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满室春意

    望着她越来越奇怪的神情,我一呆,灵觉极速的从她的身上收了回来,这种神情我极为熟悉,在山洞时紫晴和小玉心里春意泛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古怪神情,这时她们总是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跳到我身上,进行那最和谐高昂的战斗。感知着舒怡现在的样子,我心里再清楚不过了,她肯定也是心里春意已不堪忍受了才会有如此表情和动作,难道说我刚才灵觉侵入她的媚点才使她变成了这样?不然刚才还好好的一个纯真美女怎么会突然像这样?

    我哪知道这媚点其实是挑动女性最原始**的地方?还以为只是像空点一样的是把人制住使人不能行动的地方呢,当初父亲在教到我这儿时,也只说这媚点对女人有用,却没说这媚点对女人的哪方面有用,当时我也没往心里去多思考,哪知道这媚点其实是挑动女人**的!

    舒怡的神情已越来越不堪,已再不是站在我床边,而是坐在了我的床边,一双媚眼狠狠的望着我似是要把我吞下去一样,染满红晕的脸上表情更为复杂,似是心里有个极为难解的结一样左右为难。

    我感知着她的动作,一动不动的躺着更不敢动了,眼睛紧紧的闭着,心里**翻腾,脑子也乱成一片,灵觉也不敢再使用,虽然不能再靠灵觉感知她的动作,但她离我这么近,耳边传来的声音依然清晰,我依然能感受到她火热身体发出的热量和她正在进行的动作。

    熟悉的**在我的身体里升腾,我也因为她散发的热量变得难受,我心里一边默默的念着小姑奶奶,你快离开这儿吧,别让我犯了错误,对不起紫晴和小玉,另外心里却强烈的渴望着她压在我身上。

    我感知着她越来越强烈的**,突然她大叫一声:“受不了啦!”然后一下掀开我的被子,火热的身体就扑在了我的身上……(响应国家法律法规,以下删除十万字。)

    良久……似是过了几个世纪般,房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我拉过已揉成一团的被子盖上,她搂着我的头,头放在我的肩上,小嘴正好搁在我的耳边,轻轻喘息的声音美妙而动听,我很久没有体味到这种温柔的拥抱的感觉了。

    她的喘息渐渐平息,枕在我肩上的嘴这时调皮的咬着我的耳朵,痒痒的让我心动不已,良久,她扑滋的笑出声来,小嘴放开我的耳垂,轻声的说道:“我从没想到这样的滋味是如此的美妙,嘻嘻,虽然我才是头一次做这事,但我现在已觉得我喜欢上这感觉了。谢谢你给我的。”然后她双手扶着我的头看着我的眼,眼里带着丝丝的情意,那情意犹如浓得化不开的蜜一样让我心悸。她缓缓的把唇凑过来在我的唇上吻了一下又缓缓的离开,深情地望着我轻轻说道:“知道吗?我早就爱上了你,所以就算你让我离开我也舍不得走,我早对自己发过誓,要把自己永远的捆在你的身上,我签了字的那张字据就是我的证明。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有过什么,也不管你以后是什么,会发生什么,我都会和你紧紧的结合在一起不跟你分开。”

    我一怔,不觉有些哭笑不得,我还以为自己赢得了那场赌赛,结果却是我给算计进了她温柔的圈套。

    她又扑滋的一笑,咬着我的耳朵轻道:“是不是后悔了?要怪就怪你当初怎么会遇上我吧。只是如果我不遇上你,我也不会体味到这种荡人心魄的感觉了,我喜欢这种感觉。”她吃吃的笑着。

    这话立时激起了我的滔天爱意,我紧搂住她,在进入滩头阵地前昂着头大吼一声:“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同志们,奋勇向前冲啊!”然后只身闯入了那片才进入过一次的阵地,继续着刚才未竞的事业!

