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大事初定

    “我说周道丰啊周道丰,你这是在捧我呢还是在踢我?有你这样说自己最尊敬的老板的吗?”

    周道丰笑道:“现在这样的战乱时代,男少女多,一个男人多有几个女人这并不奇怪,而且为了生活男人个个都变得凶神恶煞的,像你这样温暖笑容的男人是越来越少了,所以啊,到时你不要怪女人多得你受不了,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太有魅力,让女人都想入非非了。说实话,我如果是女人,为你刚才那一个笑容我就能抛家弃子的死缠你不放。”

    我笑道:“可惜你不是女人啊,如果你是女人,又长成你这样干瘦如柴,脸苍白如纸,还天天缠着我,我不如早早买根草绳吊死算了。呵呵,再说,你怎么知道女人就会喜欢我这样?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罢了。”

    周道丰笑道:“不信你等着瞧,你以后不会只有舒怡姑娘一个女人在身边的,到时你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让这些女人不要争风吃醋了。更重要的是,以后你先要考虑一下跟你的女人在床上叫的声音如何,才决定要不要这个女人,不然,一堆女人每天有事没事就拿叫的声音响亮与否来衡量你办事是否有力,那可就麻烦大了,呵呵!”

    我笑了笑没再理他,再说下去只会是纠缠不清,其实他哪知,我现在身边岂只一个舒怡,在她之前早有两个享受过那种大叫的滋味了。

    见他还想再说,我急忙问道:“你们筹划盖新楼的事如何了?张力呢?”

    听我说到这个问题,周道丰马上苦下了脸道:“公子你倒好,交待下来自己就啥也不管,你不知道我昨天晚上和张力商量到什么时候才睡,今天早上又不敢再睡,一早起来就找人去了,累得像条狗一样,这不,张力那小子现在还在外面跑着呢,我也只是见你来才歇一会,马上还有不知道多少事在等着我们。”

    我笑道:“如果你们不累却让我累得像条狗一样,那还拿你们来干嘛?我只管交待任务下去,你们的任务就是给我完成,至于你们怎么完成,我不管也不过问,不然我搞得都跟你们一样了,我早把你们赶出珞阳楼了。”

    我又道“这样吧,今天洪大哥他们来,我让他们也留下帮你们,再叫上几个懂行的人,这样你们会少累些。”周道丰急忙答应了。

    我把周道丰打发去做事后,见天色还早,想着过段时间自己就要盖新楼,现在还连地址都没选好,就叫上一辆车,载着我在扬城内四处乱逛,选择最佳的楼址。

    我逛了一圈后,对楼址的选择有了个大概的想法后,没事我又转到珞阳楼背后看了看上次被踢的那个小巷,其实也没期望能遇上那个电眼美女,只不过是无事来转转,期望会有什么奇遇。回去后我又在珞阳楼后的那一片巷子好好看了看,想着如何扩大珞阳楼的面积,如何扩,更主要的是想我的超级特大黄金库要放在哪个位置,如何建才能保证最安全也更方便。

    回到珞阳楼,张力也回来了,却报说宋二公子和余得利已在楼上等了我半天,我们相视而笑,这事看来他比我们还要紧张,昨天还说让我多考虑考虑,今天我还没答复他就自己跑来了。

    我边上楼我一边向张力询问准备的情况,知道他已差不多把扬城的工匠都找来了才勉强凑够数,我就提醒他尽快找洪峰他们去商量,因为以前落日城旧部里也有不少的能工巧匠,就算不是工匠,多点人也多份力量,而且到时还能以盖楼的名义进入我的周围而不引人怀疑。

    宋舒海仍然是昨晚的那一袭白衣,看着我的笑容让我觉得如沐春风,英俊的男人就是给人以优越感,只是不知道周道丰有没见过他这样的笑容,不知道比起我的微笑,是谁的更迷人些。余得利倒是没什么,毕竟他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了,而让奇怪的是今天跟着他们来的还有一个美女,我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忽然就感觉到一种熟悉感,只觉那是自己非常期望看到的人,至于为什么,却一时又说不上来。那美女初见我时也是一呆,似是根本没想到会遇上我一样。我看了她一眼后没敢多看,昨天看到宋舒海时觉得像是遇上熟人,今天见一个美女,又觉得像是熟人,看来我的记忆力还有待提高,不然以后见到人都觉得是熟人,那我非把人搞混淆了不可。

    宋舒海一见我又客套了几句,我随口客套着,现在明白了他比我还紧张这事,我自然不会主动再说这事。

    宋舒海见我没像昨天那样急迫的想把此事搞定,自己忍不住先说了出来:“不知骆老板对我昨天说的那事考虑如何了?”

