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夜巷遇袭

    我沉静的状态也让他们有些迷惑,几个人站在那儿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半天,那个女的才缓缓在走到离我三尺远的站定默默的看着我。

    这女的长得很娇小,比我矮了一头,一身黑衣包裹着的身材凸凹有致,看身材应该是个极其动人的女人,只是一张脸除了留出一双眼外,其余部分都被一袭黑布蒙住,但露出的那双眼在黑暗中居然也能感觉到流光异彩。好一双动人的眼睛,这双眼可以说是我看见过的女人中最美丽的,就连紫晴、小玉和舒怡这种极别的美女眼睛比起她也有所不如,可惜就是看不到她的容貌,不过有这样一双美丽的眼睛的女人,长得应该不会差到哪去。

    见她走过来,我依然一动不动,眼睛只注视着她的眼神,说是注视,其实不如说是我让这双眼睛吸引住了才是。

    她定定的看着我,似是在打量我的身分,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的疑惑,可能她搜遍她的记忆也想不起见过我这号人,所以觉得奇怪。

    “你是谁,为什么跟踪我?”一个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虽不是很清脆,但听在耳里却让我心里痒痒的,好像有一百只小手在我身上挠着那样的舒服。

    听着她说的话,我一愣,难道我刚才跟踪的不是舒怡而是她?她既然这样说了,估计是早发现我在跟踪,只是不动声色的领着我乱窜,见实在甩不脱我,才进入房间招呼自己的同伴趁我失神包围了我。

    我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头一次跟踪人,就把人跟错了,还自以为人家没发觉的跟着人家转了半天,到人家把我包围了才发觉自己跟的不是想要跟的人。看来我除了做生意有一套外,做其他事都很失败。

    我想着这些,就忘了回答她的问题,直到看到她眼里寒光一闪而过,我才想起我该澄清这个误会。

    “我在扬城最大的酒楼珞阳楼里做事,刚才我跟着一个朋友从那儿出来,她穿得跟你一样,结果把她给跟丢了,所以才来到这里,我也没发觉我刚才跟的是你,不好意思,我并非有意要跟踪你,误会了。”

    “你在珞阳楼做事?你跟踪你朋友干嘛?”她或许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见我说的话里有一些漏洞,马上追问道。

    “我确实是在珞阳楼里做事的,不信你可以跟我去珞阳楼证一下,我那朋友……嗯,其实也是珞阳楼里的人,今天我无意中发现她这么晚了还不睡居然翻墙外出,所以一好奇就跟来看看她想干嘛了。”我说了实话,反正只要他们一到珞阳楼一打听,自然会知道我是谁,他们也会知道我是不是他们的敌人。

    她眼神没有什么变化的看着我,既不显露出相信,也没有不相信的想法流露出来。我望着她美丽的眼睛,心神忽然电转,要是我拉开她的面罩,不知道会看到怎样的一张面容?是美,是丑?是老,是少?心里这想法一起,居然超过了对自己安然的考虑,一心想着的就只是她面罩后的那张脸那双眼,这时心里所想就是怎么伸出手去拉开她的面罩好满足自己的**。

    我心里转着念头,脸上自然也有了表情,这表情出在看在她眼里自是肯定十分古怪。她也感觉到了我表情的变化,这表情在她看来,既不是害怕,也不是镇定,更不会是高兴,她不由大感奇怪的轻声问道:“你在想什么?”

    我脑子里转的全是想看她容貌的念头,这听她一问,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道:“嗯,我想看看你长成什么样。”话一出口,我立时觉得不对,在这样的情形下,哪有我这样说的?

    她听我一说,也不由一愣,似是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然后我看到她眼睛慢慢的弯成了一个好看的新月,面罩下也有了些抖动,像是在忍着没有笑出来,也难怪,这样的情形下,其他人的想法自是考虑如何脱身,哪有像我这样的还惦记着人家长什么样?

    她的眼睛在这时更显得美丽了,那弯弯的新月形在我看来,比之夜空的残月更皎洁更明亮,我想我一辈子都会记得这双明亮的眼睛。

    她美丽的眼睛忽然一定,那美丽的新月就消失了,我看到的又是一双美丽的大眼。

    “你真想看我长成什么样?”我听着她的声音,似是带着一点笑意。

    我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只要真能看到她长什么样,我现在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了。我还从没有这样强烈的想看一个女人的容貌的想法出现过。

    “那好,我满足你的愿望。”我一听,精神为之一振,不自主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缓缓但向面罩的手,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下,她会满足我的愿望!

