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落圆似圆

    交待完事情,我没再多说,其他的事他们自己会去商量解决。我回到住处,心里不由又浮现出舒怡性感的风姿,心里一热。解决了这桩心事,其他的就先暂时放一边去,今天晚上可以好好的与舒怡温存一番了。想完自己不禁又暗骂了自己一记,我前世是不是色鬼投胎啊,只要一想到睡觉马上就跟色联系在一起,而且身体还马上有了反应,如非是色鬼投胎,怎么会这么容易冲动?还是说男人都是如此?我不能解释,只能报以苦笑了。只是进入房间后心还是砰砰乱跳着,才见到舒怡完美的身躯,早把什么色鬼什么本色全忘个一干二净,一门心思想的就是如何征服她的两座大山和享受她的温柔似水、如火媚情了。

    我上辈子是什么?我想到时不时在我脑海里出现的那些特殊画面,莫非那就是我上辈子经历的?

    “唔,这滋味是越来越好了。臭小子,我爱死你了!如果哪一天你不跟我在一起,我都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生活下去。”经过刚才的激情,脸上红晕还未褪尽,舒怡满足的拥着我轻声说道,眼里透露出的爱意让我都快要融化了。

    我懒洋洋的道:“既然离不开我,你就天天来这儿跟我呆一块就行了嘛,反正你的卖身契还在我这儿放着,没我同意,你哪也去不了。”

    “可是……我的过去,我的身份你都不清楚,我从哪儿来,将来要到哪去,我们会有什么结果,难道你不关心?”她听我不很在意,有些着急的道。

    “我是很想知道你的过去和你的身份,但我又害怕知道后你即会离我而去,既然如此,还不如就此懵懂的过下去,到哪天你实在在我身边呆不下去了再说,至少我们还能拥有眼前,我就怕知道后我连眼前都不能得到了,不是吗?”

    她忽然坐了起来,雪白的肌肤在昏暗的烛光下氤氲着白晕。她双手捧着我的头,定定的看着我的眼睛,眼里慢慢的流出了泪水,颤声道:“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跟你说起,我好害怕,我只要一想到有一天我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离开你,我就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活下去的勇气。骆阳,我想我这一生是离不开你了,但……有些事在以后肯定会阻止我们在一起,我……”她再也说不下去,满面泪水的抱住我的头不住的吻我。这是我头一次见她哭得如此伤心,那流下的泪水像一把把尖刀样的刺痛着我的心,让我心都碎了。

    我反身抱住她,轻轻的为她抹去流出的泪水,深情地凝视着她的眼睛道:“舒怡,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我都会爱你。记住,你悲伤的眼泪今天是最后一次流出,我希望你以后在我面前流的,都是幸福的泪水。”

    我翻过身压在她身上,然后抬起头来轻声说道:“既然我们不知道我们未来是什么,那就让我们好好的珍惜现在每一刻的时光。舒怡,我今天要好好的爱你一晚!”

    她猛地搂住我的头,小嘴贴在我耳边颤声道:“骆阳,来吧,好好爱我吧,把我的身心都拿去,给我你的全部……”我没再说什么,低下头去狠狠吻在她的红唇上,然后生命满怀爱意地进入了她的身体。

    一大早天还没亮,我定定的站在院子里想着定真老人以棋道喻武道的提点,我知道这是我武功得以提升的关键所在,只要我能把如何以意驿力这个关键点找到,凭着我自己身体里雄厚的落圆神功,达到和超过以前父亲最强的阶段并不是遥不可及的事情。

    我默想着落圆的大义宗旨,结合着定真老人意、气、力之间配合辅佐的概念,慢慢的形成了自己的独特思维。我的武技现在想有一个质的飞跃那是不可能达到的,技击只能靠不断的磨练和临阵经历才能得以提高,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能运用好灵觉,指挥我庞沛的落圆之力,就算技不能取胜,如能在力上胜人一筹,又能靠着灵觉的神奇感应先机一步,那我就不会再是那个脚踢到小腹才知道痛得叫出来的人了。

    我随手拣起一根柴枝,心里一片空明,闭上眼睛,全以灵觉感知着环境与体内落圆的运行,虽然眼睛闭着,院内一丝一毫的动静都没逃过我灵觉的感知。春意萌发的枝芽缓慢的生长,树木内小虫啃着木芯、墙角蚁蝼翻动土壤、空中有一只小鸟飞过,所有的动静与声音皆化于我胸,当我凝集了灵觉追循空中飞过的小鸟时,我只感觉那小鸟飞得异常的缓慢,它翅膀振动的次数和飞行留下的轨迹像一幅画一样静静的凝于空中,我只需伸手之间即可触到小鸟柔软的羽毛。这种万物有痕亦无痕的感知是我以前是从没有过的体验,我只觉这一切都美妙之极的展现着完美,一如我体内的落圆完美无痕的循环。