    我故意皱了皱眉道:“宋二公子,说实话,这事我也特别为难,要知道我盖这几座楼,也是花了血本的,现在再多了一座,我的资金实在是有些周转不开,唉!但昨天宋二公子如此厚待于我,我如果不答应您,我又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我实在两难了。”

    “我见骆老板是爽快人,与您也是一见如故,也是存心想帮你这个忙,说实话,这事其实我点点头就可以办到,只是……这段时间我如非遇上事周转上出了问题,也不会向骆老板开这个口。我也知道骆老板为难的是什么,这样吧,如果这座楼盖起来,以后我会给予骆老板在扬城里一些特权,像税收费用什么的都可以减免,以弥补您的损失,您看怎么样?”

    听他如此一说,我再装模作样就有些过了,于是我也马上笑道:“宋二公子真是爽快人,其实就算没您说的那些优惠,我也准备盖了楼送给您,交您这个朋友,现在您再这样一说,我再不识抬举,那我骆阳以后还如何在扬城里立足,好,这事就这样定了。”

    见我答应了他,宋舒海也马上笑了起来,房内气氛立时变得融洽起来,再不像先前那样的虚情假意,我见天已近午,吩咐摆上酒席,一边就盖楼时会遇上的问题以及选址等问题与宋舒海交流着,一边与他和余得利把酒言欢。间歇我抬眼随便看了那美女一眼,这是我进房内看她的第二眼,越看我越觉得熟悉,只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好询问一个女人的底细,遂也不再多想。那个美女也甚是奇怪,自我进房后即一言不发,吃饭时也是随意吃了两样即停筷,酒也没喝,似是此事与她无关一样。

    席间我随意的问道:“宋二公子,不知这酒楼开起来后,您是想让谁来管理?不会说您这万金之躯也学我一样事必亲躬吧?”

    宋舒海笑道:“对了,忘了介绍一下,这位是金沙长河帮的任夫人,以后酒楼建起来后,我可能会让她来帮忙打理。至于我,扬城的事那么多,哪有空来亲自管理?再说,我也不方便出面来做这事。”

    趁着这机会,我急忙好好看了看那个什么任夫人几眼微笑说道:“这样看来,那任夫人与我可就是同行了,在生意上任夫人以后有什么要多指点在下一下。”这几眼再一看,我越觉得这美女我一定见过,只是想不起来是在哪见过而已。

    任夫人微微一笑,两眼即像两弯好看的新月出现在我面前:“骆老板客气了,以后只有我向您这前辈学习的,指教就更不敢当了,骆老板说想多交流一下,这正是我所想呢,毕竟我是头一次接触,以后您可不要藏拙哦。”

    看着眼前的那两弯新月,再听着她这悦耳的声音,我心里突突的跳了起来,这不就是那天晚上在巷子里踢了我一脚的电眼美女吗?那天晚上见后我即念念不忘这双美丽的眼睛,结果人家到了面前了我反而视而不见,亏我刚才还特意去后巷求遇呢。

    现在不用我去掀面罩也看到了真人,只觉得她的媚惑力比之那天才见她之时更甚,那双美丽的眼睛自不必说,而她全身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媚态,让见到的人只想融化在她的笑容里。如果说舒怡是一团把人燃烧的成灰烬的火焰的话,那她就能把百炼精钢变成绕指柔。

    我心里在乱跳着,也没敢再多说什么,只能是微微笑着跟她客套了几句。她见我一笑,呆了一呆,然后美丽的眼睛又弯成了新月样,也笑了出来,似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一样。看来她早就想起了我这骆老板就是那天像个呆子一样的人。

    想起那天的糗样,我没敢再多看她,尴尬地转头跟宋舒海聊了起来。口里聊着,心里却在转着念头,不知这金沙长河帮的路夫人为何会与宋舒海走得这么近,要知道金沙长河帮可是扬城的一大黑帮,控制着扬城到江南一半以上的水运,凭着宋舒海的权势,如非另有目的,那是根本不可能和黑帮拉上关系的。现在看他们的关系,自是非同一般了,不然宋舒海也不会把自己刚得的这颗摇钱树交由任夫人来管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