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愿赌服输

    “你……骆大老板,你不会是怕了我这小姑娘吧?怎么?我敢拿自己来赌了,你还舍不得你这一座赌场?哼,如果你今天不跟我赌的话,我会在这儿一直赌下去,让你输过精光!”

    我听她一说,心里一凛,如果这小妮子不知趣一直在这儿赌下去的话,别的赌徒跟风下注,看她那手风,说不定真会像她说的把我赢个精光,虽然我不大在意这赌场的生死,但现在落日城的人还没找来,如果这赌场一关门,事必影响到整个珞阳楼的生意,这对我来说是得不偿失。只是如果跟她赌,我从来没沾过这玩意儿,如果真像张力所说那样她会听音之术,那我岂不是有输无赢?想到这,我沉思不语。

    “爽快点啊,你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你是不是男人啊?赌还是不赌?”她大小姐的脾气一上来,差点破口大骂出来。

    我看着她恨得牙痒痒的,这小美女,明摆着是要让我难堪了,她也不一定说非要赢我这赌场,看她那样,不过是抓住了机会报复当初我让她做丫鬟这事了,说不定现在还在气恼我昨晚吵醒她好梦这事,现在是借机再踹我一脚而已。

    想到这,我脑子一激灵,不由大骂自己是笨蛋,自己身负别人所没有的灵觉,在黑暗的山洞里感知什么东西都一清二楚的,现在看两颗骰子还不是跟摆在我面前一样?有这样的能力,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她看那样子最多就像张力所说的会听听音,再厉害也不可能像我一样把荷宝里的骰子看得一清二楚吧?

    我心不由大定,心情一松,脸上就带上了笑容:“看来今天我不赌是不行的了,好,我就陪你赌两把,照你说的,输了我赔你这个赌场,赢了你把你抵押给我,我让你做啥你就做啥。”

    方舒怡见我答应了陪她赌,立时脸上乐开了花,看她那得意的样,自然是想到了我输后那糗样,或是想到了赢我后对我百般的折磨才把赌场还给我。

    我看着她的笑脸,肚子里乐得差点又像昨天那样的筋挛,这小姑娘,以为凭着一点听音之术就吃定我了,嘿嘿,等会你才知道哭也哭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我故意道:“我们这样口说无凭,到时反悔了还真不好办,要不这样吧,我们立个字据,到时白纸黑字的谁也反悔不了。”

    她一听更是乐得不住点头。我向在旁边不住向我使眼色的张力吩咐了几句,他无奈地去柜台拿了支笔和几张纸过来。其他桌上的赌徒听到这赌场的老板和人在赌赌场和赌人,一下子全围了过来看热闹,都忘了自己来赌场是来干嘛来了。

    我一挥而就,签好字画了押,然后把字据拿给她看了,她笑嘻嘻的在上面也签了字画了押,然后向我道:“这事是我提议的,为了公平起见,你来选择赌什么。”

    我笑道:“就赌骰子吧,反正我对这些赌的东西一窍不通,什么都一样。”

    “好,我们就赌骰子,你看我们是赌摇大小呢还是赌猜点数?”她可能对这骰子也最有把握,所以连忙答应了。

    我一皱眉道:“什么是摇大小?什么又是猜点数?”

    她一愣:“你不是说怎么玩骰子都不知道吧?”

    我摇摇头道:“这东西我从没玩过,虽然赌场是我开的,可我也不大进来这里面。”

    旁边围观的赌徒轰然笑了起来,连怎么赌都不知道就来和人家赌,这样不输才怪了。

    方舒怡的心大定,笑着跟我说了骰子的玩法,脸上的笑意也更浓了,我这样什么也不懂的的跟她赌,那她还不是稳赢不赔了?

    “你选择吧,赌什么?”

    “反正我也不懂,就猜点数吧,这样更公平一些。”我装作不在意的说道。其实我是怕摇骰子时我不能控制,那样就只能是听天由命了,如果是猜骰子点数,我敢保证我的灵觉能百分百的感知到骰子的全况。

    “好,那我们玩三局,猜中两次的为胜。”她其实也没十足的把握,还是给自己留了些余地。

    我点点头向站在那已有些发呆的宝官说道:“你摇骰子吧。”那宝官听到事关重大,有些不敢摇动,我微微一笑道:“没事,输了我不怪你,你只管摇就是了。”

    听我如此一说,他这才拿起三颗骰子放进荷宝里一上一下的摇了几下放在桌上。

    我灵觉延伸出去,马上就清楚的感知到了里面的骰子是两个六一个三,我扭头看向方舒怡,见她正在那侧着耳听骰子的滚动,疑惑的表情估计她也没听得真切,毕竟她听音并不是百分之百的准确无误。

    我笑道:“现在是不是我们该说出里面是几点了?”