    我感知这一切,手里的柴枝随意的在青石地板上划过,灵觉和落圆随着手里的每一次划过经过一次循环发出又收回,每一次的循环只让我觉得心胸愉悦,充沛的力量蕴于我的身体,经灵觉的感知延伸,从手里的柴枝散发出去,每散发一次,又有新的动力补充进来,让我感觉不到力量的枯竭,如此循环往返不息。

    良久,东升的太阳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我的额头,我缓缓睁开眼来,体内的落圆也归于平复,我收回四处探究着的灵觉,忍不住微笑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时为什么要微笑,我就觉得心里的那种愉悦感觉让我必须要微笑出来.

    我轻吁一口气,只觉空气是如此的清新,抬头看去,天空是那么的悠远,耳边传来的各式各样的声音又是如此悦耳,虽能看到这么多,听到这么多,我却没觉得眼前耳边的繁杂,相反却觉得之间的那种和谐与协调完美得让我赞叹。我还从没感受到大自然原来是这样的一种境界,这感觉是如此美妙,我想着。

    我收回心神,低头看向自己刚才用柴枝划过的青石地板,却见原本是光滑如镜的石板上,出现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白色的圆,圆与圆之间似是很杂乱,却在其间包含了一定的规律,而且每个圆都是工工整整如用圆规画出的一样,每个圆虽然只是淡淡的一个印记,但又清晰无比。我伸出手去在每个圆上轻轻抹了抹,手里是一层白色的石粉,顺着每个圆摸去,身体里的落圆也随着圆的轨迹在我心里按照刚才的循环又运行起来。

    我又微笑起来,我看着地上的这些随意画出的圆,我知道,虽然现在我的武功还只处在开始阶段,但现在已没什么能阻止我成为一个武功卓绝的人了——除了我自己。

    我回到房间,舒怡仍然熟睡不醒,眼上挂着还挂着昨夜流下的泪水,虽然昨天与她狂乱了一晚,现在我却没觉得身体有任何的疲劳,刚才我经历的感觉已不觉间改变了我。望着她纯真的睡眠姿态,我心里再没有昨天夜里的那种无奈,既然生命与自然如此美妙,这情感,就让它成为一种我经历这种美妙的点缀,经历着,我珍惜,失去了,也不觉无奈和可惜,因为世上还有这么多美好等着我去感知。

    周道丰见到我后,有意无意的瞅了我几眼,似是有个疑问想对我说出来,却又不知如何开口那样。我感觉他今天很奇怪,不由微微一笑向他问道:“清安,你是不是想跟我说什么?”

    他呆了呆,然后奇怪地道:“公子,我怎么觉得你今天跟昨天不一样了?至于有什么不一样,我一时也说不上来,但就是觉得有改变了。”

    我奇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说来我听听,我哪些方面改变了,变得好了还是坏了。”

    他笑道:“当然是变好了,我只觉得你在气质上改变很大,但具体变成什么样了,我也说不上来,但就像刚才,你对我微微的那一笑,不仅真诚而亲切,还让我忽然就有了种身处春光之中暖洋洋的感觉,很舒服和温暖。这在昨天我都没感觉到。”

    我哈哈大笑:“我对你说话当然要笑着说了,如果我天天板着张脸对你说话,我怕你干不到两天早就跑得没人影了。”

    他摇了摇头笑道:“这是不同的,就在昨天,你对我们笑着虽然也很真诚,但不会让我有那种天空一下灿烂的感觉,真的,这个感觉是今天才有的。我想,你的这种笑容,连我这样天天见着你的男人都觉得如沐春光里,那些小姑娘还不觉得只要你对着她们一笑,自己就生活在了春意绚烂的万花丛中?”

    我故意板下脸说道:“那你的意思是不是想说,如果我想做个大色鬼的话,只要对着小姑娘微微一笑,她们就哭着抢着的让我想怎么抱就怎么抱了?”

    周道丰笑了起来:“那也不是没有可能,像你刚才只是平常的一笑就那样迷人,如果你再刻意为之,只怕到时要盖个四五座珞阳楼这么大的藏春楼才能把那些爱慕你的女人装下。”

    我哭笑不得,如果真是那样,那我成什么了?如果其中多几个像舒怡这样每日需求无度的女人,我岂不是还没来得及让后面的女人感受到温暖就精尽而亡了?我脑子里忽然又出现了连续飘过的画面,像是天下大一统时候皇帝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那般。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