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扬城首富

    宋舒海显然心情极好,虽是中午,也比昨日多喝了两杯酒,微有了些酒意,笑吟吟的向我道:“骆老板,不,骆兄弟,我们现在是自己人了,你没事多上我那儿坐坐,我去跟守卫说一声,以后我的宋府对您畅通无阻,你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我还想与你多亲近亲近呢。”我急忙笑着答应了。

    又吃了一会,宋舒海即借口公务繁忙离席而去,电眼美女任夫人也跟着走了,留下余得利陪着我。我送下楼后回来与余得利闲淡,有意无意间问起任夫人的事,从他的只言片语中我渐渐了解了一些这个电眼美女的事情。

    这任夫人生于江南,据说以前是一大户之女,姓路名婵,因全家在路过金沙河时遇上盗贼,全家被杀,盗贼们见她长得美丽,即想抢回贼窝**,却不想遇上金沙长河帮帮主任天堂坐船正好路过,见她甚是美丽,也动了心思,即派人三下两下把那些强盗打发干净,抢下了她,那时她全家人死光也无处可去,遂跟了任天堂进入了金沙长河帮。她人极聪颖,跟了任天堂学了三四年功夫,即已有所成就,行事为人上也颇有任天堂之风,所以深得任天堂喜爱,正好任天堂夫人早逝,于是就把她收入了房中成了任夫人。只是没想到才嫁给任天堂没几天,任天堂就被仇家所暗算,她年纪轻轻就守了寡。金沙长河帮失了任天堂后群龙无首,乱成一团,多亏她临危不乱联合几个老帮众稳住了金沙长河帮的内部,金沙长河帮才没有分崩离析,又因她长得极美丽,深得一些新老帮众的喜爱,她也因此被推举成了新帮主。近两年来,金沙长河帮因与南航帮争夺航运打得不可开交,而南航帮却是宋舒海他兄长宋舒山暗中支持的,宋舒海见势也暗中联系金沙长河帮,她也趁机攀上了宋舒海这权势,双方一拍即合,与宋舒山一番明争暗斗,各瓜分了扬城一半的水运。而且听着余得利的口气,她还与宋舒海走得很近,宋舒海极信任她,像是两人还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存在。

    我听完暗暗叹了口气,可惜这样一个大好美女,命运多舛不说,为了利益还不得不又被宋舒海霸占了去。想到此,我只能收起以前那颗对她向往的心,不再想她。

    余得利今天极为高兴,喝了不少酒,到最后已醉得不行,我开了个房安排他睡下,下来后找来周道丰与张力两人,仔细计划了一下盖楼之事。才商量了一会,伙计来报有人来找我,我心一动,现在正好是与江飞相约的三日之期,莫不是他来了?想着我急忙跟着伙计下楼,只见一个高大瘦削的人影落寞的坐在一张空桌上,背上斜插着一支枪,果然是他如约而来。

    江飞一见我,缓缓的站起来道:“江飞如约而至。”话跟三天前一样的不多。

    我大笑道:“我就知道江兄是个信人,必会如约而来,果然我没看错。”说完拉起他走上了楼。

    江飞比三天前要憔悴不少,衣服也更褴缕,有些破的地方还有血迹,似是经过了一场血战,我看着没有多问,像江飞这样的人,有些事如果能说他自然会说,不想说的他永远也不会说出来。

    说实话,刚才与宋舒海谈成事情,也没我现在看到江飞的到来兴奋,想着此后身边多了这样一位悍将,不由得我不高兴。

    我换了间房摆上酒席,拉上周道丰和张力做陪,江飞也没客气,坐下端起碗就吃,那样子像是很久没有吃东西一样。

    我微笑着看着他,等他吃得差不多了才说道:“江兄,不知你可知我请你来的目的?”

    他慢慢咽下口中的饭才向我缓缓说道:“保镖。”

    我笑道:“不错,我是请江兄来做我的保镖,要知道我武功不行,现在在扬城风头已太甚,以后只怕会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就担心到时引起一些人的妒忌于我不利,所以我请江兄来负责我的安全,不知江兄可答应?只要你答应,报酬待遇什么的都好商量。”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我的笑脸,半天才缓缓的开口道:“月一百两,包吃住。”

    我一呆,不相信的道:“这么少?”要知道我给周道丰和张力现在的薪水都不止这数,而他作为保镖随时会有性命之忧,居然也只跟我要这么点银子。

    他没再多说,似是不想再提这件事情。我虽然与他相交时间不长,但也知他的性格,知道他决定的事多说无益,也就随他去了。

    “那江兄以后就随时跟着保护我了,后面我住的地方旁边还有房间,你晚上就住在我隔壁,到时也好有个照应。张力,你去买几套新衣服给江兄。”想到以后身边有了这样一个武艺高强的人随时保护着,我只觉心里安稳了许多,看到时谁还敢踢我。