    过了良久,比刚才还要剧烈的响动才停止下来,我喘着粗气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眼睛望着床顶,只觉全身都处于一种麻木的状态。她伏在我身上,一只脚搭在我的臀间,嫣红的双颊还带着刚才激情留下的红晕,头枕在我的肩胸间,虽然两次的革命累得我筋疲力尽,但那种幸福的满足感却充盈着我的心间,自从离开山洞后我就再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

    我们谁也没说话,躺在床上静静的听着彼此的呼吸声在耳边响起。房间里的蜡烛在这一刻燃到了尽头,黑暗笼罩在了我们身上,渐渐我思维有些模糊了,我紧了紧抱着她的手,转过头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夜深了,睡吧。”

    她嗯了一声,柔柔的说道:“我不想睡,我还要静静的再体会一下刚才那一刻的温馨。”过了片刻,她又吃吃的笑着在我耳边说道:“我还想。”虽是轻轻一声,却把我吓得清醒了,我扭头看着她,刚刚才停歇的汗水感觉又要下来了:“你……还……要?”她把头埋在我的怀里轻轻的点了点,脸蛋虽然在黑暗里我也能感觉到上面的嫣红。

    苦笑浮现在了我的脸上,我看了看已为爱捐躯的绵软身体,不由叹了一口气,心里暗道:“兄弟,求求你再醒过来一次吧,看在我们这么多年兄弟一场的份上,你就再振奋一下帮我应付过这场劫难吧,以后有这样的好事我一定先把你放出来享受,这一次只要你帮了我,你的大恩大德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一时黑暗中满室荡漾着的都是浓浓的春意。

    到中午时我才摇摇晃晃的爬起床来,在床脚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伸个懒腰,只觉得全身没一个地方不觉得酸疼疲倦。回头看去,把我搞得如此狼狈的肇事者还好好的在床上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一条白嫩的大腿搭在被子外面也感觉不到寒冷。这是什么女人嘛,第一次一晚就狠狠榨了我五次,如非天已大亮,可能还要继续下去,如此的高强度高能力,让我想起来即觉得恐惧。以前在山洞里应付紫晴和小玉两个人,都没应付她一个吃力,如果这样的日子连续过上几天,我岂不是要****?

    想到恨处,我咬牙切齿地举起巴掌狠狠拍了她白嫩的大腿一巴掌,她似是已极累,嘴里唔唔的乱叫了几声,换个姿势又接着睡去。虽是心里在咬牙切齿的发誓赌咒再不碰这个**,但看见她睡觉时的媚态,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扑通扑通乱跳,已经差点变成干尸的小兄弟又有了复活的迹象,不过却没了昨晚上的活力,估计要休息几天才能再重振雄风。我叹了口气,如非昨天操劳过度,这中午饭定是要在她身上吃了。

    我随便洗漱了一番,感觉肚里饿得难受,也没再理她,一个人走进珞阳楼里找吃的去了。

    进楼吩咐张力摆上饭菜,他急忙去准备了,只是看着我时似笑非笑的,搞得我浑身不舒服,也不知道自己哪儿不对劲了。

    才吃了几口,张力即凑到我身边轻轻说道:“公子,很累是吧?”

    我愣了愣,问道:“你说什么?”

    张力脸上还是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我是说,公子昨天晚上够累吧?”

    这话说得再明显不过,我脸皮再厚也不由得老脸发热,故作不解的说道:“昨天晚上我一早就睡了,有什么累不累的?今天我精神好着呢。”还为了显示自己精力充沛,我故意扭了扭腰以证明,只是现在全身酸痛得随便动一动都疼,这虽是随便扭了扭,却已扭得我脸色大变。

    “原来公子昨天睡得很早啊,我还不知道呢,只是昨天晚上您那后楼叫得像杀猪一样,整座楼可都听见了,我还以为你在对谁上酷刑呢,原来不是你啊?想来是应该隔壁的红楼啊,太不像话了,以后一定要跟来的客人约法三章,办事时声音不能超过多大,不然还让不让其他人睡觉了?”他再也忍不住笑意,笑嘻嘻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