    “里面是十四点。”舒怡微一沉吟说道。

    我心不由一落,看来她的听音术最多也就十能中七八了,这次稀奇古怪的赌法我是赢定了。

    我故意道:“既然你是十四点,那我比你多一点,我是男人,本来也比你多一点,呵呵!我猜里面是十五点。”

    宝官颤抖的手打开荷宝,我看也不用看就知道我猜的肯定没错。果然一开出来,方舒怡的脸色就一变,可能根本没想到我居然能猜中。

    “呵呵,看来今天我运气也很不错啊,跟着你说的加一点也能中,呵!”我装作开心的大笑道。

    她银牙一咬恨道:“你别得意,这只是头一盘,我们还有两盘呢,你再猜中一次再开怀大笑也不迟。”

    第二次她居然听对了点数,她报出来后,我犹豫了一下,说了个错误的点数出来,我可不想让她怀疑我有什么特异的功能才赢了她的。

    第三次宝官摇定后,她居然马上就报出了正确的十三点的点数,我不由一愣,里面正好是三四六十三点,没想到这小妮子听音的感觉越来越好了,虽然我也能报出正确的点数,但最多就是打个平手,这也罢了,就怕她到时又弄出什么新鲜的玩法来没完没了的跟我赌下去,那可不是我愿意看到的。但现在她已报出了正确的数字,我还如何赢她?

    我正在考虑中,方舒怡等得不耐烦了,在旁边催道:“快点说出点数来啊,看什么看?我不信你还能把骰子看穿看变了,”

    听着她不耐烦的声音,我心里有个念头浮现,一直以来,我利用灵觉都只是用来查看我看不到的东西,还从没想过利用灵觉来试着改变东西,既然我的灵觉能延伸出去感知到东西,那我的灵觉是不是也能延伸出去指挥和改变东西的状态呢?

    这样一想,我的灵觉马上就延伸了出去,来到那三颗骰子处,我试着在脑海里用灵觉轻轻向上一挑,没想到荷宝里的骰子随着我灵觉的这一动,一颗骰子轻轻滚动了一圈,由三变成了二。

    我不由大喜过望,原来我这灵觉还真有这样犹如实物的作用,以前我还从没想过我无形的灵觉也能变成有形的实物,在我不触及东西的情况下改变和移动东西,以后我如果想拿什么东西或是做什么事,或许根本不用我动手就能直接指挥我的灵觉完成了?

    想到这些,我嘴角不自主的带上了笑容,差一点忘记了自己现在还在跟舒怡在对赌,如非她在旁边催我,我可能会兴奋得跳了起来。

    我压抑住自己心里的狂喜,看着她微笑道:“上次我比你多一点赢了你,看来这次不会再像上次一样了,好吧,这次我比你少一点,我猜里面是十二点。开吧,看你能不能赢我!”

    宝官才把荷宝一打开,我看到舒怡的脸就变了色,她根本没料到自己听得百分之百准确的点数居然也会出错,更可气的是我居然猜中赢了她。

    我心里乐开了花,再也不压抑自己内心的喜悦笑道:“呵呵!没想到这次少你一点也能猜对,我说方大小姐,三次我赢了两次,你看是不是你该按照合约的约定,做你该做的事了?”想着自己无意间重新认识了灵觉的妙用,我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她的脸色又变了变,却没反驳我的话,愣了半天她银牙一咬站了起来吼道:“输就输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这一辈子给你做牛做马。哼!我方舒怡从来说话算数,说吧,你要让我做什么?”

    我嘿嘿笑道:“你放心,我还不会要你做牛做马的,至于让你做什么,我现在还没想好,不过呢,以后对我说话最好温柔一点,不要再这样大声大气的,我听着很不爽。”

    “你……”她看着我正想骂出来,忍了忍,最终什么也没有说,然后我看到她的脸色渐渐变得柔和起来,笑意又堆在了她的脸上,接着用腻得我头皮发麻的声音说道:“是,公子,以后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再不会对你大声说话了。”

    我打了个寒颤急忙说道:“不要用这样的声音跟我说话,只要声音不要太大就行,你这样甜得我发腻的声音我可受不了。”

    “是,公子,我全听你的。”她的声音马上对变了。这是什么女人嘛,说变就变,变脸变得比三月天还快。

    我志得意满的说道:“好了,今天到此为止吧,跟我走吧!”呵呵一笑站起来,张力连忙笑着把那张字据递给我,我笑呤呤的看了看,又望了望脸色铁青的舒怡,把字据放到怀里走出了赌场。其他人见没有热闹再看,一轰而散重新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