    宋舒海的办事效率就是高,我这边才答应好,他那边就把扬城的地图拿来,一起商量新楼的选址问题,我因早有算计,与宋舒海合计后很快就选定了我四座楼的楼址,并没像我前面说的那样东南西北各一。选中的这些地方都是些破旧民房,虽然离繁华的鹰扬大道有一段距离,但拆迁费用不算太高,楼盖好后,只要修一条道连通鹰扬大道即可。几座酒楼以鹰扬大道珞阳楼为中心,其余新楼在扬城西北端以扇形分布开来,彼此间的距离不远不近,如其中能再以道路连通,就可自成一统的城中之城。珞阳楼后那一片小巷全划给了我,本来那就是乱巷,我扩建后反而使那片区域的城区面貌改变不少,只可惜的是,以后再不可能因跟踪人而在黑巷遇上美女了。

    宋舒海的那座楼位于扬城鹰扬大道南端,距离他的府邸较近,离珞阳楼也不远,背靠着扬城内惟一的河流——南河而建,位置自是比我其他几座楼的要好不少,建起来与珞阳楼的竞争自是难免。但我也没在意,反正我意不在此。

    地点选定后,拆迁工作即刻开展起来,有我的银子在前面铺路,又有宋舒海的强权做保障,拆迁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反正都是老房子了,城民也乐意拿了银子到其他地方住新房,所以也没遇上多少问题即全部迁出了建楼区。

    前期工作用了三天不到的时间即搞定,到把全部地方平成空地,也不过多用了几天时间,这样的办事效率快得让人瞠目结舌。然后马上早以预备的上千名工匠开拔进了工地,其中就有洪峰、顾磊等以前落日城的旧部,将近有三百的落日城旧部以各种名义来到工地为我工作。

    才一个月的时间,我的三座楼和珞阳楼扩建部分,连同送给宋舒海的那一座就已初步建成,另外那一座也打下了地基在建中。我特别强调了让他们加快珞阳楼的扩建部分,这部分我都是让落日城的旧部来施工的,一部分人建着地上的建筑,一部分人秘密的挖着地下仓库。这仓库在建时引起了周道丰他们的极力反对,说根本没必要建这样的个牢固的地下堡垒,但我笑着解释以后赚的那么多钱自是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在存储,在他们半信半疑和我的坚持下,这个我未来的金库还是迅速的建成了。

    金库位于地下六丈左右的位置,这样的深度保证了金库无人可以达至,然后库内全铺以三尺左右的花岗岩,宽十丈,长二十丈,高两丈,库门是一道重达万斤的铁门,用机簧来控制开启,关上后如非深知机簧的使用人根本不能打开。这座大金库使用了将近两百名落日城的旧部秘密的日夜施工才得已在两月内完成。

    在建宋舒海的那座楼时,经常我会会同路婵到工地视察,长时间的接触让我对她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时时看着那我所熟悉喜爱的两弯新月,让我常常是心里狂跳不已,虽然有时她也会对我语笑晏晏的透露出一些暧昧信息,但想到他跟宋舒海的那层关系,我只能放下心里的那份欲念,以纯粹的伙伴关系来面对她。

    自打我建楼以来,舒怡即很少去赌场,经常是在珞阳楼里一呆一天,然后晚上回去后与我缠绵半晌,我虽然知道她心里有事,却也无从去了解。

    我在扬城掀起的这轮建设潮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我的酒楼的名声一时无两,很多小一点的酒楼见到我的这种规模后,都趁早关门大吉,一些以前还可跟我竞争的酒楼也只能暗暗求佛保佑,更让我意外的是,我的酒楼还引起了江南一些大商号的注意,酒楼还在建设中就有商号来订了长期的住房合约,到最后居然有三分之一的房间被这些商号早早订下。见此,我脑子里不知怎么又浮现出一个主意:房地产开发。我把连通几座楼的道路两边的地和房买下建了不少的商铺,这些商铺才建好就被来自各地的人抢购一空,让我又发了一笔横财。这些都让我隐隐的感觉到,虽然我当初的初衷只是为了安置人员,但在建成后,会在扬城形成一个以珞阳楼为中心的大商圈,到那时,我的珞阳楼和外带的收入将可以让我日进斗金。这点是我送给宋舒海的那座酒楼所不可比拟的。虽然现在各种设施都还在建设阶段,但在扬城已有人把我称为扬城首富了,这是我想都没想到的一个称号。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