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公然索贿

    “不知骆老板想在扬城再盖几座新楼?”宋舒海终于说到了我最想听的正题。

    “我计划是在东南西北四个角盖四座新楼,然后扩建一下现在的珞阳楼。”我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盖这么多?看来骆老板赚了不少钱嘛,只是骆老板想必也知道,现在扬城内寸土寸金,别说是四座了,就算是一座你现在这么大的地盘也难找出来。这实在难办啊。”宋舒海面露难色的道。

    我早知道会有这一着,无非就是想让我多出点银子罢了:“宋二公子您就帮我这个忙吧,你也知道,趁现在还能多赚几个钱,所以扩大珞阳楼的规模。只要此事能办成,宋二公子有什么尽管开口,只要我力所能及,必定办到。”

    “呵呵,就算你不求我,看在得利的份上我也会帮你的,只是,这可事关重大,而且牵扯的面的太广,这我一个人也做不了主。”

    “宋二公子您看这样,如果其他部门打通关节需要出钱出力,您尽管开口,有多少我出多少,而您这里,如果有不方便也尽管说,我骆阳是一商人,不会拐弯抹角,只要觉得有利润,我付钱时眉头也不会皱一下,有什么您就跟我直说吧。”

    他可能没想到我如此的直率就把利益问题**裸的摆在了台面上,愣了一愣也爽快的道:“好,既然骆老板如此说,我再不答应那就是我的不是了。这样吧,地我可以批给你,你要多少有多少,但涉及拆迁这样的事,费用由你来付,而且,我希望你多盖一座。”

    “多盖一座?宋公子的意思是……”我有些不明白,前面说四座都有问题,现在却要我再多盖一座楼出来。我搞不明白他是如何打算。

    “你可以多盖一座楼出来,规模嘛就跟你现在这一样就可以了,当然,这多盖的一座就不叫珞阳楼了,至于叫什么,到时由我来定,您看如何?”他装着很随意的道。

    我心中一时雪亮,这宋舒海根本不满足于我送他一点银子即可,而是要让我盖了一座楼送他,他自己靠这个来生银子,送的银子会用完,而这楼做好了就是源源不断的摇钱树,凭着他在扬城的权力,到时这酒楼生意想多火爆就有多火爆,那时他得到的比我送给他的自然要多得多。这事他自己不好出面,碰到我找他,这样的机会岂会放过?

    想明白此节,我也才知道为何他会如此盛情款待我了,估计现在与宋舒山争权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而不管做什么事,这银子是万万不能少的,凭他从宋扬那里得到的能动用的那点经费,自是不够维持,所以才趁着我盖楼这个机会开辟一个财源了。只是这事放在其他商人,谁会凭白无故的盖一座楼而且是跟自己做一样生意的酒楼送给对方?所以他才拼命的把这事说得如何如何的难办,也好到时跟我讨价还价。但谁又能想到我在意的根本不是盖起的楼生意好不好,而只是为了安置那些弟兄,别的商人可能不会答应,我却根本不是问题。

    看来这事只要我点头,十有**即可决定,但我也不好马上答应以免于情不符,所以我故意脸色变了变没有马上说话。

    “这个……”我装作面有难色,脸色看上去神情瞬息万变,让他以为我在决择其中的利弊。

    “宋二公子,我也明白你的意思,只是这……也太为难了我一些,这样吧,我回去考虑一下,明天给您答复如何?”我似是犹豫不决的说道。

    “呵呵,无妨无妨,骆老板可以多考虑考虑,也不急于一时,反正这也非一朝一夕就能办成的。”

    你不急我还急呢,我心里在乐着,脸上却不显露出来,和他又客套寒暄了几句告辞出来了。余得利也随着我走出了宋舒海的住处。

    回来的路上我装作忿忿不平的向余得利抱怨道:“看不出宋二公子风度翩翩的一个人,张起口来也跟那狮子没啥两样,这样的事,谁会答应嘛!哼,大不了我不盖新楼了,守着我这一亩三分地过我逍遥日子。”

    余得利反而劝我道:“骆兄弟,其实这事大家都是明白人,你想赚钱,宋二公子也想赚钱,其实如非被宋舒山逼得紧了,手上财力有限,他也不至于向你开这样的口。反正您也没吃亏,送礼是送,送楼也是送,虽然给您以后的生意增加了一个竞争对手,但骆兄弟您是大富之人,又岂会在意这一点得失?要知道你现在可是隐隐有扬城第一富之名了。”

