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赌徒赌性

    周道丰没有再说什么。我望着他心里一喜,想不到昨天才想起找一个保镖,今天就有这样的高手送上门来,如果身手真如周道丰说的那么厉害,那以后我还会怕谁?舒怡以后再敢踢我,让他一出手,保证方舒怡那水葱一样的小手就变成了葱花了。我想到高兴处,不由得呵呵的笑了出来,弄得周道丰在旁边莫明其妙的。

    想到方舒怡,我不由得觉得奇怪,今天到现在都没见她出现了,难道昨天踢了我一脚把她吓跑了不成?我向周道丰问道:“我那丫鬟跑哪去了?怎么一直没见她?”

    周道丰苦笑了一下道:“今天这丫头不知哪根筋搭错了,早上起来无所事事,说想去隔壁赌场看看,结果一去到现在还没出来呢,吃饭时间到了也还没见她来吃饭。”

    我没再理她,不在我身边我还清净了不少,吩咐周道丰准备了些饭菜吃了,然后踱着步找好久没见的余得利去了。余得利这条线我可不想断了,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要用得上他。

    余得利的官邸离珞阳楼不算太远,我让门卫向他通报时他正在吃饭,听到是我来,放下碗迎了出来,乐呵呵的拉着我非让我陪他喝两杯不可,我笑着推辞了。

    我笑吟吟的故意怪道:“我说余老哥,是不是把兄弟忘了?一个多月了也不见你去我那走一走,怎么?怕走到我那儿把您累坏了不成?只是我看你那肚子的油水,再不多走走可就大得要生下一大胖小子了,呵呵!”

    余得利呵呵一笑:“不是老哥我不想多去你那走啊,只是这两天,城里不知怎么多了一些陌生人到来,我作为城守之一,自然是不得不防着这些人是来捣乱的了,所以一直在盯着,哪也没敢去,等过段时间风声没现在紧了,骆老弟你那儿我自然会去的,到时你可不要像今天这样说不喝酒啊!”

    我听他一说,心里一动,他说的陌生人不会是昨天踢了我一脚的美女吧?看他们神神秘秘的样,说不定真会做出点事来。想着那个美女,我心一热,脑海里又浮现出她那明如秋水的大眼睛和和玲珑有致的身段。

    我一边和余得利闲聊着,心里一边胡思乱想,又坐了一会,借口不打扰他工作出了他的官邸。

    回到珞阳楼,方舒怡却还没出现,我一问,说还在赌场里没出来呢。我大奇,莫不成她犯了赌瘾陷进去出不来了?不然怎么会一个大白天了还在里面熬着不见踪影?

    我出了珞阳楼走到旁边的赌场,虽然这里是我的地盘,但开业后我一直没怎么进去过,里面那种挥汗如雨、烟雾缭绕的环境我并不喜欢,相反隔壁的红楼我还倒是常去,不过也只是去看看生意或是随便询问一下,有时也在里面找一个清倌人陪我吃吃饭。至于赌场,对于我却没一点吸引力,要知道,这赌场本来就是我的,我自己跟自己赌钱,那还有什么意思?

    我一进去,几个看场的退伍兵见是我来,连忙过来招呼我,张力那小子也在里面跟管理在说着话,一见我,跟着那管理也急忙跑了过来。

    “公子今天怎么这样好的心情来这儿了?要知道您可是不大来的,难道今天有什么事吗?”

    我呵呵一笑:“这里有你们看着,我还用得着经常来吗?如果我经常来,那还用你们来做什么?我既然交给你们做了,自然就会放心的让你们管理,反正你们也管得很好,我就更没必要来了,呵呵!我今天是没事,随便过来看看。”

    张力和那管理赌场的李文峰听我一说,很是感动,像我这样的老板,用人不疑,既然让人做事了,就放放心心的交给人做,不会疑神疑鬼的三天两头跑来监督察看,根本不去管手下如何操作,有我这样放心手下的老板,他们能不感动吗?这也是我让他们死心踏地为我办事的原因,虽然我放心让他们干,但至少到现在,我还没发现他们有什么对我不利的,也没见说有权谋私的现象出现。。

    “你们也不用管我了,我只是随便看看,你们忙你们的事去。”李文峰和其他几个看场人也没多说什么,对我恭敬的敬了一礼就忙自己的事了,张力暂时没什么事,就陪着我在赌场里四处乱转。

    “我那个小丫鬟呢?我听说她在里面,怎么不见她?”我随口向张力问道。

    张力苦笑着摇摇头道:“这小姑娘,一早就来到赌场里,前面只是随便看看,后来找我要了几两银子说去试着玩玩,结果一玩玩到现在也还没见她有想歇的打算。”

    我奇道:“她有这么厉害?几两银子玩到现在还没输完?”

