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灵觉挑情

    ,最快更新关山乱最新章节!

    她跟在我后面也走了出来,堆在桌子上的银子也不拿了,后面张力自会去打理。

    我们两人回到珞阳楼,天色已晚,我不觉有了饿意,正想吩咐伙计把饭菜送来,只听到后面传来咕噜一声异想,我扭着一看,又传来了一声,原来是舒怡的肚子饿得发出了声音。这也难怪,从早上出去一直到现在她都在赌场里度过,自是没吃什么东西,刚才有赌意撑着不觉得饿,现在肚子不饿得乱响才怪了。

    我看着她涨红了的脸,呵呵一笑,本想取笑她几句,但看着她怯生生的样子也作罢了,唤了个伙计来摆上饭菜,招呼她一声,她也没再客气,坐下立刻狼吞虎咽的大嚼。我微微一笑,坐在她旁边也吃了起来。

    饭后我慢悠悠的在珞阳楼里四处闲逛,这小妮子现在居然乖得出奇,不再像以前那样对着我大呼小叫的,就是跟在我后面随着我到处走着,我到哪她就跟到哪,跟得这样紧的一个跟班我还从没有过。

    逛了一会儿实在无聊,我回到住处坐下,想起她今天的千依百顺,我故意向她喝道:“去倒洗脚水来给我,我想洗洗脚睡了。”舒怡温顺的答了一声:“是,公子。”乖乖的就去倒了盆热水来放在我脚边。

    我只觉心里说不出的舒畅,你方大小姐也有这么一天?我又道:“我有些累了,懒得动,来脱了我的鞋帮我洗脚。”说完我偷眼看着她,也预备了逃跑的姿势,毕竟这个要求很过分,谁知道她会不会一怒而起?

    她脸上怒气一现即隐,想要发作却又忍住了,盯着我看了半天,直看得我心里发毛,听到她嘴里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走到我面前重重的蹲了下来,一只手提起我的脚来,一只手就去扯我的鞋,三两下扯下放进水盆里,又哼了一声,万般不情愿的伸出她白嫩的小手进盆内,拉着我的脚狠命的搓了起来,只是搓的那力量我怀疑我的脚不出血也脱了层皮。

    我现在可没在意自己的脚成什么样了,她白晰温温暖的小手握住我的脚时,我心里一荡,舒服惬意的感觉由脚底直达心底,让我觉得万般的舒畅快意,这快意让我再也抑制不住的由心底笑了出来。

    她像没听见我的笑般继续洗着我的脚,洗好后还找了块毛巾小心的把脚擦干,然后又找了我的拖鞋来放下,把我的脚放进去,这才站起来吁了口气道:“公子,脚洗好了,您可以安歇了。”

    我装模作样的伸了个懒腰站起来,刚才的快意让我也忍不住打了个呵欠:“去把我的被子铺好,我要睡了。”她走过去铺好后,我脱了外衣躺在床上教训到道:“以后这样的小事不要我再交待你,你自觉的就做完,这点眼价儿也没有,还做什么丫鬟嘛,听到没有?”

    我肚子里忍着那万般的得意之情,望着她低头答应,然后我又说道:“你看你,衣服脏成这样也不知道换一下,成何体统?去,换一身衣服来站在我床边候着,等我睡着了你才准去休息。”

    她再也忍不住了,纤指一伸指着我大声的吼道:“我说骆大老板,我做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满意啊?你可不要得寸进尺的,你信不信把我惹急了我晚上提把刀把你给杀了?”

    我吓了一跳,但转念一想量她也不敢真杀了我。我得意的从怀里掏出那张她签了字的字据在她面前一扬道:“你不做也可以啊,你现在把这拿去烧了,我也就不为难你了。不过,是谁口口声声说的本人从来说话算数的?”

    她咬牙切齿的站在那儿瞪着我,本来极其美丽的大眼睛火光频闪,像是恨不得就用眼光把我活活烧死一样,高耸入云也因为急促的喘息显得更加的动人心魂,那波涛荡漾的模样让我小腹热气骤然升腾,我怕她看见我的丑态,连忙把双脚支了起来,才不致让她看到那已把厚厚棉被顶起的帐篷。

    她瞪着我看了良久,一个转身,话也不说的走出了我的房间,然后我就听到走道内传出了她的一声怒吼:“气死我啦!”