    我装着若有所思的没有答他的话,心里却乐开了花。余得利自是得到宋舒海的点拨才会如此劝我,看来宋舒海比我还更在意这盖楼一事。

    “嗯,你让我想想,毕竟投资不是个小数目,我要核算一下利润之间的得失才能答应宋二公子。”此事看来已成定局,我现在可以把心思放在盖楼上了。

    一路无话,余得利把我送到珞阳楼后又劝了我几句,我都借口要考虑没即刻答复他,然后拱手作别进了珞阳楼。

    才进楼,舒怡即鬼魅一样的出现在我面前,这小妮子,白天总是见不着她,一到晚上就出现缠着我,想躲都没处躲。

    “刚才送你进来的那人是谁啊?”她似是很在意余得利,才见我就问道。

    “扬城四城守之一的余得利,怎么,你认识他?”我不解的问道。

    “谁会认识他啊,我只是奇怪这么晚了你还跟他去干什么嘛。”

    “刚才我们去见了扬城宋家二公子宋舒海,跟他聊了聊盖新珞阳楼的事。”我也没想其他的,不经意地说道。

    “你去见宋二公子了?他……有没说起什么?”我看到她听到我提起宋舒海的时候脸色变了变。

    “没说什么啊,就是说了珞阳楼的事,你以为我们会说什么?”我更奇怪了,难道她这大小姐认识宋舒海?

    “哦,那就好那就好,什么都没说就好了。”她像放下了心事一般,马上换上了笑脸。

    我有些莫明其妙,这小妮子,莫不是真认识宋舒海?一直以来,我都没向她打听她的身世来历,上次又在半夜翻墙离开,莫不是就与宋舒海有关?

    虽然想到此点,但我也没在意,现在她一颗心都放在了我身上,就算跟宋舒海有什么关系,我也不怕她到时出卖我,再说,我的事她也不知道,想出卖也无从卖起。

    想明白此点后我也没再理她,虽然看着她心事重重的样,但还是甜言蜜语的把她哄了回去睡后,我即找了周道丰与张力两人来,说了此次之行的收获。

    两人听到此事这样容易就解决了,也都笑了出来,周道丰道:“这宋舒海怕现在还眼巴巴的在盼着公子答应他呢,呵呵!他哪知道我们志不在酒楼呢?送他个两三座又有何不可?”

    我问道:“我们现有的资金盖五座新楼加上扩建现在的珞阳楼没问题吧?”

    周道丰笑道:“公子你就放心了,现在您手里的钱,盖五六座是完全没问题的,只是就怕到时楼盖多了后费用也会成倍的增加,资金上流转不过来。”

    听他一说,我放心了,只要楼盖起来后,我把洞里的黄金运出来,以后的资金对于我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

    “这个你放心,以后我们会有多得你想像不到的资金让你流转,只要现在能先把楼盖起来即可。就怕到时没地方放我们的金子!呵呵!”我现在暂时还不想让他们知道洞中黄金之事,这事不到最后,越少人知道总是好的。

    他们不明所以,以为我是说楼盖起后生意兴隆的样子,也跟着笑了起来。

    “对了,洪大哥他们有没什么消息?”我问道。

    “你走后洪大哥和顾大哥两人来过,他们说现在他们正准备着进城的事,已商量妥当了,这两天内就可以各种名义进城。”张力答道。

    我点点头道:“这样最好,我想现在盖楼之事应该不会有问题了,下一步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快安排盖楼的事宜。张力,扬城你更熟悉,这事就交由你办了,嗯,我希望你多找些工匠,我想在两月内即把所有的楼都盖好进行营业。所以你也尽可能在我们准备的这段时间内把人手找齐。”

    “两个月即盖好,公子,这未免也太快了些吧?我们好像也不急于一时啊。”两人听我一说,不由吃惊的问道。其实他们哪知道我要抓紧时间在雨季到来之前盖好储藏黄金的地方,不然到时雨季一来就麻烦了。

    “如果盖五座有点困难的话,先盖起三座来,一座要送给宋舒海,我们自己先利用两座,尽可能的把人安置进来。这事一定要两月内办到,没有商量的余地。”他们见我如此坚持,没敢再说什么,他们也知道平时我虽然不怎么做事,但一旦说了话那就是最后的决定不可更改。

    “你们从明天起就开始筹划这事,如果有什么想不明白和忙不过来,可以找洪峰他们一起想办法,我们这时盖楼了招几个人来应该是不会引人怀疑的。好了,就这么办吧,明天我就去答应宋舒海此事,酒楼的事你们就先暂时放放,全力把新酒楼盖好。”

    两人连忙鞠身答是。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