    她的手正要伸到她的面罩的时候,我忽然心有所觉,一个念头闪过:遭到袭击!方一低头,一只脚已无声无息的踢向了我的小腹,我根本来不及反应躲闪,脚就踢到了我的腹上,我只觉小腹一痛,落圆马上自动运行起来保护着我的身体,虽是如此,她一脚力却极大,一脚就把我踢了飞出去一丈开外,落在另外一个人的跟前。我只觉小腹里天翻地覆般绞痛,趴在地上半天没有缓过劲来。

    她一脚把我踢飞,似也感觉很意外,没想到我这样镇定自若想看她面容的人,居然不会一点武功,她本来这一脚踢出,接着我的反应她的后招都想好了,结果没想到只一脚就把我踢了个四脚着地。

    她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走到我面前用古怪的声音问道:“你不会武功?”

    我气一时还没缓过来,虽然心里想回答一下,奈何小腹疼痛欲裂,吱牙裂嘴的,却没发出声音来。到我能发出声音来时,说出口的却是“哎唷”一声。

    她听见我吃痛叫了出来,又好气又好笑,根本想像不到刚才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而且面对五人合围时还定力十足的人居然会是这样不堪一击。想着想着,眼睛也带上了笑意,我缓过劲来抬起头来时正好看到那弯新月又在她脸上浮现。

    我伸出一只手摇了摇,等气顺了些才忍着痛说道:“我本来就不会武功,现在你相信我不是有意要跟踪你了吧?”等气又顺了些,我才一手揉着小腹缓缓的站了起来,只是才一站起来挺直身体,小腹又是一阵剧痛,我不由又“哎唷”的叫了一声。

    我这一声呻吟差点没让她笑出来,她走过来,伸出一只洁白如玉的小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脸,用带着笑意的声音说道:“记住了,不会武功以后在晚上就不要乱跑,不小心遇上坏人你就小命不保了。以后也不要见着人问也不问的就跟踪。还有,别动不动就想看人家姑娘长成什么样,今天你幸亏遇上我,不然你就不会只是被踢一脚那么简单了……呵呵呵!”声音悦耳动听,说到后面,似是再也忍不住笑意,终于笑了出来。

    她银玲似的笑声虽是刻意的压制着,但听在我耳中还是无比的舒服,让我感觉小腹也不怎么痛了。我傻笑一声,点了点头没说话。

    “我们走……”她忍住笑一挥手,连同其他人一起消失在了黑暗中,过了半天,我还听到她强制压下的笑声从夜空一方传来。

    直到她的笑声消失,我才如梦方醒,心里暗叹一声,我这是倒了什么霉了,无缘无故的被人踢了一狠脚,还好没要了我的小命。看来真要如她所说,以后不能再在这么晚了还四处乱跑,也别动不动就跟踪人,最重要的是不要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想去看人家姑娘的脸。

    我暗骂了自己一声,怎么这样不识时务?处在那样危险的境地还在惦记着人家长得好不好看,我以前可不是这样色胆包天的人啊!怎么现在会变成这样了?我心里一边骂着自己,一边回想着她美丽的大眼睛,心里不由一荡,对她容貌的向往反而又增添了许多,然后四处看看了,找准方向,揉着小腹向珞阳楼走去。

    回到珞阳楼时,小腹还隐隐的作痛,我越想越气,我这是招谁惹谁了?跟着舒怡出门平白无故的就让人踹了一脚,更可恨的是居然对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都怪方舒怡这小妮子晚上不好好睡觉跑什么外面嘛。我一想到她,念头一转就想也不知她回来了没有。

    我走到她门前,砰砰的敲了几下,半天也没回音,我又再敲几下,里面才传来一声“谁啊”的声音,然后她揉着眼怒气冲冲的出现在了门口。我眼一望去,却只穿了身内衣,内衣却又不甚齐整,那对大白兔扑通扑通的在内衣里乱颤,害得我眼睛也跟着一上一下一左一右的乱晃,而她的下身只着了一条只有半截的短裤,两截白生生的大腿和纤细的小腿全露在了外面。

    看着她这让我喷血的样,还没等我脑热起来,头上扑的就挨了她重捶,一下把我的那点色心打飞了,我还没再反应过来,额头上又叭的一下被她打了一掌,然后我看到她恶狠狠的瞪着我,眼睛距我只有两寸左右的距离,我清楚的可以听到她呼吸的声音:“难道你不知道我睡觉的时候最不喜欢有人把我吵醒吗?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还是你半夜尿床爬起来了?不给我个理由,你今天死定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