    见她走出了房门,我才敢把脚放下,伸手进被整理了下自己,心里暗暗骂道:这样惹火的美女,如果一直在我身边呆着,难保哪天我会忍受不住冲动把她法办了,如果做不到,那我自己可能就此内火上脑而被欲火活活烧死。

    我胡思乱想还没结束,舒怡的脚步声已重重的从走道内传来,吓得我急忙抽出了手,收回了瑕思,装着闭目沉睡,暗暗却灵觉涌出,观察着她的动静。

    她换了一身紧身的白衣走了进来,虽然不如昨天晚上那一身暴露,但紧身的上衣去衬托得她完美的胸部更见完美。她走到我床着,见我好像已睡着,嘴里念念叨叨的也不知在说些什么,估计都是些把我千刀万剐的话,手还化为刀形比着我的脖子虚砍了几下,想来心里已气极,只是碍于自己被我拿住了痛脚,不好真的把我如何,只能在嘴里心上过过杀死我的瘾。

    我闭着眼感知着她的动作,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只是这样的忍耐极为痛苦,连忙装作翻身把脸侧到了一边,忍着将要从嘴边迸出的笑声,趁她看不见吱牙裂嘴的好不难过。

    这样一直忍着不是办法,我赶紧切换自己的思想不去想她的样子。回味着下午与她的豪赌,心思马上就转到了自己的灵觉上。现在自己的灵觉具有移动东西的作用,这是毫无疑问的了,只是当时是拨动较轻的骰子,不知对移动在型一些的物品不知可还会有用?想着我差点忍不住想在房间里试验一下,但最终忍住了,如果到时真能移动大型物品让她看见了,可能会让她以为是鬼搬山,不吓得她惨叫不已才怪了。

    我又想,既然无形的灵觉能像有形的手一样的去改变东西,那能不能改变人呢?比如说我想抓一个人的手,我灵觉延伸出去,用灵觉也能把他抓住让他动弹不得,或者是不是也能像武功高强的人的手指伸出去一样,想点身体的哪个部位就点哪个部位?落圆里就有关于人的“空点”、“绝点”、“媚点”这些能牵制人的要害,如果我能远距离操作我的灵觉点到这些要害部位,只要力量达到了,不是也像被真实的手点中了一样?如果真能这样,我只要好好记熟落圆里这些要害的部位,我岂不就成了一个无形的高手?而且是杀人于无形的那种特极高手?

    想着这些,我不由得怦然心动,一时就想找一个人来试验一下我灵觉的威力,但灵觉延伸出去也寻找不到合适的人,这楼里现在都是我的人在忙出忙进,如果真的发挥的作用有人突然倒地不起,那还不把客人吓跑了?想来想去,只有站在我身边的舒怡最适合,现在房内就我们俩,根本不用担心其他人看见。

    我想到就想进行我的试验,灵觉方涌出,忽又觉不妥,落圆里的那些什么空点绝点这些要害部位,我只记了个大概,确切的位置我不是很熟悉,如果一不小心想点空点的点成了绝点把她弄死了咋办?看来还是点她的媚点比较妥当些,虽然我不是都记得住,但有几个部位我还是能确切的记住,而这媚点离绝点位置也较远,应该不会担心点错了把她弄死。

    我在脑海里又把落圆关于各点的记述又好好想了一遍,直到确认我想点的媚点不会对她造成伤害,我才一收神,灵觉从我身体涌出,向站在床边的舒怡延伸去。

    灵觉到了她身上她依然毫无觉查,我感受着她性感的身材,脑子里差点一乱没控制住灵觉,我连忙收敛了心神,在她身上寻找着最佳的媚点。

    我的灵觉来到她身体最突出处,这里是两个最大的媚点,而且是我最容易感知到的地方,离绝点也较远,我把灵觉运用到这儿,应该不会造成什么意外。

    想好后,我灵觉找准了她两高处的位置,脑子里像白天那样把灵觉轻轻一拔,然后落圆顺着灵觉寻找到的通道涌出,轻轻触动了她的一下。

    她本来还在絮絮叨叨在咒着我的嘴忽然闭上了,然后脸上浮现在一种古怪的表情,两抹红晕马上染红了她的双颊,身体扭捏的动了几下,似是不堪忍受什么的刺激。

    我灵觉感知到她还能动,有些奇怪,难道说我的灵觉对人不管用?还是我弄错了位置?我心里想着,让更多的落圆顺着灵觉又在她的双尖上抚弄了两下。

    哪想到这次她更不堪忍受,两眼水汪汪的似要滴出水来,脸上的红晕更是蔓延到了脖子上,扭动的幅度也更大了,双腿不住的左右线搓着,双手上上下下地好像不知道放哪儿,本来是闭着的小嘴张了开来,发出了啊的声音。

    见她并不像我预想的那样倒下,我又加重了落圆的侵入,以为是自己的灵觉还不够深厚,我又加重了灵觉的锁定,灵觉一直锁定在她的高耸上,落圆一波接一波的从我的身体涌出顺着灵觉到达她身上。

    舒怡这时再也忍不住了,媚眼如丝似张微闭,不仅是脸上脖子上全是红晕,这时连原本白晰的小手也变得通红,双唇红润微张,微微的声音从口里发出,双腿缓缓的向我床前移来,媚眼不时从我身上瞟过,脸上显现出一种极力挣扎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