞阳楼只是我暂时的生存之所,我的目标不在此,我所要做的是复兴落日城,然后——一统天下!”我缓缓的把自己的最终目标说了出来,然后又把定真能人说的以时势造就我的成功说出来。其实从那天听定真老人谈起后,我总觉得自己不是那块做大事的料,但只要想到他说的话,我就热血沸腾着,所以经过这两月的思考,我决定不论成功与否,我都要向着这个方向去努力,就算往后因此而亡身,就算是为了定真老人对我的定义,我也要义无反顾的向那个方向走去。所以我没再隐瞒自己的想法,在此时说了出来。

    “我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定真老人给我的一席话,我想了很久,大丈夫处身立世,当创一番事业,光复落日城是事业,一统纷乱之天下也是一番事业,而且是更大的事业,我不做谁来做?只要有各位的相助,勿论成功与否,生当无憾!”我只觉此时心里有一股热气从心胸里迸发出来,语句自带铿锵之概!

    我说出这番话后,他们既没感觉到惊讶,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每个人依然是肃穆而沉寂,似是这事是理所当然的一样。半天周道丰才开口慢慢说道:“头一次见公子,即感觉公子必是人中龙凤,珞阳楼这小小一楼定不是公子的容身之所,公子必定会有一番作为。从这段时间的发展看来,公子果然有着不一般的能力,虽然只是在扬城内随便施展了一下,也已引起了扬城的轰动,以后的发展定然不可限量,现在听公子一言,果然,公子心何止于此?一统天下,好大的志向,好大的目标,听着就让人心生向往。我也知道,虽然要完成此目标,不知我们还要付出多少的艰辛和血汗,甚至可能是我们的生命,但只要想到这目标的远大,我就算因此身死,此生也无憾了……”说到这儿他顿了一顿然后突然神情严肃地说道:“今天此时我周道丰在此向天地立誓,此生甘愿受公子驱使,随公子赴汤蹈火完成天下一统之大业!”然后单膝跪地,向我拜了下去。他才说完跪下,张力、洪峰、顾磊、李正山也跟着跪了下去,口里齐声道:“此生甘愿受公子驱使,随公子赴汤蹈火完成天下一统之大业!”

    江飞望着我们,缓缓站起来走向我,眼睛望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虽然我与你相处时间不长,也早知你的为人,现在看到他们甘愿为你而死去实现一个远大的抱负,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士此生有所为,有所不为。我江飞一生落魄,从无一日之目标,但现在我也决定,此生必随公子共赴生死,虽死无憾!”他从没在我面前说过这么多话,现在说出来却是掷地有声,字字烁金。

    洪峰他们才跪倒,我已是热泪盈眶,脑子一片空白,再听着江飞这一说,我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激动,眼泪顺着面颊流了下来。我慢慢站起身来,缓缓跪在他们面前,想点说什么,却哽在喉咙没发出声音。

    等众人的情绪平静下来坐下,我才接道:“洪大哥、顾大哥、李大哥,想必你们还记得落日堂之战我父亲所说的那个惊天秘密吧?”

    洪峰点了点头道:“不错,如非老城主在那关键时刻使出这一计,我们可能都逃不脱全部被歼的命运。唉!想当初老城主是如何的雄才大略,可惜却因为修习神功丧失了武功,不然,落日城又岂是这样容易被攻破的?”

    我摇了摇头道:“先不说父亲失去武功与否,到最后时,落日城已逃不脱被破的命运,就算我父亲武功仍在,只不过多抵挡一阵,在那样实力悬殊的情况下,失败是不可避免的。但我现在要跟你们说的不是此战的成败,而是说我父亲所说的那个秘密。其实,父亲所说的都是真的,确实有这一大笔的黄金存在!”

    我看着洪峰他们瞪大的眼睛,慢慢把自己进入落圆洞内的遭遇叙述了一遍,直到我走出山洞来到扬城以黄金买下现在的珞阳楼,其间只是略去了与紫晴和小玉的感情纠葛,我怎样发现黄金,怎样出来,我都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

    他们听着我的叙述,都张大了嘴,根本没想到世间真的有这样一大笔财富就藏在深山里,而且这样一笔财富最终将成为我们的。

    “怪不得公子一直要坚持盖那样大的一个地下仓库呢,原来是准备着装那我们想都想不到的财富的啊!看来我们有了这笔财富,几座珞阳楼算什么,就算再建一两个扬城也不是不可能的。”周道丰听完笑着说道。

    “不错,当初我不好跟你们明说,其实如果把那一山洞的黄金取出来的话,我们可以建几十座的扬城!这只是我粗略的估计。”

    他们都听得呆住了,本来心里想的已十分庞大了,结果是比自己的想象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如何趁着金沙河水还未上涨,把那些黄金取出来,不然就只能等到十一月了。不过我可等不到那个时候,要知道我们统一天下的大业,很大一部分就要依靠这笔财富。现在大家都想想,如何才能最安全最秘密的把这批黄金运到扬城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