    “那小姑娘确实有些厉害,刚开始的时候几两银子让她几把就输完了,后来又向我借了些又去赌,你还别说,这小妮子还真有两手,慢慢的让她摸到了窍门,居然是少输多赢了,不仅把借我的钱还了我,估计现在已赢了一大把了。”

    我不由得想笑,这小姑娘没想到还挺聪明的嘛,知道借鸡生蛋,不过她的运气也还真不错,没有蛋打鸡飞,还真让她孵出了金蛋,从我这儿赢了不少钱去。

    张力也笑道:“我估计这小妮子会一点听音之术,听骰子时十有七八中,不然也不会赢钱。呵呵,我也是看她是我们的人,所以才放着她赢,再说她也不是存心想从我们这里赢钱,下的注也不大,不然我早把她打出去了。”

    我跟着张力转到骰子桌上,果然见到了方舒怡,只是现在的她跟以前陪着我的她实在不像是同一个人,两眼放光,双颊通红,一只脚踩在一条凳子上,两只手袖挽得老高不说,领口还解开了几个扣子,露出白嫩嫩的一大条沟,她胸本就极大,扣子这一解开,两个特大号的波涛即向领口挤去,几欲要突出衣领的限制狂奔到众赌徒面前,好些赌徒现在就是看一眼她的胸,才去看骰子开宝,还有些好色之徒一看根本就不是来赌钱的,站在她旁边装作不在意的斜斜看着赌桌,其实眼睛乱转看的却是她的波涛汹涌。

    我看着她的样子不由一呆,这还是那个我初见时的天真纯真的小女孩吗?她那样子一眼看去整个一女赌徒,而且看她那兴奋得两眼放光的样儿,比有些女赌徒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来到她身边的时候,她正乐呵呵的收起了刚赢得的赌金,见到我,马上笑得两只眼都快没了,对着我一招手道:“来来来,大老板来跟我赌两把,呵呵呵,我现在手风极顺,你来跟着我押保证你有赚无赔。”她笑吟吟的样子,好像早忘了昨天一脚把我踹得爬不起来的事情。

    我望向她面前,已堆了不下二千两银子,旁边四五个人面前也是堆了一千两左右,我望向站在对面的开宝荷官,那荷官对着我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我一寻思,估计是其他人见舒怡运气极好,也跟风随着她下注,所以也跟着赢了这么多。这小妮子,难道不知道这赌场是我开的?如果她一直这样赢下去,其他赌徒闻风而来,那我今天不就要赔惨了?

    张力也在一边苦笑,想是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前面以为随便让她赢点钱就算了,没想到现在有其他赌徒在跟她的风,这是他刚才可没料到的。

    舒怡见我笑而不答,在眼一瞪道:“怎么?怕没钱玩啊?诺,这里你随便拿,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

    听她说出这样的话,我有些啼笑皆非:“我说方大小姐,这个赌场可是我开的,赢了也是赢我自己的,输也是输我自己的,你说我自己跟我自己赌,我有这必要吗?再说,我从不赌钱,”

    她眼一瞪,似是没想到这点,不由得心里一乐:“嘻嘻,这我倒没想到,你说得也是,自己赌自己的钱是没什么意思。这样吧,要不你来跟我赌,我赢了你做我三天的跟班,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你赢了我面前的这堆银子就归你,你看怎么样?”

    看来她是做我的丫鬟做得腻了,这丫鬟的名声也一直让她耿耿于怀,所以一有机会即想尝尝让我服侍她的滋味,只是她哪天有像是个做丫鬟的样?我暗暗的想到。

    我摇了摇头道:“我扬城第一楼的老板做你一个小姑娘的跟班,以后你还想不想让我在扬城混了?你不介意一个大男人跟着你,我还在意我的名声呢。”

    她见我越是不答应,越是逼得紧了:“要不这样,我们赌大点,我赢了,你这赌楼归我,我也尝尝做老板的滋味,你赢了,我把我抵押给你,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这可以了吧?”

    我心一动,眼睛从她脸上往下瞄去,硕大的白嫩就在我眼前闪着白光,如果每天能抱着这样两只庞大的海绵睡觉,那未尝不是一件快事。才想到这里,脑子里马上就清醒过来,狠狠的暗骂了自己一声,冷清风啊冷清风,你现在怎么随随便便就想到了这事上了?难道你真是天生的色狼猪哥?不说这样一个天真无邪的女孩你下得了手下不了手,就说紫晴和小玉对你的情真意切,难道你就都忘了?你如果这样做你还对得起她们吗?想到她俩,我脑子又清醒了不少,眼睛恋恋不舍地从她的胸前收了回来又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